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13):烏防長的一條推特

在4月21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 (10)》一文中,我警告,俄軍雖然在此前的基輔戰役中一敗塗地,但這是俄軍歷史上一向具有的特色,就是不把大戰當回事,沒有準備就投入,但俄軍從來不會因為最初的慘敗而崩潰,相反,它會越戰越勇。

在6月11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12):羅馬被蠻族攻陷後文明世界最大的挑戰》一文裡我指出了烏軍最大的問題:沒有膽量發起戰役級的主動進攻來奪取戰場主導權,只是掘壕死守,正中俄軍下懷,被俄軍以絕對優勢的炮兵一條戰壕、一條戰壕地殺傷消滅,烏軍有經驗的老兵面臨消耗殆盡的危險。

最近的態勢是俄軍在持續擴大優勢和進展速度,佔領北頓涅斯克市,而烏軍在烏東的老兵已經消耗殆盡。就連西方媒體也開始承認:俄軍不再犯當初的錯誤了。

此時烏軍國防部長發了一條推特:

“海馬斯火箭抵達前線。對俄軍來說,這個夏天會非常熱。對他們其中的一些人來說,這將是最後一個夏天。”

假設你是一個一米九的大漢,你和一個一米六的瘦小枯乾的人發生了爭執,你揮舞你的大拳頭,威脅要揍扁他。

他輕松地坐下,悠閒地點上一支煙,深吸一口,對天吐出,然後低眼看定你,微笑著說:“好啊,你看來一身功夫,我手無縛雞之力。你來打吧。”

你只要不是個二傻子,你一定不敢動手。他這樣好整以暇,要麼是武林高手,要麼他姐夫是當地黑社會老大,他只要打個響指,街角就轉過一輛大巴,跳下二十個手持長刀鐵棍的黑衣人。

但如果他大喊“你敢打我!我有傢伙打碎你腦殼!”隨即從包裡掏出一根一尺多長、比筷子粗一點的桿麵棍來回揮舞,那你就沒有任何擔心,可以放手毆打他了。

古文裡面講了一個類似的故事。貴州沒有馿,有好事者運了一頭去,放在山下。老虎沒見過這東西,說會不會是天神呀?於是一點點接近,然後輕輕蹭了馿一下。如果馿理都不理,繼續悠閒地吃草,老虎一定不敢再造次。但馿憤怒地踢老虎。老虎於是說:“技止次耳!”斷其喉,盡其肉,乃去。

海馬斯火箭是美制火箭彈,比俄軍的火箭彈射程遠得多,精度也好得多。俄軍有上萬門各式長程火炮(包括火箭彈),火炮不需要芯片,只需要鋼鐵炸藥,俄國可以無限供給,今天是一萬門,明年可能就有二萬門。如果烏軍在前線一次性投入幾百輛海馬斯,肯定可以給俄軍造成巨大損失,說不定會改變戰場的平衡。

但烏軍只獲得了幾輛海馬斯。

即便它們一直被用在刀刃上,也改變不了戰場的平衡。何況俄軍肯定會全力以赴地定位和摧毀它們。俄軍有空中優勢,有導彈優勢,完全可以像二戰末期盟軍那樣,以壓倒性的數量優勢,對德軍的黑科技Me 262噴氣式戰鬥機隨時發現,隨時摧毀。

所以這幾輛海馬斯對俄軍來說,不過是根比筷子粗一點的桿麵棍。

但烏克蘭國防部長卻揮舞著它,宣稱這會敲碎俄軍的腦殼。

我沒有受到鼓舞,我更加擔心了。

我一直相信烏軍在後方有幾十萬由北約武裝和訓練的生力軍,會像當年斯大林格勒保衛戰那樣在某一個關鍵時刻投入職場,泰山壓頂般擊潰俄軍,因為這是唯一一個可行的方案,任何一個對烏克蘭民族負責的決策層都應該這樣做。

從烏克蘭防長揮舞桿麵棍叫囂敲碎俄軍腦殼這一點來看,他肯定沒有一車的黑衣人埋伏在街角另一邊。

或許還要等三個月或者半年?

希望烏克蘭早晚會有這一車的黑衣人衝出來痛毆對手。

上帝保佑烏克蘭,上帝保佑美國,上帝保佑澳大利亞,上帝保佑每一個自由的靈魂。

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12):羅馬被蠻族攻陷後文明世界最大的挑戰

烏軍不敢發起大規模主動進攻是最大的問題

我在4月21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 (10)》一文裡就警告,俄軍雖然在此前的基輔戰役中一敗塗地,但這是俄軍歷史上一向具有的特色,就是不把大戰當回事,沒有準備就投入,但俄軍從來不會因為最初的慘敗而崩潰,相反,它會越戰越勇。

現在頓巴斯的戰況應驗了我的預言,俄軍越打越順手,不斷推進,烏軍每天陣亡的人數上升至150人,受傷600人,無以為繼,不得不一再後徹。

迄今為止,烏軍所展示出來的特色和俄軍所展示的恰好相反。烏軍在戰術上非常靈活聰明,而俄軍在戰術上一如既往地呆板愚蠢,團營級戰術衝突中烏軍一定大占便宜。

但烏軍可能是因為遠程炮兵只有俄軍的二十分之一,又沒有制空權,也可能是剛剛建立起軍隊八年,沒有大戰役的經驗,所以非常明顯地沒有大部隊大戰役作戰的能力。而這很明顯是俄軍的長處。

面對大規模傷亡,官兵們士氣高昂視死如歸的情況只有宣傳電影裡才有,實際上,所有人都會嚇得要死。現在我們不斷聽說各種俄軍士兵士氣底下、開小差、抱怨的消息,大多是真的。但這不說明俄軍在輸。這種情況蘇聯衛國戰爭時也有。那為什麼蘇軍能打敗一個月就橫掃歐洲滅亡法國的德軍呢?

第一是因為它的殘酷的軍紀。曾經一個營出現了二個逃兵,營長一天前才上任。上級政委下來,一聲不吭掏出手槍,對著營長的頭就是一槍。所以,官兵們雖然害怕,但橫豎都是死,當烈士總比被槍決好。這樣殘酷的軍規能在短時間內把一群普通人塑造成一聲令下全體冒死衝鋒的令人生畏的勁旅。

第二是因為蘇軍一向有為達到戰役目的不在乎傷亡的傳統。衛國戰爭中蘇軍傷亡人數十倍于德軍,但蘇軍兵源補充能力數十倍于德軍,所以它能承受這個損失。

你想像一下,一場戰鬥下來,一個烏軍指揮官面對戰場上幾千具烏軍屍體,真正的烏克蘭軍隊建軍才八年,最多的一次傷亡才上百,他哪見過這個場面呀?他不得瘋了?但一個俄軍指揮官的感覺是小菜一碟,他罵一聲娘就去計劃下一步行動了。

現在烏軍在頓巴斯戰場上完全沒有主導權,戰鬥什麼時候發生,在哪裡發生,如何展開,大多數是由俄軍決定,烏軍只有被動應對,到處堀壕固守,哪裡頂不住就向哪裡增兵。這恰恰是俄軍最希望看到的。俄軍現在的戰略是脫離步兵近戰,靠自己最擅長的炮兵解決問題。大砲、炮彈不需要芯片,只需要鋼鐵和炸藥,這些俄國要多少有多少。一枚150毫米炮彈落在戰壕裡,前後幾米的人必死無疑,什麼工事都救不了你。俄軍只要不停地砲轟,烏軍就不停地死人。為了減少傷亡,烏軍在戰鬥最激烈的頓巴斯投入的是最有經驗的老兵,一共才幾萬人,以每天傷亡500的速度,半年就損失殆盡了,這是烏軍現在最大的危機。一個國家的軍隊是怯戰還是善戰完全是靠傳承,老兵死光了,誰來傳承呀?

而俄軍往往在戰役中先投入新兵。新兵沒有老兵有經驗,傷亡率肯定更大,但幾場戰役下來,比較呆傻的被淘汰了,剩下的老油子就變成了老兵。下一波新兵補充進來,已經有老兵帶了。

烏克蘭的另一個可能的戰略錯誤是,西方的先進武器比如M777榴彈砲隨時運到,隨時投入戰場。這種逐漸投入的添油戰術是兵家大忌,給對手充裕的時間調整戰術並摧毀這些新武器。二戰最後一年德軍投入噴氣式戰鬥機Me 262,速度比盟軍戰鬥機快得多,但因為無法一次性投入大數量,被盟軍以壓倒性的數量優勢扼殺于襁褓之中,每一架Me 262都要面對二十架野馬。烏軍在戰鬥中每次增加幾門先進火炮,也可能陷入同樣的命運,被俄軍幾十倍強大的炮兵逐個摧毀。

所以我認為烏軍在頓巴斯的表現是戰術上一流,戰略上缺乏決心,過於保守。

戰場主動權英文叫initiative,掌握戰場的主動權是每一個戰役統帥的首要考量:

  1. 當你在採取行動,尤其是進攻性的行動時,敵人忙於猜測你想幹什麼,忙於調動軍事資源來應對你的行動,他就沒有精力去對你發起主動進攻。
  2. 當他被你牽著鼻子亂轉時,他不可能處處準備充分,手忙腳亂就會出紕漏,露出破綻,給你更多的擊敗他的機會。
  3. 一支被敵人牽著鼻子亂轉的軍隊一定士氣低落。
  4. 最重要的是,當你主動進攻時,你可以在你所挑選的時間和地點集中投入泰山壓頂的力量,而敵人則措不及防。

烏軍有了戰役第一階段的勝利,有了三四個月的時間準備,但現在卻仍然是在堀壕固守,不敢發起大規模主動行動,把黃金般寶貴的戰場主導權拱手讓給俄軍,是我在俄烏戰爭中的主要的疑惑。

面對俄軍這樣的對手,要想奪回戰場主動權,就必須有損失幾千幾萬也要達到目的的決心。國共內戰時雙方都有這個決心,很多戰役打得極其慘烈,只是國軍在抗日戰爭中損失慘重力不從心才敗下陣來。如果當時毛澤東像烏軍指揮層那樣謹小慎微,今天大陸上空飄揚的就是青天白日旗,中國早就是亞洲民主的典範了。

CNN最近有一篇評論,認為美國為首的西方盟國在烏克蘭戰爭第一階段結束後沒有加緊援助烏克蘭,犯下戰略錯誤。我是同意這個觀點的。很遺憾,他們似乎沒有去諮詢歷史,他們輕視了俄軍,以為他們就此一蹶不振。

正如我在《烏克蘭戰況解析(11)》一文中所說,我預期烏克蘭在後方由老兵為骨幹組建幾十萬的新軍,大量配置北約先進武器,在訓練完畢後一次性投入戰場,對俄軍造成泰山壓頂般的打擊力度。我以前堅信此事正在發生,因為烏克蘭領導層很精明,而這是唯一可以贏得戰爭的方案。目前俄軍在頓巴斯的進度越來越快,澤連斯基說整個頓巴斯的命運在此一舉,我以為他言輕了,整個烏克蘭的命運都會受到影響。如果俄軍全面佔領烏東烏南后以得勝之師北上,烏軍仍然沒有投入我所期待的這隻泰山壓頂的生力軍,那麼就說明烏軍沒有這隻後備軍,或者它還遠未成形。

那烏克蘭就玄了。

西方的支持能否持續?

俄國被制裁很難受,但俄國人承受痛苦的能力非常強。俄國最重要的戰略資源 — 人口、糧食、礦產、油氣都充裕,它可以一直撐下去。而西方國家正在經歷因為戰爭引起的物價飛漲和能源短缺,老百姓怨聲載道。帶領澳洲平安度過疫情的莫里森落選了,拜登的民調也創下歷史最低。

西方國家的精英階層深知,如果對普京讓步,普京必然像希特勒那樣得寸進尺,最後結果是北約和俄國直接開戰。支持烏克蘭徹底擊敗俄國反而是避免北約和俄國直接衝突的最好的選項。

然而民主國家的政策是由短視的老百姓決定的,現在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受到很大損失,希望通過妥協而盡快息事寧人的人只可能越來越多。拜登再有遠見也沒有用,因為共和黨完全掌握在川普手裡,而川普是普京的崇拜者。一旦川普或其他共和黨候選人提出盡快結束烏克蘭戰爭恢復世界和平的競選口號,拜登大概率敗選。

如果烏克蘭現在在贏,那麼不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願意支持它,“再努一把就贏了。” 但如果烏軍一直像現在這樣不敢決戰,一直是被動挨打,領土、老兵越打越少,那麼西方國家就可能不願意再大量援助了。

一旦西方喪失援烏的決心,烏克蘭就完了。

基辛格不久前主張綏靖的言論不是孤立的個人行為,他代表了很多人的看法,只是那些人在全世界義憤填膺的氛圍下不敢發聲而已。

烏克蘭的命運取決於西方精英們深刻的認知能否說服短視的老百姓。我現在的判斷是勝負各半的機率。幾天前北約高官強調說對烏克蘭的援助不能停止。他不得不出來如此喊話,說明減少對烏援助已經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呼聲,而增加援助則可能已經不在考慮範疇了。

烏克蘭到底是在誘敵深入,好關門打狗,還是已經黔驢技窮,真相不久就要浮現,咱們拭目以待。

普京在烏克蘭達到目的後,如果他出奇的智慧,他會心滿意足,從此盡力與西方修好。但這個可能性極小。西方在整個過程中先是表現出毅然決然的決絕,但沒有百萬人喪生,沒有焦土,只是物價漲了百分之幾,就屈服了。這會讓普京更加堅信西方是一盤散沙,以他的野心,他絕不會收手。

於是歷史即將重演,西方先是綏靖忍讓,在被逼到無路可退時絕地反擊。

如果西方最終也沒有這個打核戰的勇氣,那麼中俄主導的世界將一片黑暗。

即使在二戰的至暗時刻,以美國的強大的工業規模和實力,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懷疑美國一旦參戰軸心國必然戰敗,沒有人擔心美國本土會遭戰火。在此之前幾百年,主要戰爭都是在文明國家之間進行的,誰贏了都是虔誠的基督教文明在掌握世界。

而現在,中俄代表一切反基督教文明的因素 — 靠殺戮甚至宗族滅絕來掠奪和壓迫,他們的核彈可以讓美國也面臨絕種。

所以,自羅馬被蠻族攻陷,文明世界從來沒有面臨如此的危險。

上帝保佑烏克蘭,上帝保佑美國,上帝保佑澳大利亞,上帝保佑每一個自由的靈魂。

關於烏克蘭戰況,請看我五月初的《解析(11):暗流湧動》

大家好!有忠實的讀者希望我為現在的戰況寫一篇新的深度解析。但我五月初發表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11):暗流湧動》一文已經預言并解釋了今天的戰況,所以我沒有再寫新的文章。大家看看那篇文章,如果仍然覺得希望我寫一篇新的解析,請告訴我你們的疑問,我會針對你們的疑問寫一篇。謝謝!

世界和中共從俄烏之戰中學到了什麽?

俄國入侵烏克蘭後全世界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號稱全世界第二均屬強的俄軍被人口不到自己三分之一、GDP是自己十分之一、軍隊人數是自己四分之一、武器裝備是自己百分之一、作戰經驗是自己千分之一的烏克蘭打得滿地找牙。

世界和中國從這場戰爭中學到了不同的教訓。

世界學到了什麼?

1. 意識形態決定一切

這句話在十一年前說,會被西方政界、商界、媒體和老百姓嘲笑為過了時的冷戰思維。那時新帝還未上台,中國正處在最開放的階段,經濟繁榮,西方亦從中國收益甚多。普京從總統轉成總理,雖然實際上仍然掌權,但畢竟說明他不願意違反憲法中規定的總統二期制,俄國還算是一個民主國家。

全世界都在忙著賺錢。

2022年2月24,歐洲腹地的炮聲將世界從大同的美夢中驚醒,發現自己不過是在第二次和第三次世界大戰之間的空隙打了個盹,現在的世界比邱吉爾在絕境中發表“我們會在灘頭、城市和山區戰鬥”的時刻更危險:那時美國的決策層百分之百地確定,以美國的工業、軍事潛力,一旦參戰,軸心國必敗。他們沒有一秒鐘擔心過美國有亡國的危險,更不用說人類滅亡了。

而現在,美國的敵人在不停地威脅用幾千枚核彈與全人類同歸於盡。

世界明白了:意識形態高於一切。世界按照意識形態分成民主、集權兩個陣營,涇渭分明、互不相容,民主陣營必須致力於消滅專制集權體制。

2. 集權體制必然走入自毀程序

不論是希特勒還是斯大林、中共,都說民主制度短視、一盤散沙。這個判斷實際上是正確的,但這些特質不是缺點,反而是優點。

民主制度下,政治家自己多麼高瞻遠矚不重要,國家的走向是由短視的老百姓決定的。假如你告訴老百姓,只要勒緊褲腰帶十年,打一場大戰,死掉一代年輕人,就可以實現宏偉的民族振興的夢想,而你的競選對手告訴老百姓根本沒必要打仗,相反他答應當選後給老百姓減稅和免費看牙,老百姓肯定會選他。老百姓只想今天生活得富足,他們的注意力不會遠于三個月,於是政治家們只好全力以赴拼經濟。要想經濟好,外貿必須好,要想外貿好,國際關係必須好,挑起地區緊張甚至戰爭是外貿殺手、股市毒藥。所以,民主國家老百姓的短視、唯利是圖恰恰是民主制度愛好和平、高度穩定的根本原因。

因為搞好經濟是世界上最難的事情,目光短淺的老百姓選出來的會搞經濟的人肯定是能人,有高瞻遠矚的能力,比專制國家靠暴力、陰謀上位的小學生、特務頭子好出不知多少。所以一個民主國家一定會比一個專制國家有長遠目光。

越是獨裁,國家的官僚體制就越僵化,各級官僚對老百姓的福祉越沒有興趣,整天只想著討好上級,挑他喜歡聽的話說。普京侵烏前堅信烏克蘭人民會夾道歡迎他的王師,就說明了這種眼睛往上看的官僚體制有多麼僵化和脫離現實。這樣的體制一定搞不好經濟,因為經濟是世界上最難搞好的東西。所以這樣的體制一定會陷入一個惡性循環:經濟越糟糕,老百姓越不滿,政權越缺乏安全感,越需要強化集權專政,體制僵化、腐化越厲害,經濟就越糟糕。

另一個集權體制必然自毀的原因是洗腦。早在2018年,我在《南海: 中共自加于身的诅咒》一文里就指出:

我一再说,洗脑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它造成了新朝庭政权的稳固,苏共倒台二十多年后新朝庭还屹立不倒。但另一方面,洗脑到了第三代,被洗脑的掌权了,再去洗下一代的脑,结果中国从万岁到屁民,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世界的真实情况,完全生活在梦幻之中。所以新帝才会对全世界说,一共击毙日军不超过三千人的新朝庭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南海是老祖宗留下的遗产。不是他睁眼说瞎话,他自己真的以为如此。

皇上洗屁民的腦,洗了幾十年后后皇上自己也信了。這個現象在中國在俄國都到了極致。二國人民都生活在一個西遊記一樣的虛幻世界里。一個夢遊的民族能過得好嗎?那不成了新天方夜譚了?

旁觀新帝上台后一步步散盡家財、遍惡鄰里的過程,你只能得出一個結論:他應該是中情局的臥底,因為他一個人對中國造成的傷害,大於美國向中國宣戰后的二十個裝甲師和十個滿配置航母艦隊。他的鐵哥們普京正在把俄羅斯去軍事化并從國際舞台上移除,在世界上找不到任何一個如此恨俄羅斯、能夠如此傷害俄羅斯的人。

所以,一個專制體制遲早會跌入一個自毀螺旋。

3. 集權體制必然走向對外侵略

像希特勒、新帝、普京這樣集大權于一身又有遠大抱負的領導,從來都是自己民族和世界的災星,因為他們要做名垂千古的大事,但世界上可以名垂千古而又不勞民傷財的好事早就被做完了,剩下的只有入侵烏克蘭、武統台灣這樣的大事了。這類大事的特點就是一將功成萬骨枯,而且往往是先萬骨枯了,然後十有八九不會功成。民主國家哪個領導敢提議這樣的大事,馬上被罵得體無完膚,多半還會被彈劾下台。但新帝、普京大帝就敢提敢幹,因為沒人敢說個“不”字,而且萬古枯枯的都是韭菜,不是自己和周圍的黨羽嘍啰。

一個體制越是集權獨裁,就越有於侵略性,因為

第一,一個民主國家的領導是老百姓選的,他的地位神聖不可動搖,他不用擔心政變暗殺,所以他唯一的目標就是搞好經濟討好老百姓,這樣他才能連任。而獨裁者因為缺乏執政合法性,是靠暴力、陰謀上台的,他越是集權,失去權力的人越多,敵人越多,越缺乏安全感,越想通過一件驚天動地的偉業來提高自己的威望。普京想收回烏克蘭,新帝想收回台灣,都是這個動機。

第二,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獨裁者需要營造一種“我們的民族處於危險之中,因此需要團結在領袖周圍”的氣氛。或許開始時的好戰宣傳還只是為了營造團結對外的氣氛,但很快就會陷入一個越渲染敵意,越孤立,不安全感越強,越更加好戰的惡性循環,最後十有八九會真的和世界刀兵相見。普京已經驗證了這個真理,中共也很明顯正在這個惡性循環之中。

所以,一個集權體制必然是一個有侵略傾向的體制。對民主世界來說,你不弄死他,他早晚弄死你,而且不會太晚。

4. 集權體制必然是紙老虎

當初中印在邊境爆發流血衝突,西方媒體報道說,號稱可防手榴彈和機槍子彈的中國悍馬(美國悍馬就可防手榴彈和機槍子彈),竟然被印度士兵用石塊砸穿。士兵私下抱怨該車經常關不上門,關上門后卡死打不開。曝光后生產該型車的軍工企業的廠長總工因貪污巨款被捕入獄。

我在《准确量化:中国综合军力是美国的百分之一!》一文裡面說:

我是中國航空軍工出身。就拿航空业最体现技术水平的飞机发动机来说。美国最先进的F22战机的发动机可以以一点八倍音速长时间地飞行,矢量推力,寿命14000小時,比常规发动机少40%的零件,反而更加便于维修维护。而中国现在最先進的渦噴10落後美國三代,壽命不到800小時。现役的三代机歼十、歼十一和歼十五都只能买俄國的发动机,而俄國發動機壽命也不超過1000小時。那些发动机研制单位每年从国家拿到几十几百亿的资金,大部分用来修建职工住宅楼,一个有二三百科研人员的研究所,行政管理人员二千人,高层干部年薪百万,人手一张花不完的信用卡,全家四季开销都不用花自己的钱。这些还都只是明面上的,层层的贪污恐怕远远超过这些。所有那些行政管理人員都是科研人員的上級,科研人員的地位最低,受著不懂行的各級上級的頤指氣使。其它军工企业也大多如此。

俄國入侵烏克蘭后,俄軍世界第二的形象瞬間坍塌。士兵防彈服裡面填充著紙板,坦克反應裝甲裡面是放雞蛋的紙盒,烏軍毫無隱身能力的簡易無人機TB2在牛逼沖天的S300、S400防空導彈(中國仿製成紅旗系列)上空如入無人之境,大打出手。俄軍最大的四艘戰艦之一 — 一萬二千噸的莫斯科號巡洋艦被毫無新技術且剛剛投產的烏克蘭反艦導彈擊沉。

中俄這樣的軍隊唯一的強項就是吹。任何一項武器要達到世界一流,科研機構就必須和全世界的最一流的科技企業競爭,全所上下齊心合力、絞盡腦汁、晝思夜想都不一定能趕上,因為全世界所有像你這樣的研究所都在做同樣的事情。更何況這個機構的領導只關心阿諛奉承勾心鬥角貪污回扣,有水平的科研人員擱一邊閒置,優先提拔跟自己關係好的?知道自己越差越遠,三輩子都趕不上了,債多了不愁,反而一身輕鬆了。美帝有什麼黑科技,我們就搞一個貌似神離的東西,然後在旅遊勝地搞一個鑒定會,各路磚家們免費吃住旅遊,末了再塞點錢,就鑒定成為超英趕美的國際先機水平了。領導視察反艦導彈試射,就在靶艦裡裝個雷達信號發射器,就好像黑夜裡面的一把大火,導彈就是睜眼瞎也能找到目標。

結果呢?

  • 所領導都政績顯著,升官發財。
  • 新帝、普帝躊躇滿志,“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
  • 美帝信以為真,以為自己正在被中俄趕超,不得不發奮再發奮,圖強再圖強,不僅把能吊打殲20、蘇35的F15、F16淘汰了,就連渾身黑科技、吊打F15、F16的隱形戰機F22都淘汰了一半。

皆大歡喜,唯美帝不歡喜。

就別上戰場。

一旦在戰場上相遇,就會是鴉片戰爭中英國步槍對中國長矛的場景。

在俄國入侵烏克蘭之前,在1月31日的《普京:身綁炸藥衝進錢莊要錢的光棍》一文里我就說,俄軍和北約開戰會是一場一邊倒的大屠殺。那時不光俄粉,就是美粉都沒人信。

中國武器幾乎都是仿製俄國且比俄軍落後一代,而台灣的GDP是烏克蘭四倍還多。烏克蘭軍隊八年前還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而台灣軍隊七十年來一直在準備戰爭。烏軍幾乎沒有幾樣自製的武器,而台灣有全套的軍工行業,中小型軍艦、戰鬥機、防空導彈、反艦導彈、對地攻擊導彈、遠程巡航導彈、反裝甲導彈、各式火炮、輕武器都是國際一流水準。現在又在日本、美國、歐洲的大力協助下研製起點極高的潛艇。

即便中臺之間陸地相連,中國如果武統台灣,都會遭到比俄國還要慘的挫敗。何況中臺之間還隔著一百多公里的風高浪急的海峽。

中國軍艦突破美製魚叉、臺制雄風、經國、F16、幻影戰機的層層絞殺,能將坦克運到台灣灘頭的幾率:1%。坦克上岸后躲過各式火炮、導彈、美製M1A2坦克的層層絞殺的幾率:1%。

1% x 1% = 萬分之一的存活率。

中國摧毀臺軍抵抗至少需要500輛坦克。按萬分之一存活率,需要500輛坦克從福建沿海出發。

全世界的坦克不過七萬輛。

所以,中國武統台灣百分百是做夢。

正是因為從俄國侵烏中明白了這一點,美國國務院剛剛把“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和“美國不支持臺獨”從其網站上刪除。美國發現根本沒必要在乎中國的態度,台灣隨時可以宣佈獨立。

然而,新帝從烏克蘭戰爭學到到的一定和我們不同。

如果他能看見我們所看見的,那他還會那麼作?

新帝學到了什麼?

核武器越多越好

俄軍被比自己小得多的烏克蘭打得滿地找牙,但美國卻堅決不肯派一兵一卒參戰,就是忌憚俄國的核武器。

俄國和烏克蘭是二個完全獨立互不相屬的國家。而全世界包括美國都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仍然說其一中政策不變)。

如果中國有和俄國相似的核武能力,中國武統台灣,美國和盟國不就更不敢管了?本來干涉中國內政就名不正言不順,何況還要面臨全人類同歸於盡的危險?

所以,中國肯定會傾其全力擴充核武庫。

但核武器這東西極其燒錢。中國在中美脫鉤、貿易戰、外資撤離、打壓互聯網企業、房企大片倒閉、此起彼伏的封城等一系列災難性狀況下,經濟早已陷入衰退,只有一個部門還在給力,就是統計部門,領導要幾個百分點就給幾個百分點。再把軍費上升百分之三十,哪裡來的錢?只有壓縮國計民生,四處殺雞取卵。

能打過海峽的導彈、火箭最重要

不論這個眼睛向上看的體制多麼荒唐,武統開戰后迅速登陸台灣的選項應該已經被中共從桌子上拿掉了,因為他們沒有500萬輛坦克用來填平台灣海峽。否則我這個最早指出中共愚蠢荒唐的人都要下巴掉地上了。中共應該已經明白,在台軍尚保有部分戰鬥力時登陸,會造成自己陸海空軍的大量損失,過早耗光自己的家底。

所以中共會得出結論:擁有超大量的可以打過海峽的精確制導的導彈和非制導火箭,比如幾萬枚,是武統台灣的關鍵。這樣,自己的陸海空有生力量軍就不需要投入像烏克蘭那樣的絞肉機,自己可以在安全距離外摧毀台灣的戰機、裝甲部隊、戰艦、機場、港口、發電廠、水廠、通訊樞紐、工廠等國防和國計民生的關鍵,防止其重建,阻斷外國的援助,等到台灣國力消耗殆盡,人民精疲力盡渴望休戰時,或者登陸,或者締結城下之盟。

所以,你一定會看見中國在中程導彈上下大本錢。

不幸的是,導彈是另一樣極其燒錢的東西。

無人機太重要了

在頭幾天的導彈攻擊之後,大批共軍的無人機就會飛到台灣上空。第一批是查看毀傷效果,誘使臺軍倖存雷達開機、導彈發射,以便下一波導彈予以摧毀。在臺軍防空能力進一步削弱後,長續航能力、大載荷的攻擊無人機就登場了。台灣上空會隨時隨地保持多架盤旋,隨時發現臺軍地面目標隨時摧毀。

潛射無人機、自殺無人機、步兵微型無人機都會投入戰場。

所以你肯定會發現中共大力發展無人機。

防火墻、洗腦、高壓專制太重要了

是的,你沒聽錯!

我們正常人不是剛剛在前面得出結論:洗腦害處極大嗎?

但權力癮極大的人,大腦結構和我們不一樣呀!

普京在烏克蘭如此慘敗,在國內支持率反而飆升至百分之八十,完全歸功于普京十年來對反對派和自由媒體的打壓。但普京做得遠遠不夠,因為現在俄國仍然有一小部分人在進行反戰宣傳和抗議,對普京的愚民政策構成很大的威脅。中共會得出結論:執政以來的愚民政策、防火墻、炮製虛擬現實等策略實在是高,是政權生存的根本,必須堅持和發揚光大。對任何不同聲音、任何有潛在可能產生不同聲音的群體、任何有潛在可能會成長為有潛在可能產生不同聲音的群體、任何有潛在可能成長為有潛在可能成長為有潛在可能產生不同聲音的群體,都必須扼殺于繈褓之中。

所以大家會看到中國的管制會越來越嚴。上海封城中大白們已經預演過一遍全面升級管制了,中共已經駕輕就熟了,這套經驗會在全國推廣。

必須加速脫鉤

西方對俄國的全套制裁已經對俄國經濟造成很大影響,但已經感受到的影響只是未來即將感受到的影響的四分之一。這場制裁對俄國的打擊將是災難性的。俄國會在幾年內在我們的眼前退化為一個北朝鮮。

中共的結論是:必須迅速去國際化,建立起與西方財政體系并行的體系,走向冷戰時期華約陣營和西方國家有極少交集的狀態。不錯,過去改革開放的中國確實繁榮昌盛,但一旦西方國家切斷資金、結算體系、芯片等科技的供給,中國會陷入混亂和動蕩之中。但世界上有一個國家對所有這些危險免疫,不論西方如何制裁,國內掀不起一片漣漪,這個國家就是北朝鮮。不錯,屁民的日子很苦,但執政階層的日子比中國的權貴們還滋潤。我在2019年的《中国过去和未来的二十年》就說,中共正在有目的地、系統性地把中國向北朝鮮的國體轉型。

待中國進入北朝鮮軌道,中國人的生活水平不會到北朝鮮那麼苦,但會比現在苦一些,為奴二千年的中國人在過去二十年所經歷的,只不過是一潭千年死水被調皮的上帝丟了一個石子,掀起了短暫的一片漣漪。

於是,中國人在文明孤島上用最後的機會抬頭遠望 —— 以後抬頭遠望的權力也沒有了 —— 他們看見千帆遠去,慢慢消失在地平線上。

他們長出一口氣:“好,踏實了。我們的生活幾千年來就是這樣,就該這樣。”

但,沒踏實幾年,滿大街的忽然都是“打過海峽去,解放全中國”的大標語。

團民們又要亢奮起來了。

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11):暗流湧動

【前文回顧】

在2021年12月19日的《歷史將普京推上了希特勒曾走的那條路》一文裡,我説普京入侵烏克蘭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2022年2月21日,俄入侵前三天,在《橫竪都要倒霉:中共的烏克蘭噩夢》一文中,根據普京出席北京東奧開幕式后中國七常委神隱的現象,我判斷普京決定大規模入侵。我還預計中國會選擇支持普京的战争。

在2月27日,開戰僅三天,在《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1)》裏,我率先指出烏軍沒有被擊敗,而且主要原因是得到了北約的通訊設備和情報支持。

在3月1日,開戰僅六天,在《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3)》裏,我談到基輔保衛戰,”你不需要聽到烏軍勝利的消息。你只要沒聽到烏軍大規模被殲滅或投降的消息,你就應該知道:烏克蘭在贏。“

在3月2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4)》裡,我開了個腦洞。普京的入侵對美國是一個天降大禮,北約從腦死亡瞬間生機勃勃,美國重回民主世界領導地位,俄國死定了,中國陷入挺俄要死,棄俄也要死的困境。聯想到拜登開戰前一再向普京保證北約不會干預侵烏,會不會是拜登故意誘使普京開戰?

在3月4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5)》裡,我討論了普京使用化武和核武的可能性。

在3月6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6)》裡,我評估了烏克蘭戰爭的幾種可能:俄軍全勝、慘勝、被擊敗、北約參戰的可能性,結論是俄軍被烏軍擊敗的可能性最大。

在3月13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7)》裡,我預測了烏克蘭戰爭的深遠影響:(1)俄國會堅持到底,直到油盡燈枯,從此淪為二等民族;(2)歐洲覺醒,認識到意識形態的重要性高過一切。待俄國退場,中國會發現自己面臨一個空前團結、空前敵對的西方陣營。

在3月19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8)》裡,我分析了普京的心理:當他在西方的嚴厲制裁和對烏克蘭的軍援之下無以為繼,他必然通過軍事挑釁的方法對西方試壓。我還分析了北約動武的底線和俄烏談判的前景。

在4月1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9):坦克的未來》裡,我預測了坦克在美軍中的未來。

在4月21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 (10):預測烏東戰役結局》一文里我詳細分析了烏軍在新的烏東戰役中面臨的多種挑戰,但從烏方和美方沒有說出的話我肯定:烏克蘭會贏。

俄軍在侵烏戰爭的第一階段完敗後,收縮戰略目標,從烏克蘭北部撤軍,集中全力進攻烏東地區,至今已經有半個月。俄軍雖然在戰線的多處緩慢推進,但遠遠沒有達到預期。烏軍雖然遭受重大損失,但沒有崩潰或恐慌跡象,俄軍的損失仍然大於烏軍。更重要的是,在美國的支持下,烏軍繼續在情報上對俄軍有壓倒性優勢。俄軍第二號人物參謀總長吉拉西莫夫因為烏東戰役沒有進展而去烏東督戰,烏軍立即獲知其所在指揮所位置,並給予毀滅性打擊,吉拉西莫夫受傷,倉惶逃回俄羅斯,二十名高級將領被擊斃,包括一名將軍。同時俄國境內越來越多的軍事目標遭到打擊,研製S400防空導彈和伊斯坎德導彈的設計局燃起大火。

在整個烏克蘭戰場上,烏軍不論在人數上還是在火力、制空權上都處於劣勢,據說在烏東烏軍與俄軍人數之比達到一比八。所以,雖然烏軍有時會發起短暫的、小規模的反擊,總體來看,烏軍一直處於守勢,戰場的主動權一直掌握在俄軍手裡,俄軍決定什麼時候進攻,什麼時候休整,烏軍只是被動地應對。

一旦俄軍在烏克蘭的兵力投入大幅度增加,以烏軍在前線的現有兵力,烏軍防線必然崩潰。

但我們看不到烏軍對這個可怕的前景採取任何預防性措施。烏軍統帥部似乎非常的短視,得過且過,只要丟失地盤的速度不太快就心滿意足了。

有消息稱,在多個前華約成員國將蘇制武器大量轉送烏克蘭后,烏克蘭的坦克數量已經超過俄軍在烏克蘭戰場上的坦克數量,烏軍的戰機數目也翻了幾翻。但我們仍然聽不到任何烏軍坦克參戰的消息,烏克蘭上空飛的仍然絕大多數是俄軍飛機。

從開戰以來,烏軍的總體戰略和具體戰術都非常英明,讓美軍都讚歎不已。“得過且過”、“短視”這類詞彙,應該和烏軍統帥部沾不上邊。

那麼,澤連斯基和他的將軍們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真相是,在現階段,我們能看見的事件都不重要。我們看不見的暗流才是這場決定歐洲乃至世界命運的戰爭的主流。

在蘇德戰爭的轉折點 —— 斯大林格勒保衛戰中,德軍于1942年9月13日攻入斯大林格勒,在以後的67天里,德軍佔領了95%的市區,只有伏爾加河畔的一小條還在蘇軍手裡。好萊塢電影《兵臨城下》非常生動地展現了這場戰爭的殘酷。

好萊塢電影《兵臨城下》

在這67天里,全世界都以為蘇軍只是在苟延殘喘,斯大林格勒分分鐘都可能陷落,直到11月19日,蘇軍突然以四倍于德軍的110萬兵力迅速突破德軍防線,將近三十萬德軍精銳包圍。被圍德軍苦撐了三個半月后投降,德軍元氣大傷,從此一蹶不振。

如果蘇軍早幾個月就將其110萬兵力的一部分投入斯大林格勒,市區的爭奪戰就不至於那麼絕望而慘烈。但這種添油戰術一向是兵家大忌。你逐漸增加兵力投入,對手感到壓力逐漸增加,於是也逐漸增加兵力。他的預備兵力的征召、訓練,物質彈藥生產規模的擴大和運輸線的加強也都可以從容進行。如果蘇軍在斯大林格勒採取的是這種添油戰術,那麼德軍要麼有時間調集足夠兵力擊潰蘇軍,要麼逐漸認識到蘇聯的戰爭潛力太大,佔領蘇聯全境的目的不可能實現,於是主動大幅度後撤,縮短前方戰線,補給線也大為縮短。在多數經過了以往戰爭洗禮的精銳部隊都保留下來的情況下,德國很可能有能力在自己領土上或接近自己領土的蘇聯領土上有效阻擊并大規模殺傷蘇軍。就算不能逼蘇聯和談,德國崩潰的時間也會大大滯後。

所以蘇軍統帥部才會在幾個月的時間里一直讓斯大林格勒的保衛戰打得極其勉強、極其殘酷,讓德軍統帥部一直抱有“再努一把力就可以大獲全勝”的虛假希望,直到自己大反攻準備完畢。

烏軍統帥部現在就在做當初蘇軍統帥部一樣的謀算。

在前線,烏軍用僅為俄軍八分之一的兵力牽制住俄軍主力,仗打得很慘烈,烏軍傷亡慘重。但在後方和北約領土內,數萬甚至數十萬烏克蘭新兵此時正在接受經過了烏東八年抗戰的老兵和北約特種部隊的訓練,正在熟悉使用北約制式武器,包括放空飛彈、無人機、長程火炮。

盟國的戰略目標已經很清晰:不想將俄軍趕回俄國就偃旗息鼓,因為這樣就讓普京體面地撤退,保留了大部實力,這個瘋子隨時可能捲土重來,歐洲就永無寧日。盟國犯過一次這樣的錯誤。他們在第一次海灣戰爭中將伊軍趕出科威特領土就收兵了,結果薩達姆在科伊邊境長期保持幾十萬精銳的共和國衛隊和幾千輛坦克,美軍不得不在長達12年的時間里隨時在科威特保持十多萬裝甲重兵枕戈待旦,導致國庫空虛,無以為繼,最後不得不假造伊拉克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證據來為第二次海灣戰爭提供藉口。這次盟國絕不會重蹈覆轍,不剝去普京的底褲,讓俄國油盡燈枯,再無騷擾鄰國的能力,盟國絕不收手。

而要想達到這個目的,就必須在烏軍大反攻準備完畢之前不過度驚嚇普京,讓他一直覺得“再努一把力就能勝利”。

這就是為什麼開戰二個多月了,烏軍似乎還是那麼點兵,烏東戰事現在還在慘烈膠著。

幾個月以後 —— 短則三個月,長則半年,俄國所有能做的,包括大規模動員,都已經做了,俄國黔驢技窮,官兵精疲力盡,士氣低落,國庫空虛,糧彈俱少。

忽然間,地獄之門開了。

長程導彈、自殺無人機蝗蟲一樣飛入俄國境內,全面摧毀俄縱深的油料、彈藥倉庫、武器製造廠和正在集結的部隊。在烏克蘭境內,烏空軍、無人機、長程火炮消滅俄軍各級指揮所,摧毀俄軍通訊手段,俄軍裝甲車輛一個個開罐放煙火。接著,在大批坦克掩護下,十萬烏軍生力軍憋著報仇雪恨的惡氣如猛虎下山。

那時,十幾萬俄軍官兵只會同時做一件事:丟掉武器撒丫子跑。少數幸運的能跑回俄國,少數倒霉的被擊斃,大多數都會投降。

然後,俄國會走過波黑戰爭后塞爾維亞所走的道路:普京和那些手上沾滿烏克蘭人民鮮血的俄軍官兵會被俄國人抓起來移送海牙國際法庭。持續數年之久的審判將只有二戰后的紐倫堡大審判可比。俄國人中那些清醒的、親西方、信民主的人會掌權,開啟與西方親善的新時代。普通俄國人會用以後的幾十年反思:俄羅斯民族是如何在一百多年的時間里,從一個橫跨歐亞的、因擊敗過拿破崙而被歐洲視為救星的、產生了托爾斯泰、柴可夫斯基的巨人,萎縮成今天人人喊打的、不懂得體面人的情感、只懂得殺殺殺的流氓。

最壞情況是此後俄國還要再出個普京二世,再一次被打得稀爛,才能徹底改弦更張。但十有八九,俄國會就此融入西方民主陣營。

再後呢?

一切照舊?

覆水難收了。

西方人用幾萬甚至幾十萬烏克蘭人的生命和幾萬億美元的代價明白了一件事:意識形態高過一切。一個意識形態上反民主、嗜血、崇尚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國家,你不弄死他,他早晚會弄死你,而且不會太晚。

當俄國融入了民主陣營,民主世界唯一的心腹大患只剩下一個。

那個屠殺了幾千萬、餓死了幾千萬老百姓的惡魔,今天尚有無數的徒子徒孫。

喪鐘將為你們敲響。

與所羅門的安全協議是中國對美英澳同盟的絕地反擊

澳洲、美國、英國于2021年9月15日宣佈簽訂了奧克斯(AUKUS)軍事同盟,我在《澳洲:中共的滑鐵盧》一文里詳細介紹了澳洲從親華到中立再到反華的心路歷程,和奧克斯軍事同盟的極其重要的戰略意義。

2022年4月20日,中國宣佈與所羅門群島簽訂了無上限的安全合作協議。這個消息如同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彈,將澳洲的喜悅和安全感一掃而空。

根據中國以往一貫的行事風格,除非在美澳的威脅之下不得不讓步,它鐵定會在所羅門建軍事基地。

南太平洋諸島包括巴布亞新幾內亞、東帝汶、斐濟、所羅門群島一向是澳洲(和美國)的勢力範圍。在澳洲與美國之間畫一條直線,所羅門群島恰好在這條線上,。如果所羅門群島出現一個中國軍事基地,澳洲和美國之間的航線就被切斷了。澳洲因為人口只有二千五百萬人,面對十多億人口的中國甚至2.7億人口的印尼都無力自衛,所以一萬五千公里之外的美國的軍事保護一直都是澳洲安全的基石。澳美之間的航線被切斷,就好像一個艙外行走的宇航員和航天飛機之間的纜繩被切斷,在澳洲所引起的恐慌可想而知。

拿下所羅門群島,是不是中國對奧克斯軍事同盟的有力反擊?

真相是,中國此舉只不過是它多年來持之以恆的一系列自殺行動的最新的一環而已。

先是美國拿下澳洲,將其變為自己對中國軍事行動的前進基地,然後中國拿下所羅門群島,將其變為自己對美、澳軍事行動的前進基地。二個行動貌似完美對等,為什麼我稱前者為為美國的巨大勝利,而後者為中國的自殺行動?

是我在自嗨嗎?

在建立每一個大型軍事基地之前,美軍先要做如下的評估:

  1. 籌建軍事基地的所在國和美國的盟友關係是否牢固?會不會下一屆政府就親華反美,讓美國人滾蛋?
  2. 一旦開戰,敵人威脅到這個基地,我們有沒有能力保衛它?如果我們在建造這個基地上花費了100億美元,駐守2000部隊,一旦開戰,敵人可以迅速切斷該基地和本土的聯繫,然後攻佔它,消滅我們的守軍,那麼建造這個基地就是自殺行為,對不對?
  3. 該基地的建立會不會過度刺激對手?

前二條容易理解,第三條中國人會很難理解:都是敵人了,誰還關心是不是過度刺激他?越能讓他惡心,不是越好嗎?

這是光腳人的心態,不是穿鞋人的心態。

從美國在二次世界大戰中遲遲不參戰,到美國現在下決心擊敗俄國,但卻堅決不派一兵一卒進入烏克蘭,我們都可以看出,不論在和平時期還是開戰後,美國都隨時隨地力圖拿捏一個恰好的分寸,既要擊敗對手,又不要過度刺激對手。對自己最有利的對手的狀態是他們一邊打,一邊猶豫是不是該打,一部分人認為該打,一部分人認為不該,彼此內鬥不斷。而對自己最不利的狀態,是刺激得對手全國上下同仇敵愾跟你死磕到底。1942年4月1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后5個月,美軍杜立特特遣隊空襲日本首都東京,目的就是為了提振己方士氣,重挫日本士氣,但美軍B25轟炸機從皇宮上空飛過時卻沒有投彈,因為穿鞋的人算計,天皇被炸帶來的日本人民的復仇決心能讓日本多出幾十個師團的戰鬥力,對自己不是件好事。

對照著上面三個問題看一看中國和所羅門群島的軍事協議,你會立即發現,這絕對不是穿鞋人干的事。

第一條 — 所在國和自己的盟友關係是否穩定?所羅門五個月前剛剛因為反對政府斷絕和台灣關係而爆發大規模騷亂,澳洲收到請求,派軍警去維安。所羅門現任總理和其他官員不過是貪圖中國的天價賄賂而致國家于險地。所羅門是民選體制,下一屆如果反對黨當選,分分鐘和台灣恢復外交關係,叫中國人滾蛋。

第二條 — 自己有沒有能力在戰時保衛這個基地?中國空軍和海軍比俄軍落後一代,俄軍比美軍落後二代。中國小粉紅軍迷們肯定不同意,因為他們認為中國軍力早已超過俄國,就好像俄粉們認為俄國軍力早已嚇尿美軍。但烏克蘭之戰讓世界霍然發現,俄軍不過是三流軍隊,比英國、法國等二流軍隊都差得遠。這是不是也證明了,到現在都在仿造俄國戰機、軍艦,指望著俄國的戰機發動機的中國軍隊連三流軍隊都不如?

一旦中美開戰,中國空軍、海軍要麼老老實實趴在機庫、軍港里,要麼在一個月內全軍覆沒。到時候美澳軍隊只需在所羅門中國軍港外排開一二艘驅逐艦,電令中國守軍繳械投降,就能一槍不發拿下這個軍港。

那時,中國為拿下所羅門明裡暗裡所花去的幾百億美元的贊助、賄賂,和建立軍港所花費的幾十幾百億美元,還有軍港裡面幾十幾百億美元的裝備,就一聲不響地灰飛煙滅。

這不是自殺是什麼?

第三條 — 會不會過度刺激對手?中國特地在澳洲大選前夕宣佈這個消息,就是希望親美反華的自由黨落選,容華疏美的工黨能上位。不久前澳洲反間諜機構ASIO還破獲了表面是商人身份的中國間諜試圖幫助工黨候選人當選的陰謀。

幾十年以來,中國數次在台灣大選前搞軍演威脅,希望嚇得台灣人不敢選民進黨,但次次都幫助民進黨大比分當選。這次中國故技重演。澳洲人已經在擔心容華疏美的工黨一旦當選會惡化澳洲的安全環境,現在中國讓澳洲人感到切膚之痛的威脅,你猜澳洲人會更傾向于投票給哪個黨?本來工黨的選前民意測驗大比分領先自由黨,如果最後自由黨獲勝,一定是中國幫的大忙。

一個人錯一次不可貴,可貴的是幾十年如一日一次次犯一模一樣的錯誤,每次都堅決不從失敗中吸取任何教訓。這樣的中國人真正是美帝的公僕呀!

中國希望工黨上台,希望和工黨執政的澳洲改善關係,希望工黨可以對澳洲老百姓說:

“你們看,中國對我們的威脅其實不如自由黨所渲染的那麼大,自由黨沒來由和中國交惡,把咱們綁在美國的戰車上。現在,退出奧克斯、和中國改善關係更符合我們的利益。”,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中國應該做什麼?

有腦子的人都能看出,它應該給工黨的這個說法提供支持的依據,做一些對澳洲善意的舉動,是不是?

現在,澳洲朝野都在說,中國在澳洲的後院簽訂的安全協議跨過了澳洲的紅線,甚至有議員聲明澳洲應該軍事干預。即便工黨上台,它也無法從澳美軍事同盟後退一步。

中國此舉的效果只有二條:

  1. 上百甚至上千億美元打水漂,本來就已經捉襟見肘的外匯儲備更加漏洞百出,能花在國計民生和軍備競賽上的錢更少。
  2. 更加堅定了美澳的反華敵愾之心。

自從新帝上台,中國哪一個大招不是自毀長城、給敵人送上大禮?

俄國、中國的思維模式告訴我們:宇宙有多大,集權體制的愚蠢就有多大。

天慾絕人,人必自絕之。

************************************************

2022年4月29日更新:中國宣佈將升級所羅門群島機場跑道。急著給美帝送大禮呀。

我將再次輕裝前行,雀躍歡呼

耶和華的杖痛打我,因我先背離了他。

我落魄時向他祈求,一旦他救我出困境,我便轉背向他。

我昂首走過他的聖殿大門,聽不見他無聲的呼召。

我追求轉瞬即逝的享樂,卻丟掉永恆的寶藏。

我攻擊每一個擋路的人,以為只有這樣才能生存。

我撒謊,我背叛,我覬覦,我偷盜。

終於有一天,神的憤怒臨到我。

康莊大路生出荊棘無數,我渾身刺破,磕絆難行。

我的交親散盡。我在眾人瞠目前走過,身後的目光如芒刺在背。

華貴的軟床如卵石河灘,我在長夜中輾轉,病痛纏身。

我魂如野鬼,在無盡的黑暗中遊蕩,

沒有救贖,只有孤獨如極夜的寒冷相隨,無處躲藏。

直到這天,我明白這一切懲罰皆出於我。

過犯在我,懺悔也在我。

救贖的希望不曾一刻遠離我,

他的凝視不曾一刻離開我。

我懺悔,坦然接受這所有的懲罰,

還為他給我的所有的管教獻上滿心的感謝。

我知他必應允。

待長夜燃盡,曼妙的晨光將驅除我所有的苦痛。

我將脫去沾滿污泥的破袍,

換上無瑕如雪的白衣。

我將再次輕裝前行,雀躍歡呼。

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 (10):預測烏東戰役結局

在2021年12月19日的《歷史將普京推上了希特勒曾走的那條路》一文裡,我説普京入侵烏克蘭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2022年2月21日,俄入侵前三天,在《橫竪都要倒霉:中共的烏克蘭噩夢》一文中,根據普京出席北京東奧開幕式后中國七常委神隱的現象,我判斷普京決定大規模入侵。我還預計中國會選擇支持普京的战争。

在2月27日,開戰僅三天,在《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1)》裏,我率先指出烏軍沒有被擊敗,而且主要原因是得到了北約的通訊設備和情報支持。

在3月1日,開戰僅六天,在《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3)》裏,我談到基輔保衛戰,”你不需要聽到烏軍勝利的消息。你只要沒聽到烏軍大規模被殲滅或投降的消息,你就應該知道:烏克蘭在贏。“

在3月2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4)》裡,我開了個腦洞。普京的入侵對美國是一個天降大禮,北約從腦死亡瞬間生機勃勃,美國重回民主世界領導地位,俄國死定了,中國陷入挺俄要死,棄俄也要死的困境。聯想到拜登開戰前一再向普京保證北約不會干預侵烏,會不會是拜登故意誘使普京開戰?

在3月4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5)》裡,我討論了普京使用化武和核武的可能性。

在3月6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6)》裡,我評估了烏克蘭戰爭的幾種可能:俄軍全勝、慘勝、被擊敗、北約參戰的可能性,結論是俄軍被烏軍擊敗的可能性最大。

在3月13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7)》裡,我預測了烏克蘭戰爭的深遠影響:(1)俄國會堅持到底,直到油盡燈枯,從此淪為二等民族;(2)歐洲覺醒,認識到意識形態的重要性高過一切。待俄國退場,中國會發現自己面臨一個空前團結、空前敵對的西方陣營。

在3月19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8)》裡,我分析了普京的心理:當他在西方的嚴厲制裁和對烏克蘭的軍援之下無以為繼,他必然通過軍事挑釁的方法對西方試壓。我還分析了北約動武的底線和俄烏談判的前景。

在4月1日的《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9):坦克的未來》裡,我預測了坦克在美軍中的未來。

烏克蘭面臨多重嚴峻考驗

俄軍籌劃已久的烏東戰役開打。這場戰役和以前的基輔保衛戰有很大不同,烏克蘭的處境險惡得多。

在基輔保衛戰中,俄軍有四大的劣勢:

  1. 普京以為烏克蘭老百姓會夾道歡迎俄軍來解放他們,24小時內會解放基輔,三天內戰事結束。所以烏克蘭軍民的奮起抵抗讓俄軍人措不及防,陷入慌亂和沮喪之中,士氣低下,避戰情緒普遍。
  2. 後勤補給倉促開始,補給線太長,不斷遭到烏軍特種部隊的襲擾,前線吃穿、彈藥都不足。
  3. 俄軍通訊裝備落後,一舉一動都在美國掌控之下,所以俄軍才會在二個月內陣亡了七個將軍。
  4. 俄軍平時缺乏認真訓練,空軍和步兵之間沒有協同能力。尤其是無人機的使用上,俄軍沒有充分發揮自己無人機的功效,也沒有採取有效措施干擾、擊落烏軍無人機。所以俄軍空中優勢沒有能轉換成戰果。

但我們不能指望俄軍會一直被上述情況困擾。

俄国人一向有在大事上吊儿郎当不当回事的传统,就算吃了大亏,死个万八千的也不当回事。但俄国人第一不会被最初的挫折吓倒,第二他们会从失败中吸取经验。苏德战争爆发的前五个月,苏军一败涂地,损失了700万军队、24000辆坦克和16000架飞机。但苏军越战越勇,越打越聪明,最后在斯大林格勒彻底扭转了战局。

經過开战后二個月的适应期,俄軍有可能已经像当初的苏军一样学乖了。

在士气上,全世界都知道,如果俄国输掉这场战争,俄國將不再是幾百年以來世界所知道的俄國。所以俄軍人明白,不論最初發動戰爭是對是錯,現在他們已經騎虎難下,是在為俄國的生存而戰。最初的驚詫已經過去,現在俄軍在投入戰鬥之前就已經知道自己要面對一場硬戰,有了精神準備。俄軍在烏克蘭的慘重損失(一到二萬人陣亡)也可能成為激勵俄軍官兵同仇敵愾的因素。經過新一輪洗腦,俄軍士氣從基輔戰役時的低谷有所提振是必然的。

俄軍補給能力不足是系統性問題,不可能在二個月內完美無缺,但俄軍已經意識到這是基輔戰役失敗的主要原因,他們肯定要試圖改善。況且因為頓巴斯和俄國接壤,補給線不長,且一馬平川,沒有基輔地區那麼多的的森林,又有親俄民兵的協助。這些因素都增加了烏軍特種部隊襲擾俄軍補給線的難度。

烏軍向頓巴斯地區增援的補給線則相當長,俄軍一定會、已經在優先打擊這條補給線。在沒有空優的情況下,如何以最小的損失將西方援助的有限的武器運送到烏東地區,對烏軍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俄軍會加大無人機的偵察行動。這會嚴重威脅烏軍的補給線。迄今為止烏軍擅長的小部隊攜帶反坦克導彈獵殺俄軍裝甲的戰術能否繼續下去也是一個問號。

俄軍通訊能力能否改善,并防止烏軍、美軍的破譯,還有待觀察。這是電子工業發達的中國最可能幫助俄軍的地方。第一,中國沒有援助俄國武器,就算西方知道了也不是最壞的情況;第二,通訊是俄軍的短板,在通訊上的改進對俄軍戰力的提升最大。我猜此時此刻華為的工廠正在加班加點趕工通訊設備。

現在西方軍屆、情報界一致認為,烏東戰役將以與基輔戰役完全不同的方式展開,不再是巷戰加游擊戰,而是傳統方式的大規模步兵、坦克的對戰。在這種戰法上,沒有空優、缺乏重武器、缺乏大部隊大規模作戰經驗的烏軍有很大的劣勢。

另外,澤連斯基藉助自己在西方世界的“當今丘吉爾”的聲望,不斷索要軍援,索要武器的價碼越來越高,而且給多少都不謝,都喊不夠。已有媒體洩露出美國政府的擔憂:“烏克蘭是一個無底洞,我們對援助武器的去向完全沒有掌握。” 同時,美國多種武器的庫存已經低於戰備需求,威脅到美軍應對中國武力犯臺的能力。因為美國多年來一直進行的從大規模工業生產到高技術產業的轉型,美國已經沒有足夠的工人,庫存幾年內都緩不過來。這些因素會不會導致西方在烏克蘭最需要武器的時刻對其限制武器援助,還有待觀察。

烏克蘭會贏得烏東戰役的勝利

前面我羅列了一大堆事實,說明烏克蘭處境兇險。同時,沒有任何對烏方有利的事實流出。自俄軍啟動烏東戰役后,俄方取得進展的消息比基輔戰役時多,而烏方有所斬獲的消息則見少,只有“頂住了俄軍攻勢”一類的報道。

那麼我是如果預計烏克蘭會贏得勝利的呢?

在以前的一篇烏克蘭戰況深度解析中,我說:“在國際政治上,沒有說出的話往往比說出來的更重要。

哪一句重要的話沒有說出來?

如果俄軍贏得烏東勝利,克里米亞和烏東連接起來,俄軍下一步必然拿下奧德賽,烏克蘭將變成一個內陸國家。然後,普京會停下來嗎?

西方陣營已經把他當做戰犯要繩之以法,發誓在軍事上擊敗他。如果他此時停下來,就給了烏克蘭充裕的時間組建并由北約訓練一支強大的軍隊,再建立起強大的、自給自足的、建立在西方技術上的國防工業。一旦上述任務完成,烏克蘭就可以揮兵南下,收復包括克里米亞內的全部失土。

不要說是貪婪殘忍、意志堅定的普京,任何一個戰略家都不會如此半途而廢。他必然會在東南部站穩腳跟后北上,三面合擊拿下基輔,然後西進拿下烏克蘭全境。

俄軍如果在東南部獲勝,會像當初斯大林格勒戰役后的蘇軍那樣愈戰愈勇、漸入佳境,而烏軍則已經遭受重大打擊。俄軍拿下烏克蘭全境是可能的。

如果此時北約決定出兵干預,就面臨核大戰的危險。

如果北約聽任普京佔領烏克蘭全境,挾著得勝之師和國內百姓的崇拜和支持,面對跟自己不共戴天的北約和讓自己喘不過氣來的制裁,普京會安下心來好好過日子嗎?

要是有這個閒心,他2月份也不會發動這場戰爭。

屆時周邊的小國如摩爾多瓦、立陶宛、挪威、芬蘭面對進入狀態越戰越勇的俄軍和怯懦的北約,可能服軟。再加上親俄的匈牙利和法國(如果勒龐贏得選舉),歐洲的安全局勢就徹底潰爛了。

所以,烏東之戰的結局,關乎歐洲乃至全人類的安危。

現在回到剛才那個問題:哪一句重要的話沒有說出來?

如果此時烏軍憂心忡忡,團團轉沒有對策,澤連斯基會在說什麼?

"烏克蘭、歐洲乃至人類的存亡到了最後的關頭,北約必須立刻軍事介入!”

以美國情報的先進程度(以往二個月美國情報之準確已經毋容置疑),美國對烏東戰場俄軍的能力、意圖和烏軍的應對方案肯定有相當的了解。如果烏軍在團團轉沒有對策,北約此時會在做什麼?

第一,開動聲勢為軍事衝突升級做輿論準備,因為民主國家這麼大的事情老百姓必須同意。

第二,歐洲加快戰爭準備,大筆的武器訂單,大規模軍事演習,城市構築防空掩體,舉行平民防空演習,甚至征召預備役軍人。

第三,核力量進入高度戒備。

可這些都沒有發生。

澤連斯基一副胸有成竹的語氣:“烏克蘭軍隊之善戰,已經有目共睹,只要你們給我們武器,我們就一定能勝利。”

而美國對烏東戰勢則幾乎不致一評。沒有發出任何的警告,也沒有採取如何以前沒有採取的新措施。

即使你胸有成竹,你也不會在大戰分出勝負之前就得意洋洋。國際政治不是過家家。

我不知道烏軍在烏東大戰中有什麼對策。這只有美軍、烏軍高層知道。

但從這些沒有說的話、沒有做的事,我可以肯定,烏軍已經胸有成竹。

一旦俄軍在烏東再次損兵折將,伴隨著國際制裁讓自己越來越虛弱,俄軍近期再無力發動一場新的大型進攻。烏克蘭下一步可能會出兵收復克里米亞和頓巴斯。

不論乖乖退出上述二地求和,還是窮兵黷武死纏爛打,普京的個人結局都好不了。

以俄羅斯人的愚蠢和殘暴,以上帝懲罰它的意願,他們應該會選擇後者,直到俄羅斯民族油盡燈枯,退出世界舞台。

Most of my predictions came true!

  • In 2018, in my article “America: China Never Understands“, I predicted that the US would start to strangle China because it had concluded that China was a foe. Fulfilled.
  • In November 2018, after Trump introduced the first round of tariffs, Xi Jinping promised to buy large quantities of American goods. Trump boasted of “friendship with President Xi”. Everyone expected that the relationship would improve and the trade war would die down. I predicted that “The trade war will resume in three months.Fulfilled.
  • In my article “China’s Past and Future Twenty Years” published in October 2019, I predicted: “After ten to twenty years, the technological gap between China and the west would widen again to the level before China opened up.” The report “Sino-US Strategic Competition in Technology: Analysis and Prospects” published by th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nd Strategic Studies of Peking University on January 31, 2022 pointed out that after the decoupling of technolog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China was lagging behind in most strategic fields. Partially fulfilled.
  • In the same article I predicted that China’s economy would slowly decline, that China would gradually become another North Korea, and that the CCP’s grip on China would be stronger.
  • Before the 2020 U.S. election, I predicted that, after elected, Biden would be tougher to China than Trump, and that the U.S. economy would be stronger. Fulfilled.
  • After China imposed tariffs on a variety of Australian products in May 2020, I predicted that Australia was a proud nation, and she would not bow to coercions. Fulfilled.
  • In May 2020, COVID just broke out, the US and Europe were in a free fall, while China had stamped out the virus and started economic recovery. In my article “Democracy’s role in US’s fight against the pandemic“, I predicted that the US would come out of the pandemic and start strong economic recovery in a year’s time, while China would be stuck in the cycles of shutdowns and their economy would suffer badly. Fulfilled.
  • Before the September 2021 phone call between Biden and Xi before the Beijing Winter Olympics, European and American analysts predicted that Xi would invite Biden to attend the Olympics, and it would be difficult for Biden to refuse. I predict that the Biden team would privately tell Xi’s team not to mention it. Fulfilled.
  • I predict that Trump will not run in 2024, because all egoistic people are full of fears. He would be afraid of losing to Biden again. The strategy of GOP was to use Trump’s red neck supporters for as long as possible, and then ditch him on the last minute.
  • In my article “Will China ever overtake US” in July 2021, I predicted that China’s economy was unlikely to collapse, but the gap with the United States would become bigger and bigger.
  • On September 15, 2021, US, Britain and Australia announced the AUKUS military alliance. On the 30th, I said in my article “Australia: China’s Waterloo” that this agreement has enabled the United States to obtain a forward base with an area 14,000 times larger than Guam with strong industrial capabilities. This was the end of China’s Pacific ambitions.
  • At the end of 2021 and in January 2022, I wrote three articles: “China knows it is a trap, but she has to jump in“, “Are hypersonic weapons a blessing or a curse for China?” and “World war three had begun”, I predicted that the CCP’s provoking of an arms race in the field of cutting-edge weapons would burn through China’s precious and ever-dwindling cash reserves, which China needed to buy international influence. This would lead to China’s international influence to dwindle. It’s technology would fall further and further behind from the US. It would repeat the mistake of the Soviet Union to go bankrupt. I also predicted that the US would quickly catch up and surpass China on hypersonic weapons, and create counter measures.
  • In my article “History Pushed Putin onto the path Hitler once walked” on December 19 2021, I said, “Putin is highly likely to invade Ukraine.” On February 21, 2022, three days before Russia’s invasion, In my article “The CCP’s Ukrainian nightmare“, I concluded that Putin was to launch a large-scale invasion, based on the fact that all seven committee members of CCP disappeared for many days after Putin attended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the Beijing Winter Olympics. Fulfilled.
  • In my article “History Will Remember Today: February 24, 2022” on February 14, 2022, I predicted that China would support Russia in the war. Fulfilled.
  • In my article “Deep Analysis of the War in Ukraine” on February 27, 2022, I predicted almost everything that was to happen in the next two months.

全球獨家爆料:英國星光導彈的秘密

星光導彈是英國軍火巨頭Thales公司研製的便携式短程超音速防空導彈:

英國星光導彈

幾天前,英國援助烏克蘭的星光導彈成就了它實戰中第一次斬獲,擊落了一架俄軍米28攻擊直升機:

一架俄軍米28攻擊直升機被擊落
俄軍米28攻擊直升機

本來,我給自己的定位是有軍事知識的政評人,從來不針對某一款武器做節目。但這款導彈太獨樹一幟、特立獨行了,充滿了創新。全世界中英文的軍事刊物沒有一家知道它是如何工作的。於是我技癢了。

現有的各類防空導彈

在星光導彈問世之前,反飛機導彈只有二種制導方式:紅外制導和雷達制導。因爲紅外綫傳播距離有限,紅外制導導彈都是中短程。美軍AIM-9響尾蛇空對空導彈直徑13厘米,長3米,重85公斤,射程35公里:

AIM-9響尾蛇空對空導彈

美軍雷達制導的AIM-54鳳凰空對空導彈直徑38厘米,長4米,重470公斤,射程195公里:

AIM-54鳳凰空對空導彈

單兵肩扛式導彈必須將重量限制在25公斤以内,因爲這是大多數士兵都能夠操作的重量上限,否則班裏只有有人高馬大的彼得才能操作,他要是傷病陣亡了,班裏就沒人用得了了。因爲這個重量的限制,導彈的直徑15厘米是上限,這個尺寸不可能放進一個雷達,所以在星光導彈問世之前,當兵肩扛式防空導彈只有紅外制導。最著名、最戰功卓著的是美國的FIM-95毒刺:

FIM-95毒刺

但紅外綫制導的導彈易受飛機發射的誘餌彈的干擾:

誘餌彈散發的紅外綫比飛機大得多,導彈往往會追逐誘餌而錯過敵機。

AGM-114地獄火空對地導彈是激光制導,一隻激光光束必須恆定地照射在目標上,導彈追逐激光的反射而命中目標。但激光制導不適合用於飛機,因爲飛機飛得太快,又可能做各種機動,地面上的射手很難保證那束激光一直照在飛機上。

星光導彈的設計理念

單兵肩扛式防空導彈用於攻擊目視範圍内的敵機。在目視範圍内内,人眼、人腦辨識真假目標的能力任何導彈都望塵莫及。如果導彈能由操作員指定目標,那麽誘餌彈就不再是問題。

這是星光導彈設計師的的最初的初衷。

其實,操作員制導的方式早就大量用於光纖制導的反坦克導彈上。最初大量使用的70年代的蘇製AT-1:

蘇聯AT-1光纖制導反坦克導彈

導彈向前飛行,後面脫著一根纖細的光纖,光纖的另一端鏈接在一個類似下圖的操縱桿上(下圖不是AT-1所用的操縱桿,只是類似):

和蘇製AT-1光纖制導反坦克導彈的操作杆相似

如下圖所示,操作員從目鏡裏看見敵軍坦克和向前飛行的導彈的尾部的噴火。在左下圖,導彈噴火出現在目標右上方,於是操作員向左下方扳動操縱桿,導彈就會向左下方飛行,儅噴火和目標重合時,操作員將操縱桿回中,導彈恢復向前飛行,此時人眼、導彈、目標三點成一綫。

蘇製AT-1光纖制導反坦克導彈的操作員目鏡裏面的形象

這種制導方式所依賴的是人眼和人腦,是不會受到誘餌彈欺騙的。但光纖制導只適合攻擊慢速行駛的車輛,偶爾也有成功擊落懸停或慢速飛行的直升機的案例,但不適合攻擊高速、大過載機動的固定翼戰機,因爲第一,儅導彈大過載機動時,會甩斷後面的光纖;第二,幾百米以外的坦克開得再快,在目鏡裏也幾乎是靜止的,這時人只需要慢慢將導彈噴火移動到和坦克重合。儅飛機高速機動時,操作員要想讓導彈噴火和飛機重合非常困難。就算一個反應極其機敏的人能夠讓導彈的噴火一直和敵機重合,導彈也不可能打到飛機,因爲它必須要取提前量:

打飛機必須取提前量

人眼、人腦分辨真假目標的能力最好,但要計算提前量就不行了,而計算機只要算法正確就可以瞬間計算出最佳的提前量。

星光導彈以極其創造力的方式,將現有紅外制導導彈和光纖制導導彈融合,取二者的長處,去二者的短處:

  1. 它保持了光纖制導導彈的長處:它由人指定目標,不會被誘餌彈欺騙。
  2. 它以無綫方式向導彈傳遞指令,不需要拖曳光纖。
  3. 它由導彈内部的微型計算機來計算提前量。

星光的結構

星光的結構

星光的後半部是火箭發動機,前半部是三支鎢合金飛鏢,每隻僅2厘米粗,四十厘米長,900克重,沒有火箭推進裝置,完全靠慣性飛行。裝450克炸藥,鎢合金外殼内部划網格細縫,以便爆炸后形成均匀碎片。擊中飛機后穿透進機體内部再爆炸,以保證最大破壞效果。導彈發射后,火箭發動機將上圖中整個結構加速到超音速四倍,然後三隻飛鏢脫離主體,間距1.5米,各自靠慣性飛行。

星光奇妙的制導方式

在星光的目鏡裏,操作員看到的圖像和光纖制導反坦克導彈的操作員看到的類似:

星光制導設備目鏡所見

這個圖像和光纖制導反坦克導彈的有二個不同:

  1. 有三枚導彈。
  2. 操作員不需要用操縱桿控制導彈的方向。他只需要做一件事:始終讓十字綫中心落在敵機上。

不是說那三枚飛鏢沒有火箭推進裝置嗎?怎麽目鏡裏還能看見三枚飛鏢的噴火?這是飛鏢的尾部特意發出的光,而且三枚飛鏢尾部發出的光不同。操作員肩扛的、包括目鏡在内的制導裝置就能在圖像中辨識出每一枚飛鏢的位置。

肩扛的制導裝置内的計算機將上面的圖像劃分成網格:

此時此刻,

  • 第一枚飛鏢在第6行第3個網格裏。
  • 第二枚在第6行第2個網格裏。
  • 第三枚在第7行第3個網格裏。

上述所有信息用6個數字就可以表達:6,3,6,2,7,3。

實際上這個網格划得比我的示意圖要細得多。具體劃分成幾行几列我不知道,應該是100以上。如果那三枚飛鏢能夠接收到這6個數字,它們就能非常準確地知道自己和敵機的相對位置(傳送的數字不包括敵機位置,因爲敵機位置永遠在十字綫中心),知道自己應該朝哪個方向運動。

肩扛的制導裝置每秒幾百次把不斷變化的這6個數字傳輸給飛鏢,飛鏢裏面的計算機做如下的運算:

  1. 我先向敵機方向機動。
  2. 如果下一次傳來的數字告訴我,我和敵機的距離更近了,而且接近的速度恰好,這就説明我向敵機方向的機動過載正合適。
  3. 如果下一次傳來的數字告訴我,我和敵機的距離更遠了,説明我剛才的機動過載不夠,敵機正在逃逸,我就加大過載量。
  4. 如果下一次傳來的數字告訴我,我接近敵機的速度太快,有可能冲過頭,我就降低過載程度。

如果飛鏢在大過載右轉,但敵機和飛鏢之間的距離沒有變化,就説明敵機也在大過載右轉。所以,飛鏢計算機可以通過自己的運動方向和過載、敵我之間相對位置的變化,推算出敵機的運動方向和過載。

推算出了敵機的運動方向和過載,飛鏢就知道如何計算提前量。

如果敵機在向右直綫飛行,飛鏢的最佳運動方向是這個:

如果敵機在向上方轉彎,那麽飛鏢的最佳運動方向就是這個:

看到這裏,你應該明白了:星光這個設計,是集中了光纖制導反坦克導彈和紅外制導反飛機導彈的優點,而摒棄了二者的缺點:

  1. 星光通過操作員將目鏡十字綫放到敵機上來向飛鏢指示目標。這樣,敵機發射的誘餌就無法欺騙星光了。這是光纖制導反坦克導彈的優點,避免了紅外制導導彈的缺點。
  2. 光纖制導反坦克導彈是由操作員的手來操縱的,而星光則是由肩扛制導裝置告訴飛鏢它和敵機之間的相對位置,由飛鏢的計算機來計算運動方向和提前量,這是紅外制導導彈的優點。
  3. 星光不使用光纖,避免了光纖制導導彈的缺點。

那麽,不用光纖,如何將那二個數字高頻率地傳送給飛鏢呢?

星光飛鏢和肩扛制導裝置之間的通訊

你知道收音機是怎麽接收到廣播電臺的播音的嗎?有一個信號轉換過程叫“調製”,就是把有用的數據轉換成高頻無綫電信號:

在上圖中,信號頻率的變化傳遞了數據,就好像老式電報所使用的莫爾斯碼通過發報員按鍵的長短變化傳遞字母一樣。

接收一方找出信號中頻率的變化,從而得到被傳遞的數據,這個過程叫“解調”。

調製-解調技術太普通了,有無數芯片可以做。但戰場上各種電磁信號混雜,敵人還可能進行電子戰,完全壓制無綫電信號,所以星光沒有使用無綫電作爲信號的載體。肩扛的制導裝置向飛鏢發射寬幅的二種波段的激光,激光以高頻通斷的方式傳遞數據,飛鏢的尾部有激光傳感器,接收到信號后再解調,就得到了上面的6個數字。采用二種波段是加大可靠性,一個波段被塵霧過濾了,另一個還能通過。

讀到這裡,你已經驚嘆星光的設計師的想像力和創造力了吧?

別急,更奇妙的還在後面。

星光奇妙的機動方式

本文前面列出的所有其他導彈,都有一前一後兩套彈翼,每套都是彼此垂直的四片,其中一套固定,與彈體主軸方向一致,起到穩定導流作用,另一套可以轉動,對面的兩片是互聯的。

在下圖中,導彈在向我們迎面飛來:

一般導彈的四片機動彈翼

在上圖中,上下兩片彈翼轉動,會導致導彈左右轉向;左右兩片彈翼轉動,會導致導彈上下轉向。在計算機控制下,兩對彈翼分別轉動不同的角度,導彈就可以向任何方向做出幅度不同的轉向。在彈體内部有兩臺彼此獨立的電機,分別用來驅動上下、左右兩對彈翼的轉動。

但星光的飛鏢的直徑只有二厘米,外殼還必須足夠厚,否則破片破壞力不夠,又要裝足夠炸藥,内部如果要同時裝兩部用來控制彼此垂直的兩對彈翼的電機,每個電機就只有黃豆大小,輸出力不可能控制彈翼進行好幾個G的過載。

這時,設計師鬼斧神工的創造力就登場了。

在星光照片上,我畫了一個紅色的箭頭,指向飛鏢前部和後部之間的縫隙:

飛鏢的彈頭和主體

那條縫將飛鏢分成二部分:前面的是可以旋轉的彈頭,後面的是不旋轉的主體,彈頭和主體之間由摩擦力極小的軸承連接。主體尾部有和其他導彈一樣的固定的彼此垂直的四片彈翼,彈頭則只有二片鴨翼,也是固定在彈頭上的,而且方向與飛鏢中心軸綫不一致,二片鴨翼的偏向大概一致,但有細微的差異:

星光可旋轉的彈頭

如果彈頭不能旋轉,和主體固定接合,那麽這枚飛鏢打出去后,偏向的鴨翼會導致飛鏢一直向左轉彎,一圈圈地繞圈。但因爲那兩片鴨翼的偏轉角度略有不同,氣流對兩片鴨翼的阻力是不同的,在幾倍音速的氣流作用下,彈頭就會高速旋轉,就好像一隻風車。因爲彈頭高速旋轉,鴨翼對飛鏢施加的力的方向每一微秒都在改變。彈頭在几毫秒内轉一圈,在這几毫秒内,飛鏢在各個方向上都受到了同樣的轉向力,彼此互相抵消,飛鏢就會沿直綫向前飛行。

圖中,如果計算機決定彈頭需要向轉向,一個刹車裝置會等彈頭轉到上圖位置時給彈頭刹住。傾斜的鴨翼就會持續將彈頭推向面。儅計算機決定轉向完畢時,只需提起刹車,高速氣流就會重新讓彈頭高速旋轉,於是飛鏢不再轉向,直綫前進。

如果計算機決定彈頭需要向轉向,刹車裝置會在彈頭轉到圖的位置時給彈頭刹車。傾斜的鴨翼就會持續將彈頭推向面。

儅飛鏢需要右轉時

同樣原理,如果需要飛鏢向或者向轉向,刹車裝置會等彈頭轉到下圖位置時刹車。如果此時是向轉向,彈頭轉180度后刹車,則會導致飛鏢向轉向。

儅飛鏢需要右轉時

這樣一來,不需要二台準確的步進電機,只需一個只有開、関兩個狀態的刹車裝置,就可以控制飛鏢在三維空間裏靈活機動。

鬼斧神工的創造力!

總結

看到這裏,你或許明白了星光導彈爲什麽無法避免其唯一的弱點:飛鏢沒有近炸引信,只能撞擊引爆。設計師的思路是這樣的:

  1. 我要用人眼、人腦來給導彈指引目標,所以導彈不需要向前看的、追蹤敵機的傳感器。
  2. 因為導彈沒有向前看的、追蹤敵機的傳感器,只有向後看的傳感器,來接收肩扛制導裝置發射的數據,所以導彈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接近敵機。即使導彈和敵機在目鏡裏面重合,制導裝置和導彈仍然不知道此時導彈離飛機有多遠,因爲目鏡裏面的圖形是二維的,不是三維的。所以導彈無法近炸。
  3. 因爲導彈無法近炸,只能撞擊,它的命中率就比近炸要低,所以設計師才會把一枚導彈分成三枚,來增大發生撞擊的幾率。
  4. 因爲導彈分成三枚,每枚的直徑就非常小,無法内置控制彈翼的電機,設計師才會用兩片傾斜但傾斜度不一樣的鴨翼導致彈頭高速旋轉,然後用一隻微型刹車將彈頭固定于不同位置,來控制飛鏢方向。如果設計師沒有想出這最後一招,星光導彈就不可能達到設計目的,前面的所有創造力都沒有用。

只要飛機在操作員視綫範圍内,操作員在高分辨率、放大好幾倍、具有高級光學防抖功能的目鏡内用十字準綫對准敵機就毫無困難,即使敵機在七千米之外做九個G的機動 —— 這是戰機所能做的最大過載 —— 飛鏢仍然能夠追上它。

烏克蘭的俄軍飛行員又多了一個做噩夢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