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琪的講話標志著拜登政府中國政策的成型

全世界反共的人,包括台灣人,最近心裏都忐忑不安。

本來形式一片大好。美日印澳四國軍事同盟、美日軍事同盟之外,又多了一個美英澳AUKUS軍事同盟。澳洲死心塌地加入對華作戰對中國是個災難性的結局(見我的《澳洲:中國的滑鐵盧》一文)。多國多次在南海舉行針對中國的大規模軍演。法國發表600頁的反共檄文。台灣駐立陶宛代表處更名並得到全部歐洲國家的支持…

中共感到滅頂的威脅,於是不顧一切代價向戰時體制轉型,摧毀國内任何自己無法完全控制的實體,不管你是明星、飯圈還是企業。本來就已經外匯枯竭、債臺高築的中國經濟一下子又損失了几千億美元、多出了幾千萬失業的人。中國外匯緊張到了連煤都買不起的程度,入冬了全國反而大範圍拉閘限電,本來就在下滑的經濟雪上加霜,逼著最後一批不願意走的外商加速出逃。

給人的感覺是美國正在大獲全勝,中國正在加速崩潰。

此時美國不乘勝追擊,卻忽然對中共伸出了橄欖枝。

拜登越來越迫切地想和習近平見面,並最終約好了見面時間。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她的重要講話中不但沒有談脫鈎,反而想和中國再挂鈎。中國一連二天破紀錄地侵犯台灣的防空識別區后,美國發出警告,中國的反應是第三天派出的軍機再破紀錄,拜登不但沒有迎頭痛擊,反而向媒體提到了 “只有我和習主席才知道的協議”。不知怎麽,聽到這句話我忽然聯想到二句唐詩:“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這個關於台灣的密約是什麽内容,就連台灣的資深政治專家明居正都猜不出來。看起來似乎台灣只是拜、習這對默契哥們之間的一個交易籌碼。

明居正說,台灣應該加緊在美國和文明世界面前呼籲自己的重要性。

中國的鐵桿川粉們說:”早就告訴你了:拜登是中國收買了的,看,現在露餡了吧?“

中共的喉舌說:“美國終於認識到冷戰思維動搖不了厲害國,現在想求和了。”

中共歷史上運氣極好。當初被國軍圍剿到窮途末路,眼看就要團滅,忽然日本入侵,中共搖身一變,從山賊變成立拿中央政府糧餉的八路軍。到小布什時,蘇聯解體,美國本來要轉而對付中共,忽然中華民族的名譽民族英雄拉登攻陷紐約,美國轉而尋求與中國結盟。

要是現在再次給中共喘息的機會,再過十年,美國就真的無力應付了。

同時,非常奇怪的是,美國反共大轉向的始作俑者川普和他的共和黨對拜登的上述“親共”舉措不置一詞。很明顯,在拜登的上述做法上,美國二黨有著高度的默契。

太奇怪了,是不是?

美國肚子裏打的什麽算盤?

西方人和你對話,不意味著你不是敵人

愛爾蘭共和軍當年通過恐怖襲擊的手段試圖將北愛爾蘭從英國分裂出去,是英國的眼中釘、肉中刺。在1969至1997年的二十八年中,1700平民、1300英國軍人死於愛爾蘭共和軍的恐怖襲擊。最著名的布萊頓酒店爆炸案的目標是英國首相撒奇爾夫人,她完全凴僥幸錯過爆炸,保守黨包括在職參議員在内五人身亡,三十一人受傷。

假設疆獨分子策劃了一起針對習主席的爆炸案,習主席全憑僥幸錯過,栗戰書等五個中央領導被炸身亡,王岐山等三十一個中央領導受傷,下面會發生什麽?

就現在,中共就已經在新疆搞集中營,導致維吾爾人種數量大幅度減少,一個維吾爾人因爲留鬍子就會消失。要是疆獨搞出那麽大動靜,估計維吾爾民族就要步準噶爾民族後塵,從歷史中消失了吧?

然而在北愛爾蘭,愛爾蘭共和軍的政治組織新飛黨(Sinn Féin)卻一直是一個合法政黨!

對了,沒有“依法取締”,沒有“一網打盡”,相反,那些公開支持共和軍、私下資助恐怖襲擊的新飛黨政客們卻享受著英國政府的年薪幾十萬英鎊的待遇和各種議員特有的特權和尊敬。

英國決策者們是不是瘋了?

然而,這麽大的分歧,有這麽多血海深仇,僅僅二十多年后,愛爾蘭共和軍就刀槍入庫,自行解散,北愛爾蘭變成了和平之鄉。這個向和平的演變之所以成功,恰恰是因爲英國隨時都和新飛黨保持著通暢的溝通,他們知道希望獨立的北愛爾蘭老百姓的訴求,知道哪些地方對方絕對不會讓步,哪些對方可以在獲得足夠補償的情況下讓步,哪些對方可以輕易讓步。和平協議就是由英國政府和新飛黨締結的。

如果英國把該黨的所有政治家都幹掉了,她去和誰去討論和平共處的框架呢?

西方有一句話:“讓你的朋友離你近,讓你的敵人離你更近。” 在西方人眼裏,跟敵人溝通比跟朋友溝通還重要。

所以,西方人跟你對話,不意味著你不是他的敵人。他急切希望和你對話,不意味著他内心膽怯想求和了。相反,他很可能是想在大打出手之前最後試一次和平。

美國現在的根本戰略是什麽?

1。美國全民已成共識:中共是自由世界最大的威脅

這個威脅大於納粹德國的威脅。希特勒在國内是個不折不扣的上流社會的體面人,威望極高,隨時搞一次選舉肯定大比例當選,所以德國和盟國之間的競爭不是民主與專制之爭,而是相似體制、文化的國家之間的地緣政治之爭。納粹德國對盟國的威脅局限於軍事上。

而中國因爲前一段時間經濟取得高速發展,向全世界宣傳專制體制優於民主體制。在中國的扶植、鼓勵下,全世界發生了“民主退潮”現象,很多民主國家比如白俄羅斯、匈牙利、委内瑞拉甚至印度都發生不同程度的民主退化。這是現在世界除氣候變暖之外人類面臨的最大威脅。

這個全民共識絕對不會變。拜登自己想什麽不重要,美國人民想什麽才決定美國的走向。被皇上奴役了幾千年的中國人不論怎麽跟他們解釋,他們都很難明白這個道理:在美國,總統的使命不是高瞻遠矚,告訴老百姓前面的路該怎麽走。他的使命是統領政府,政府的使命是執行國會的法令,國會是由議員組成的,而議員自己怎麽想不重要,他們的使命是去通過老百姓希望通過的法令。

反共的中國人大多尊川普為祖宗聖賢,因爲他開啓了美國與中共爲敵的時代。事實上,川普并沒有對美國人民說:“我告訴你們,中共不是我們的朋友,我們需要不計一切代價對付他們。” 沒有一個美國總統有能力這樣做。川普只是針對美中貿易逆差的問題與中國談判,在中國堅決不買賬的情況下開始徵收關稅。這是一個非常技術性的非常細節的問題,是總統不需要全民共識就可以采取的措施。美國要不要和中國爲敵這個命題比貿易戰大一萬倍。

問題是患有嚴重迫害狂的中共把貿易戰當成美國開始對付自己的第一步,於是它的反應就是“攘外必先安内”,現在新疆、香港不穩,所以必須不惜一切代價鎮住這二個地方。中共在新疆的種族滅絕和毀掉東方明珠的舉動,還有隱瞞疫情導致全球傳播的這個臀部有洞洞的人類都幹不出的事,才是説服美國老百姓中共是最大威脅,導致美國對中戰略轉向對抗的真正原因。

而這個反共的全民共識一旦形成,要改變它,也需要曠日持久的外力。只有中共廢掉習皇,新領導拆掉新疆集中營,放出一二百萬囚禁的維吾爾人,撤掉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高壓軍管,在香港釋放政治犯,真正普選議員和特首,才能換取美國重新與中國交好。但這樣的後果就會導致新疆失控,恐怖襲擊深入内地,香港完全脫離中共控制。這些對中共來講完全不可接受。

美國意識到中共武統台灣的可能性越來越大,所以她和盟友們在踏踏實實地做戰爭準備。一旦開戰,台灣會首先試圖自己擊退共軍進攻。美日會源源不斷地向台灣運送武器裝備,台灣可以對共軍造成無法承受的巨大損失,很大幾率最後勝利。如果共軍試圖封鎖台灣阻斷外援,勢必和美日發生軍事衝突。如果台灣最後不敵,美日澳必然參戰。

2。美國對中共的定性還沒有到納粹德國的地步

雖然對自由世界的威脅大於納粹德國,但中共的邪惡程度卻沒有到納粹德國的程度。

中共在新疆的措施也是被逼無奈 — 它根本沒有能力學會像英國對待愛爾蘭共和軍那樣對待維吾爾人,它在新疆的所作所爲是它所知道的應對新疆愈演愈烈的民族矛盾的唯一對策。雖然中下層在新疆集中營的管理上有酷刑、性侵等暴行,但中共上層的新疆政策的目的不是消滅維吾爾人,而是把他們轉變為對政府友好的人。這個原始動機並不邪惡,和納粹對猶太人肉體消滅的目的有根本區別。中共在香港的做法也是中共應對香港政局不穩所知道的唯一對策,它的目的不是摧毀香港,而是穩定香港的局勢,它還是希望香港繁榮的。中共在國内其他地區的政策也是在不威脅自己統治的前提下提高老百姓生活水平。這和金家只顧自己享樂不顧老百姓死活的做法有本質區別。

所以不管反共的中國人喜歡不喜歡聼:中共的性質目前還不到納粹德國的性質(毛時代中共的性質比納粹還邪惡),美國目前還沒有把中共定性為納粹德國,還不打算不計一切代價消滅中共,還在一邊備戰一邊觀望。

站在美國的立場上,這個定性是適當的。

3。戴琪講話的意義不侷限於貿易,它標志著拜登政府中國政策的成型

美國打貿易戰老百姓是要受苦的,因為一部分加徵的關稅是由美國老百姓承擔的。美國這樣做的邏輯是:“我疼,但你比我疼得多,所以我希望它會迫使你就範。”

然而,中共最近對互聯網巨頭進行的震驚世界的自宮式的打擊讓美國明白:中共爲了自己的統治,就是讓中國經濟大縮水也不會眨一下眼睛,美國的關稅疼在中國企業身上,但中共一點都不疼。美國認識到,采用關稅、制裁等經濟手段迫使中共改變行爲是根本沒有效果的。

這樣一來,美國老百姓承受的痛苦就不划算了。

這就是戴琪考慮免除部分中國產品關稅的原因,她想讓美國損失最小化,利益最大化。

戴琪這個講話標志著拜登政府對華政策成型:美國不再隨中共起舞。美國不再試圖改變中共,不再試圖和中共達成協議,因爲中共簽字的協議價值不超過那張紙。美國不再根據中共的一舉一動來被動反應。

相反,美國會將目光從中國身上轉移到自己身上,將重點放在五條主綫上:

(1) 以强大的軍事實力和戰爭準備嚇阻中共的軍事冒險,盡力防止戰爭的爆發。

(2) 全力以赴發展自己的經濟和國力,增強民主體制的活力和感染力,以此在全世界的民主體制與專制體制之間爭取人心的公關戰役中獲得勝利。

(3) 采用合法的技術封鎖、市場封鎖等手段,拖延中國的技術和經濟發展。

(4) 隨著美國與中國在技術、經濟上的差距越拉越大,持續增大美國在軍事實力上對中國的領先程度。中共必然以把越來越多的民生資金挪用與軍備,這會進一步惡化中國的經濟狀況,從而導致中共重蹈蘇共的覆轍走向崩潰。美國這樣成功過一次,他們駕輕就熟。

(5) 在上述過程中,像英國與新飛黨保持溝通一樣,隨時隨地和中國進行最大程度的溝通和合作。這樣有三個好處:第一,美國會利用每一個機會讓美國人收益 — 比如中國的廉價優質的產品對美國老百姓的生活和企業競爭力都有好處,這就是戴琪打算部分解除關稅的動機。第二,避免因誤判而發生不必要的局勢激化、擦槍走火。第三,一旦中國更換領導,發生良性轉變,因爲美中沒有完全撕破臉,美國可以及時提供鼓勵和誘導。

反共的中國人和台灣人可能不喜歡這個政策,他們更希望美國不顧自己的利益和中國開戰,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但如果你站在美國的角度想一想,上述五條對策是讓美國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最佳選擇。美國從來沒有爲了別國的利益(除非這個利益和自己的利益一致)輕啓戰端犧牲自己年輕人的傳統。反共的中國人可以死了這條心。

你們應該明白,美國的强盛是世界對抗中共脅迫的唯一希望。

正因于此,美國的自私就是無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