一个傻子带着几亿聪明人跳河:中国独有的奇观

有一个笑话,背景是二战前。一个德国、意大利和美国的将军在一起喝酒吹牛。意大利将军叫来一个意大利兵: “去,从对面大楼二层跳下来!”士兵应声“是,将军!”遵命跳下来,一瘸一拐地走了。“看,这就是我们的军人!”意大利将军自豪地说。

德国将军叫来一个自己的兵,“去,从三楼跳下来!”德国兵说“是,将军!”,跳下来被担架抬走了。德国将军自豪地说: “看,这就是我们德意志军人!”

美国将军叫来一个美国大兵: “去,从六楼上跳下来!” 美国大兵瞪大了眼睛说: “你他妈的疯了吗,将军?” 美国将军自豪地说: “看,这就是我们美利坚的士兵!”

虽然是个笑话,但寓意却非常非常的深刻。

美国之所以从立国之日起就能一直保持他的民主制度,靠的不是他的宪法。2018年初中国的修宪闹剧说明,当一个社会里人人的心态都是“不论当权者如何倒行逆施,只要对我有利,我就拥护,只要对我无害,我就不反对”时,就是有一份比美国宪法还要完美百倍的民主宪法,也不过是随时可以被废除的一张废纸。

即使是在对法律规矩出奇地认真的美国(我在《儒家文化是今天中美冲突的根本原因,也是中国历史上所有浩劫的根源》一文中充分介绍了美国人对于法律规矩的近乎荒唐的认真),宪法也不是可以无限约束人的死规矩。1919年多数美国人都想禁酒,于是大家就把禁酒写进了宪法。到了1933年,大家意识到禁酒弊大于利,于是又把宪法改回来了。所以即使在美国,宪法也不过是多数人思想的一个表述,人的思想变了,宪法也会跟着变。

然而,自从1776年美国建国之日起,250年以来,美国人的思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美国宪法中任何与民主有关的条款都没有丝毫改变,美国这座世界民主的灯塔一直屹立不倒。今天中共一边处心积虑地和美国斗,一边又争先恐后地把子女送去美国,包括新帝的独生女,这再鲜明不过地说明了美国在文明世界里的地位。这座民主灯塔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就是那个美国大兵所表现出来的全民共有的公知和良心。这个公知良心在美国是天下大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不论你是将军还是总统,都无法左右,只能顺从。当一个将军违反了这个公知,一个大兵都敢于挑战他。正如那个美国将军所说,这才是美国的力量所在

建国250年来,美国人心里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政府做大,演变成压制民意的强权。这种恐惧是如此的强烈和普遍,以至于在1791年,建国才15年,美国的立法者就修改了宪法,这就是举世闻名的《宪法第二修正案》。它鼓励民间大量持枪,以保证一旦政府演变成强权,老百姓有能力武力推翻它。所以美国政府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不仅自己下决心不做强权,而且把枪塞到老百姓手里说“万一我哪天控制不住自己,你就毙了我”的政府。美国有无数的民兵组织,在远离都市的丛林沙漠里有无数的军事训练营,这些民兵年复一年备战的原因,不是防范外敌入侵,而是一旦美国政府做大,好和它战斗。

内华达州有一个牧场主叫克里文·邦迪。邦迪一家从19世纪起就在属于自己的草场上放牧。1993年,政府单方面把他的放牧地划为自然保护区。这对他是一个很大的刁难,因为按照联邦法律,去自然保护区里面放牧需要向政府缴费。有媒体说政府刁难他的原因是有个房地产开发商看上了他的土地,但他就是不肯卖,于是被开发商买通的政府就利用法律逼他卖。邦迪拒绝接受这个不公平的法令,继续在自己的土地上放牧,也拒绝向政府缴费。于是2014年4月,政府派出特警队没收了他的几百头牲畜,他儿子还因为反抗被逮捕。

于是邦迪在自己的网站上宣布拿起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立即有一千多民众赶来声援,包括上百个持各式大威力步枪,配备喉部送话器的民兵。大家在农场周围布下防线,在制高点布下狙击手,准备武装抢回邦迪的儿子和牲口。结果特警队一枪未放夹着尾巴撤走,市政府也归还了邦迪的牲畜,撤销了对他的刁难,事后这些民兵也没有受到任何指控。

对这件事的准确解读,必须建立在美国全民的民主意识的基础上。萨达姆的号称世界第四强的一百万军队在三周内就被美国击溃,一百个持轻武器的民兵算什么? 如果这一百个人是杀人罪犯,美国政府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一个小时内就把他们灭了。但这些民兵是在持枪反抗强权暴政,这恰恰是宪法《第二修正案》赋予他们的神圣权利。所以政府才不得不后退。

如果那些民兵都是是中国人,即使他们都对美国的文化、法律、大众心理都有深刻的了解,他们也不会去为了别人的利益拿起枪去和政府玩命。这些美国民兵不是算准了特警队不会动武,警方事后不会找自己麻烦,才去虚张声势,出风头,捞感谢。他们不知道警方会不会向FBI求援,FBI会不会像当初围剿大卫邪教那样派来装甲车和几千特警强攻。他们拿起枪时就做好了死的准备。西方文明国家的人心里有一份正义感,当别人受到不公平时自己会愤怒,会想去做些什么,美国人民在这一点上尤其生猛。这种正义感是文明民主社会得以立足得以持续的根本,维持民主社会的所有机理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石上,没有了这个全民的正义感,民主社会被强权政府劫持是早晚而必然的结果。因为这个重要性,在民主社会里,这种正义感得到民间和政府的赞许,得以发扬光大,这就是内华达州的这些民兵敢于起事的原因。

但对于一个想为所欲为的专制政权来说,公民心中的正义感却是对他们的最大威胁。他们希望看到的是不论他们欺负谁,其他的人都在一旁漠然旁观,甚至幸灾乐祸。只有这样少数人才能欺负多数人,是不是?所以,在几千年的中国皇权统治下,尤其是1949年大陆沦陷之后,这种正义感被统治者以各种手段系统性地地根除,所用的手段既包括残酷镇压(比如因为说了良心话在监狱里被酷刑被强奸最后被公开处决的北大才女林昭),也包括收买腐化(比如沦为统治阶级走狗的胡鞍钢之流的现代中国知识分子)。

这就是中国社会道德沦丧的根本原因。

再换一个角度去看这件事。假设中国有几百个农民,不知什么原因,有和那几百个美国民兵一模一样的心态,一模一样的正义感和勇气,他们遇到政府强拆占地,他们敢拿起武器来跟政府玩命吗?断然不敢。因为美国的这些民兵知道自己得到民意的支持,就算是在冲突中丧命,也必然成为万民景仰的英雄,就算是打死警察惹上官司,全美必然有无数的百姓为他们捐款声援,大律师行会排着队来为他们免费辩护。这就是让他们敢于反抗强权的大环境,就是那个全面共有的良心。但在中国,他们竟敢拿起武器和政府对抗,这还了得,政府肯定会把他们全部击毙,然后在媒体上把他们描绘成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他们的家人会受到牵连,举国上下不会有人替他们发声,就连亲戚朋友都会说“他是不是有病呀?”

所以,在这个全民缺乏良心正义感的社会,即便少数人有正义感,除非他们有当第二个林昭的勇气,他们也只有忍气吞声,随波逐流。

小学毕业的新帝上台六年了,他是什么货色,明白人应该都看清了吧?西方政治家天天搞亲民,但新帝只亲民了两次,第一次坐出租车,先通报大公报,见报后又后悔,责令其辟谣,结果搞成天下笑柄。第二次下馆子,就得了两个“庆丰帝”和“包子”的外号。公开场合只要不念稿,他就不知道怎么说话,在渗透了百年文化古韵的故宫里宴请美国总统,搜肠刮肚,一句文化掉不出来,只背诵出一句通俗歌曲的歌词,还是台湾人写的。又对美国人说我们中国人讲究以牙还牙,其实那是犹太人的讲究。就是别人写了稿子照着念,都能把“通商宽农”念成“通商宽衣”,把“狂风骤雨”念成“疯狂宇宙”。父亲是中国开国元勋里面最开明的,曾经为了胡耀邦当着邓小平的面和薄一波拍桌子,但自己上台以后的所以作为,都只能用义和团或红卫兵的思路来解释。上台六年,把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四十年积累下来的国际国内的家底败光,把一心想让中国富起来好能渐入民主轨道的美国变成对中国正式宣战的死敌。

然而,这样一个败家子,全中国十四亿人,只出了一个敢于站出来抨击他的人,还是个弱不禁风的年轻女孩子。中国最有能力和能量的人们却竞相比肉麻、比马屁,比如李鸿忠的“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在贸易战捉襟见肘快撑不下去,美舰横穿台湾海峡,B52逼近海南岛的危机时刻,欧洲不要加入美国阵营,能为中国提供一些喘息机会是中国唯一的希望。然而偏偏就在此时,中国的无赖游客大闹瑞典酒店,泼妇记者大闹英国保守党会场,堂堂的外交部居然为无赖泼妇撑腰,在百年民主的欧洲耍“打你了还要你道歉”的无赖,明明白白地告诉欧洲人:“如果中国在世界上得势,等待你们每个欧洲人的就是这个下场” ,让欧洲铁了心跟着美国对付中国。川普看到这两条新闻,不知道怎么乐呢!

难道中国外交部的官员都是白痴?或许都是中情局或中统的间谍,奉命搞垮中国?都不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他们都是和我一样的明白人。唯一不同之处,是他们根本不在乎谁对谁错,国家得失,他们在乎的只有他们自己升官发财。如果中国驻英国大使不跳出来指责英国要求他们道歉,而是承认孔琳琳有错,那么觊觎他职位,消尖了脑袋企图上位的副大使就可能会向党汇报他面对敌对势力立场不坚定。这样的小报告到了邓小平江泽民手里会被嗤之以鼻,那个打小报告的副大使很可能还会被斥责失势。但现在主子是一个一脑子文革红旗红卫兵袖章的货,这样的小报告真的可能让他拍案大怒,至少会给反对自己的人提供了口实。所以驻瑞典和英国的大使为了自己位子的稳固,才会为无赖背书,替泼妇撑腰,将中国在欧洲的形象扔进粪坑。

这两件外交丑闻揭示了本文的主题:在一个没有正义感、唯利是图的社会,一个糊涂蛋当上了元首,没有去校正他,相反,周围的明白人却为了取悦他竞相比着谁更蠢,于是出现了一个蠢货带着几亿聪明人跳河的奇观。

或许,这就是上帝给一个唯利是图的民族的惩罚。

Advertisements

一个傻子带着几亿聪明人跳河:中国独有的奇观”的一个响应

  1. 一派胡言。最后一句话“或许,这是上帝给一个没有良知唯利是图的民族的诅咒”,暴露了你数典忘祖,轮为一个丧家的乏走狗的本质。

    1. 就你也配引用鲁迅先生的话。我的祖是章太炎、蔡元培所代表的中华民族,不是毛泽东、胡鞍钢、周小平和阁下代表的中华民族。对于这个祖,我巴不得忘了。

Huan Zhang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