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共和黨參議院領袖麥克康奈爾今天講話全文

我们正在辩论美国历史上从未采取的步骤,即国会是否应否决选民的選擇并推翻总统选举。我在参议院任职36年。这将是我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投票。特朗普总统声称选举被盗。他的主张从細節的指控到宪法的原則,再到详尽的阴谋论。

我一直在支持总统使用法律制度的权利。数十个诉讼案在全国各地的法庭上举行了听证会,但法院一再拒绝这些要求,包括总统亲自提名的明星法官。

我们知道的每次选举都有一些违法和违规行为,这当然是不可接受的。我支持国家主导的强有力的投票改革。瘟疫大流行時期采取的特殊規則一定不能成为新的准则,但是我的同事们面前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任何違法、違規是可以改變選舉結果的大規模的違法、違規。儅公众的怀疑沒有任何證據時,我們不能僅僅因爲有懷疑就改變選舉結果。

宪法赋予国会的作用有限。我们不能简单地宣布自己是個具有超級權力的选举委员会。选民,法院和各州都说话了。如果我们否决它们,它将永远损害我们的共和国。这次选举实际上并不像有(某些人)宣稱的那樣雙方得票異常接近。

仅在最近的历史中,1976、2000和2004年的選舉都比这更接近。(這次)选举团票的比率几乎与2016年相同。如果这次选举仅因失败方的指控而被推翻,我们的民主将陷入死亡螺旋。我们再也看不到整个国家再次接受选举。每四年将不惜一切代价争夺权力。

我们这方面大多数人都为之奋斗了多年的选举学院将不复存在,从而使我们许多州在选择总统时根本没有发言权。其影响将甚至超出选举本身。我的同事们,民主需要对真理的共同承诺和对我们系统基本规则的共同尊重。

我们不能继续分裂成兩個堅信不同現實的部落中,除了我们彼此之间的敵意和對少数国家机构的不信任之外,没有其他共同点。

在过去30年中,每一次民主党人失去总统选举,他们都试图像这样挑战。 2000年之后,2004年之后,2016年之后。2004年之后,参议员加入并强迫进行同样的辩论。信不信由你,哈里·里德,迪克·德宾和希拉里·克林顿等民主党人都赞扬了这种噱頭。共和党人谴责这些毫无根据的努力。我们刚刚用四年的時間谴责民主党對川普總統當選合法性的的可耻攻击。

所以,我們不應該有双重标准。今天(因爲川普攻擊選舉結果而)憤怒的媒體過去四年一直在幫助民主黨攻擊我們的體制。但是我们绝不能模仿和升级我们所譴責的行爲。我们的职责是为公共利益而治理。美国参议院有一個比党派的无休止螺旋上升的仇恨更高尚的使命。国会要麽有史以来第一次推翻选民的選擇和各個周、法院的選擇,要麽尊重人民的决定。

我们要么使得民主党在2016年敗選之后的攻擊選舉結果的努力成为双方永久的新常规,要么宣布我们的国家比这更好。我们要么走下一条毒路,只有选举的获胜者才真正接受结果,要么表明我们仍然可以鼓舞我们的前辈不仅在胜利中而且在失败中表现出的爱国勇气。

國父們组建了参议院,以阻止短期激情沸腾并融化我们共和国的基础。因此,我认为保护我们的宪法秩序需要尊重對我们自己权力的限制。在这个极其薄弱的基础上,剥夺美国选民的选举权并推翻法院和各州,将是不公平和错误的。我不会假装我的這一票(如果我投票推翻選舉結果)是一個無害的姿態,而依賴他人做正确的事情(投票認證選舉結果)。我将投票尊重人民的决定,并捍卫我们所知的政府体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