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14):西方的後烏克蘭戰略

在6月11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12):羅馬被蠻族攻陷後文明世界最大的挑戰》一文裡我指出了烏軍最大的問題:沒有膽量發起戰役級的主動進攻來奪取戰場主導權,只是掘壕死守,正中俄軍下懷,被俄軍以絕對優勢的炮兵一條戰壕、一條戰壕地殺傷消滅,烏軍有經驗的老兵面臨消耗殆盡的危險。

前天CNN報導說,美國已經對烏克蘭喪失信心,因為烏軍人員損失的速度太快,援助他們武器的速度趕不上損失的速度。

烏克蘭越來越像扶不起的阿斗

在上面那篇文章中我談到了烏軍的添油戰術是兵家大忌。北約援助的火炮不可能一次送到五千門,只能一次運到一二十門,烏軍隨時收到,隨時送上戰場,隨時被俄軍以壓倒性數量優勢殲滅,永遠積累不起一個決定性力量。

比如敵人有100門火炮,你投入20門。因為敵人有壓倒性優勢,結果敵人損失5門,你的被全殲。你再這樣五次,每次投入20門,每次都是同樣的結果。一共六次下來,你一共有120門火炮被摧毀,而敵人只有30門被摧毀。如果你把這120們火炮一次性投入,你比敵人的火炮還多,完全可以取得勝利。

我在每一篇文章裡都提到我期望烏克蘭有在後方訓練幾十萬的生力軍,在某個時刻一次性投入戰場,以泰山壓頂的氣勢擊潰俄軍。我仍然沒有完全喪失希望。但從表面上看,烏克蘭越來越像一個扶不起的阿斗,不敢與俄軍決戰,躲在戰壕裡,眼睛總是朝後看,期望靠別人的援助取勝。在戰場上,擔小、不敢發起大規模進攻並不能減少你的傷亡,相反,被動挨打總是增大你的傷亡。烏軍在烏東的掘壕固守讓烏軍的傷亡遠大於俄軍。

烏克蘭在第一階段大獲全勝後,對俄軍的新戰法束手無策,聽任老兵死光,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烏克蘭的結局可能已經註定

除非烏克蘭能夠第二次讓世界驚奇,俄軍完全佔領烏東、烏南,實現第二階段的戰略目標看來已經是板上釘釘。

這會帶來一系列戰略後果:

  • 經過戰火洗禮的俄軍將校指揮官和士兵越來越善戰,越來越自信。
  • 普京在國內的聲望越來越高,民眾的士氣越來越高,對戰爭越來越支持。俄國的人口是烏克蘭的四倍,俄軍的兵源補充速度會遠大於烏克蘭。即使烏克蘭在某個時候投入後方組建的大部隊,俄軍可能會投入更大的預備隊。烏克蘭翻盤的希望隨著時間的流逝可能正在消失。
  • 國際上那些正在騎牆觀望的國家,比如中國、印度、東南亞、南美會更加不願意參與對俄國的制裁封鎖。他們對俄國油氣及其他資源的購買將讓俄國有能力維持穩定的外匯收入,並以此獲得最低限度的禁運物資如芯片。
  • 烏軍在烏東八年抗戰中積累下的五萬老兵已經損失殆盡。聽任此事發生的烏克蘭領導層難逃其咎。烏軍對俄軍的畏懼心會越來越大,士氣會越來越低落。

如果普京在拿下烏東烏南後按兵不動,就給了烏克蘭足夠的時間修養生息,擴充軍隊規模,獲得西方的先進武器和訓練,然後在幾年後以200萬裝備了M1A2亞伯蘭、豹式坦克和F16戰機的北約化軍隊將俄軍趕出所有烏克蘭領土。以普京的果斷,他這樣做的可能性是零。他必然以得勝之師北上,與來自白俄羅斯境內和烏克蘭東北部俄國境內的俄軍對烏克蘭發起三面打擊,拿下整個烏克蘭以絕後患。烏克蘭屆時大概率將無力抵抗。

以往的歷史多次證明了普京的許諾不值一文,但烏克蘭為了減緩俄軍的攻勢仍然可能求和。普京也可能為了獲得時間擴充軍隊、彈藥和物資而同意停火。但停火的時間不會長,普京必然會撕毀協議恢復進攻,他不會給烏克蘭重新武裝的機會。

只有一種和平普京可以接受,就是烏克蘭車臣化,領導層大換血,從體制上變成一個俄國附庸國。這是普京在二月入侵烏克蘭的原始初衷。如果在俄軍全面佔領烏東烏南之前烏克蘭沒有再次拿出震驚世界的驚奇,這將是烏克蘭最可能的結局。

北約的後烏克蘭戰略

在以前四個月,北約的戰略的中心是幫助烏克蘭戰勝俄國。

現在,隨著烏克蘭自力更生的可能性越來越渺茫,北約正在調整他們的戰略。在這個新戰略中,烏克蘭將不再是中心。

北約永遠不會公開施壓烏克蘭向俄國讓步。當年英法施壓捷克斯洛伐克割讓領土的錯誤絕不會重複。只要烏克蘭繼續戰鬥,北約就會繼續提供武器、資金和訓練。但如果烏克蘭一直像現在這樣來多少武器送多少去前線,摧毀了也不心疼,再要新的,那麼北約援助烏克蘭武器的規模和種類就可能會有變化。

即使烏克蘭車臣化,新政府效忠俄國,和俄國握手言歡,烏克蘭四境平安,人民安居樂業,北約也絕不會放鬆對俄國的制裁和封鎖。因為俄羅斯民族是一個蠻族。它崇尚弱肉強食,沒有同情心、同理心,漠視人的生命和人權,和西方文明格格不入。如果俄羅斯因為入侵烏克蘭得到好處,變得更加強大,那麼它只可能有更大的胃口。所以西方文明絕不會和它有任何妥協。不論是通過短期的高烈度的代理人戰爭,還是長期的孤立、制裁和封鎖,西方不把俄羅斯蛻化到一個無足輕重的三流國家絕不會收手。西方文明和俄羅斯民族已經不共戴天。

北約在後烏克蘭時代的對俄戰略有二點:

第一,通過資金、技術、資源的嚴苛封鎖,讓俄羅斯的國力衰竭。

第二,面對自己國立衰竭的命運,俄國很可能不會甘心坐以待斃,很可能會用軍事手段逼迫西方放鬆制裁,比如入侵摩爾多瓦、立陶宛等小國。所以北約已經開始大規模擴軍備戰,將快速反應部隊從四萬擴充到三十多萬,德國通過一千億歐元的追加軍費支出,波蘭將陸軍規模從十五萬擴充到四十萬,並購買500輛美國的超遠程高精度海馬斯火箭系統和750輛最先進的主戰坦克。其他領土接近俄國的北約國家也在進行類似的擴軍。加強後的北約將對俄國擁有摧枯拉朽一般的優勢,就是灌上一整瓶人頭馬,再反綁雙手、蒙上雙眼也能把俄國打趴下十五次。

在這個世界新格局中,歐洲重新淪為高危地區,最優先的不再是經濟、科技、文化,而是安全,美國像二次世界大戰中一樣大發戰爭財,其作為世界金融、科技、文化中心的地位重新得到加強。

俄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在短中期可能會因為拿下烏東烏南甚至烏克蘭全境而有所上升,但從長期來看,因為如下原因,它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

第一,俄國如拜登所說,除了核武和石油一無所有。西方正在努力擺脫對俄羅斯油氣的依賴。這從長遠來看對西方是有利的,會加速西方對綠色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利用,對人類減少碳排放的努力起到相當大的促進作用。所以,從長期來看,歐美對俄羅斯油氣的依賴必然逐步減少直至停止。中國、印度等國家對俄國油氣的進口會撐起俄國能源出口的半邊天,但俄國能源出口收入回到戰前水平是不可能的。

另外,歐盟剛剛通過了一個對來自碳排放量大的地區的產品徵稅的法律。這是一個人類的必然趨勢,美國早晚也會跟進,否則本地的建立在更貴的綠色能源基礎上的產品將無法與來自中國等地的的採用低價的化石能源的產品競爭,這會降低採用綠色能源的動力,鼓勵化石能源的使用。所以中國、印度等國也會努力減少對化石能源的依賴。再加上西方對中印等國家的施壓,要求他們減少從俄國的進口,從長遠來看,俄國的外匯收入必然持續減少。

第二,俄國不像中國,已經有完整的技術產業鏈,即使與西方脫鉤,中國的技術人才在國內仍然有用武之地。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格格不入,這將很大一部分中國技術人才留在國內。而俄國國除了核彈和石油幾乎沒有什麼產業,現在西方企業大批撤出俄國,西方對俄國構築起森嚴的資金和技術壁壘,俄國文化與西方相似,俄國技術精英說英語的人很多,所以自開戰以來,已經有大批俄國技術人才離開俄國,這個趨勢不可能減弱或停止。這對於本來就沒有什麼成形的技術產業的俄國如雪上加霜。二十一世紀是高新技術的世紀,一個技術上越來越落伍的國家只有越來越落伍,沒有其他可能性。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西方文明是地球上唯一的代表進步的文明,西方國家的技術、財富、實力、吸引力占了世界的絕對主流。一個其他的文明如果跟隨人權、民主、公平的西方文化的主旋律,它就會繁榮,就會被接納入那個巨大的收益圈。如果與之相悖,尤其是與之水火不容,它能夠繁榮昌盛的可能性是零。

我沒有水晶球,我無法預計哪一年,但在不太遠的未來,在我的有生之年,我會看到蠻族俄羅斯推出世界舞台。

而俄羅斯的馬仔,中國,可能跌落得比大哥還快。從烏克蘭戰爭大家可以看出,俄羅斯民族有大難之前不退縮,赴湯蹈火面不改色的氣魄,而中國人的特點是皇上在贏時所有人一窩蜂爭先恐後地表忠心充打手,皇上一旦露出敗象,部下立即樹倒猢猻散改投明主去也。

心中有公平的人們,咱們需要耐心等待。

後記:回答讀者的一些疑問

有讀者說,“看俄軍在阿富汗的表現,就知道他們在烏克蘭肯定會輸。”

這些讀者似乎忽略了塔利班和烏克蘭人的區別。在戰場上空AC130空中炮艦上的盟軍士兵說,塔利班知道自己的通話被監聽,知道自己會被天上飛下來的地獄火炸碎,但他們互相說,“兄弟,天堂上見”,他們根本不怕死。最近BBC跟蹤報導的一次烏克蘭軍隊的行動,上百烏軍乘坐裝甲車進入烏東一個城鎮,被親俄民眾圍住動彈不得,然後親俄民兵趕到,一槍未發,全部繳械俘虜。最近還有西方媒體報道,烏軍士兵用美國援助的23萬美元的標槍反坦克導彈跟俄軍換了七個罐頭。

塔利班有這麼幹的嗎?

你要從歷史中尋求答案,不妨看看車臣。當年杜達耶夫手下的車臣戰士是多麼驍勇善戰。現在車臣是俄國最忠實的奴才。

還有讀者引用前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蒂斯將軍的話:“Watch Russia withering in front of us(看著俄國在我們面前凋零)” ,來證明烏克蘭必勝。

不錯,馬蒂斯是這麼說的。但他有說烏克蘭在贏嗎?如果你看本文下一個標題,“北約的後烏克蘭戰略”,我堅信俄國必定凋零,但這不意味著俄國一定會在烏克蘭慘敗。我一再說:研究政治,不要看政客們說什麼,因為他們必須說冠冕堂皇政治正確的話。要學會看他們沒有說什麼,這才是真正有用的信息。現在所有西方媒體在採訪北約政客時都只問一個問題:“烏克蘭是不是在輸?” 這本身就說明問題。而布林肯、馬蒂斯等所有人的回答高度一致:避談烏克蘭戰場現狀,只強調俄國沒有達到最初閃電接管烏克蘭的戰略目標,只強調俄國在西方制裁下的凋零。這還不說明問題嗎?

有讀者說中國抗戰打了八年,烏克蘭戰爭才打了四個月,為什麼我現在就表現出對烏軍的失望。還有讀者說我在前幾篇文章裡面比現在樂觀,現在是對烏克蘭失望不是太情緒化。

中國抗戰的轉折點是美軍參戰。美軍不參戰,現在的大陸很可能是日本帝國的一部分。現在除非俄國主動進攻北約,美國絕不會參戰。烏軍這種躲在戰壕里挨炸、給多少武器都被摧毀、甚至用來換罐頭的做法,我看不到非常近期有什麼明顯可能的轉機。

兵無常式,水無常型,戰場形式千變萬化,不論怎麼變都能在12個月前預料戰爭進程的人不是人,是神。我只能根據戰場的現狀,看穿層層迷霧,給你你最可能的分析。你回去看看我以前的13篇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我總是在世界明白現狀之前為讀者指出現狀,比如

  • 開戰僅三天,在2月27日,我率先指出烏軍沒有在敗,損失遠小於預期,指揮系統沒有遭到破壞,很可能是因為使用北約通訊系統并獲得北約情報支持,澤連斯基已經注定成爲烏克蘭的民族英雄和國際上萬衆敬仰的人物。這些判斷出現在其他主流媒體和自媒體都是在幾周以後。
  • 我表達對烏軍失望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12):羅馬被蠻族攻陷後文明世界最大的挑戰》一文,比CNN的美國對烏軍失望的報導早了20天。你再回去看看我過去十年的幾十篇文章,我對未來的預言鮮有失誤。

我沒有打賭烏克蘭會輸。我不知道三個月后會是什麼樣,我不是神。我只是分析現狀。很多讀者分不清願望和事實的區別,他們希望烏克蘭贏,就只能接受高唱“烏克蘭在大勝”的文章。但我從不會為了討好讀者而歪曲我的判斷,我把事實和感情分開。如果你尋求最接近真相的判斷,你來對了地方。如果你尋求最順耳的心靈雞湯,互聯網上投你所好的帖子鋪天蓋地。

現在烏克蘭調整戰略重獲生機的機會窗口並未逝去,但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14):西方的後烏克蘭戰略”的一个响应

  1. 刚刚看到英国首相辞职了,我觉得是不是整个世界政坛要翻篇的前奏啊?
    AUKUS里面,2个已经翻车了。是不是要翻啊?

    1. 不會,放心。西方政客自己的判斷、理想是什麼不重要,他們必須執行民意和國家利益。AUKUS是西方利益所驅使,不是某幾個人的私人決定。

  2. 这已经是一场明显不过的代理人战争,也是文明与最后旧秩序的碰撞,于我们只是一个事件,于乌克兰人而言,是真真的经历。
    我不想亲历战争,我觉得乌克兰人也不想亲历战争,但是我们也没法选择。今天刷视频看到敖德萨的人们还乐观的活着,就不住为他们祈祷。
    如启示录所言,战争和饥荒会使四分之一的人死亡,如果这一切都必要发生,我也只能求主的国早日的降临。
    PS:对于政客,不敢揣摩,但是失望是真的。也只有把目光投向主。

    1. 不過不要對西方的政客完全失望。一個完全誠實的人不可能成為領袖。西方的政客,比如羅斯福、邱吉爾,帶領我們走過了至暗時刻,到了今天的不論國家強弱一律公平遵守同一個規矩的時代。他們會帶領我們擊敗最後的蠻族,翻開人類文明的新的篇章。

      1. 今天看到SKynews,Abanese和则连斯基握手合影。。。。。。怎么说呢?感觉特别的Low,怎么成了网红打卡点了。

        Liked by 1 person

  3. 不敢苟同。 美国前防长MATTIS显然不同意你的看法。 Mattis说:watching Russia wither before our eyes right now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