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佩洛西訪台前後中美的戰略考量

1. 前後經過

佩洛西訪台意圖曝光後,中國宣稱,如果她膽敢訪台,中國一定採取決定性軍事行動,中國官方媒體紛紛報道胡錫進的威脅 — 對佩的專機進行戰機伴飛甚至擊落。拜登公開表示“軍方認為這不是個好主意”。佩洛西的出訪前一天,行程安排曝光,沒有台灣,中外政評人紛紛預言美國被嚇回去了。

我在佩出行前四天寫的《預言佩羅西訪台的結局》裡預言:佩洛西訪台已經鐵定,中國過於樂觀,以為可以把她嚇回去,說出了太多的大話,到時候如果派軍機攔截,後果極其嚴重,如果不攔截,在國際國內丟臉。橫豎都要大輸。They painted themselves into a corner.

結果完全如我所料:

  • 佩洛西按計劃高調訪台,在台灣被授予勛章,高度讚揚了台灣在優秀民主制度下取得的成就,宣佈美國絕對堅決地和台灣站在一起。
  • 中國沒有敢對佩的訪台行程進行任何干擾。
  • 佩離開台灣後,國內小粉紅對政府的軟弱表示了從未有過的憤怒。

中共被逼採取了一攬子空前侵略性的行動,包括

  • 在台灣周邊所有海域劃出禁區進行三天的軍演,多艘驅逐艦繞行台灣,幾十架戰機穿過台灣海峽中線;
  • 發射十一枚彈道導彈,五枚落入日本專屬經濟區,四飛越台灣島上空;
  • 對佩洛西個人進行制裁;
  • 停止和美國在減排、司法等領域進行合作。

中國說:“這還沒完,誰讓你美國挑釁,現在吃不了兜著走!”

國際社會的反應:

  • 台灣首先發表聲明,說這是對台灣進行海空封鎖,台灣絕不會被嚇倒。國際社會紛紛根進,同意這是海空封鎖。
  • 美國、日本、澳洲的國務卿和外長發表聯合聲明,譴責中國的空前嚴重的侵略行為。
  • 美國召見中國大使秦剛對中國激化局勢表示嚴重關切。

2. 佩洛西訪台的分量輕重

王家是村裡的唯一的大戶,兄弟五人各有妻子兒女,百十號人合住在一個大院裡。日常雜事比如吃穿用度生火做飯執更巡夜需要十多個僕人來分擔。五兄弟一起制定了詳細的家規,對外比如和鄰里街坊如何打交道,對內比如各家負擔百分之多少的費用,兄弟妯娌之間的行為規範等等。他們把這個家規寫下來,各人都按了手印,然後顧了一個管家,把這套家規交個他去執行,這樣五兄弟就不用為日常雜事所煩擾,種地的可以專心種地,教書的可以安心教書。

這樣一來,王家每天什麼時候吃飯,哪個僕人該獎,哪個該罰,調皮孩子犯了家規要打多少竹板,和鄰里街坊有衝突如何解決,五兄弟誰都說了不算,只有管家說了算,所以管家是王家日常最重要最威風的人。但五兄弟放到一塊兒,則是王家的主人,管家是奴才,五兄弟一旦形成共識,隨時可以修改家規,管家只能乖乖執行,執行不力,主人隨時可以解僱他。

佩洛西的國會,就是這家的五兄弟,拜登就是這個管家,他所代表的聯邦政府、警察、軍隊就是管家手下的十幾個僕人。國會是美國唯一有立法權的實體。美國的所有其他國家機構都是在國會所立的各項法律的框架內運作。政府對國會的運作和議員的選舉罷免沒有任何影響力。

既然國會這麼高高在上,為什麼說美國總統、副總統是美國第一號、第二號人物,而佩洛西卻成了第三號人物呢?因為在國會所制定的法律框架下,總統個人對內政外交都有最終決定權,政府、軍隊都必須聽他一個人的。而佩洛西的下院議長職位則是象征性的,所有法律都要國會議員集體投票決定,她無權自己立法,也無權告訴任何議員如何投票。

就是說,拜登個人比佩洛西個人權力大,但佩洛西身後的國會作為一個集體比拜登權力大。

訪問台灣、對台灣表示強烈支持這個行動

  • 如果由拜登來做,就代表了美國,因為他個人有國會的全權授權。
  • 如果國會通過法案要佩洛西來做,效果和拜登做一樣。

但佩洛西此行不是國會的投票決定,而是她的個人決定。她作為國會議長有權自行決定以議長身份出訪任何國家。即使她忽然發瘋決定要訪問金正恩,她也有權,當然這樣會毀掉她的政治聲譽。所以佩訪台確實沒有美國總統或副總統訪台的分量重。

3. 拜登、佩洛西的心態

因為拜登和佩洛西的職責完全不同,他們二人的視野完全不同。

(1)拜登的心態

拜登和川普相比,缺乏雄才大略,在突發事件上沒有當機立斷的魄力,只知道仔細觀察對手,然後小心謹慎地計劃自己的反應,不會主動出擊,牽著對手的鼻子轉,讓對手忙於揣摩自己的下一步棋而疲於應付。但他不倨傲,不自私,兢兢業業,聽專家的意見,所以他能把盡可能多的盟友團結到美國周圍,他的長線布局無可挑剔。

拜登作為美國的管家,方方面面都要負責,內政外交出了漏子都要怪他。所以他做事必須非常小心,不能忽略任何細節。西方人注重細節,英文有句話說 “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直譯為 “魔鬼在細節裡”,意思是 “大事的定性和重大行動的成敗往往是出於細節之中”。

歐洲現在正在打一場決定歐洲甚至人類命運的大戰,拜登每天都在走鋼絲,火候不到烏克蘭可能崩潰,親俄勢力可能佔上風,導致歐洲安全構架崩潰;火候過了可能讓普京狗急跳墻動用核武,到時不論美國是否出兵、是否以核武報復,都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在這個時候,美國最怕中國趁火打劫,對台灣加大脅迫力度甚至出兵攻佔台灣離島,在南海更加咄咄逼人,挑釁生事。美國有能力同時打贏2.5場世界大戰,但現在的光提供武器和經濟制裁的選項,和同時打兩場世界大戰的選項相比,美國人民生命財產的損失可就天差地別了。

另外,拜登迫切希望在減排上帶領世界取得可觀的進展,因為從長遠來講,氣候變暖給美國經濟和生命造成的威脅遠遠大於一場五年的世界大戰。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必須有中國的配合,因為中國是世界第一碳排放國,任何減排措施離開了中國的合作都是一紙空文。

因為這些細節,拜登和軍方都希望不要在此時刺激中國。

拜登自上台後一直在做樣的事:

一方面,他不動聲色地緊鑼密鼓地佈置圍堵中俄的層層羅網。美國競爭力法案。芯片法案。團結歐洲制裁俄國。鼓勵東歐國家將俄製武器轉給烏克蘭。組建美、英、澳AUKUS軍事同盟。

另一方面,為了避免激怒中國的強烈排他的、臭不可聞的民族主義,好能夠獲得中國在減排等領域的合作,他嘴上從來不說激化局勢的話。

在《從墻內的川粉看中國人的劣根性》一文裡,我充分討論了這個題目:毛的後裔不懂得這是上流社會的人對付流氓的辦法,他們覺得拜登太軟弱,不像光棍總統川普那樣嬉笑怒罵。就好像李嘉誠當年的軟弱 —— 張子強綁架了李的公子後來李家談判,李當即付款,還像一個老朋友一樣勸他拿這些錢去做生意。但幾年後,李的好朋友江澤民就把張槍斃了。

這才是上流社會對付流氓的辦法。

(2)佩洛西的心態

而國會關心的問題和政府關心的問題不在一個層面上。國會頒布的法律是長線產品,不是短線產品,從來不針對一時一事,而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行為準則。

所以佩洛西心裡沒有一時一事的羈絆,她和她的國會的同事們的首要問題是:美國希望生活在一個怎樣的世界秩序之中?為了達到和維持這個秩序,美國從長而計應該去做什麼?

佩洛西清晰地明白,俄羅斯的國力只有美國的5%,而且日漸衰微,他們只是一群揮舞著AK-47和RPG的流氓,雖然到處燒殺搶掠,作惡多端,但全世界的體面人裡沒有人會說“像他們那樣生活真好”,美國不擔心自己的盟友和人民被俄羅斯爭取過去。假以時日,俄羅斯一定會被擊敗馴服,乖乖融入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

而中國的國力可能很快超過美國。中國大力在民主國家發展親華勢力,收買政治家、大學、智庫和媒體。西方人普遍認為社會主義體制比資本主義好。他們眼裡的社會主義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國家擁有和運行所有關鍵產業,所有盈利用於百姓的福利,管理這些盈利的是老百姓民主選舉的政府。中國那玩意兒哪叫社會主義,完完全全就是家天下的封建君主制。但西方人不知道這個區別。他們看著中國的經濟高速發展,自然得出結論:中國的社會主義體制就是比我們的好。我周圍的白人同事朋友們對中國有好感的居多數,直到COVID爆發後才有所減少。

所以中國在多個層面都是美國和其他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的心腹大患。

一旦中國拿下台灣,中國海空軍力從台灣輻射太平洋,日本經過馬六甲的石油物資生命線被徹底切斷,東南亞各國和澳大利亞都會到滅頂之恐懼。美國聽任台灣被中國拿下不敢干預,這些國家誰還會相信當中國兵鋒指向自己時美國會鼎力相助?

結果必然是日本和東南亞各國一個個臣服于中國,澳洲都有可能宣佈中立。當夏威夷成為美國最前線,舊金山、洛杉磯開始在美麗的沙灘上投放反登陸錐,在市區構築防空掩體,進行全民空襲演練時,美國和中國仍然要進行你死我活的一搏,但那時美國死的人就比在台海之戰中多許多倍了。

而民主的台灣則充當了為全世界世界擋在在中國龍前面的屏障。

要阻擊這條巨龍,台海就是最佳的戰場。

所以佩洛西心無旁騖,她心裡只有一件重要的事:無條件地、全力以赴地幫助台灣,台灣決不能落入中共的魔爪。

這是她力排眾議堅持高調訪台的內心。

當然,她也有自私和現實的考慮:

  1. 她已經到了退休的時候,退休前她想完成訪台的多年願望。
  2. 她希望籍對中共強硬為民主黨在11月的中期選舉中加分。

但如果你覺得她訪台只有這兩條自私和實用的考慮,那你就真的不了解美國。那就建議你看看我這篇被幾百萬甚至更多國人讀過的文章《美国:中国人永远也读不懂》。

所以,拜登和軍方反對佩洛西訪台有正當、合理的理由,而佩洛西堅持訪台也有她合理且高尚的理由。他們之間的不同之處不是因為他們對中國的認知和態度,而是在具體戰術上。他們是志同道合的幾十年的戰友,不是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政敵。

而拜登對佩羅西稍加勸阻不成,就全力以赴地保駕護航的原因有二個:

  1. 在美國兩黨一直反中的大環境下(下面要談到的臥底功不可沒),拜登如果高調反對佩訪台,必為共和黨口實。
  2. 拜登畢竟是管家,而佩羅西是主人的代表。美國不會有一屆總統對國會議長頤指氣使。

一旦俄國崩潰 —— 只是時間問題,中國會感到來自美國極其盟友的壓力驟然增強。

4. 新帝的戰略:一筆糊塗賬

自從新帝上台,他就一直在十年如一日地做美國最想讓他做的事:對外四處樹敵,對內搞垮經濟。

我一直在說:有一天中共垮臺了,新帝忽然從中國消失,幾個月後,他出現在中央情報局總部舉行的有史以來最盛大的、總統、副總統等政要一齊參加的頒獎典禮上,作為中情局有史以來最成功的海外臥底,被授予中情局最高的傑出服務勛章時,我一點都不會吃驚,因為這是唯一能夠完美解釋新帝這十年來所作所為的答案。

在他上台前,中國國內國際局勢被江澤民搞得風生水起:

  • 政治上越來越開放自由,老百姓越來越敢說話,心情越來越好。
  • 經濟連續二十年以接近二位數的速度發展。
  • 美國在全力以赴幫助中國發展經濟,以為經濟發展了,中國人一定會追求民主。
  • 香港雖然回歸,依然保有原來的體制,在大陸的幫助下平安度過2008年的金融危機,經濟紅紅火火,港人認同中國的人越來越多。
  • 台商紛紛在大陸賺大錢,中共對台灣的軟實力滲透和影響力與日俱增。

這個勢頭再繼續十年,到今天中國經濟已經超過美國,中國政治環境平和自由,台灣與大陸水乳交融,看到香港回歸後繁榮依舊,台灣人覺得,或許是回歸祖國的時候了。

但臥底上台,奉中情局之命一腳剎車踩到底,然後180度大轉彎。

就不例數他老人家的無數壯舉了。就說說在佩洛西訪台一事的前後。

我一介平民,不認識任何中美高層決策者,只從中外媒體上尋找蛛絲馬跡,白天還要上班寫代碼,我聽到佩洛西再次放風即將訪台後,我都立即明白她已經鐵了心。臥底那麼多智囊,那麼多駐外大使可以一個電話打過去,讓他們拜訪所在國的政要,探聽虛實,

但他偏偏得出這個結論:上次她放風訪台,我們一威脅,她就藉口生病不去了。這次只要加碼恐嚇,一定把她嚇回去。拜登是個軟蛋,塔利班都能嚇得美軍屁滾尿流倉皇逃出喀布爾,我們不比塔利班強百倍?

因為預計自己穩贏,於是牛皮吹得越大越好,而且趙立堅還實錘道:“中國說到做到。”

這十年,中共養大了一頭兇猛的狼,極端激進、排他的、其臭無比的中國民族主義。他指望靠這條狼咬死日本美國,卻不料自己先被它狠狠咬了一口。面對國內小粉紅們的義憤填膺,他不得不做一些突破性的壯舉來平息民憤。

中共給地板刷漆,把自己刷在墻角,沒有出去的路了。

如果中共能預見到佩洛西會在美軍航母護航下高調訪台,趙立堅只需事先發一個聲明:

台獨分子投靠外敵為自己壯膽,國際勢力試圖通過打台灣牌來干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二者都是跳樑小丑。關於祖國的統一大業,中國人民有自己的時間表,我們不隨這些小丑起舞。時候未到,任你蹦跳。時候一到,地動山搖。

響噹噹的回應,一點不丟中國的面子。

現在呢?被逼要搞大動作,卻還是不敢把飛機飛到美軍航母五百公里範圍內,真可以說是望風而逃呀。只好拿弱小的台灣出氣,進行令全世界震驚的海空封鎖。

他不知道,從中世紀的騎士精神和基督教精神衍生出來的西方文明,最重要的準則之一就是不恃強凌弱。

比如你和對手約好週一早上八點在市中心廣場上決鬥。到時候你槍套裡面裝著你心愛的柯爾特和平締造者到了廣場上,對手拿著一把中世紀的燧發火槍站到了你的對面。看到你驚奇的目光,他說:

“抱歉,夥計,昨晚我喝醉掉河裡,我的好槍丟了,只好拿我祖父留下來的這個老古董跟你決鬥了。”

如果你進行決鬥,結果他的鉛丸不知道偏到哪裡去了,而你一槍打死他,你以後這輩子就別混了,因為你可恥地贏得了一場不公平的決鬥。

所以,只要你不想餘生裡臭名遠揚,你一定會說:

“哥們,咱們下週一同一個時間在這裡決鬥。你先去搞一隻像樣的槍吧。”

古巴离美国只有200公里,美国只要派一个师和一支中型舰队,一个礼拜就可以拿下古巴,但美国就是让这根鱼刺卡在喉咙里好几十年,就是不动手。中情局是策划了一个“猪湾行动”,但正是因为没有任何美国在役军人参加,连退役的美国军人也只有几个人,该行动才会失败。為什麼美國不打古堡?就是因為古巴名面上不去招惹美國,美國不願意以大欺小。

新帝可能覺得,我已經是死豬不怕開水燙,全世界已經認為我是臭流氓了,無所謂再怎麼升級了。

他又錯了。

在日本全面侵略中國,希特勒已經佔領歐洲大部,正在試圖登陸英國的至暗時刻,羅斯福和他的領導班子深知美國不可能和德、日共享世界,必有一場你死我活的惡戰,但美國是民主國家,老百姓不想打仗,羅斯福任憑丘吉爾苦苦哀求,就是無法幫忙。

最後是誰幫了羅斯福一把,幫助他說服美國老百姓:不論死多少人都必須擊敗德日?

是日本偷襲了珍珠港。羅斯福事先得到情報,他秘密壓下。

是羅斯福通過對日本進行石油禁運逼著日本這樣做的。

中國展開對台灣的一攬子霸凌手段後,美國軍方發言人科比說了一句看似不重要但卻意味深長的話:

中國的反應一如我們所料。”

這句話會不會有這個意思:

“中國做了我們希望他們做的。”

和羅斯福和他的領導班子一樣,現在的美國領導層,不論共和黨還是民主黨,都知道和中國必有一場你死我活的惡戰,但美國老百姓還沒有拿定主義。

或許,就像羅斯福逼日本開戰一樣,現在佩洛西去台灣訪問,是故意激中國做出出格的事,好說服美國的百姓,和中共必有一戰?

或許拜登的反對只是在扮演那個好警察?

中國人口是台灣的70倍,GDP是台灣的17倍,面積是台灣的266倍。

其實力相比,就好像一個體型如年輕時的施瓦辛格的壯漢,和一個六歲的小姑娘。

想象一下,西方人在公交車上看見這個個壯漢對著這個小姑娘揮舞著他的碩大的拳頭,大吼道:

“把你的座位讓給我,要不我揍扁你!”

這,就是文明世界現在在台灣周邊看見的一幕。

西方人怎麼想,就不用我說了。

不要忘了,這些人的GDP加起來是中國的十倍,軍事實力是中國的幾百倍。

如果你想知道台海之戰打響後是個什麼架勢,不妨看看我的《預言台海之戰全過程》。

5. 長遠影響

從近期而言,美台肯定都不會選擇對中國的這些為平息國內民族主義憤怒的表演作出反應。幾個月後,中美關係會貌似恢復原樣。

從長遠而言,中國對台灣進行海空封鎖這一舉動,將中國的侵略性提高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澳洲政府感到唇亡齒寒,當天即宣佈對澳洲國防方針進行全面的檢查,說澳洲現在的國防力量根本無法應對現實威脅。

其他國家包括日本、韓國、東盟,都會有同樣的反應。他們會增大國防開支 —— 這意味著美國又要發戰爭財了 —— 並增強與美國的關係來尋求安全保障。

尤其是日本。自民黨剛剛因為安倍被刺而獲得了修改和平憲法所需要的三分之二的多數席位,剛剛目睹了東海對面的奇異國為安倍被刺而掀起的一輪狂歡,現在又有五枚彈道導彈無緣無故落入了自己的專屬經濟區。這清清楚楚地告訴日本老百姓:你們愛好和平,你們與鄰為善,都沒有用。你們不武裝到牙齒,必然任人宰割。

普京剛剛幫助北約東擴至自己的上千公里的邊境線,中情局臥底已經奉命全力以赴地為北約西擴至中國周邊營造氣氛。

臥底的雄心,顯然不是一枚中情局傑出服務勛章可以滿足的。或許解密後中情局會在蘭利總部的大門入口處樹起一尊他的雕像,會有無數小說講述中情局一個臥底如何靠一己之力掀翻了一個眼看就要掀翻美國的巨人。

深度解析佩洛西訪台前後中美的戰略考量”的一个响应

  1. 周末好,如下“津门论道”是近日所读,不知真假,抛砖引玉,以古讽今。

    其一,今日外交部之战狼,深谙此道,依旧打着痞子腔;
    其二,更有犬儒者,曲解曾文正公 “诚” 字,摆弄文字,祸国殃民;
    其三,愚民如我大中华者,虽有 “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的过往,然今日种种倒行逆施,灭族之祸不远。
    其四,今后如何?”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做新民”!!!

    “津门论道”

    1870年,天津教案爆发,时任直隶总督曾国藩处置教案引发“内疚神明,外渐清议”而被调任为两江总督,李鸿章接任直隶总督。两人交接时,李鸿章以学生身份向老师曾国藩请教,史称“津门论道”。

    曾国藩问李鸿章道:“少荃,你现在到了此地,是外交第一冲要的关键。我今国势消弱,外人方协以谋我,小有错误,即贻害大局。你与洋人交涉,打算做何主意呢?”李鸿章回到说:“门生只是为此,特来求教。”

    曾国藩道:“你既来此,当然必有主意,且先说与我听。”李鸿章不假思索地说:“门生也没有打什么主意。我想,与洋人交涉,不管什么,我只同他打痞子腔。”痞子腔乃安徽土话,油腔滑调之意。曾国藩听闻后,以五指捋须,徐徐开口说:“呵,痞子腔,痞子腔,我不懂得如何打法,你试打与我听听?”

    李鸿章听曾国藩口气不对,赶忙改口道:“门生信口胡说,错了,还求老师指教。”曾国藩又是捋须不已,好久才对李鸿章说:“依我看来,还是用一个诚字,诚能动物,我想洋人亦同此人情。圣人言忠信可行于蛮貊,这断不会有错的。我现在既没有实在力量,尽你如何虚强造作,他是看得明明白白,都是不中用的。不如老老实实,推诚相见,与他平情说理;虽不能占到便宜,也或不至过于吃亏。无论如何,我的信用身分,总是站得住的。脚蹈实地,磋跌亦不至过远,想来比痞子腔总靠得住一点。”

    1. 外交部那些人都是人精,哪有不明白。但主上是個白癡,於是競相討好而已。這是缺乏道德操守的極端專制制度的特色:一國之民個個都是人精,但國家卻如白癡般行動,而且不論遭受多大挫折,永不學聰明,一次次在同樣的事情上跌倒。神的詛咒。

  2. 国民党去大陆估计也是反制的一个手段,吃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这是去参观厦门,看看今后台湾特别行政区是怎么规划吧。无耻至极
    如果台湾也要拿走,那就拿走吧,毕竟有台湾在,中华民族死不悔改的特性就不会改。
    不知悔改的民族只会莫名的骄傲,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
    要使其灭亡,先使其疯狂!

  3. 感谢周末更新!
    这是应了一句话:求锤得锤。
    天天 中X必有一战 (X🟰美,日,俄,印,韩。。。)
    就等他登基了!

    Liked by 1 person

  4. 习近平和普京是一伙的, 价值观相同, 手段毒辣。习近平管理新疆事务, 东升西降这个糊涂想法的形成,都和普京的帝国主义作风和唱衰西方自由派契合。这两个人的脑子是没能力全面理解盎格鲁萨克森在关系错综复杂的生态中进化了千多年的想法的,所以不能指望他们理解西方成熟的民主政治和政治机构们的微妙。
    中国,美日和英语国家,欧州的三国演义现在是美国赢了第一局, 起因是俄罗斯一脚扎进了乌克兰的泥潭,真不是拜登的外交手腕。 英语国家加上日本和欧洲, 人数相对中国不弱势,经济总量,资源储备和技术能力还强势。俄罗斯现在已经不是中国的资产, 反而是个包袱了。中国就算统领东南亚, 这些国家和中国经济也没有什么互补,而且每个国家都是居心叵测, 难成什么政治联盟。
    台湾和日本类似, 资源类受制于台湾海峡周围海域。如果中国封锁了台湾日本, 他们的国家很快就无法运转。但是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中国, 美国封锁波斯湾和马六甲, 中国也一样受困。 全球的海道是美国的航空母舰群把守的, 中国海军家门还没出过呢。再说, 美帝多少年都在打仗, 解放军有几个将军参军是为了打仗的?估计从来没想过要打仗吧?
    其实习近平和川普也差不多,脑筋简单, 没有什么系统的政治训练, 能蒙对一些事儿,但是刻舟求剑, 知识匮乏, 所以判断能力低下。
    美国国防部召见秦刚,说了一句很牛的话:“The US is prepared for what Beijing chooses to do.” 美帝的辞令照例优美,威慑力却如雷贯耳。 相比中国战狼的各种龌龊言语, 国男国女对强权的各种舔, 吓得住谁?还是硬不起来嘛。
    华盛顿邮报有人说, 美国有能力同时打两场战争。我觉得有乌克兰的抵抗意志相助, 拖住俄罗斯不是太大问题。 现在如果中国武力攻击台湾,关岛应该是准备好了, 两线作战不是问题。 主要问题是, 战争的目标是什么样的?恐怕现在白宫和国会都还没有一个蓝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