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12):羅馬被蠻族攻陷後文明世界最大的挑戰

烏軍不敢發起大規模主動進攻是最大的問題

我在4月21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 (10)》一文裡就警告,俄軍雖然在此前的基輔戰役中一敗塗地,但這是俄軍歷史上一向具有的特色,就是不把大戰當回事,沒有準備就投入,但俄軍從來不會因為最初的慘敗而崩潰,相反,它會越戰越勇。

現在頓巴斯的戰況應驗了我的預言,俄軍越打越順手,不斷推進,烏軍每天陣亡的人數上升至150人,受傷600人,無以為繼,不得不一再後徹。

迄今為止,烏軍所展示出來的特色和俄軍所展示的恰好相反。烏軍在戰術上非常靈活聰明,而俄軍在戰術上一如既往地呆板愚蠢,團營級戰術衝突中烏軍一定大占便宜。

但烏軍可能是因為遠程炮兵只有俄軍的二十分之一,又沒有制空權,也可能是剛剛建立起軍隊八年,沒有大戰役的經驗,所以非常明顯地沒有大部隊大戰役作戰的能力。而這很明顯是俄軍的長處。

面對大規模傷亡,官兵們士氣高昂視死如歸的情況只有宣傳電影裡才有,實際上,所有人都會嚇得要死。現在我們不斷聽說各種俄軍士兵士氣底下、開小差、抱怨的消息,大多是真的。但這不說明俄軍在輸。這種情況蘇聯衛國戰爭時也有。那為什麼蘇軍能打敗一個月就橫掃歐洲滅亡法國的德軍呢?

第一是因為它的殘酷的軍紀。曾經一個營出現了二個逃兵,營長一天前才上任。上級政委下來,一聲不吭掏出手槍,對著營長的頭就是一槍。所以,官兵們雖然害怕,但橫豎都是死,當烈士總比被槍決好。這樣殘酷的軍規能在短時間內把一群普通人塑造成一聲令下全體冒死衝鋒的令人生畏的勁旅。

第二是因為蘇軍一向有為達到戰役目的不在乎傷亡的傳統。衛國戰爭中蘇軍傷亡人數十倍于德軍,但蘇軍兵源補充能力數十倍于德軍,所以它能承受這個損失。

你想像一下,一場戰鬥下來,一個烏軍指揮官面對戰場上幾千具烏軍屍體,真正的烏克蘭軍隊建軍才八年,最多的一次傷亡才上百,他哪見過這個場面呀?他不得瘋了?但一個俄軍指揮官的感覺是小菜一碟,他罵一聲娘就去計劃下一步行動了。

現在烏軍在頓巴斯戰場上完全沒有主導權,戰鬥什麼時候發生,在哪裡發生,如何展開,大多數是由俄軍決定,烏軍只有被動應對,到處堀壕固守,哪裡頂不住就向哪裡增兵。這恰恰是俄軍最希望看到的。俄軍現在的戰略是脫離步兵近戰,靠自己最擅長的炮兵解決問題。大砲、炮彈不需要芯片,只需要鋼鐵和炸藥,這些俄國要多少有多少。一枚150毫米炮彈落在戰壕裡,前後幾米的人必死無疑,什麼工事都救不了你。俄軍只要不停地砲轟,烏軍就不停地死人。為了減少傷亡,烏軍在戰鬥最激烈的頓巴斯投入的是最有經驗的老兵,一共才幾萬人,以每天傷亡500的速度,半年就損失殆盡了,這是烏軍現在最大的危機。一個國家的軍隊是怯戰還是善戰完全是靠傳承,老兵死光了,誰來傳承呀?

而俄軍往往在戰役中先投入新兵。新兵沒有老兵有經驗,傷亡率肯定更大,但幾場戰役下來,比較呆傻的被淘汰了,剩下的老油子就變成了老兵。下一波新兵補充進來,已經有老兵帶了。

烏克蘭的另一個可能的戰略錯誤是,西方的先進武器比如M777榴彈砲隨時運到,隨時投入戰場。這種逐漸投入的添油戰術是兵家大忌,給對手充裕的時間調整戰術並摧毀這些新武器。二戰最後一年德軍投入噴氣式戰鬥機Me 262,速度比盟軍戰鬥機快得多,但因為無法一次性投入大數量,被盟軍以壓倒性的數量優勢扼殺于襁褓之中,每一架Me 262都要面對二十架野馬。烏軍在戰鬥中每次增加幾門先進火炮,也可能陷入同樣的命運,被俄軍幾十倍強大的炮兵逐個摧毀。

所以我認為烏軍在頓巴斯的表現是戰術上一流,戰略上缺乏決心,過於保守。

戰場主動權英文叫initiative,掌握戰場的主動權是每一個戰役統帥的首要考量:

  1. 當你在採取行動,尤其是進攻性的行動時,敵人忙於猜測你想幹什麼,忙於調動軍事資源來應對你的行動,他就沒有精力去對你發起主動進攻。
  2. 當他被你牽著鼻子亂轉時,他不可能處處準備充分,手忙腳亂就會出紕漏,露出破綻,給你更多的擊敗他的機會。
  3. 一支被敵人牽著鼻子亂轉的軍隊一定士氣低落。
  4. 最重要的是,當你主動進攻時,你可以在你所挑選的時間和地點集中投入泰山壓頂的力量,而敵人則措不及防。

烏軍有了戰役第一階段的勝利,有了三四個月的時間準備,但現在卻仍然是在堀壕固守,不敢發起大規模主動行動,把黃金般寶貴的戰場主導權拱手讓給俄軍,是我在俄烏戰爭中的主要的疑惑。

面對俄軍這樣的對手,要想奪回戰場主動權,就必須有損失幾千幾萬也要達到目的的決心。國共內戰時雙方都有這個決心,很多戰役打得極其慘烈,只是國軍在抗日戰爭中損失慘重力不從心才敗下陣來。如果當時毛澤東像烏軍指揮層那樣謹小慎微,今天大陸上空飄揚的就是青天白日旗,中國早就是亞洲民主的典範了。

CNN最近有一篇評論,認為美國為首的西方盟國在烏克蘭戰爭第一階段結束後沒有加緊援助烏克蘭,犯下戰略錯誤。我是同意這個觀點的。很遺憾,他們似乎沒有去諮詢歷史,他們輕視了俄軍,以為他們就此一蹶不振。

正如我在《烏克蘭戰況解析(11)》一文中所說,我預期烏克蘭在後方由老兵為骨幹組建幾十萬的新軍,大量配置北約先進武器,在訓練完畢後一次性投入戰場,對俄軍造成泰山壓頂般的打擊力度。我以前堅信此事正在發生,因為烏克蘭領導層很精明,而這是唯一可以贏得戰爭的方案。目前俄軍在頓巴斯的進度越來越快,澤連斯基說整個頓巴斯的命運在此一舉,我以為他言輕了,整個烏克蘭的命運都會受到影響。如果俄軍全面佔領烏東烏南后以得勝之師北上,烏軍仍然沒有投入我所期待的這隻泰山壓頂的生力軍,那麼就說明烏軍沒有這隻後備軍,或者它還遠未成形。

那烏克蘭就玄了。

西方的支持能否持續?

俄國被制裁很難受,但俄國人承受痛苦的能力非常強。俄國最重要的戰略資源 — 人口、糧食、礦產、油氣都充裕,它可以一直撐下去。而西方國家正在經歷因為戰爭引起的物價飛漲和能源短缺,老百姓怨聲載道。帶領澳洲平安度過疫情的莫里森落選了,拜登的民調也創下歷史最低。

西方國家的精英階層深知,如果對普京讓步,普京必然像希特勒那樣得寸進尺,最後結果是北約和俄國直接開戰。支持烏克蘭徹底擊敗俄國反而是避免北約和俄國直接衝突的最好的選項。

然而民主國家的政策是由短視的老百姓決定的,現在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受到很大損失,希望通過妥協而盡快息事寧人的人只可能越來越多。拜登再有遠見也沒有用,因為共和黨完全掌握在川普手裡,而川普是普京的崇拜者。一旦川普或其他共和黨候選人提出盡快結束烏克蘭戰爭恢復世界和平的競選口號,拜登大概率敗選。

如果烏克蘭現在在贏,那麼不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願意支持它,“再努一把就贏了。” 但如果烏軍一直像現在這樣不敢決戰,一直是被動挨打,領土、老兵越打越少,那麼西方國家就可能不願意再大量援助了。

一旦西方喪失援烏的決心,烏克蘭就完了。

基辛格不久前主張綏靖的言論不是孤立的個人行為,他代表了很多人的看法,只是那些人在全世界義憤填膺的氛圍下不敢發聲而已。

烏克蘭的命運取決於西方精英們深刻的認知能否說服短視的老百姓。我現在的判斷是勝負各半的機率。幾天前北約高官強調說對烏克蘭的援助不能停止。他不得不出來如此喊話,說明減少對烏援助已經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呼聲,而增加援助則可能已經不在考慮範疇了。

烏克蘭到底是在誘敵深入,好關門打狗,還是已經黔驢技窮,真相不久就要浮現,咱們拭目以待。

普京在烏克蘭達到目的後,如果他出奇的智慧,他會心滿意足,從此盡力與西方修好。但這個可能性極小。西方在整個過程中先是表現出毅然決然的決絕,但沒有百萬人喪生,沒有焦土,只是物價漲了百分之幾,就屈服了。這會讓普京更加堅信西方是一盤散沙,以他的野心,他絕不會收手。

於是歷史即將重演,西方先是綏靖忍讓,在被逼到無路可退時絕地反擊。

如果西方最終也沒有這個打核戰的勇氣,那麼中俄主導的世界將一片黑暗。

即使在二戰的至暗時刻,以美國的強大的工業規模和實力,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懷疑美國一旦參戰軸心國必然戰敗,沒有人擔心美國本土會遭戰火。在此之前幾百年,主要戰爭都是在文明國家之間進行的,誰贏了都是虔誠的基督教文明在掌握世界。

而現在,中俄代表一切反基督教文明的因素 — 靠殺戮甚至宗族滅絕來掠奪和壓迫,他們的核彈可以讓美國也面臨絕種。

所以,自羅馬被蠻族攻陷,文明世界從來沒有面臨如此的危險。

上帝保佑烏克蘭,上帝保佑美國,上帝保佑澳大利亞,上帝保佑每一個自由的靈魂。

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12):羅馬被蠻族攻陷後文明世界最大的挑戰”的一个响应

  1. 我没有那么悲观。 俄罗斯的武器库消耗甚大,以后是否还能再生产很成问题。 乌克兰再坚持坚持,等俄罗斯有了高端武器的瓶颈,再杀回去。

    1. 我並沒有得出結論,只是指出了現在烏克蘭夢裡的挑戰和最壞的可能性,但我並沒有說這種最壞可能性有多大,因為我沒有水晶球,又沒有在北約或澤連斯基的決策層,我不願意瞎猜。

  2. “西方在整個過程中先是表現出毅然決然的決絕,但沒有百萬人喪生,沒有焦土,只是物價漲了百分之幾,就屈服了。” 这句话说到了西方问题的根本所在。假如整个西方在俄乌战争后一蹶不振,甚至崩溃,那都是源于西方老百姓的短视和软弱,像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经不起半点的艰难困苦。正应了杨洁篪在中美贸易战之初所说:“我们中国人可以吃草,你们美国人可以吗?” 感谢博主辛勤笔耕,为我们答疑解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