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竪都要倒霉:中共的烏克蘭噩夢

北京冬奧會普京閃電現身后,中共七常委便消失了。

國際上都判讀,他們在就俄國對烏克蘭動武問題上持什麽立場爭論不休。

這也説明,普京真的想大規模入侵烏克蘭。如果普京是在虛張聲勢,實際上並不想入侵,或不想大規模入侵,他沒必要去督促中共給一個保證,中共也不會召開如此緊急的會議。

七常委爭論這麽多天,説明他們沒法做決定,説明不論決定是什麽都是極壞的後果。

比如説醫生讓你在治療方案A和B之間做出選擇,如果你選A,你大概率會死亡,如果選B,你可能會雙腿截肢。雖然二個方案都很糟糕,但你不會拿不出注意。你會立即選擇B,雖然醫生走後你可能會大哭幾天。

如果二個方案不相上下,但都不太糟糕,比如A需要做一個小手術切除腿部皮下的一個膿包,不會留疤,但三天内無法行走,B不需要動手術,但需要三個月内堅持吃抗菌素,而且這種抗菌素會讓你有輕度到中度腹瀉。雖然難以取捨,你也不會幾天都拿不出注意。要是實在沒注意,投幣決定就行了。

只有儅二個方案都極其糟糕時,比如方案A需要四肢截肢,方案B會導致腎衰竭,終生需要每周洗腎,你才會幾周都拿不出主意。

這就是中共目前面臨的噩夢。

一旦普京大規模入侵烏克蘭,俄國與北約的敵對就進入高烈度,西方會對俄國祭出史上未見的經濟制裁,除中國之外,世界上所有有實力國家都會參與制裁。

如果中國支持俄國度過難關,使得俄國可以支撐下去,不撤出烏克蘭,那麽,俄軍為防止北約進攻,必然在烏克蘭與羅馬尼亞、斯洛伐克、波蘭、立陶宛交界処部署重兵,而北約會將俄軍的部署視爲威脅,也將不得不在邊界另一邊部署重兵。這場對峙會成爲歐洲的心腹大患,而中國是這個心腹大患的始作俑者之一。就算不對中國實施嚴厲制裁,歐洲也會結束在中美巨人之爭中騎墻觀望的態度,更加旗幟鮮明地站在美國一邊。現在美國、日本、印度、澳洲、英國正在全力以赴圍堵中國,騎墻的歐洲是中國衝破重圍的唯一希望。一旦歐洲從墻頭下來,中國會徹底被西方抛棄,和俄國一起蛻變為二個大號的北韓。

如果中國不支持俄國,那麽俄國肯定挺不過西方的制裁,經濟就算不立即崩盤,也會陷入嚴冬。正如我在《解密美國的烏克蘭思路》一文中所説,俄國很大程度上還是一個民主國家,沒有防火墻,對老百姓的洗腦從程度和中國相比可以忽略不計。就是説,普京的執政建立在老百姓對他的支持的前提下的。如果俄國經濟陷入寒冬,普京手下財閥損失慘重,普京要麽被推翻,要麽服軟,結果都一樣,那就是俄國會讓步。它會最終明白,自己信奉的叢林法則過時了。俄國和西方同種、同宗、同文,沒有彼此在意識形態上的完全排斥,歐洲人與親俄的人很多,比如德國前總理默克爾和剛剛辭職的德國海軍司令。只要俄國放棄領土擴張野心,它分分鐘可以與西方重歸於好,享受因此帶來的巨大紅利,融入民主陣營。

當初蘇聯允許潰敗的四野逃入蘇聯境内休整,並把三十萬關東軍的全套裝備交給四野,是中共在内戰中獲勝的決定性因素。中共掌權后,蘇聯又對中國進行大規模經濟、軍事和科技上的援助,中國的原子彈就是蘇聯提供的全套技術。但中共卻反咬一口,和美國共同反蘇。與中國交惡是赫魯曉夫被推翻的主要罪名之一,也是蘇聯解體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現在在烏克蘭問題上中共再次背叛俄國,俄國不會再信任中國。

就算俄國不打賞威脅中國,親西方反感中共的俄國至少會在中俄邊境上部署重兵以自衛。以中共一向的迫害狂式的思維模式,它一定會感到莫大的威脅。因爲打壓私營企業、殺鷄取卵、美國的科技封鎖、房地產行業崩盤、國家和地方債臺高築、人口斷崖式下跌、外資撤離、外匯流失等原因,中國經濟已經千瘡百孔。西有印度,東有日本,南有台灣、澳大利亞和美國在西太平洋投射的巨大軍力,中國已經被圍困得如鐵通一般。面對美國在軍備上的巨大投資,中國已經面對破產了也跟不上的局面。現在忽然需要在北方四千公里長的邊境上新建並維持幾十萬萬軍隊、上千輛坦克、几百架戰機,中國經濟的破產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哪怕普京繼續執政並繼續與西方爲敵(可能性極小),他絕不會再在任何大事上頂著美國的壓力幫助中國。懟被鐵桶般包圍的中國來説,北方的俄國是它獲得石油、礦產和軍事裝備的唯一的可靠途徑。一旦失去俄國的支持,一旦這個途經被掐斷,中國就只有高築墻變成西朝鮮的一條出路了。

在這場普京和民主西方的生死對決中,任何人都不可能兩頭不得罪,因爲雙方都會要求其他人選邊站,就如小布什在911后說的,”你不是我們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敵人。“ 中共如果首鼠兩端,只可能被二頭都當作敵人。

不論中共采取哪個對策,結局都極其糟糕。

它肯定會選擇俄國,因爲俄國被擊敗、民主化、親西方后,中共就四面受敵。

你看了我這幾年的文章,你會發現它們有同一個主題,就是中共不論做什麼都會輸。小粉紅們說我自嗨,其實這個主題一點都不奇怪。中國人的世界觀還停留在“老子有槍砲老子就是爺,你不服,我就幹死你”的境界,這個境界在二戰時就被證明是過時的,德國付出了從歐洲工業巔峰被炸成一片廢墟的代價學會了這個道理,但中國人但現在都什麼也沒學會。

再深層,是中國人幾千年傳承下來的勝王敗寇、不擇手段、騙是智慧、誠是傻逼的根深蒂固的信念,他們和神州外面的廣袤的世界格格不入。就連普京也是只是在利用中國。普京的敵人都公認他是一個愛國者。他在做多數俄羅斯人希望他做的事,就是重振蘇聯的雄風。他想做俄羅斯的兒子和英雄。中共不想做中華民族的兒子,它想做中華民族的主人,中華民族是滿足它權利慾望的奴隸,中國人民辛苦工作掙下來的錢,中共除了裝入自己腰包,全用來在國際上大撒幣買支持。所以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將來有一天你會發現,普京心裡對中共的敵意、蔑視和厭惡遠遠大於西方人。

這樣的一個黑社會,不容于世界,還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它更艱難的日子還在後面。

橫竪都要倒霉:中共的烏克蘭噩夢”的一个响应

  1. 激扬文字先生您好!
    不知道这样称呼您是否合适,但只知道您的这个笔名,失礼了。
    今天是3月20日,我刚刚看到了您2月21日发表的「橫竪都要倒霉:中共的烏克蘭噩夢」一文。
    一个月过去,看到目前事态的发展都被您事前料中,我觉得这大概得益于您深厚的历史知识、宽阔的视野、
    厚重的历史感、强大的信息收集力、严谨的逻辑、严密的推理等等因素。
    所有这些,都高出了时下能够读到的同类文章许多,佩服。
    佩服的同时,也生出了向您请教问题的想法。
    我的周围能够讨论此类问题者甚少,说句狂话,几乎都比我的水平还低,遑论请教。
    故拜读大作后很想就教于先生,唐突造访,失礼了。
    若先生有事繁忙,则不必介意。
    我曾对一个问题感兴趣:「普金在侵攻乌克兰之前,是否告诉了习他将攻乌?」
    我读了一些文章和看了一些YT自媒体,众说纷纭,大体两类:告诉了,没告诉。然后各有各的分析和理由。
    我自己的看法和结论是:我认为普告诉了习,而且是他在北京时告诉的习。
    我这结论的依据和理由写来较长,怕耽误您时间暂不附在这里,如果您愿意指教的话,我再呈送给您。
    我乃一介庶民,没有任何级别的内部消息。我读到的那些文章与自媒体,大概也与我一样。
    我想我们大家都是根据见诸于新闻媒体发表的事实然后根据常识与逻辑来进行推理。
    我读了您「橫竪都要倒霉:中共的烏克蘭噩夢」一文后,感觉到您虽然没有明确谈这个问题,但好像是认为普告诉了习。
    所以才有中共七常侍开了一周的会来议对策。不知我对贵文的解读是否正确。
    今日第一次读到您的文章,一口气读了您对俄乌战事的从(1)到(8),眼前一亮、惊喜不已,阅毕心悦诚服。
    如此资料翔实、视野宽宏、见解深刻、老到、厚重的文章,自开战以来,首次看到。
    所以,很想听听您对「普金在侵攻乌克兰之前,是否告诉了习他将攻乌?」这个事情的看法、分析和结论。
    初次致意,便忝然打扰求教,实在不好意思!
    Lee Jas

    1. 再次感激您的鼓勵和支持!您的分析完全正確。我相當肯定普京在出席冬奧會時告訴習近平,並要求他給個確定的答覆。這就是中國七常委隨後神隱的原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