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世界大戰已經開始

世界總是在戰爭、和平之間循環往復。和平時間久了,各種勢力的强弱變化造成的失衡越來越大,矛盾越來越不可調和,最後只能通過戰爭解決。戰後勝利者按照自己的意志為新世界制定新秩序,失敗者心悅誠服地接受和融入這個新秩序,大家同心合力地共建美好明天,世界會進入一段和平繁榮的時期。慢慢地,各種矛盾逐漸激化,直到下一場戰爭。

過去我們對一場世界大戰的定義是:

  1. 大規模武裝衝突並導致大量人員傷亡
  2. 世界上多數主要國家都參與,且全力以赴
  3. 曠日持久
  4. 戰後世界格局產生根本性的巨變

把第一條從定義中去除是早晚的事。現代戰爭的勝負由極少量的極高技術兵器決定。一旦你摧毀了對手的幾十顆衛星,一百架五代戰機、幾十座最先進的雷達,十几艘最先進的潛艇,即使它還有一千架四代戰機、幾千輛坦克、幾百艘戰艦、强大的重工業和一億青壯年兵源,戰爭的勝負已定。隨著無人武器的推廣,在不久的未來,一個國家或聯盟在零傷亡后認輸讓步的情況肯定會發生。

一旦將第一條從世界大戰的定義之中去除,我們會霍然發現,世界早已經打完了第三次世界大戰,那就是北約、華約組織之間的冷戰,以蘇聯的解體告終。戰後由勝利者 —— 美國爲首的民主國家制定了建立在自由貿易基礎之上的世界新秩序:即使你有强大的軍隊,而我手無寸鐵,只要我的產品賣得比你好,我就是贏家。這個新秩序和希特勒和蘇聯主導的”槍桿子裏面出政權“的秩序截然不同。美國的軍力可以打敗全世界,它都不用强力來搶別人領土,强迫別人簽合同,你如果這樣做,第一招衆人側目,第二怕美國打你,諾列加、卡扎菲、薩達姆就是你的前車之鑒。

而第四次世界大戰已經開始。

1. 第四次世界大戰的必然性

每一次世界大戰都不是偶然的,都有其 ”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的强烈的必然性。

二戰后的國際新秩序導致了世界的和平與繁榮,中國從中收益最大,但它從來沒接受過這個新秩序,它心裏仍然堅信希特勒堅信的 ”槍桿子裏面出政權“ 的叢林法則。在它弱小時,它隱藏起這顆禍心,假裝接受這個新秩序,以圖最大地收益;一旦它自覺足夠强大了,它必然要挑戰並改變這個秩序,因爲它自己與這個秩序格格不入。

冥冥天意逼著它這樣做。如果當初中共沒有做虧心事 —— 在國軍犧牲四百萬戰士二百多個將軍全力抗戰時專心搶地盤,然後在日本投降、國軍元氣大傷后發起内戰搶奪勝利果實,那麽今天的中國就是中華民國,而共產黨、毛澤東則會是今天的歷史書用不到一頁的篇幅一筆帶過的叛匪。

中共靠卑鄙的背叛上位了,但這個背叛也埋下了它滅亡的禍根。毛培養出了個因貪吃蛋炒飯而喪命的毛岸英,而蔣則培養出了個鞠躬盡瘁帶領台灣走向繁榮和民主的蔣經國。毛的人格代表了中共的人格,它導致蔣敗走台灣,也注定了中共今天的極端反智的行爲邏輯:在從二戰後新秩序極大地獲利后全力以赴地去顛覆這個秩序。而蔣的人格則注定了台灣要變成亞洲最繁榮、最自由的國家,注定了台灣成爲中共的不共戴天的、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拔除的眼中釘、肉中刺,也注定了以美國爲首的民主國家不惜一切代價也要保衛台灣的決心。

就是説,毛當年的背叛,埋下了今天第四次世界大戰的伏筆。

這種靠卑鄙行爲上位,也因此埋下自己覆滅的伏筆的故事很多。我的《你靠卑鄙上位的事,即使人都忘了,天還記著》一文記述了英國歷史上最精彩、變化最巨大、影響最深遠的三十年。一個靠卑鄙背叛起家的暴發戶在英國權傾一時,兒子衆望所歸成爲國王,但老天爺沒有忘記當初的背叛,結果是這個家族的肉體滅亡。

2. 大戰前的世界格局

如果你跳出細節,縱觀全局,你會發現現在的世界格局有如下的重要脈絡:

2.1. 美國不再是民主燈塔、全世界的民主大倒退

全球化導致美國大量老百姓失業,許多底特律這樣的昔日工業重鎮變得破敗不堪,就連舊金山這樣的大城市都處處露出第三世界的市容。

上届大選后,就連共和黨的各級官員都一致宣稱這是一場非常公平的大選,沒有任何舞弊的證據,川普卻堅稱大選舞弊。他因此成了西方老牌民主國家有史以來第一個拒絕接受公平大選結果的領導人。然而川普沒有身敗名裂,相反,有接近一半的美國人狂熱地支持他。媒體采訪時這些人都是一式的回答:“川普贏了,大選舞弊了,我沒有證據,但我肯定。”

面對國會山被暴民攻陷的驚人畫面,和這種越來越形同水火的分裂,越來越多的美國人開始談論 ”内戰“ 這個詞。不論是美國的朋友還是敵人,都已經將美國的衰弱當成一個人所共知的既成事實來談論了。

以前,全世界的人說:”我們要民主,因爲美國民主,美國多好!“

現在,中俄說:”你想要民主?看看美國!“

一方面是美國兩黨無休止的内鬥、美國人的貧窮和大都市的衰敗,一方面是中共的一言九鼎、雷厲風行、中國人生活水平的長足進步和在5G、高鐵、人工智能等關鍵領域的飛速發展,”民主“這個詞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蒼白,威權體制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吸引人。

結果是世界範圍的歷史上首次的民主大倒退,中俄向威權方向大踏步邁進,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白俄羅斯、匈牙利、緬甸等一系列國家,甚至印度,都出現了專制臺頭的情況。而中國無疑是這場全世界範圍内對民主的大規模無情進攻的處心積慮、大打出手的領頭者。

2.2. 中國經濟放緩,國内矛盾激化

中國繼日本、亞洲四小龍之後,走過了大量赤貧青壯年人口帶來的紅利,發展速度不可避免地回落。一個國家要想在人口紅利過後繼續快速發展,必須有一個穩定的社會基礎和蓬勃的創新能力。

穩定的社會基礎由公平的社會制度、良好的醫療系統、足夠的社會福利和養老福利構成。這個安全的環境給老百姓足夠的安全感,不擔心因疾病、失業致貧,不擔心老無所養,不需要在住房、子女教育上殫精竭慮,所以他們敢貸款,敢消費,敢生育,敢投資創業。

穩定的社會基礎好比是堅實的路基和筆直的鐵軌,而蓬勃的創新能力則好比是强大的火車頭。這是一個國家在人口紅利過後繼續快速發展的唯一的拉動力。正是因爲美國的創新環境無與倫比,一個個當年被認爲必定超越美國的國家在超越前的最後一程慢了下來。

中國在這二個關鍵領域都是世界上最糟糕的。

無數中國人交錢交了一輩子的養老保險早就被貪污和挪用一空,政府開始宣傳“養老不要靠政府”,甚至出臺政策:一個人要在養老系統無償工作一萬小時(全時工作五年),才能享受養老服務。一個人老到不能自理后活不過五年,所以這個政策的精髓就是要老百姓彼此養老,政府不出一個人一分錢。不要説GDP世界第二的經濟巨人,就是古巴、北韓的政府也沒有這麽無情。難怪中國人口已經開始大規模負增長。原因很簡單:環境險惡時動物會停止繁殖。

中國現在的政治管控越來越嚴,文革時候有人說 “交警無利不起早” 也不至於抓起來吧?國企大規模蠶食私企的市場和資源,國家組織大規模盜竊知識產權。如果一個政府下決心要全面阻斷創新途徑,它能想到的舉措也不過如此。

我的《中國會取代美國嗎?》一文列出了中國經濟現在仍有的四大優勢,所以中國經濟不會崩潰,甚至可能保持低速增長,繼續作爲世界經濟舞臺上舉足輕重的力量,但它的國力與美國之間的差距肯定會越來越大。

我在11年前的2011年的《预测中国共产党倒台之日》一文中預言,隨著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從二位數降爲百分之二三,中國社會的各種矛盾會迅速激化。現在,除去統計系統的大規模造假,中國經濟實際增長率已經是負數,這個激化的過程已經開始。多數中國人感覺不到,因爲整個社會的話語權掌握在60后、70后的既得利益者手裏,年輕一代的艱辛不會被聽到。就連那些90后的韭菜都會認爲,自己的窘境只是個別現象,是國外反華勢力或者貪心的資本家造成的,不是普遍現象。

2.3. 中國與美國的軍備競賽讓中國國際影響力迅速衰落

我最近連寫了三篇文章充分討論了中國深陷于與美國的軍備競賽的因果:

高超音速武器對中國是福是禍?

中國航母屢秀肌肉,美日決策者偸著樂

中國明知是陷阱,卻不得不跳進去

在經濟放緩的同時,這個注定毫無希望的吸金黑洞正在迅速吞噬中共榨乾老百姓錢包、罰完所有私企、明星、网紅所獲得的最後的那點現金。後果不僅是老百姓和私企的日子越來越難,更要命的是,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完全是靠撒錢,一旦中國錢儘,國際影響力會快速衰落。

2.4. 中國武統台灣迫在眉睫

中共對國内矛盾激化的對策就是煽動極端仇視西方的民族主義,將國内不滿引向國外。現在中共對極端民族主義這個怪獸已經失去控制,失去台灣必定會導致中共失去執政的合法性。

中共感到,武統台灣的機會窗口正在關閉:

  1. 立陶宛允許台灣以“台灣”命名其代表處后,儘管中國展開全力報復要殺一儆百,斯洛文尼亞又步立陶宛後塵。隨著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日益衰落,再加上中國在新疆、香港、南海的倒行逆施和對台灣的打壓,國際社會正在快速提升和台灣的關係。
  2. 中國與美國經濟上的差距正在拉大。美國在軍事科技和實力上開始像偷襲珍珠港之後那樣發力,中國在軍事實力上越落越遠。
  3. 除美國之外,全世界多數的强國都在針對中國大規模提升軍力,以日本、印度、澳洲、英國爲首,中國就是國力再翻一翻,它也無法與這個擴軍規模相匹敵。

所以中共感到一種滅頂之災般的緊迫感。就算現在打台灣勝算很小,將來打勝算更小,不打則肯定要死。所以想來想去,中共得出結論:還是要打,打敗了至少還是個民族英雄,也比在國民的蔑視之中一聲不響地死掉要好。

2.5. 普京給中共壯膽

我在《歷史將普京推上了希特勒曾走的那條路》一文裏面詳細討論了普京現在的心態。簡而言之,烏克蘭的現狀無解。普京的要求其實在情理之中,對北約來説也不難接受,但問題是普京幾年前悍然入侵喬治亞和吞并克里米亞的舉動已經向西方證明,他是個堅信叢林法則的希特勒式的人物。一旦北約讓步,普京的胃口就會像當年希特勒那樣更大,他會愈發地願意通過軍事威脅來實現目標。北約的國力是俄國的幾十倍,軍力上也是如此,沒有任何道理去搞這個綏靖。而普京如果沒有實質性的收穫就偃旗息鼓,那麽他在國際上尤其是國内幾十年來悉心營造的硬漢形象就轟然倒塌。

所以他擺出這個軍事威脅,是一個不明智的極端冒險的舉動。

一旦烏克蘭局勢激化,中共很難放棄這個在正在快速消失的機會窗口内出現的讓美國在兩綫作戰的天賜良機。如果習近平沒有動作,事後他會永遠背上首鼠兩端、坐失良機的駡名。

第四次世界大戰似乎進入了快車道。

3. 大戰的結果

世界正在經歷高速互聯網和全球化所帶來的巨大而深遠的變革。每次發生這樣的變革,都會淘汰一系列的產業,這些產業的的無數老百姓都會失去謀生手段。這些人不會立即心甘情願地改行,他們會認爲自己的苦難是社會的不公平,是敵對政黨惡意操作的結果,他們會寄希望于某個政黨或領袖可以撥亂反正,而川普不過是看準了這群利益受損的老百姓的訴求,站出來代表他們而已。這就是爲什麽川普的支持者無視事實無條件支持他,因爲他是他們眼中唯一的救命稻草。

這群人會這樣抗爭好一陣子,直到最後認識到這是大勢所趨,看見越來越多的昔日的同事融入了新的經濟模式而且混得更好。

所以,美國沒有衰落,她現在正處在大變革的適應期的初期。她以前多次經過這種動蕩的轉換,但哪一次她一蹶不振?因爲民主體制有自我矯正、自我修復的功能,而威權、獨裁、專制體制恰恰缺少這個能力。

美國在世界上面臨的另一個巨變就是世界的多極化。二戰之後的六十年裏,美國一直是一支獨大,她一國可以與全世界開戰並占領之。但這不是正常狀態。現在老二、老三、老四和老大的距離縮短了,這才是正常狀態,美國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導致這個結果。

相反,美國在一支獨大的那六十年從來沒有仗勢欺人,對彈丸小國都以禮相待,我在《美国:中国人永远也读不懂》和《贸易战: 朝廷最不想让你知道的真相》裏面詳細討論了這個話題。美國創建和出資最多的聯合國是一國一票,非洲赤貧小國的一票和美國的一票同等效力。聯合國就在美國的地盤上,但美國沒有對聯合國的運行施加任何影響,以至於讓中國通過暗箱操作在美國的地盤上實際控制了聯合國。因爲美國從來沒有試圖通過實力來脅迫任何人,而一直是以理服人,隨著老二、老三、老四的實力和自己越來越接近,美國的外交政策不需要做出任何調整,而她的親和力、號召力沒有任何降低。美國現在在中國周邊所構築的一道道外交、軍事包圍圈已經將中國圍得如鐵桶一般,和平時期中國艦隊還可以到公海上四處耀武揚威,一旦開戰,不敢離開岸基導彈所能覆蓋的淺海。這所有的反華同盟的參與國全部是自願參與,而且多數是期盼著美國挑頭,上趕著入盟的,比如澳洲。

這個不爭的事實證明了美國人的智慧。

在多級化世界,一方面美國説話的份量相對降低,但另一方面多級世界產生紛爭的機會和烈度都會增加,世界越發需要一個最强大而且最有威望的調解人,無人能替代美國這個地位。所以世界多極化這個巨變對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不會造成任何衝擊。

而中國則是徹頭徹尾的反面教材。它的外交就是三條:

  1. 能騙就騙
  2. 騙不了就掏槍脅迫
  3. 脅迫不了就掏錢賄賂

現在世界上沒被中國騙過的人已經不存在。一旦中國的軍力不再能恐嚇別人,囊中現金又盡,中國在世界上就會陷入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局面。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出,這個過程早已開始。

所以這第四次世界大戰可能有三個結局:

  1. 臺海戰爭導致中共崩潰:可能性最大。
  2. 中國蛻化為閉關鎖國的西朝鮮,對外不再構成任何威脅:可能性第二。
  3. 中共走投無路改弦更張重啓改革民主化:可能性最小。

4. 戰後新秩序

不論以哪種形式結束,第四次世界大戰戰後的新秩序都將是一樣的。

任何新制度的推廣,都要經過以下的三個階段:

  1. 舊制度越來越不適應社會的發展,越來越招人反對。新制度剛剛出現,好處很多,越來越多的人接受它。
  2. 一段時間以後,因爲新制度還在探索之中,出現很多不良的副作用,很多人開始懷念舊時候的好時光。同時守舊勢力的反撲越來越強。結果就出現舊勢力的局部甚至全面的復辟。在所有那些出現民主倒退的地方,包括重返文革的中國,民主都是個新東西,還都有點水土不服。
  3. 在舊制度下重新生活一段時間后,人們再次驗證了舊制度的腐朽,對其徹底喪失了最後的希望;同時新制度經過探索和試驗已經成熟。於是人們完全擁抱新制度,舊制度被徹底擯棄,退出歷史舞臺。

這就是威權、獨裁、專制體制在戰後世界新秩序中的下場。中共倒臺、西朝鮮化或者改弦更張后不出十年,北朝鮮、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白俄羅斯、緬甸等威權、專制、獨裁體制都會解體。從此民主成爲世界政治的唯一選擇,再沒有人會去爭論民主好還是專制好,就好像現在再沒有人爭論汽車好還是馬車好(20世紀初可著實爭論了好一氣呢!)

從此,世界翻開一個嶄新的篇章。體制敵對所造成的隔閡除去了,世界經濟、文化的一體化將再次突飛猛進,國與國之間的界限將大爲弱化,而人員、物資、技術的高度一體化會給人類生活水平帶來巨大的進步。那時你是哪國人對你生活水平的影響會比現在小很多,民主主義將成爲一個過時的概念,軍隊即使不消失也會弱化,國際上的衝突將不是國與國之間的衝突,而是個體之間、公司之間的衝突,這些衝突都是在人工智能主導的全球一體化的法庭上解決的。

那將是和今天完全不同的一個新世界。

中共是人類和那個新世界之間的唯一障礙。

第四次世界大戰已經開始”的一个响应

  1. 中國以往和平交接政權的先例極少,能自己建立民主制度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我覺得還是在外國的幫助下完成民主化的可能性比較高

    1. 是,但那就要在中國像在日本在二戰中被徹底打個稀爛,美國長期軍事佔領,中國人大徹大悟洗心革面的前提下。而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