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為以色列叫好

只要不是腦殘,應該不會有人支持拿平民做人盾、讓婦女兒童去自殺爆炸的哈瑪斯。

但西方人極少有人說“我支持以色列。” 因為西方文化裡面有同情弱者的心態。中國文化裡面“勝者為王”、“牆倒眾人推”的心態恰好相反。

你想想,如果現在中國仍然被日本鬼子佔領,最富饒的土地都被日本人移民占了,中國人完全沒有任何抗爭的手段,有些愛國者跑到日本人聚居地去自殺爆炸,你會譴責他嗎?你自己不一定去,你不一定完全支持,但你應該不會憤怒譴責。

你想想。以色列的線人滲透巴勒斯坦人的各種組織,極其先進的電子偵聽截獲巴勒斯坦人的所有通訊,特工隨時可以出現在任何地點刺殺任何人,天上隨時可能落下一枚地獄火,哈瑪斯的領導人一代代被刺殺,上一個死一個,但他們仍然前赴後繼地戰鬥,你能不佩服他們的勇氣嗎?

不錯,哈瑪斯確實藏身與平民之間。如果他們選擇在無人空曠地區駐紮軍隊、儲存武器、發射火箭,憑藉以色列的情報工作,一旦開戰,哈瑪斯的所有作戰人員、武器裝備會在一夜之間被摧毀。第一發火箭升空,還沒有進入鐵穹範圍,以色列的炮火就會將發射點夷為平地。結果就是整個抵抗組織在一周內全軍覆沒。

如果你是抗日聯軍的總指揮,你會選擇這樣做嗎?

不要忘記,哈瑪斯是通過巴勒斯坦人民主選舉黨政的。如果巴勒斯坦人反對哈瑪斯以平民做盾牌,他們不選舉哈瑪斯就行了。

不要忘記,以色列在陸地和海洋上對哈瑪斯進行完全封鎖,天上隨時有地獄火,地上每一輛從你身邊開過的車裡都可能射出摩薩德特工的子彈,哈瑪斯高級幹部身邊的人隨時一個電話,就可以出賣自己的老闆,換來一本法國、德國護照,離開加沙這個鬼地方。在這種逆境下,哈瑪斯仍然能夠穩定執政這麼多年。

你想想,中共在這種情況下能活過一個月嗎?

不錯,哈瑪斯領導人都腐敗。這有文化上和教育水平的原因。但你想想,如果你幹的工作基本上保證你活不過12個月,死後也沒有穩定的撫恤金,還要求你像澳洲政府工作人員一樣兩袖清風,誰幹哪?

歷史上任何時代任何民族的力挽狂瀾的英雄,很少是完人。

看待這樣的人物和事件,不要簡單化。世界永遠是複雜的,不總是非黑即白。我不反對國際社會對哈瑪斯的恐怖組織的定義,因為技術上他們符合恐怖組織的定義。但我發現我無法全心全意地去鄙視、厭惡、譴責哈瑪斯和巴勒斯坦人,我發現我情不自禁地同情他們的在極端逆境下幾十年的浴血抗爭,敬佩他們是江湖意義上的好漢。如果我非要選邊站,我會站在以色列一邊。但我希望我不需要選邊站,我也不會為以色列搖旗吶喊,因為在同情弱者的西方文化中,當一個一米九的拳擊冠軍把一個體重45斤的面黃肌瘦的人按在地上打時,不論原因是什麼,都不會有人為大漢叫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