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共的滑鐵盧

美國的巨大戰略勝利

美國、中國和澳大利亞

我移民澳洲20年,天天上下班聼澳洲國家廣播電臺(ABC)的新聞節目。從來聽不到任何對中國的批評,而且儅ABC報道國外對中國的批評時,往往是將批評一筆帶過,然後原文播放中國官員的反擊聲明。這種做法很明顯是偏向中國的。每到此時我都會想:“人説ABC偏左,果不其然。”

最近,不僅ABC開始嚴厲抨擊中國,澳洲最有影響力、最嚴肅的節目《60分鐘》更是接連播放《與中國的戰爭》、《香港的終結》、《中國爲什麽要進軍南太平洋諸島》、《新西蘭把靈魂出賣給魔鬼》等節目,對中國發出嚴厲的譴責,敦促老百姓為即將到來的戰爭做好心理准備。

隨著美英澳AUKUS軍事聯盟的簽訂,不僅美國向其傾囊而授自己軍事科技中的皇冠明珠 — 核潛艇技術,而且美國將大幅度擴大在澳洲的駐軍,所有美國戰略武器包括核潛艇、戰略、隱形轟炸機、隱形戰機都將陸續部署在澳洲。一旦中美打響第一槍,澳洲軍隊會立即參戰,這一點已經毫無疑問。届時澳洲會中斷鐵礦石供應,中國龐大的鋼鐵工業就會立即癱瘓,中國沒有任何解決辦法。這就是爲什麽中國寧可拉閘限電也要停買澳洲煤炭,卻一點也不敢減少購買澳洲鐵礦石的原因。

美軍在日本的軍事資源離中國太近,易受中國導彈和飛機的重創,所以美國從十年前就已經開始將關鍵戰略資源從在日本的軍事基地後撤至關島。但關島長50公里,最窄処只有7公里,只有一個深水港,一枚小型核彈或十幾枚常規導彈就可以將其癱瘓,所以關島在中美世紀之戰中是很難作爲美軍的大型前進基地的,而再往後要退6400公里才到夏威夷。

而澳洲面積770萬平方公里,南北縱深1600公里,科技、工業實力雄厚,沿海遍佈大型港口。尤其是造船業水平甚高,不論是當初法國提供技術還是現在美國提供技術,澳洲核潛艇都是打算在本土製造的。澳洲作爲美國對中作戰的前進基地、後勤補給基地、飛機艦船維修基地、雷達情偵基地、兵員集結、修養、醫療基地,美國在太平洋就可進可退,穩処不敗之地。

所以澳洲的加盟對美國來説是一個巨大的戰略勝利。

加速站隊效應

然而,澳洲倒戈對中國的災難性後果還不只是上述兩條。

比方説一個村裏有張家、趙家兩個大戶,各有好幾十號壯丁,財大氣粗,彼此不和。其他幾十戶都是小戶人家。在二家斗而不破的階段,二家辦婚喪嫁娶時會比誰家排場大,誰家的宴席魚肉多;春節大家去給這二家拜年時,二家會比誰家給的紅包大。在這種氛圍下,就算是張家善,趙家惡,張家比趙家强大,那些小戶們也不會選邊站。首先,如果你成了張家死黨,趙家辦酒席、發紅包時肯定就沒你了,而且張家見你已經和趙家翻臉了,沒必要收買你了,給你的待遇也可能要縮水。所以不論張家多善,趙家多惡,除非你是蠢蛋,你肯定不會選邊站,你肯定要兩頭通吃。

這就是現在東南亞各國和包括德、法在内的大多數歐洲國家的態度。美國雖然一遍遍遊說,但效果甚微。

然而,一旦張、趙兩家的對立到了白天持械群毆,夜裏放箭放火,一定要拼出個你死我活的地步,那幾十戶小戶的心態就會發生質變。

第一,如果我不明確表態站哪邊,張家以爲我是趙家那邊的,而趙家以爲我是張家那邊的,二家都來燒我的房,我豈不是慘透了?張家勝算大些,如果我投靠張家,獲得保護,我才會更安全。第二,如果善良的張家被滅門,凶惡的趙家會變本加厲,我們這些小戶就沒有活路了,所以一定要幫張家贏。

所以,一旦過了某一個關鍵點(threshold),那些兩頭通吃的騎墻小戶們就會開始站隊,而且這個趨勢一旦開始,就會越來越快,因爲一旦村裏有第一家人明確站到張家一邊,其他散戶會開始擔心自己入盟晚了會被張家視爲首鼠兩端,得不到信任,在聯盟裏面的影響力不如早入盟的,而且在張家滅掉趙家後,在瓜分趙家田產時,自己分得的少。每多一家加入到張家陣營,其他散戶們的焦慮感就會更強。所以很快就會出現大家爭先恐後擠破張家門的現象。而趙家則會大吃一驚,當初全村絕大多數人家都和自己交好,拍胸脯保證交情,現在豁然發現,除了村裏幾家因爲無賴、偷盜早就被張家打過的(伊朗、北韓),全村人家呼剌剌全跑去張家一邊了。

英國、澳洲就是最先表態站到張家一邊的二戶人家。

在美、英、澳三家秘密協商AUKUS同盟的過程中,法國被完全排除在外。在三國首腦同時公佈結盟的當天早些時候,法國聽到風聲,急切向澳洲詢問,但因此事絕密,被詢澳洲官員毫不知情,回答說和法國的協議沒有變化。馬克龍剛剛鬆了一口氣,幾個小時后就被打臉,所以才氣急敗壞,召回大使,至今拒絕和澳洲總理通話。

但澳洲不慌。該慌的是法國。

當初美國人付出二十多萬條生命將歐洲從納粹的鐵蹄下拯救出來,戰後又推出馬歇爾計劃,投入巨資幫助歐洲重建經濟。相比之下,中國在國内實行高壓統治,在新疆搞種族滅絕,在東方明珠香港搞白色恐怖,在全世界大肆盜竊知識產權,收買政界、商界、報界精英,支持北韓、伊朗,輸出集權模式。面對如此鮮明的對比,歐洲卻想兩頭通吃,自然美、英、澳、日不會把歐洲當作自己人。

What do you expect?

馬克龍消消氣后冷靜下來,他會品出滋味來的。歐洲會品出滋味來的。他們會意識到,隨著中國越來越極端,隨著臺海之戰越來越迫在眉睫,歐洲想繼續兩頭通吃,結果就是一方面被正義且强大的張家拒為異己,另一方面,因爲價值觀和良心,自己又實在無法站到趙家一邊,所以到頭來他們面臨兩頭失勢,喪失在戰後新世界的話語權。如果這變爲現實,將是歐洲百年以來所犯下的最大失誤。

以歐洲人的智慧,他們不會犯這個錯誤。

所以歐洲站隊美國的情況不久就會發生。接著,中國駐東南亞國家的戰狼外交官們會發現,當地官員們的態度開始變冷淡了。

中國面對台灣、澳洲、關島、夏威夷的層層壁壘,它的南方已如鐵桶封閉。北有一貫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老毛子,西有和中國有大塊領土爭端,國力迅速提升的的印度,東有發誓保衛台灣的日本,中國儼然已是甕中之鱉。

中共的境況建國以來從來沒有這麼絕望。

澳洲,是中國不折不扣的滑鐵盧。

澳洲實在是逼上梁山

為什麼這麼說呢?

澳洲即將建造的八艘先進核潛艇及其配套設施和人員培訓將花去澳洲至少一千億美元,如果最後到了三千億我一點不會吃驚。成軍後,這隻核潛艇部隊將成為澳洲國防力量的核心支柱,它的威力將是澳洲水面艦艇、陸軍、空軍的數倍,是澳洲唯一有能力在臺海之戰中參戰並對共軍造成巨大損失的力量。

懂行的人知道,美國核潛艇的反應堆有幾千個甚至幾萬個零部件,其中包含了無數的頂尖科技,由幾幾十個甚至百個、幾千個美國企業分別研製,最後在一個總裝廠組裝完畢。澳洲就是拿到了全部圖紙,它也絕無可能實現以上所有零部件的自產。技術上沒有可能,經濟上也不划算。這就意味著從此澳洲國防的中堅就完全握在美國的手裡。一旦美國翻臉,澳洲的國防就癱瘓。

我曾經有同事以前在澳洲軍方工作。他說澳洲軍隊的武器裝備對美國是保密的,澳洲情報機構也會針對美國刺探情報。就是說,就算是美、澳之間的關係是世界上二囯關係中最好的,二國之間利益也不會總是一致的。讓自己的國防完全掌握在另一個國家手中是一個極不尋常的決定。如果不是走投無路逼上梁山,澳洲絕不會走到這一步。

現在你閉上眼睛,想一想這個世界上你最信任的人是誰。你的妻子、丈夫、親屬或是髮小。然後你想像一下,你將你的所有家產、現在和未來的收入都交給這個人。如果這個人變心,分分鐘把你净身出戶,流落街頭。你會放心嗎?就是這個感覺。

三年前澳洲現任總理莫里森說:“澳洲在中美之間沒有必要選邊站。澳洲絕不會選邊站。”

餘音未散。

中國是如何慘敗的?

澳洲視自己為亞洲國家,中國是澳洲最大出口市場,所以澳洲是西方國家裏面對中國最友好且謹慎的。在新冠病毒爆發前,我所接觸過的所有澳洲白人中產,沒有一個人對中國持批評態度。西方國家的老百姓普遍反感民主政府的走馬燈一樣換人,凡事爭吵不休什麽事都幹不成,還有富人對社會、政壇、輿論的操控。他們普遍對社會主義抱有浪漫的好感。英國二戰后就搞了社會主義,政府由民選產生,絕大多數產業國有,所有收入用於百姓的福利,政府號稱從嬰兒搖籃一直到墓地包養百姓的一生。那些國企才真正叫“國有”,中國的國企都不能說是黨產,因爲八千萬黨員99%得不到任何好處,所以只是統治者的私產。但即便是英國的社會主義也解決不了吃大鍋飯沒有生產和創新熱情的問題,英國經濟逐漸衰退,政府債臺高築,直到信奉資本主義的撒琪爾夫人上臺,英國經濟全面向私有化和資本主義轉型,英國才重振,所以撒琪爾夫人才被認爲是英國自丘吉爾之後最偉大的總理。

澳洲老百姓不知道中國的社會主義和他們所知道的社會主義風馬牛不相及,所以他們對中國有好感,認爲中國政府雷厲風行的行政能力是終日爭吵不休、什麽事都幹不成的民主制度的解藥,而中國二十年來飛速發展的經濟和飛速提高的生活水平,又似乎從另一個角度印證了中國體制的優越性。

這就是澳洲國家廣播電臺長期親中、澳洲總理宣佈絕不會選邊站的深層原因。中國作爲澳洲的最大出口國是給這種親中態勢加上的一個額外的巨額保險。中國什麽都不需要做,澳洲這種根深蒂固的親中態勢就會持續下去,美國不論做什麽都無法撼動這種局面。

除非中共自己全力以赴地、持之以恆地作死。

中共不這樣做才怪。不這樣做,那還叫中共?

澳洲從親中到現在的加入反中軍事同盟,經歷了三個標志性的事件。

首先,2017年,數次接受中國商人好處的工黨新南威爾士州主席Sam Dastyari議員對媒體發表了一個聲明,幾乎是照念了一遍中國政府的南海立場。他還向中國捐款人透露了避開澳洲反間諜機構監控的方法。此事在澳洲政壇掀起軒然大波,該議員被免去所有職位,不久被迫辭去議員身份永久退出政壇。此事將中共十几年以來通過在澳洲的中國商人對澳洲政界、商界、報界所進行的收買滲透和對澳洲土地、礦產、企業的大舉收購帶到聚光燈下,引起澳洲朝野的極大擔憂和反感。

中國人根本不能理解這有什麽可擔憂反感的:“我們送禮捐款完全是表達友情和善意,你拿了我的好處后替我說話也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有什麽大驚小怪的?”

但一個民主社會得以正常運行,依賴于議員們能真正代表推舉他們的選區的百姓。如果這些議員以任何形式受益于選區百姓之外的任何人或團體,他就不再全心全意地代表這些百姓的利益,民主社會的基石就動搖了。

所以。在澳洲精英階層看來,一個能夠讓澳洲的議員為他説話的外國對澳洲造成的威脅,遠遠大於派軍艦來炮轟澳洲。

於是澳洲開始通過一系列法案,反外國干涉,反外國收購。

由於中國人不明白澳洲爲什麽會擔憂反感,所以中國認爲澳洲這是恩將仇報 — ”我不僅是你出口的最大市場,還給你的政黨大筆捐款,結果你卻反咬我一口。“

澳中關係被撕開第一道裂縫。

接著爆發了新冠疫情。中共隱瞞疫情,禁止武漢人去全國任何地區,卻聽任武漢人去全世界,將病毒傳遍全球,誤導、施壓世衛組織,淡化病毒破壞力,儅美國率先停止中國人入境(已經太晚,新冠病毒爆發后已有47萬中國人進入美國),中國指責美國過度反應。這一系列舉措,沒有一件是有臀部有個洞洞的人能做出來的。

澳洲人開始用完全不同的目光注視中國。我以前對中國保有好感的同事、朋友,現在對中國也開始反感。

但就這樣,澳洲官方沒有對中國發出任何指責 — 如果有,我天天聼ABC新聞,我能不知道嗎?澳洲只是在國際會議上要求調查新冠起源。這是一個多麽正當的理由啊!一個把全世界乾翻了的大瘟疫,如果人類不去調查它是怎麽發生的,那人類不成了猿類?

可中共卻將此視爲”是可忍熟不可忍“。中國認爲澳洲國力不如中美,又對中國市場有巨大的依賴,這是一個絕佳的殺鷄給猴看的機會。如果中國把澳洲打服了,全世界其他國家就再不敢跟著美國起舞,中國就會獲得巨大的勝利。

於是中國對澳洲祭出一系列貿易制裁,澳洲對中國出口的煤炭、糧食、紅酒、龍蝦等產品紛紛被課以重稅,澳洲舉國震驚。

中國坐等澳洲上門求饒。

我立即預言:澳洲是一個自豪的民族,她絕不會被脅迫。

結果不出所料。中國此舉的後果,除了長期大範圍拉閘限電、花幾倍高的價錢買澳洲的鐵礦石,就是南下的道路被澳洲徹底封死。一旦戰爭打響,澳洲將癱瘓中國的鋼鐵生產。在台灣海峽擊沉中國驅逐艦、兩栖登陸艦的馬克48重型魚雷,很可能就是澳洲的核潛艇發射的。

不作不死。誰都攔不住他。

道德水平的巨大差異才是中西方衝突的真正原因

中國近些年與西方的衝突,從根本上講,不是制度的衝突。

我前面已經講了,西方社會的老百姓對遠方的中國普遍懷有浪漫的好感。西方文化沒有中國文化裏”漢賊勢不兩立“的理念。他們認爲漢也好,賊也好,都是有血有肉的人,都愛家人,愛朋友,追求幸福。所以西方人不因爲你的主義和我的主義不同就自動把你劃爲奸邪。西方文化裏實用主義色彩非常濃,管你什麽主義,捉得到老鼠就是好貓。儅他們看到中國在鄧、江、胡治下持續走向開放和包容,他們就覺得中國挺好。這個話題在我的《儒家文化的評判式思維是中华民族千年愚昧的根源》一文中有深入討論。

中國和西方的衝突的根本原因是中共的下九流的、泥腿子式的道德水平和西方上流社會格格不入。

這才是中共不容于世界的根本原因。

比方説你是一個好心人。你有房出租。有一家人因爲沒有穩定工作,無法租到房子,眼看要露宿街頭。你發善心,把自己的房子以比市場價低很多的價格租給他們,成了他們的救命恩人。

你有收藏古舊家具的愛好。你看見這家人用來存放雜物的一個破舊櫃子有年頭了,雖然不值大錢,但符合你的收藏興趣。

你會怎麽辦?

如果你是一個典型的中國人,你會說:”本來就值不了幾百元,他們又用來放雜物,我這麽有恩與他們,我一開口,他還不送給我?要不他也太沒良心了吧?“

有道理,對吧?

如果你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中國人,你會用市場價買下這個櫃子,或者買一個新櫃子換這個舊櫃子。這樣做應該算是是仁至義盡了吧?

如果你用市場價二倍的價格買下來,你應該就是一個聖人了吧?

但如果你是一個西方社會的上流,你的朋友們有一天看見你的收藏裏面多了這個櫃子,並知道了它的來歷,他們肯定會搖頭不贊許你。

爲什麽呢?

因爲那家人現在在以低於市場價租你的房子,他們受制於你。你一旦開口,他們不敢不從。所以從性質上說,你是在利用他的弱點(vulnerability)來脅迫他。“脅迫”英文叫”coersion“。紳士風度的宗旨就是不打倒下的人,即便此人是你的死敵,因爲這樣勝之不武。你不因爲別人的弱點或無知而佔他的便宜。

所以,你拿到了這個舊櫃子,哪怕是出了市場價三倍的價錢,你的上流社會的朋友們仍然會對你的人品打一個問號。因爲外人不能肯定這個舊櫃子值多少錢。你説你二千元買下是高於市場價二倍,但或許只有你才知道這個櫃子實際上是清朝王府用品,價值連城。所以你就根本不應該去打這家人這個櫃子的主意。

美國推翻薩達姆后扶植新的伊拉克政府,每年提供幾百億美元的資助,重建伊拉克軍隊,但伊拉克的油田最後大多被中國拿下了。美國當年只要開口,伊拉克政府哪敢不從?正是因爲這個原因,美國就堅決不去打伊拉克油田的主意。

無獨有偶。美國二戰戰勝並占領德國、日本,也是沒有拿走一分錢的好處,反而推出馬歇爾計劃,幫助包括德國、日本在内的歐洲、亞洲國家重建經濟。對這段歷史,我在《贸易战: 朝廷最不想让你知道的真相》一文中有更多描述。我在《美国:中国人永远也读不懂》一文中講到另一個例子,美國1903年做了一回向貧窮的房客買櫃子的事:在巴拿馬急需美國保護的情況下獲得了開挖並擁有巴拿馬運河的權力。現在的美國感到當年的做法有乘人之危的嫌疑,於是卡特總統便將每年純利十億美元的巴拿馬運河一分錢不要還給了巴拿馬。

所以,一二百年前西方國家也不完美。但現在他們還過得去。我們生活在現在。你現在餓得半死,能從十年前的一桌宴會上伸手拿來一碗飯?

我在《搬家中發生的二件事》一文中記述了自己的一個經歷。我登廣告賣一部車。買家看後非常喜歡,怕別的買家出更高價格,於是立即付了全款。幾天後她顧的機械師仔細檢查了車,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 我一向對座駕愛護有加 — 只是發現有一年多沒有做維護了。於是她將這個發現告訴我,并沒有開口要我出錢做維護。如果她沒有付全款,我會告訴她,原因是疫情中封鎖在家,這部車一年來沒用過幾次。但現在她已經付了全款,就算是發現重大缺陷,我也可以一分錢不退,她一點辦法都沒有。正是因爲她現在完全受制於我,我感覺我必須做得盡善盡美,否則就有乘人之危的嫌疑。於是我花380澳幣在口碑最好的一家修車廠做了維護。

這是西方文化裏面不乘人之危的準則在日常生活中的一個應用。

現在西方國家對中國的第一條指控就是中國對其他國家采取脅迫(coercion)手段。比如中國以貿易要挾澳洲。比如中國用取消疫苗供應來要挾烏克蘭不得在歐洲指責中國在新疆種族滅絕的聲明上簽字。比如中國用軍事威脅台灣。現在中國在世界上做事就靠二條:賄賂和脅迫。中國人認爲,你有命根子拿在我手裏我自然可以要挾你,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中國人不能理解這在現代的西方上流社會是令人不齒的作爲。

這種道德水平上的巨大差異,并不局限于中共自身,中國人的行事準則普遍如此。這種中西文化之間的鴻溝,才是中國和西方的衝突不可能在短期内解決的原因。

只有中國人不再被洗腦,他們的道德水平大幅度提高,中國才有希望成爲世界大家庭相得益彰的一員。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