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兩個民族的根本差異是什麽?

中美兩個民族在歷史和文化上千差萬別,正是這些差別導致今天中美在文化、經濟、政治、軍事各個方面的碰撞。在這所有的差別之中,有一條是最根本的。只要把美國人的這個特質變成中國人的,不出二十年,美國就會變成一個像中國一樣的專制國家;同樣,只要把中國人的這個特質變成美國人的,不出二十年,中國就會變成一個美国一样的民主國家。

這條根本差異是什麽?

創造了人類有史以來票房最高收入的好萊塢電影《阿凡達》就揭示了這個美國人的特質。在这部科幻电影里,美國的星際遠征軍在一個叫做“潘多拉”的星球上發現了一種極其貴重的金屬礦藏,但這個礦藏恰好位於土著人的一棵巨型的聖樹下面,所以土著人拒絕搬離。於是美國遠征軍發起强攻,用導彈摧毀了那棵聖樹。這個恃强凌弱的舉動激起了遠征軍中以傑克為代表的一些人的反感,於是他們加入到土著人之中。經過血腥戰鬥,土著人在這些“叛徒”的幫助下殺死了大多數的美國遠征軍,幸存者被迫夾著尾巴離開潘多拉。

稍微懂一點電影的人都知道,一個電影要想有票房收入,它的主題思想必須符合觀衆的口味,他的主人公必須在觀衆的心裏代表道德的高點。如果一個電影的主人公讓觀衆反感,不論這個電影情節多麽曲折,有多少大腕兒演員,投資多少個億,它必不會賣座。《阿凡達》這部電影在中國人看來有個大逆不道的主人公。傑克與自己的民族爲敵,與異族勾結,大肆殺害自己同胞,導致祖國在潘多拉的殖民地土崩瓦解。在中國人看來,傑克是個十惡不赦的叛徒。中國永遠不會拍這樣的一部電影,否則編劇和導演會被愛國群衆的口水淹死。然而,《阿凡達》在美國卻這麽賣座。原因就是傑克在美國人眼裏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英雄。

如果這事發生在中國的星際遠征軍身上,不會有一個中國人會為那些冥頑不化的土著人打抱不平而去與同胞作戰。

這是因爲,中國人的良心觀有二個特點。

第一,勝者王侯敗者囚,只要達到了最終目的,采取的手段不重要。我在和中國的同學朋友們的交流中不斷地感受到這一點。他們不是不知道中共在人權上的斑斑劣跡,但他們理直氣壯地認爲,爲了經濟發展,這些對異見人士的迫害都是值得付出的代價。我的一個大學同學說:“政府搞經濟搞得這麽好,誰要反對它,那還不抓起來?!”

而美國人絕不會同意這個邏輯。在他們看來,好的結果固然重要,但爲了達成這個結果所采取的手段也同樣重要,不能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換句話説,如果必須要把無辜的老百姓投入監獄才能夠把美國GDP的增長維持在二位數上,那麽美國人寧可不要這個二位數的GDP增長。

第二,中國人只顧自己的家人,陌生人收到欺壓迫害跟自己毫無關係。幾年前在網上流傳了一段錄像,一個年輕女子被車撞倒,躺在馬路中間,來來往往的中國人視若無睹,直到下一輛車將這個女子軋死。更有甚者,如果自己能夠從中收益,很多中國人更會加入到施惡者的行列中。在中國的”慈善“行業有一個怪像,就是大家特別願意為垂死病人做募捐,因爲等募到了大筆的錢,苦主多半已經死了,這些錢就可以進入自己的腰包了。甚至有人募到了大筆的錢,苦主卻還沒有死,於是他們按下這些錢不給,專等苦主快死。比如43斤的大學生吴花燕,中華兒童慈善總會以她的名義募捐到100萬元,只給了吳2萬,然後耐心等她去死。慈善機構應該是一個社會的良心的最後防綫,而少年兒童應該是一個社會最受關愛的人群。如果一個國家級的兒童慈善總會的良心如此惡臭,那麽這個社會的總體良心是個什麽狀態?我不敢去想。

相比之下,美國很多人還真的認爲“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當初國安局軍情員曼寧不惜身敗名裂,將美國情報機構的監聽手段公諸於世,就是因爲他覺得這些監聽手段太先進,可以被一個强權政府用來監視反對它的人,從而對美國的立國之本 —— 高度限制政府權力防止它做大而侵蝕民權 —— 構成威脅。這個對美國民主的可能的威脅,與曼寧自己和家人的福祉毫無影響,卻令他寢食難安,最後他決定拼得一身剮,也要把皇帝拉下馬,將全部監聽手段公開,自己被判處無期徒刑。

在曼寧之前和之後,像他這樣的以民主安危為己任的人絡繹不絕。川普以暫停美國對烏克蘭軍事援助作爲要挾,要求烏克蘭總統調查競選對手拜登家族在烏克蘭的醜行。這事首先對美國自己的利益沒有任何損害,其次動機也不坏,但按照美國對於總統道德水平的高標準要求,川普這是在利用國家賦予他的神聖權利為自己的私利服務,是相當嚴重的行爲。於是川普手下的官員不惜自己遭到川普報復解雇,也要把此事公諸於世,導致川普被提起彈劾。

在美國,不只是在精英階層,就是在民間,這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民風也是比比皆是。内华达州有一个牧场主叫克里文·邦迪。邦迪一家从19世纪起就在属于自己的草场上放牧。1993年,政府单方面把他的放牧地划为自然保护区。这对他是一个很大的刁难,因为按照联邦法律,去自然保护区里面放牧需要向政府缴费。有媒体说政府刁难他的原因是有个房地产开发商看上了他的土地,但他就是不肯卖,于是被开发商买通的政府就利用法律逼他卖。邦迪拒绝接受这个不公平的法令,继续在自己的土地上放牧,也拒绝向政府缴费。于是2014年4月,政府派出特警队没收了他的几百头牲畜,他儿子还因为反抗被逮捕。于是邦迪在自己的网站上宣布拿起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立即有一千多民众赶来声援,包括上百个持各式大威力步枪,配备喉部送话器的民兵。大家在农场周围布下防线,在制高点布下狙击手,准备武装抢回邦迪的儿子和牲口。结果特警队一枪未放夹着尾巴撤走,市政府也归还了邦迪的牲畜,撤销了对他的刁难,事后这些民兵也没有受到任何指控。

正是因爲有無數這樣爲了他人和民主敢於搭上自己身家性命的美國人,美國的民主體制才會在150年裏屹立不倒。如果美國人都換上了“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甚至“只要我自己有很大好處,再缺德的事我都幹”的心態,那麽川普或者其他美國總統就可以對各級官員說:“你死心塌地對我效忠,我保證你榮華富貴”,他周圍就會迅速聚集起一大堆置憲法于不顧,一心要做出能夠討好川普的大事的人,就會有人去迫害詆毀那些堅持憲法的人,有人去提議修改憲法取消總統任期限制,然後這些官員各自會在自己下面再發展一大批逐利之徒,不出二十年,貌似完美的美國民主制度就會被蛀空,蛻變成中國一樣的獨裁制度。

同樣,如果現在的中國人都有了和曼寧和那些美國農民一樣的為公平正義敢於搭上身家性命的勇氣和正義感,那麽中宣部就顧不到那些四處散播謠言、刪除真話、謾駡正值人的水軍,官員裏面和民間的對中共的批評就會喧囂塵上,儅中共下令抓人和開槍時,軍警就會拒絕執行。這樣一來,不出幾年,中共這個暴政就會轟然倒塌,中國人民就會建立起一個真正的民主制度。

所以,良心就是中國人和美國人的無數差別中最本質的一條區別。單單這個區別,就成就了今天的美國和中國的天地差別。

美國人并不都是曼寧這樣是“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活雷鋒。美國的精英階層和中國人一樣,絕大多數還都是“利”字當頭的。只不過他們比中國人更有智慧,他們明白,如果你守住最基本的道德底綫,不因爲一時一利的誘惑而頻繁越過這條底綫,那麽,你在某些個案上確實可能失去一些機會,但從長遠上看,你的民族和國家必如立於磐石之上的大屋,不論歷經多少動蕩,必不跌倒。而如果你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你在一時一事上可能占盡便宜,但從長遠上看,你必然撿起芝麻丟了西瓜,失道寡助,内憂外患必定綿綿不絕。

歷史再清楚不過地證明了這一點。

美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立法禁止自己國家的商人在全世界任何地方行賄的國家。如果一個美國人通過行賄在別的國家為美國贏得了大單,回國后不但不會成爲英雄,反而要下獄。而中國人在全世界開拓市場最大的“優勢”就是他們可以無上限地行賄。爲了説服馬來西亞加入中國的“一帶一路”,馬來西亞總理家裏搜出來的中國給的美鈔要用卡車來運。所以在許許多多的場合,美國都將機會拱手讓給了中國。然而,中國這些年几千億美元撒下去,國際上卻一個朋友也沒換來,反而出現這樣一個奇觀:中國撒錢越多的地方,因爲加劇腐敗,給當地帶來巨額債務,普通老百姓一點好處得不到,反華的情緒就越高。中國爲了籠絡俄羅斯,每年從俄羅斯以高出國際市場價格二倍以上的價格大量購買石油,但俄羅斯的反華情緒卻是世界上最高的,普京對美國的提防遠遠小於對中國的提防,俄羅斯在中俄邊境部署的軍隊在數目和先進性上遠遠大於其在歐洲邊界上所部署的軍隊。而美國既不去大肆行賄別國政府官員,也不動輒幾百億美元地大撒幣援助,但美國的朋友卻遍佈天下,中國周邊佈滿了美國的戰略盟友和軍事基地,包括澳洲、日本、韓國、台灣、菲律賓、新加坡、印度、蒙古甚至越南,構成了對中國的數道包圍圈。

中國近代先是在鴉片戰爭中被强敵欺辱,然後内部閙天平天國、義和團,直接死了七千萬人,人口銳減二億。然後清末軍閥混戰死了幾百萬人。然後國共内戰又死了幾百萬人。好不容易内戰結束了,國家一統了,可以修養生息了吧?大躍進又死了三千萬人,文革裏整死槍斃了二千萬人(葉劍英親口說的)。好不容易政府決定不搞意識形態了,專心搞經濟民生了,江胡盛世二十年,GDP翻了十幾倍,老百姓有飯吃,有車開了,結果一個小學畢業生懷揣紅衛兵袖章和毛主席語錄又上了台,在國内大搞個人崇拜、“妄議中央”、因言獲罪,國際上找誰幹架不行,偏偏挑那個經濟實力是自己三倍(中國公佈的GDP是美國的70%,但這個數據可靠性不高)、軍事實力是自己數十倍、盟友遍佈天下、而且二十年來一直在好心好意地幫助自己富起來的美國去幹架,結果最終讓美國認識到自己的狼子野心,下決心不和自己做朋友。小學生天天高喊”小心黑天鵝、灰犀牛”,但當新冠肺炎這頭三百多米高的灰犀牛“轟隆”、“轟隆”地向自己冲過來時,他卻把提醒自己的八個人給抓起來,結果光武漢死了八九萬人,整個中國經濟觸礁沉沒,失業大潮席捲全國。目前民主世界正在集中精力對付中共病毒,不願意二綫作戰,所以和中國算賬的聲音還不多,一旦疫苗普及,中共病毒得到徹底解決,民主世界必定會和中共算總賬,到時候中共必然以閉關鎖國來應對,中國人民的生活水平會倒退到二十年前,中國會蛻變成一個大號的北韓。中國人民的苦難看不到盡頭。

而美國呢?自從内戰后現代版的美國誕生,至今160年,歷經二次世界大戰,與中共、蘇聯的鐵幕鬥智鬥勇50年,國運長盛不衰。不論什麽年代,國内發生什麽千奇百怪的挑戰,一部人權憲法一藥治百病,國内從未發生任何大規模動亂。這160年裏死於内亂的美國人數(刑事犯罪的受害者自然不算),恐怕還趕不上中國隨便一個内亂裏一天内死去的中國人。

一邊是嚴守道德底綫,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一邊是勝者王侯敗者囚,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各人自掃門前雪。以史爲鑒,孰是孰非昭然若揭。

如果中國人的道德水平不顯著提高,中國人就永遠擺脫不了被强權奴役的命運。就算是新八國聯軍打到北京,幫助中國建立起一個民主制度,他們一旦撤走,中國會很快產生出另一個集權政權,中國會沿著自鴉片戰爭起災難深重的道路一直走下去。

中美兩個民族的根本差異是什麽?”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