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安法》會提高習近平在國内的威望

短期

中共强推《香港國安法》后引起全球幾十個個國家的譴責,美國制裁中共一些官員,終止了香港的特殊地位,中共無法再通過香港的空殼公司采購敏感技術設備,美國、英國都對香港居民的避難與移民敞開大門。這些短期後果都在中共的預料之内,正如我在《中共強推香港國安法的深遠影響》一文中講到,冷靜一段時間後,驚慌失措的香港人會發現香港的政治環境并沒有出現斷崖式的惡化,對那些只顧自己生計的企業和老百姓來説很可能是business as usual,所以香港不會出現大規模的移民潮。我個人估計,永久離開香港的人數不會超過百分之一,甚至不會超過千分之一。而美國和國際社會因爲要防止造成香港老百姓生活水平的嚴重惡化和自己的利益受到重損害,他們的制裁也將是雷聲大雨點小,做做樣子而已。

對中共來説,這些有限的後果與香港的動亂繼續下去並傳到國内,讓國内的不滿群衆競相效仿的後果相比,損害小得多。所以,在中共和國内大多數洗腦百姓看來,這個舉措的好處遠大於壞處,再次暴露了帝國主義“紙老虎”的本質,是新帝上任以來所做的第一件斬釘截鐵、力挽狂瀾的壯舉,和他以往優柔寡斷、首鼠兩端、出爾反爾的作風大相徑庭。這會改善他在國内、黨内的形象,鞏固他的領導地位。

我是非常樂見這個結果的。

新帝上任前,中國已經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西方國家的精英階層已經被中共高度滲透操控,大量西方人已經認同了中共所宣揚的“中國經濟發展的奇跡要歸功於集權式管理模式”的觀點。我所在澳大利亞公司的高層白人白領裏面沒有一個反共的,多數視中國的威權制度為解決澳洲現有問題的可能選項。如果李克强、汪洋之流的開明人士上臺,中國就不會迅速和西方翻臉,而是繼續加大滲透同化。到了今天,美國和西方其他國家在經濟上對中國的依賴程度和政治上被中國滲透操控的程度會如此之大,以至於他們已經無法覺醒,無法與中共脫鈎。再過十年,中國的經濟規模將超過美國,美國的科技人才和企業已經大部被中國雇傭控制,中國就達到稱霸世界的目的了。

但冥冥之中有一個高於人類的意志,不願意人類走向這個方向。2011年好萊塢的電影《The Adjustment Bureau (命運規劃局)》就展現了這樣一個高於人類智慧、可以左右人類走向的類人群體,推薦沒有看過的人看一看。於是李克强、汪洋等人都沒有上位,上位的是一個小學畢業、世界觀完全與現實脫節的農民。

四十年前,我的外地的一個堂姐嫁給一個北京遠郊的農民,我叫他“張哥”。張哥是一個忠厚老實的農民。那時候農民全靠種地,哪有錢呀,但他每次來我家都買好多點心。父親脾氣坏要打我,張哥攔著不讓打,雙方撕扯了好半天,父親對他大叫:“這是我的家,你管不着!” 但他就是不讓。我縂盼著他來串門。儅他談到當時社會上的問題時,他說都是因爲城裏工人太奸詐奸猾,“就應該在工廠門口架機關槍!”

新帝上臺后,我每每看見他,都覺得他的思維方式和表情姿勢都非常像張哥。新帝不明白中國在改革開放中出現的問題是因爲政治改革滯後于經濟發展,腐敗是因爲獨裁政府沒有監督,相反,他認爲這都是因爲黨和政府太慣著這些屁民了,架起機關槍他們就全都老實了。他不明白美國在過去的二十年裏抱著“中國富有了民主必定跟上去”的期待,一直在幫助中國富起來(我的《贸易战: 朝廷最不想让你知道的真相》一文詳細討論了這個話題,在中國廣爲流傳)。相反,他把西方民主制度視爲洪水猛獸,認定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必須迎頭痛擊。

於是,他上臺六年,將江胡盛世二十年積纍下來的財富揮霍殆盡,讓全世界都看清了中共對民主世界不共戴天的惡意。如果他繼續執政十年,中國必定會重回計劃經濟並蛻變為一個大號的北韓,對國際社會在意識形態上、安全上和經濟上不再構成威脅。這符合全世界的利益,對中國99%的腦殘粉紅來説也是恰如其分的結局。

所以,《香港國安法》導致新帝在中國國内、黨内威望提升、地位穩固,對全世界愛好和平和自由的人們來説,是一個非常好的結果。他的“縂加速師”的稱號名至實歸。

長期

1989年六四屠城之後,全世界譁然,對中共嚴厲譴責和制裁,但中共的困境只延續了一年,其後所有民主國家都忘掉了這件事,忙著和中國做生意去了。中共對强推《香港國安法》後長期局勢發展的判定,就是基於這個經驗和預期。

但他們的判斷完全失誤。

1989年動亂的原因和埃及、敘利亞等地的顔色革命的原因相似。在89年之前的十年,中國在鄧小平的領導下一直在慢慢地走向開放和人性化。儅一個高壓集權的社會開始向溫和、人性化的方向發展,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敢説話了,此時老百姓的反應肯定不是感激和滿足,相反,他們對不公平現象的敏感度會大幅度上升,包容度大幅度下降,他們肯定會變得更加不滿,更加憤怒。英國是世界民主制度的先驅鼻祖,在英國的皇權和民權此消彼長的幾百年的鬥爭過程中,這種“越慣著你你越閙”的現象導致了許多次民變、内戰和鎮壓。所以,1989年動亂的爆發并不是中共做錯什了麽,反而是因爲他們作對了什麽,就是開始改革開放。在動亂爆發之後沒人期待中共會自行下臺,鎮壓是唯一可能發生的事情。

現在美國朝野一致認爲美國過去二十年所犯的最大錯誤就是誤判中國、綏靖中國,但我個人認爲,在六四后老布什派密使來中國,保證美國會繼續和中國親善的做法是正確的。在六四之後,在西方國家對中共嚴厲譴責和制裁的大環境下,鄧小平沒有像普京那樣惱羞成怒破罐破摔與西方爲敵,反而加速了改革開放的步伐,就是基於這個美國的秘密保證的。而二年半后蘇聯的解體和中國投入西方懷抱有著直接的關係。如果當時西方對中國長期全力制裁圍堵,中國看不到任何改革開放的好處,很可能會重新向蘇聯靠攏,就像現在中共和普京抱團取暖一樣,那麽蘇聯的解體就可能遲后,共產鐵幕和冷戰可能會持續更長的時間。這個結局和現在的結局相比未必更好。

現在的國際大環境和1989年完全不同。當時有一個比中共大得多的惡魔蘇聯,西方陣營的對策是分化敵人的陣營,拉攏次惡來對付首惡。但現在中共就是首惡。美國回顧過去二十年放任中共對美國在貿易上占便宜,壓制摧毀美國自己的工業,在意識形態上和經濟上大肆滲透同化,感覺是從一場噩夢中驚醒,發誓絕不會重蹈覆轍。在新冠病毒在武漢爆發之後,中共刻意隱瞞真相,嚴禁武漢人去國内各地,卻聽任他們去全世界,47萬中國人去了美國,結果病毒沒有在中國湖北之外傳播,卻傳遍世界,導致上百萬人死亡和幾十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這讓美國和西方社會的所有人更加深刻地認識到中共的凶殘的本質:他們不會為百萬人的死亡眨一下眼。而此次中國撕毀中英聯合聲明的舉動,又再一次提醒西方人:“不論中共承諾什麽,都不過是廢紙一張。”

所以從長遠來看,中共重蹈六四之後覆轍的希望必定會落空。美國現在正在全力以赴應對瘟疫,不願同時展開一場大戰,但就這樣,美國還派了三個航母編隊到中國附近,軍機、軍艦穿過台灣海峽甚至台灣領空的頻率越來越大。一旦西方國家的疫苗在明年年初普及,瘟疫消散,美國經濟强勁復蘇,美國和西方對中國的圍堵必將陡然加强,這必然和中共通過對外挑起爭端來轉移國内矛盾的做法迎頭相撞。

我在2018年的《美国:中国人永远也读不懂(2018-04-24发表于文学城)》一文中預計“好戲還在後頭”,有一位自信滿滿的小粉紅留言說:“老子等好戲等了十幾年了,就是等不來!” 如果這位腦殘兄知道國外所發生的一切,那麽從那時至今所發生的“好戲”應該讓他目不暇接了。而我今天明白告訴你:過去三年來的好戲和未來相比,用北京話來説,“那都不叫個事兒。”

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