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台建交指日可待

蔡英文在接見來訪的美國副國務卿克拉克時說:“台灣有決心邁出關鍵一步”。雙方心照不宣,但外人只有猜測這“關鍵一步”指的是什麽。可能的選項有三個:

  1. 美台首腦互訪;
  2. 台灣加入聯合國;
  3. 美台建交。

前兩項台灣一直在努力,不存在敢不敢做的問題,但第三條則等同于台灣獨立,中共將無處可退,很可能動武。所以即便美國打算和台灣建交,台灣敢不敢還是一個問題。於是蔡就明白無誤地向美國交了底。

美國此時選擇和台灣建交並不是爲了賭氣、惡心中共。他有深遠的謀略。

台灣是中美交惡的原因

過去二十年,美國容忍中國每年從美國賺取几千億美元,通過强制技術轉讓大肆獲取美國技術,因爲他希望中國富起來后會走向民主。與此同時,中共卻全力以赴地在美國背後捅刀,用從美國掙來的美元和從美國學、偷來的技術,發展用來打美國的武器,在國際上扶植伊朗、敘利亞、塔利班等反美勢力,補貼自己的企業去碾壓美國企業。但中共這樣做并不完全是神經病,因爲中共把收回台灣作爲自己的首要歷史使命,而1991年臺海危機時美國派出二個航母戰鬥群,挫敗了中共拿下台灣離島的計劃,這讓中共徹底明白,美國不會允許中共收回台灣。所以,中共把美國當作自己的敵人是合情合理的,這個戰略認知沒有問題,問題出在在戰術層面上,就是如何最大限度地欺騙、麻痹這個比自己强大得多的敵人,從他那裏獲得最大的好處,直到自己的實力大到可以不怕他干涉而武統台灣的程度。小學畢業的紅衛兵的上臺,是中共經過三代人徹底洗腦和逆向淘汰的結果。他迅速暴露了中共對美國的戰略性敵意,使美國徹底覺醒。

美日絕不可能容忍中共武統台灣。儅台灣是美國的盟友時,在台灣山頂部署的長程預警雷達將中國南方所有軍事行動盡收眼底,台灣控制著中國商船、軍艦、潛艇進入太平洋的航道,中共的軍力永遠無法越過台灣前出太平洋。一旦中共占領台灣,台灣就成了中共進軍太平洋的前進基地,日本和中東之間的石油運輸將被徹底截斷,日本將不得不臣服于中國。中共在中國人中的威望將大幅提高,中國的威權主義和民族主義將大幅膨脹,侵略性更高。那時關島甚至夏威夷將成爲美國防綫的前沿,美國本土也將感受到備戰的緊張氣氛。

美國丟失台灣后所付出的代價將是守住台灣的百倍。

維持現狀對美國極爲不利

因爲美國不可能放棄台灣,所以過去70年以來,美國一直試圖維持臺海的現狀,因爲那時中國是敵是友對美國來説尚不清晰。但現在美國已經徹底明白了中共對他的刻骨銘心的仇恨,於是美國意識到,從長而計,維持現狀對美國極爲不利。中國的國力會持續增加,台灣彈丸之地,憑藉自己的力量永遠不可能挫敗中國的威脅,所以美國將永遠不得不維持昂貴的軍備競賽,把自己綁在台灣海峽這個火藥桶上。二十年之後,美國保衛台灣的代價或令美國無法承受。

第一次海灣戰爭后,美國炮製出薩達姆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謊言,一方面對薩達姆發出“不讓我們檢查就開戰”的威脅,一方面又讓和薩達姆關係好的法國總統希拉克去告訴他:“美國在吹牛皮。你堅持不讓步,他不敢怎麽樣。” 於是薩達姆不讓步,美國就發動了第二次海灣戰爭。美國這樣做,就是因爲薩達姆的幾十萬精銳的共和國衛隊和幾千輛坦克部署在伊科邊界,爲此美國不得不長期在科威特維持一隻强大的軍隊,美國不想無限期這樣拖下去。

現在美國和當年處在同一個無限期的困局之中。美國從來都不是一個短視的、過一天算一天的民族。他絕不會接受這種壓力越來越大,自己卻無計可施,只有硬著頭皮挺下去的困局。

所以此時此刻,美國的精英階層肯定在想,采取怎樣的一個果敢的、決定性的行動,能夠一勞永逸地解決這個難題,讓自己從台灣海峽這個困境裏面脫出身來?

答案:台灣獨立!

現在中美軍事實力的差距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大。以下幾個例子供你一葉知秋:

  • 以色列的美製F35隱形戰機炸毀了俄羅斯最先進的號稱具有反隱形飛機能力的防空雷達和導彈。
  • 中國的軍事技術比俄羅斯落後一代。
  • 中國派出王牌飛行員駕駛殲11戰機(防蘇30)去和土耳其的F4鬼怪式戰鬥機進行空戰演練,被全部擊落(火控雷達鎖定即判定為擊落)。F4是美軍越戰時的戰機,其下一代戰機F15也已經被淘汰,現役的三代戰機是F16和F18。美國三代戰機與四代隱形戰機F22的空戰演練中被擊落二十多架,F22無一損失。所以中美空軍實際上差了三代。中美在海軍上的差距也差不多。

朝鮮戰爭時,中美不論在地上還是空中都可以大規模對戰,只不過對陣美軍一個團,共軍需要一個師,但人數是可以彌補技術上的差距的。當時米格機所采取的策略主要是偷襲,偷襲不成就跑,但中國飛行員還是打下過美軍的王牌飛行員。但時至今日,中美不論是在陸地、海洋還是空中開戰,共軍都將遭受毀滅性的打擊,而且沒有人死前能看見美軍的人或裝備長什麽樣子。兩次海灣戰爭中絕大多數陣亡的伊拉克人都沒見過美國人長什麽樣子,而現在中美之間的差距遠大於那時美伊之間的差距。如果中共全規模武力犯台,共軍會有數萬人陣亡,損失大半海空軍,而美軍的人員損失可能在二位數。

一旦美台建交,日本、印度、捷克、瑞典等囯可能最先跟進,然後是澳洲、新西蘭,然後是歐洲其他國家。台灣被國際社會接納的速度將是開始慢,越來越快,最後雪崩式全面承認。

中共不論是鋌而走險大打出手,還是打落門牙和血吞,最終的結局,都將是徹底接受台灣獨立。

到那時,中共最大可能是被國人唾棄而土崩瓦解。如果它能挺過來,他必定會在宣傳上180度大轉彎,開動那台人類歷史上從未見過的高效、徹底的洗腦機器,迅速讓中國人徹底忘記解放台灣的想法。兩國之間會迅速變成友邦。

到了那一天,如果中共倒臺了,正如我在《中国过去和未来的二十年》一文裏面預計,中國會進入一個永不結束的千年盛世。但就算是中共繼續執政,由於中美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就不存在了,中共很可能最終睜開眼,發現靠以前那種處處坑矇拐騙耍流氓的做法實在混不下去了。看看人家越南,雖然是一黨專制,但遵守國際規則,照樣混得很好。如果漸入那條軌道,中國仍然可能慢慢進入一個與世界和諧共處的良性循環。

所以,在我看來,美台建交是一個唯一可能發生的、必然發生的、必須發生的事件。

美軍U2闖禁飛區: 機型選擇大有講究!

中国解放军目前在渤海、黄海及海南岛东南部海域举行军事演习及实弹射击演练。昨天,8月25日,美国一架U-2高空侦察机闯入中國实弹演习禁飞区。U2是1955年服役的65年的老古董,在1960年就被蘇聯導彈擊落過,看來又多次被中國擊落。昨天美國選擇這款老爺機闖中方演習禁飛區,裡面的信息量很大。

U2

美軍沒有派以往多次沿中國海岸線偵查的E-8C, RC-135等偵察機來闖禁飛區。

E-8C

RC-135

以往這些飛行雖然離中國海岸線極近,最近時離上海只有45公里,但還是在公海上空,雖然敵意滿滿,但在國際法上無可挑剔。如果中國擊落這些飛機,正好給了美國夢寐以求的開戰藉口。但闖軍演禁飛區則是另一回事。上述機型飛行高度不比戰鬥機高,一旦闖入禁飛區,就是被中方軍機擊落,中方也可以聲稱戰鬥機飛行員將美機誤認為靶機而擊落。人家在靶場打靶,你忽然衝進槍、靶之間,打死活該,美方無法獲得堂而皇之的開展藉口。

凡事深思熟慮的美國人自然不會做這樣的傻事。

那美軍只是想避免損失嗎? 那他們為什麼沒有派”雙三”的SR-71來?

SR-71

此機可在三萬公尺以上以超過三倍音速飛行,自1966年服役以來,在全球所有敵對國家上空執行無數次偵察任務,從未被擊落。如果昨天美國派了SR-71去穿過禁飛區,反正中國軍隊也打不下來,也就沒人會嘲笑他們窩囊。

但美軍就是想惡心你。

美軍也沒有派它的先進的無人偵察機,比如去年被伊朗打下來的2.2億美元一架的RQ-4A全球鷹。

RQ-4

在過去幾個月對中國海岸線的多次抵近偵察中,美國一次都沒有派無人機。這是因為,如果伊朗打下全球鷹美國都能忍,核大國中國打下一架,美國斷無大打出手的理由。所以中國非常可能把美國的無人機打下來,而美國肯定不會以軍事行動來反擊。這樣一來,中共對內對外都揚眉吐氣,大大得分。

美國絕不會做這種賠了夫人又折兵的事。

所以美國派了一架在二萬三千米上慢吞吞地飛的老爺機去惡心你。中方的殲十一最高只能飛一萬六千米,它無法去為難U2,也不存在把U2誤認為靶機的可能。中國只有一種擊落U2的手段,那就是發射雷達導引的長程飛彈。一旦U2被擊落,那將毫無疑問是中方故意擊落,美軍夢寐以求的中方先開第一槍的情況就出現了,美軍就可以打一場速戰速決的中小規模的戰爭。正如我在《全面揭示美國的南海戰略》一文中所說,這樣一場中小型戰爭對美國來說將是一個一石九鳥的大賺特賺的買賣。

而如果中國忍了不打,那中國就被羞辱了。1966年你的軍力是全世界第20時都有能力有膽量把它打下來,現在你厲害國了,卻不敢打了?

俗話說,忍字頭上一把刀。美國會不斷地得寸進尺,給鼻子上臉,中國這樣忍下去,還能忍多久?

不論中共打不打,什麼時候打,美國已經穩处不敗之地,把進退的主導權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裏。

這次U2的攪局,只不過是近幾個月中國所遭受的羞辱中最不重要的一個。我在《中共哪裏玩砸了?》一文中列舉了中共近期遭受的一長串嚴重挫敗。

中國人最愛說: “落後就要挨打。” 中國現在軍力是世界第三。美國的敵人裡面有世界第二的俄羅斯,第14的伊朗,還有第25的北韓,誰都沒有像中國這樣被美國堵在牆角不住地羞辱。

更不用說其他二百多个憑著自己的智慧、汗水安心吃飯,和与鄰為善踏踏實實過日子的國家。

落後不會挨打,落後而且人品級差都不一定挨打。只有人品差且气咻咻地要吞下太陽的人才會挨打。

中國是怎麼混到這個份上的,中國人該好好想想了。

中共哪裏玩砸了?

2020年是個多事之秋。一長串的壞消息讓中國人喘不過氣來:

  • 美國衛生部長正式訪台。台灣四月份的漢光演習是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的司令布萊爾在臺北坐鎮指揮。下一步:美軍軍艦停靠台港口,美軍顧問團進駐培訓臺軍。
  • 美國偵察機幾乎天天貼著中國海岸綫收集情報,美國和盟友日本、澳大利亞、印度在中國周邊和南海搞了無數次軍事演習。戰略轟炸機B1B和B2A反復沿中國東海防空識別圈對中國進行模擬攻擊。美國開始大規模生產中程導彈,並計劃將其部署在日本,中國大部分富庶地區包括北上廣都在射程之内,預警時間只有幾分鐘。對於美軍所有這些咄咄逼人的舉動,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一再向美方保證:“我們絕對不先開第一槍。”
  • 因爲美元用盡,中國的一帶一路已成過眼雲烟,撒出一萬多億美元,能收回的不超過10%。現在中國開始閙糧荒,就是因爲在一帶一路上把美元撒光,沒錢進口糧食。同時,日本經濟强勁,正在全面接管中國的一帶一路。中國最鐵桿的國家緬甸將新港口和發電廠交給日本建造。新加坡智庫調查:在中國一帶一路沿綫國家,老百姓對中國不滿程度高達61%。對日本滿意度高達64%。
  • 日本國防部長說:日本在中美衝突之中必須站在美國一邊,誰在南海興風作浪,誰就要付出高昂的代價。
  • 日本首相即將和印度總理協商軍事合作,日本希望在印度安達曼群島駐軍。所有進入馬六甲的船隻,包括中國的大多數進口戰略物資,必須經過安達曼群島。
  • 大批外資撤出中國,轉戰越南、印度。越南抓獲第一批從廣西偷渡去找工作的中國人。
  • 俄羅斯將中國早已付錢訂購的S400防空導彈轉交印度。
  • 華爲遭芯片斷供,麒麟芯片成絕版。全世界大多數國家將華爲掃地出門。
  • 明年年底前中國所有在美國股市上市企業面臨下市。
  • 美國正在著手準備將中國銀行踢出美元結算體系。
  • 紅二代、中央黨校教授蔡霞指責中共是黑社會,應該退出歷史舞臺。她是研究體制、維護體制的人,中央領導很多都被她教過,她宣佈體制非法,對中共傷害極大。

即使是最自信的小粉紅、自乾五,也不得不承認,中共這次玩砸了。

哪裏砸了?

最近,龍永圖,當年負責中國加入世貿組織談判的技術官僚,對中國目前的困境給出了自己的解釋,基本上還是圍繞著“中國發展太快,過早放棄韜光養晦,美國感到威脅”這個路子。龍應該是體制内最開明的一派了,又屬退休元老,更敢於說話的,他的見解和事實完全不着邊,可見諾大中國,真是都在夢中。

這裏我給大家講個故事。

老趙年輕時三進宮,是衡陽有名的混混。後來攀上政府高官,開了一個類似“天上人間”的高級會所,發了大財。後來風向變了,會所關門,老趙已將幾億美金轉到美國,全家人移民,在全美最有名的富人區之一買了一棟大宅,進軍當地房地產、娛樂葉,希望融入當地上流社會。這個小區絕大多數是上流社會的白人。老趙頻繁給當地政客捐款,在自己的豪宅頻繁舉行奢侈的晚會,邀請明星、政客助興,名樂隊伴奏,把遠近鄰居都請來。他雖然英語蹩脚,但學得卻快,而且健談,迅速在鄰里街坊建立起知名度,每次出去散步時沿途不斷有人跟他熱情地打招呼。老趙和國内朋友縂是自豪地誇耀自己這個區有多少著名企業家、演員、藝術家。

這個區有個中學,雖然不大,其橄欖球隊在全美校隊裏面享有盛名,從這個校隊裏出了好幾個明星。老趙的兒子非常喜歡橄欖球,在候補隊裏呆了一年了,一直無法轉正。球隊教練是個退休的美國海軍上校,也住在這個區,以前也曾來過老趙舉辦的豪華晚會,對中國文化頗感興趣,和他聊得很好。老趙於是邀請他一家來吃飯。臨走前老頭最後一個出門,老張遞給他一個牛皮紙袋,說“我兒子想進你的球隊,你看看可不可以通融一下?” 老頭一臉詫異,打開紙袋一看,裏面是厚厚的一捆百元美鈔,應該有二三萬。老頭的臉紅了,不知是尷尬還是生氣,把紙袋放在門口桌子上,看著老趙半天説不出話,最後撂下一句:“This is not how things work here (這不是這裏做事的辦法)”。

從此老頭把老趙拉黑了,見面時老頭禮貌地說沒時間,電話不接,短信不回。老趙火大,在家裏說:“這老混蛋肯定是嫌錢少!真特麽黑!” 老趙和他説不上話了,就讓兒子給老頭帶話,“我爸爸說,價格可以商量,你說個數,他不會還價的。” 結果兒子被從候補隊除名了。

老趙什麽市面沒見過,不論黑道白道,用刀子和銀子沒有搞不定的人,這次卻接連碰了兩個軟釘子,火冒三丈。他來美后進軍當地娛樂業,也是往熟悉的方向走,就是夜總會和酒吧,表面上都是合法的,細節上縂難免有灰色地帶。比如客人喝醉了鬧事,如果你自己沒有背景,或者你不知道他是什麽來歷,你的保安把他扔到街上去,回頭就有人朝你的門臉開槍扔汽油彈。所以老張和當地黑社會肯定是有聯係的。於是,一天半夜,兩顆子彈擊穿了球隊教練家的窗戶。雖然無人傷亡,此事在富人區引起軒然大波。這個區離喧囂的大城市有二十多公里,治安一向極好。不久老頭子的愛車停在家門口,又在半夜被燒毀。警方在小區挨家挨戶敲門問綫索。老趙家也被敲過,但警察也只是問了和其他住戶一樣的問題,沒有表現出對老趙的任何懷疑。老趙跟老婆得意地說:“哼!老東西!跟我斗!我見過多大市面?弄死你你都不知道誰弄的!”

然而,兒子還是進不了球隊,而且不久老趙發現,社區裏面那些好交際的人家,以前有拍拖必然要請他的,現在開始有人不請他了。散步時遇到一些以前縂和他熱情打招呼的人,現在開始有人轉頭假裝沒看見他。

有一家也是華人,和老趙家很親密的,有一次聊起最近社區裏發生的這件大事,對老趙說:

“這老頭很倔的,他的太太的好朋友一家和他們家關係極好,她的孩子也想進這個球隊,老頭就是不讓,但大家還是好朋友。”

“你看後面那條街上占地最大的那家,老頭是某鉄礦的董事長,幾個兒子都是股東,前幾年兒子們嫌他在公司運作上太專斷,聯合把他告了,而且告贏了,從此老頭把實權都交給他的兒子們了。但父子關係還是好得很,一邊打著官司一邊還每周來探望他,在後院一起打網球。”

“還有漢克和强尼,你認識的。在你的拍拖上縂在一起聊潛水的那兩家。他們都開軟件公司的。有一次强尼競標一個大單,最後其他競標的都出局了,客戶說强尼肯定中標了,就等總公司的老縂來就可以簽協議了。强尼爲了趕進度,并購了一家專門做這種軟件的小公司。結果總公司老總來了,漢克的公司中標了,强尼的公司差點破產。以後兩人還是在一快潛水,還經常拿此事開玩笑,你沒聽見漢克說,非常感謝强尼在深海潛水時不関自己的氣瓶?”

“在這裏的上流社會,大家有不同意見、有利益衝突時,都是講道理,就事論事,這件事上咱們打官司,其他事情上咱們繼續做朋友。這和咱們中國不一樣。在咱們中國,兩個人一旦有利益衝突,就翻臉了,一旦翻臉,就是敵人,就不擇手段地整你。”

鄰居這翻苦口婆心,話中有話,老張聽了,但沒聼進去。後來他在某大型購物中心開了一家大型超市,爲了把對手超市擠出這個購物中心,他向該購物中心的物業經理行賄,讓他在對手超市合同期滿時不續約。這次對方欣然接受。對手超市的老闆是越南人,也懂得桌子下交易的,在合同期滿時給了物業經理一把鑰匙,是一套高尚小區的公寓,結果他續簽了。老趙也不是白給的,愣是顧私家偵探查出了這套公寓的門牌號,最後物業經理被購物中心開除並起訴,警方在他家搜查時發現了一個U盤,原來物業經理爲了自保,把收受賄賂的過程都秘密錄像了,老趙當初行賄也在其列。老趙被判緩刑六個月,罰款五萬美元。消息傳到這個富人區,再沒有人和他來往了。他再花多少錢請多少明星明樂隊來開拍拖,也無人來。就連那家苦口婆心地勸他的華人,和他也不再來往。老趙家人整日面對鄰居的冷臉,渾身不自在,不得不搬出了這個富人區。

老趙説起被這個富人區排擠出去的原因,縂說是這個區絕大多數都是白人,自己是中國人,卻是這個區裏最富的,於是那些白人見不得華人比他們富。

你同意老趙的看法嗎?

如果你明白老趙是如何被這個富人區排擠出去的,你就會明白中國是如何混到如今這個地步。這和誰更有錢誰更强大沒有半毛錢關係。

戰後美國一支獨大,它是世界上唯一可以生產質高價廉的汽車的國家。日本、歐洲崛起之後,不僅將美國的汽車擠出了世界上許多地區,就連在美國本土的市場都大爲縮水。日歐在其他行業上也都對美國的工業造成了嚴重的衝擊。然而美國不僅沒有去打壓日歐的汽車工業,反而對日歐汽車打開國内市場。至今美國對歐洲汽車進口徵稅2.5%,而歐洲對美國汽車徵稅10%!

因爲美、日、歐都像漢克和强尼,大家公平競爭,互惠共贏,相得益彰。

美國把中國定爲敵人,不是因爲中國富有强大,而是因爲它縂像老趙那樣。縂做文明社會不齒的事。

比如在南海。我在《南海: 新朝廷自加于身的诅咒》一文裏列舉衆所周知的史料,證明中國對南海的主權聲索一點不比其他國家(比如菲律賓、越南)的更有理。南海諸島現在是無主的,所以任何人都有聲索的權利。然而只有中國不談判,仗著自己軍力强大,出動軍隊强占,一寸土地都不留給別人。習近平訪美時信誓旦旦地承諾奧巴馬,對占領的島礁不軍事化。習近平回國后不久就在島礁上建雷達放導彈。中共以爲全世界都是這樣恃强凌弱出爾反爾的。他們不知道,上流社會的人不是這樣的。

再比如中國對全世界所有發達國家都采取各種手段(包括間諜和黑客)偷竊其技術。就連沒有技術的國家,就連對中國馬首是瞻的非洲小弟,中共也還是玩自己唯一會玩的下三濫的把戲:中國援建的非洲聯盟總部,每天夜裏同一個時間,其服務器會向中國深圳的國安部的服務器傳送大量的數據。

所以,中共混到今天這個份上,和老趙為那個富人區所排擠是同一個原因:他們根本不懂得文明社會裏人與人、囯與囯之間應該怎樣相處。他們當年是靠坑矇拐騙强取豪奪發家的,現在他們只懂得這些叢林哲學。

這,才是中共今天四面楚歌的真正原因。

A Fundamental Error in the Democratic Ally’s China Strategy

This article is written against the backdrop of a political and military alliance formed by the US, Australia, Japan and other democratic partners to face off the unprecedented threat from the communist China.

I can see that the diplomatic and military effort of this alliance is currently focused on changing the behavior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or perhaps forcing it to change its leader. Should this strategy work, and CCP replaces Xi with a more liberal candidate such as the current premier Li Keqiang or Wang Yang, it would be the Ally’s short-term tactical victory but long-term disaster.

It is a fundamental and disastrous mistake to attribute CCP’s hostility toward the democratic west to Xi personally. Instead, there are three root causes for this hostility, none of them having anything to do with Xi.

Firstly, in Confucius ideology, the right and the evil can never coexist, and the right must eliminate the evil at all costs and means – lying, breaking promises, back-stabbing and alike are all forms of wisdom not treachery if the end is to eliminate the evil. My article “儒家文化: 中华民族千年愚昧的根源” discussed this topic thoroughly.

In this mentality, CCP, being an extreme form of despotism, believes that the west must be wanting to eliminate itself at all costs. Therefore, no matter how many genuine kind gestures the west makes toward them, CCP will always interpret them as deceptive tactics of a long-term elaborate strategy to entrap them and finally defeat them.

Taiwan is a big wedge between the US and China that makes sure that they will never be friends. When China threatened Taiwan’s democratic election with missiles overhead in 1996, the US sent two aircraft carrier groups. CCP’s thought process was this:

“You said you were our friends, you said you wanted to help us, but why would you threaten us with such a mighty force when all we wanted to do was to take back what had always belonged to us? You are clearly not our friend!”

Therefore, all the back-stabbing that CCP has been doing on the US, in the last 20 years, not just the last six years since Xi took office, while the US was helping China to rebuild and join the international family, CCP did it with a clear conscience, because they were simply being deceptive and back-stabbing toward the same deceptive and back-stabbing opponent.

Secondly, a westerner can never comprehend the thoroughness of CCP’s brain-washing. They not only brain-washed their subjugates, they also brain-washed themselves. After three generations of such brain-washing, no one in CCP knows what the western democracy really is. To them, the western democracies are all malicious evils that just want to see the demise of the great Chinese nation.

Therefore, no matter who replaces Xi, this ingrained hostility toward the democratic west will not change. What will change is only the deception tactics they adopt – maybe next tactic devised by the next leader will work better?

Thirdly, in a previous article “中美兩個民族的根本差異是什麽?“, I talked about the very low moral standard in China. In such a political system, even if the leader is retard, he may still gain solid control over the whole country, because no one cares how good or bad he is, and everyone flocks to him and says: “If you give me that lucrative position, I can help you to destroy your enemy or push through that policy.” Once the leader establishes himself as the most likely winner, such flocking effect will happen quickly. Then, when all the powerful positions have been taken by such profiteers, they will fight pretty hard to defend their leader whom they don’t necessarily like at all, because they are all seen as the leader’s men, and if a different person becomes the leader, they all need to go to make place for the new leader’s loyalists. This flocking effect makes Xi appear to be very powerful.

The only mistake that the simple-minded Xi Jinping made was that he exposed CCP’s hostility toward the west too early, well before they have the power to defeat the west. So Xi is in fact the best friend of the west. If he had not become the leader of CCP, if another wiser man did, CCP would continue to gain more and more influence in the west and build up their economic and military advantage over the west. When they feel it is time to show their ugly face, the west would have had no choice but to capitulate.

Therefore, the current focus of the western alliance’s political and military effort, which is to force a behavioral or leadership change in CCP, is fundamentally wrong. It coincides with the best interest of CCP. If they do change their leader, and they declare to the west that they were wrong to be antagonistic, that the west is now their friend, what will we do? We cannot continue to isolate them as we are doing now. We have to give them another chance. Then they will gain crucial time to regain their strength and grow their might. I can bet my life on it that, after a decade or two, when their might is big enough to defeat us, they will do just that.

There is never any chance for CCP and the democratic west to coexist. Giving them a second chance while we could have collapsed them is absolutely equivalent to giving the cancer tumor in your lung a second chance when you could have cut it off cleanly before it spreads.

The other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thing the democratic alliance should do is to establish formal and normal diplomatic relationship with Taiwan. Reasons to do this:

  1. Taiwan has been the exemplar democracy in Asia for decades so they really deserve it.
  2. CCP will lose its legitimacy to rule China for losing Taiwan – it will not have the gut to attack Taiwan for its independence with its current military might. It will most probably be rejected by Chinese and collapse.
  3. After the western democracies recognize Taiwan as a legitimate independent country, when China finally capitulate in this current cold war – which I am sure they will, deceptively or cordially, one of the terms of peace will be that they must formally and irreversibly acknowledge the nationhood of Taiwan.

Once China gives up this ambition to take back Taiwan, the wedge between China and the democratic world is removed, and it becomes possible for China and the democratic world to sincerely coexist. Without this wedge being removed, even if CCP collapses and a semi-democratic government like Putin’s takes over China, which is almost certain, China will continue its effort to take back Taiwan, and the western alliance will continue to be forced to defend her, and the two sides will never be at peace.

全面揭示美國的南海戰略

美國國務卿彭培奧于2020年7月13日代表美國政府正式宣佈:中國在南海的所有主張和行動均非法。這個聲明引起巨大震動,因爲美國改變了他在戰後對西沙、南沙主權爭端中從不選邊站的立場。但這個聲明絕不是一個孤立事件,而是美國始於2015年的南海長期戰略裏的一部分。本月的這個聲明是一個里程碑,它標志著這個長期戰略的第一階段——低調的軍事、外交佈局已經完成,美國從此轉入攻勢。

在2015年習近平訪美時再三向奧巴馬承諾:中國所占領的島礁不軍事化。但不久中國就食言。從那以後,美國就開始重新審視他的南海戰略。隨著美國越來越清晰地看清了中共對美國的不共戴天的敵意,隨著中國在南海霸凌行爲的升級,美國的南海戰略逐漸明晰。

下面我就爲你刨析一下這個戰略的由來和目標。

中國在南海的戰略失誤

2018年9月我在《南海: 新朝廷自加于身的诅咒》一文裏列舉了國際公認的有案可查的史實。1928年,中山大学农林科学教授会议主席沈鹏飞率领科学考察队赴西沙群岛考察后,在调查报告中寫道:“我们必须保护西沙群岛,因为这是我国最南端的领土”。1933年,儅法國軍艦占領南沙群島時,中國政府連南沙在哪都不知道,電報要求驻在马尼拉和巴黎的外交人员提供地图。1935年1月,中国政府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公布了一份《中国南海各岛屿华英地名对照一览表》,裏面對南沙島嶼的命名都是直接從英文翻譯過來。這些史料無可辯駁地證明中國的“南海自古就是中国领土”的宣稱是無稽之談。

最先系統性占領西沙、南沙的的是日本,如果日本沒有戰敗,西沙、南沙鐵定歸日本。毫無懸念。但日本戰敗后放棄了這些島嶼的主權,從那以後西沙、南沙從來都是無主的,誰都可以佔,誰佔了都不是侵略別國的領土。這就是歐美在戰後的西沙、南沙主權爭端中從來不選邊站的原因。所以中國用九段綫把南海都劃爲己有不是什麽欺人太甚的事情,俗話說“漫天要價,就地還錢”。漫天要價不是錯,不肯就地還錢才是錯。九段綫之内一寸領土都不放棄,誰不同意,中國就出動强力霸凌,這才是中國在南海戰略上的最大失誤。

美國過去幾年的準備

我在2018年的《APEC峰会集中出丑: 几代人逆向淘汰的结果》一文裏說: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句话,只有光脚的才信。光脚的只要血往头上一涌,不论境况如何,就冲上去了,解气最重要。而穿鞋的在自己不占优势,或者长远布局尚未完成的时候,则会貌似忍气吞声。但假以时日,穿鞋的肯定会赢。

美國可能早在2016年就已經決心不允許中國把南海變成自己的内海。但穿鞋的人的思考方式是這樣的:如果美艦和共艦在熱點海域狹路相逢,共艦對美艦打開火控雷達,美艦是否立即開火?如果沒有這個開火的決心,就不要派軍艦去,否則被人家騎在脖子上拉屎一聲不吭,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軟弱,讓中共更加張狂。但一旦美艦開火:

  • 如果美軍將共艦擊沉,雙方不斷升級,最後升級為雙方全力以赴的大戰,美軍需要多久才能獲得決定性的勝利?
  • 爲了獲得這樣的勝利,美軍需要投入多少航母艦隊、各式作戰飛機、衛星、海軍陸戰隊?
  • 投入這些資源會不會導致其他地區出現權力真空,導致伊斯蘭國、伊朗、俄羅斯蠢蠢欲動?
  • 假設美軍每周損失若干架戰鬥機、戰艦、士兵,本土現有的生產能力和動員能力能否持續補充損失?
  • 在關島和日本的倉儲中心需要保存多少彈藥補給?
  • 爲了防止中方彈道導彈穿透各個軍事基地的關鍵設施,需要在哪裏部署怎樣的反導系統?關鍵設施要怎樣加固?
  • 如果中方的彈道導彈擊中關島的彈藥庫造成大爆炸,爲了避免前方彈盡糧絕,備用的倉庫要存多少彈藥補給?運輸時間是否太長?
  • 如果一艘甚至三艘航母被擊沉,美軍如何保證仍然能夠取得勝利?
  • 如果戰場上空的美國衛星被擊落,美軍如何作戰?
  • 為防止中國核潛艇駛近美國本土,哪裏的海底需要鋪設怎樣的偵聽設備?需要多少反潛機?從哪個機場起飛?
  • 美國有沒有能力摧毀中國的路基、海基和移動發射的核武器?
  • 如果爆發戰爭時日本政府是個親華政府,拒絕美軍使用在日本的軍事基地來與中方作戰,美軍可否仍然可以贏得戰爭?
  • 如何某個國家比如印尼倒向中國,允許共艦使用其港口,美軍是否要攻擊該港口?一旦印尼港口遭到攻擊,印尼是否會向美國宣戰?

我可以向你保證,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桌子上的問題清單會比我的這個長100倍。如果任何關鍵問題沒有着落,那就意味著一旦大規模戰爭爆發,美軍就有戰敗的危險。一旦戰敗,美國不得不從亞太撤出,中國在亞太稱王稱霸。一旦中國把印度、日本、澳洲馴服,美國本土收到威脅的日子就不遠了。

所以,如果上述問題沒有得到解決,美軍就根本不會派任何軍艦去有可能發生對峙的地區。這就是穿鞋的人的思維方式。

而把所有這些問題都搞定,需要幾年的時間。所以美軍在過去的好幾年裏都貌似忍氣吞聲。比如儅中國的軍艦危險橫切美軍巡洋艦時,美艦一聲不吭離開,艦長還被撤職了。

中方軍艦敢這麽做,是因爲他們解決了上述所有問題了?他們恐怕都不知道需要列這樣的一份清單。

因爲他們是光脚的。

美軍當時忍了,因爲他們是穿鞋的。

所以,當你看見一艘美軍戰機戰艦出現在有爭議的地區時,你應該明白,這艘軍艦已經做好了開火的準備,而且一旦這艘軍艦寡不敵衆,强大的空中掩護隨叫隨到,更龐大的軍事資源早已整裝待發。更重要的是,這説明美國已經做好全面武裝衝突的準備。

2001年美國軍機在海南島以外三百公里飛行就遭到共機撞擊。現在美國的最先進的電子偵察機整天擦著中國本土海岸綫飛行,離海岸僅僅八九十公里,中國反而一聲不吭了。爲什麽?

因爲中共明白這一點。

美國求戰

一切準備完畢,然後什麽都不做?那不是瞎耽誤功夫嗎?

所以美國在南海求戰。

中美現在軍事實力的差距,比美蘇冷戰時雙方軍事實力的差距大十倍百倍。二十多年前蘇聯的軍事科技水平和規模,中國現在都趕不上。比如蘇聯有圖22逆火式超音速戰略轟炸機,中國現在還在圖16中型亞音速轟炸機上改來改去。但美國這二十多年的軍事科技已經與今天的俄羅斯拉開了大得多的差距。

一艘中國核潛艇一離開基地,後面就會跟上一艘美國的攻擊核潛艇。中國艇長什麽都聽不見,但他知道有一個幽靈跟著自己。美國核潛艇上的聽音員說,中國核潛艇就好像一臺拖拉機,想不聽它都不行。而美國的核潛艇是如此之靜,以至於它的噪音比海洋背景噪音還要低,如果對方的聽音員就在附近,那麽他可以根據哪裏有一個無噪聲的黑洞而判定美國潛艇的位置,所以美國潛艇不得不專門製造出仿真的海洋背景噪聲。所以,中國核潛艇每次出海,艇長都是硬著頭皮的,和平時期還好,一旦雙方開戰,他能聽到的唯一的聲音就是一枚MK48型重型魚雷向自己飛馳而來的哮音。以前就出現過中國核潛艇艇長政委在被派往對峙海域時破壞艇上關鍵設備以求返航的事件。

南海離中國本土上千公里,以中國海空軍的水平和規模,南海對他們鞭長莫及,所以美國面對的威脅微不足道。

如果美國做事像中國那樣只看誰的個頭大拳頭硬,离美国只有70公里、一直是苏联对美国特务渗透、无线电侦听的前哨基地、甚至一度部署了苏联核导弹的古巴,早就被美國滅了。美國一個師一周時間就拿下了。美國一直容忍他在臥榻之旁酣睡到今天,因爲美國做事向來極其看重名正言順。因爲中國在南海這麽多年的欺行霸市已經惹怒了所以周邊國家,大家嘴裏不敢説,心裏都盼著美國教訓中國一頓,美國在南海對中國動武,不會在外交上遇到任何反對。

所以美軍現在開始不斷壓迫、刺激、羞辱共軍。光脚的不想那麽多,血往頭上一涌,就開了第一槍。於是美國就名正言順地擊沉几艘中國軍艦,最好包括那二個巨型鐵皮棺材——遼寧號、山東號。

我在《中国过去和未来的二十年》一文裏面分析了核戰的可能:

美国不会因为有爆发核战的危险就退缩。他会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和中国打核战。美国的反导技术非常先进。中国和美国在反导技术上的技术差距,不是苏联T72坦克和美国M1A1坦克的区别,不是苏联苏35战机和美国F35战机的区别,而是长矛和坦克的区别。一旦全面开战,美国可以在中国没有发射核弹前就确保绝大多数中国核弹无法发射。发射了的核弹在初段就会被摧毁大部,然后中段、末段层层摧毁,能在美国爆炸的核弹恐怕还没被研制出来。而美国的核潜艇可以在中国的近海趴上二个月不被发现,一旦中国有核弹升空,美国就有借口对中国全面核打击。如果美国是被逼参战,中国首先动用核武,而核战的结果是美国一百万人三五座城市遭到摧毁,而中国作为一个现代国家不复存在,美国进入一个全球独大的时代,从长远来讲是符合美国利益的。

所以中國不敢發動核戰。

南海的這場海戰將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1.  美軍在水面上打沉了中國軍艦還會造成國際影響,水下一聲爆炸,中國的核潛艇就消失了,誰都無法確認發生了什麽,或許是它自己起火爆炸了呢!所以一旦開戰,美國很可能會藉機摧毀中國的核潛艇,解決一個心腹之患。中國多半不會聲張,默默嚥下苦果,因爲太丟人了。

2.  一旦南海戰敗,中共百分百會打落門牙和血吞,徹底服軟,乖乖地退出西沙、南沙。

3.  中國對於美國和其他國家因中共病毒向中國的索賠只好照單全收,按期付款。

4.  美國政府迫切希望美企儘快撤出中國,但美企一直貪圖中國的健全的供應鏈,積極響應的很少。一旦中美發生衝突,美企撤出中國的速度會大大加快。

5  以前對中國敢怒不敢言,不敢在中美衝突中太明顯地選邊站的澳大利亞、日本、印度、韓國、越南、印尼、馬來、菲律賓都會徹底跟中共翻臉,站到美國一邊,搶占離自己近的西沙、南沙島礁。美國獲得外交上的巨大收益,從此永久阻絕中國對南海的野心。

6.  以前和中國暗中調情的泰國、柬埔寨、斯里蘭卡、巴基斯坦也會趕緊躲開中國,這些國家的民主進程會大幅度加快。就連北朝鮮,因爲再也不能指望中國,不是自覺地改革開放,就是金正恩被部下砍下腦袋作爲給美國的投名狀。

7.  美國共和黨參院領袖現在就已經放風要承認台灣獨立了,到時候台灣獨立,中共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台灣會迅速得到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的承認。從此台灣正式地、永久地成爲抵在中國腹部的一柄利劍,讓中國世世代代永遠無法趾高氣揚,飛揚跋扈。

8.  現在中共就天天喊著“保政權穩定”,到時西沙、南沙、台灣全丟,外貿徹底消失,還要每年付出几千億美元的賠款,中共肯定垮臺。

9.  中國丟了南海,普通中國老百姓吃虧嗎?中國完勝美國,徹底占領南海,大肆開發油氣田,普通老百姓能分到一分錢嗎?相反,中共垮臺了,中國老百姓才會真正受益。正如我在《中国过去和未来的二十年》一文結尾時所預料的:

中共垮臺后西方對中國的經濟援助将被历史上称为“第二次马歇尔计划”,而它的规模将是史无前例的。中国每一座倒塌的住宅楼都将被更华丽的新居代替,每一座重建的工厂都将用上免费的进口机器,每一个人都会感到过去几十年北韩式的艰苦和压迫似乎只是南柯一梦,原来自由的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一旦中国进入稳健的民主机制,就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中华民族秉性中的吃苦耐劳不会丢失,丢失的将是几千年来因受奴役而积累下来的那些劣根性。中国人压抑了几千年的创造力将井喷式地爆发,中国人会次次成为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上的多数,中国的国力将迅速超越美国。然而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并不会因此担心,反而会欢欣鼓舞,因为民主的中国会意识到,通过在国际法和善意的框架之下的协商,和其他民主国家之间没有非要刀兵才能解决的问题。中国会极其强大而又刀枪入库。中国会成为全世界的福音,她的财富让全球获利,她的智慧让全球收益。从此,中华民族会进入一个永不结束的千年盛世。

所以,美國的南海戰略是四兩撥千斤,一石九鳥的神來之筆。

還是我那句話:假以时日,穿鞋的肯定会赢。

 

上帝不原諒

1035年,征服了英國的丹麥國王克努特(Cnut)英年早逝。他有二個兒子,大王子剛剛繼承了英國王位,就不得趕回丹麥平息内亂,二王子就在英國篡位。這些丹麥人在央格魯-薩克森人的英國本來就根基淺,現在又發生内鬥,讓英國人心裏升起一綫復國的希望。已經去世的最後一個央格魯-薩克森國王有二個王子,愛德華(Edward )和阿爾弗雷德(Alfred ),此時正在海峽對岸的諾曼底公國流亡。次年,1036年,二人分頭秘密潛入英國尋求貴族階層的支持。愛德華比較謹慎,登錄后感覺形勢不對,立即返回了諾曼底。阿爾弗雷德則比較輕信樂觀。他聯係到了權傾一時的央格魯-薩克森人古德溫(Godwine)伯爵。他不僅在自己的莊園裏熱情接待了阿爾弗雷德王子,而且行使了央格魯-薩克森王國的典禮,宣誓效忠王子。王子大喜過望。

古德溫伯爵是一個領主的兒子,在英國被丹麥人占領的動亂中,靠在海上搶劫貨物發了財。丹麥國王克努特占領英國后,需要依賴瞭解英國國情的本地人。古德溫爲人精明,對英國的風土人情瞭如指掌,又和丹麥人打成一片,成了克努特的左膀右臂。這在西方騎士文化中并不可恥,因爲騎士文化特別强調信用,信用超過其他一切準則,包括民族主義。你要麽與丹麥人戰鬥到死,如果你不想死,你就不得不宣誓效忠他們。你一旦宣誓了,你就要真心實意地效忠。“身在曹營心在漢”,比如大量的美籍華人科學家拿著美國的工資和科研經費為中國輸送技術,實際上是吃裡扒外,在西方騎士文化裏不是一個好事。所以我們不能按照中國人的意識形態去指責古德溫是“漢奸”。

但古德溫下面做的事情就完全不一樣了。他前脚宣誓效忠阿爾弗雷德王子,後脚就把他出賣給了那個篡位的丹麥二王子。海盜的後裔可不懂得客氣,把阿爾弗雷德王子的雙眼摳出來,砍掉手脚,像一隻狗一樣扔到野地裏。王子慘叫而死。

這種背叛行爲在中國文化裏只能説明一個人老謀深算,如果包裝得好,恐怕還會讓他名聲鶴起呢。比如劉備被東吳當作盟友,給他地方休養生息;在赤壁之戰中劉備一槍未發,東吳擊敗曹操之後,劉備趁東吳筋疲力盡之際,在盟友背後捅刀,攫取了東吳的戰略要地荊州。此事的始作俑者諸葛亮不僅未受指責,反而因此被當成中華文化中智慧的鼻祖。毛澤東在抗戰中的所作所爲和諸葛亮一模一樣,也被中國人當作神明敬拜。但在西方的騎士文化裏,古德溫伯爵此舉是大逆不道的。在此後的三十年裏,雖然古德溫家族高瞻遠矚,步步高升,但冥冥之中,上帝已經給他們安排了不同的結局。

篡位的丹麥二王子四年后死了,大王子從丹麥回到英國作國王,掘出了弟弟的尸體扔進了泰晤士河。古德溫在新王面前覺得很尷尬,於是搞了一個法庭對自己對阿爾弗雷德王子的所作所爲進行審判,並最終宣佈自己無罪。大王子依賴古德溫的輔佐,也就沒有深究。

丹麥大王子面對自己的死敵挪威國王,急需獲得央格魯-薩克森貴族們的支持,就把躲在諾曼底的愛德華王子當作貴客請回英國,作爲和解的姿勢。愛德華猶豫再三,提心吊膽地來了英國。但丹麥大王子一年之後就死了,而且無後。愛德華王子作爲先王之子,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的地點。古德溫伯爵見風使舵,立即向貴族長老會提議由愛德華王子繼位。

Edward the confessor

懺悔者愛德華

1043年,胞弟慘死七年之後,愛德華王子苦盡甘來,當上英國國王。他并不感激古德溫。他永遠不會原諒古德溫對自己胞弟的背叛。但他剛到英國,毫無根基,而古德溫家族在英國經營多年,幾個兒子也是伯爵,勢力强大。儅古德溫提議把自己的女兒嫁給愛德華時,愛德華無法拒絕。於是,愛德華在神前發了一個誓:他要一生像一個修士一樣不近女色,全心全意地侍奉上帝。通過這個舉動,他要讓古德溫的後裔永遠不會成爲皇室。在基督教興盛的中世紀,不論古德溫多强大,他也不敢反對愛德華這個高尚的追求。

繼位八年后,愛德華發展了一些自己的勢力。1051年,他找了一個藉口,下令古德溫和他的三個兒子交出所有領土,離開英國。古德溫一家沒有造次,順從地離開。

愛德華於是有些飄飄然了,開始行事專斷。他從小在諾曼底公國長大,把那裏當作自己的故鄉,周圍信賴得勢的人都是從諾曼底來的說法語的。這讓央格魯-薩克森的貴族們越來越不安。於是,他們秘密地邀請古德溫家族回來。1052年,古德溫和他的兒子們各自率領一隻强大的艦隊進入泰晤士河,英國皇家艦隊拒絕抵抗,古德溫家族捲土重來,奪回了所有失去的領地。十五年前胞弟死於古德溫之手,今天愛德華自己又受到了他的羞辱。

古德溫的捲土重來不僅僅羞辱了愛德華。愛德華因其虔誠得教皇的喜愛。古德溫趕走了愛德華任命的大主教,換上了自己的名聲很差的親信。此舉為教皇所不喜。其深遠影響會在十年后顯現。

邀請古德溫回來的貴族們也記得他當年所做的缺德事兒,他們也不想讓古德溫一支獨大。況且國王的君權是上帝所授,得到教廷的批准和祝福,古德溫也不敢廢了愛德華。於是,愛德華繼續做他的的國王,但他明白了自己的局限性,再也沒有試圖去對付古德溫。而古德溫自己也頗有智慧。他沒有趾高氣揚,沒有進一步羞辱愛德華,沒有像曹操對待漢獻帝一樣把愛德華壓縮成爲一個玩與自己掌上的傀儡。相反,他仍然尊敬愛德華。此後歷史再沒有記錄任何古德溫和愛德華之間的衝突。本來就虔誠的愛德華不再對政治感興趣,而是潛心向神,開始有越來越多的神跡流傳出來,獲得了“懺悔者(Edward the Confessor)”的稱號,被教廷封聖,成爲後世君主競相效仿的楷模。

古德溫心臟病發作死時愛德華仍然健在。古德溫的二兒子哈羅(Harold)脫穎而出,接替了父親的角色。哈羅有古德溫一樣的智慧,兢兢業業地為愛德華治理國家,忙前忙後,對愛德華尊敬有加,从無僭越之舉。他相貌英俊,有貴族氣質。在鎮壓威爾士反叛的軍事行動中,哈羅展現出了凱撒大帝一樣的軍事才能,能夠根據地勢和局勢靈活用兵,處事果斷,隨機應變。一旦無後的愛德華去世,哈羅接替王位是衆望所歸的唯一可能的結局。

Harold Godwinson

哈羅

就在哈羅一帆風順的時候,上帝為自己的復仇計劃埋下了第一個伏筆。哈羅的弟弟陀斯提(Tostig)在英國南方自己的封地開始橫徵暴斂,引起了當地人包括貴族階層的暴亂。國王愛德華命哈羅前去談判。當地人的條件只有一條:讓陀斯提離開,我們就刀槍入庫繼續做順民。哈羅預計愛德華健康不佳,自己即位的日子不遠了,決定犧牲弟弟的封地來換取南方諸侯的忠心。陀斯提對哥哥的背叛耿耿於懷,含恨離開英國流亡歐洲,四處尋找能幫助他捲土重來的力量。

接著,上帝走了更玄的一步棋。

1064年,哈羅乘坐的船在風暴中被吹到了英吉利海峽對岸的諾曼底。那時候國與國之間的關係遠不像現在那麽文明,當地的領主捉住了哈羅,把他交給了自己的領主,諾曼底大公威廉(William)。

William-the-Conqueror

征服者威廉

愛德華從小在諾曼底公國長大,那時的諾曼底大公是威廉的父親羅伯特。他對待愛德華就像自己的孩子,愛德華把羅伯特當作自己的父親,和遠房表弟威廉關係也很好。在愛德華年事已高且無後的情況下,威廉自認是繼承英國王位的不二人選。和他相比,哈羅是沒有任何皇室血統的。哈羅被遞解到威廉大公手中后,威廉厚待他,贈他盔甲,把他封爲自己的騎士。要知道,在這樣的冊封儀式上,哈羅是要宣誓效忠威廉的。他當時的宣誓是否由衷無人知道,但人在屋簷下,怎敢不低頭,再説哈羅是伯爵,比威廉的公爵低兩級,威廉這樣做倒也不算過分。威廉還把自己的女兒嫁給哈羅,並帶著他出征作戰,但就是不提他回國的事。直到有一天,威廉和他談起愛德華的繼任問題,据諾曼底史學家的記載,哈羅發誓要輔佐威廉繼任英國王位。於是威廉就送他上船回了英國。

哈羅從未對任何人提起自己對威廉的這個允諾。他繼續行使他的國家棟梁的責任,直到1066年愛德華去世。愛德華去世前有無數的機會指定接班人,但他卻沒有。貴族元老會自然而然地擁戴哈羅即位。愛德華此舉注定了英國此後的一場血雨腥風。如果愛德華指明哈羅接班,哈羅違反給威廉的誓言就有了比較好的藉口:“是我的國王你的表兄自己的決定,我作爲臣子不敢不從,你也應該尊重國王的意願。” 如果愛德華指明由威廉繼任(威廉是他最情願的接班人),哈羅自己又有輔佐威廉的誓言在先,也肯定不敢兩頭都不是人。

這一年,距阿爾弗雷德王子被哈羅的父親古德曼出賣整整30年。

這一年,是上帝清算的時候。

儅哈羅繼位英國國王的消息傳到對岸,威廉聞訊大怒,一整天拒絕和人説話,不吃不喝。他先是給哈羅寫了一封憤怒的質問信,哈羅冷冷地回答,自己從未允諾將皇位贈與威廉,況且繼位之事由貴族元老會決定,自己就是想讓威廉繼位也沒有這個權力。

於是威廉召集手下,宣佈要發兵討伐。但諾曼底公國的國力還不如英國,渡海入侵英國的風險比自殺小不了多少,部下紛紛表示,“我對您的忠誠只限於陸地,不跨海洋。”

但威廉不放棄。他是羅伯特大公和一個皮匠的女兒所生。在那個時代,貴族和平民所生的孩子被叫做“雜種”,威廉的成長過程中受盡歧視和打壓。父親去世的消息傳來時他才八歲,失去了父親的庇護,競爭者當著他的面殺死了他所依賴的管家。他能夠活下來,變成諾曼底大公,就是憑著自己的强烈的求生慾和永不服輸的倔强性格。

諾曼第公國對基督教向來極為虔誠,和羅馬教廷關係很好。威廉派出的特使在教皇面前繪聲繪色地描述了哈羅如何宣誓效忠威廉,如何發誓將英國王位送到威廉手中,而現在卻背信棄義。本來就反感古德溫家族所作所爲的教皇對威廉的渡海西征給與熱情祝福,允許他打著教皇的旗幟,帶著教皇的戒指和聖物出征。於是,一夜之間,威廉因爲私人恩怨而進行的復仇忽然變成了一場光輝榮耀的聖戰,不僅昔日對威廉說“不”的部下全都滿腔熱情地加入,就連諾曼底公國之外、并非威廉手下的人都紛紛加入到西征的陣營裏,威廉的遠征軍滾雪球般地增大。到了8月10日,一切準備完畢,只等風向正確就可以楊帆出海之時,威廉的遠征軍光重裝騎士就有二千多,戰馬六千多匹,弓箭手、長矛手不計其數,需要四百多艘船來運載。所有的人都群情激昂,摩拳擦掌地準備為神效力,懲罰違背自己誓言的小人。中國人有句話叫做“哀兵必勝”,説的就是儅全軍上下義憤填膺發誓復仇時,一隻軍隊所爆發出來的戰鬥力著實可畏。

關於哈羅的所謂背信棄義,威廉手下的史學家自然信誓旦旦地描述得繪聲繪色,但這不過是御用文人的一邊倒的宣傳。後世的史學家沒有人能肯定哈羅是否曾向威廉承諾把英國的王位交給他,因為哈羅孤身一人在諾曼底,事後沒人能做出對他有利的證詞。但哈羅的一個怪異做法透露出了玄機,那就是當他得知威廉的入侵計劃和教皇的支持后,他沒有派特使去向教皇陳情。雖然教皇私下不喜歡古德溫家族,但并沒有撕破臉,哈羅此前就曾經派自己的弟弟代表他出使過羅馬教廷。現在到了生死關頭,教皇的態度至關重要,哈羅反而不理教廷了,只是專心備戰。這個態度只能有一個解釋:他確實違反了自己的誓言,因此他覺得在教皇那裏不可能得到任何支持。

如果上帝要毀你,你必定會給他一個理由。

哈羅有一隻三千人的令人生畏的職業斧子軍,叫做“huscarls”,人人身披昂貴的鎖子甲,持有木製包獸皮的盾牌,大斧子輪圈了可以把一個重裝騎士連人帶馬砍為兩截。除此之外他還徵集了一萬多人的由自由民組成的叫做“fyrd”的軍隊,他們的戰鬥力、防護能力不如斧子軍,而且根據央格魯-薩克森王國的約定俗成的規矩,每次徵召期不得超過40天。

威廉大軍集結完畢,每天都消耗大量的糧草,所以他急於渡海。但如果遠征軍得以立即渡海,那麽他們首先會在海上遭到嚴陣以待的英國海軍的猛烈襲擊,幸存下來的船隻在淺海下船時,重裝騎兵倉促之間根本無法完成人、馬的配對,只能步戰,弓箭手也無法展開,可能就不敵海岸上嚴陣以待的英軍。

於是上帝就是不給威廉渡海的風向。威廉心急如焚地等了一個月,大軍吃完了所有的糧食草料。海峽對岸,哈羅也是心急如焚,因為他集結起來的陸海軍不可能無限期乾等著。哈羅从8月10日等到9月8日,不得不解散了自由民兵,遣散了徵集起來的艦隊。他率斧子軍在海邊又等了一個禮拜,還是沒有任何威廉的影子,於是他也返回了倫敦。

William's conquest

英國和諾曼底

此時上帝拿出了他預先埋伏的那張牌。

9月19日,哈羅在倫敦忽聞噩耗。他的弟弟陀斯提引狼入室,帶著挪威國王哈之達(Hardrada)和一萬多彪悍的挪威戰士在英國北部登錄,擊敗了當地軍民的阻擊,劫掠焚燒了數個城市。哈之達也是愛德華的遠房表親,此次也是衝著英國的皇位來的。他一米九三的個子,驍勇善戰,和包括俄國在內的許多國家交手,罕有敗績,被稱爲“北歐戰神”。挪威和丹麥人,包括本文開頭時提到的征服英國的丹麥國王克努特,都是讓英國人聞風喪膽的北歐海盜的後裔。

哈之達兵臨英國北方重鎮約克城城下,城中貴族和百姓懾於兵鋒,不戰而降,而且答應派兵參加到哈之達南下的軍隊裏面。按照中世紀習俗,約定9月26日在約克城外八英里的一個叫做斯坦福橋的村莊向哈之達送交500个人質。25日上午,哈之達帶著陀斯提和三分之二的隊伍,哼著歌到了現場,一個人質都沒看見,卻看到了遠處平原上一片大雪反射著耀眼的陽光。9月份哪來的雪呀?哈之達定睛一看,原來是都刀劍的閃光。

哈羅9月19日聽到消息,第二天便从倫敦出發,沿途動員斧子兵和自由民兵,以難以置信的每天60公里的速度急行軍了五天,24日便到了交戰地點。25日這天,哈之達的六千多毫無準備的人面對的是哈羅一萬多以逸待勞的生力軍。

哈之達的入侵準備了好幾個月,還有内奸帶路,哈羅完全蒙在鼓裏,直到哈之達已經在英國北方攻城略地了他才驚聞。然而哈羅在七天内就將形式逆轉,儅兩軍對壘時,措手不及的反而是哈之達。

陀斯提提議撤退,和留在後面的部隊合兵一處再戰,但北歐戰神是絕不會表現出任何膽怯的。於是驍勇的挪威海盜們面對優勢敵人拼死血戰,一位無名勇士揮舞長矛死守斯坦福木橋,和典韋捨命護曹操可有一比,英軍無人敢上,最後一個英軍士兵坐著一隻大澡盆漂到橋下,用長毛從橋板縫隙中刺中他後背,英軍才得以過橋。哈之達和陀斯提英勇戰死。

Battle_of_Stamford_Bridge

斯坦福橋之戰

斯坦福橋之戰因哈羅的英明果敢載入戰史。然而,面對上帝佈下的死陣,縱然是凱撒在世也是枉然。

9月26日,斯坦福橋戰役的第二天,哈囉和他的軍隊還在斯坦福橋,英吉利海峽上風向突變,威廉的四百艘戰艦出發了,第二天就在英國皮凡賽(Pevensey)登陸,沒有遇到任何抵抗。海灘上面一座空空的城堡還讓威廉虛驚一場。諾曼底軍隊在英國的南部蘇賽克斯郡(Sussex)長驅直入,沿途搶劫補給,焚燒民房。

再聞噩耗的哈羅經過另一個急行軍回到了倫敦。在斯坦福橋戰役中他的斧子軍和自由民兵損失慘重,剩下的七千人也是筋疲力盡,他們面對的是威廉的一萬多自信有上帝保佑、急於復仇的虎狼之師,尤其是那二千多重甲騎士。此時換了其他任何人,都不會急於求戰。再等幾周,從英國各地趕來的三四萬人的斧子軍和自由民兵就會趕到,在凱撒般英明果斷的哈羅指揮下,威廉能只身逃回諾曼底就算他幸運了。

但哈羅卻決定立即投入決戰。爲什麽呢?

第一,斯坦福橋之戰讓他自信滿滿。如果他在斯坦福橋之戰中敗北,他反而會小心謹慎,退回到首都倫敦固守,發動全國力量,並向威爾士、蘇格蘭、愛爾蘭的附庸國徵兵,打一場八年抗戰,挪威國王和威廉之閒弄不好還會彼此打起來,最後鹿死誰手也未可知。如果他在斯坦福橋之戰中輕鬆獲勝,幾乎沒有損失,此時以一萬多得勝之師和威廉硬碰硬,也頗有得勝的可能。但斯坦福橋之戰偏偏給了他這樣一個結局:大勝讓他過於自信,但軍力損失又太大。

第二,威廉對他背叛誓言的指責讓他如鯁在喉。如果英國人也相信了這個指責,部下對他的尊敬就會烟消雲散。要知道,在中世紀的英國和歐洲,部下效忠國王不是基於恐懼 —— 如果我不賣力皇上會殺掉我,而是基於對國王勇敢和誠信的崇敬。一旦部下對國王喪失尊敬,國王下面的層層效忠機制就會土崩瓦解。所以哈羅不想在威廉面前表現出任何膽怯,或是做出任何可以被人曲解為膽怯的事情。所以他不能等,他別無選擇,必須馬上對決。而且,爲了表示皇室的精誠團結,他還帶上了他僅有的二個弟弟。

上帝把這個復仇計劃設計得嚴絲合縫。

1066年10月14號。30年前那筆帳清算的日子。

battle-of-hastings

黑斯汀之戰

哈羅的7000軍隊在黑斯汀(Hastings)的一個山坡頂端組成一個嚴密的防守陣型,最外層是二三千防護設備好的斧子軍,盾牌彼此相連,裏面是自由民兵。威廉的部隊一次次發起衝鋒,先是弓箭手放箭,然後是鐵甲騎士衝殺,然後步兵上來廝殺。諾曼底軍隊一次次衝鋒,英軍陣營巋然不動,英軍將士的士氣越來越高。原來威廉不過就這麽几下子!過了中午,威廉的騎兵在一次衝鋒時遭到痛擊,左翼騎兵潰敗,掉頭狂奔,踐踏了後面的步兵,一片混亂。英軍陣營裏一大一部分自由民兵自發地衝下坡去乘勝追擊。

如果哈羅此時順勢率領主力從山坡上猛虎下山,那麽威廉左翼騎兵的恐慌就可能會蔓延到全局,造成全軍潰散,哈羅就贏得了這場戰鬥,保住了自己的江山。但奇怪的是,一向如凱撒般臨危不慌機敏果斷的哈羅此時卻似乎混沌了,什麽都沒做。而對面的威廉在此時卻表現出了勇氣和決斷。本來軍中傳言他已經陣亡,此時左翼潰敗,自相踐踏,整個戰局懸於一綫。威廉脫去頭盔,振臂一呼,全軍士氣大振。他組織左右兩隻騎兵成鉗形突出,將追擊的英軍後路切斷。這些英軍且戰且退到一個小山丘上,被威廉的騎兵反復衝殺消滅殆盡。

山坡上的英軍目睹同胞坡下的慘劇,膽寒了。此時他們已經人手不足,防綫上間隙越來越大,彼此保護的效果越來越小;前排防護設備好的斧子兵死傷越多,就不得不由防護設備差的自由民兵補上,他們傷亡得就更快。英軍就這樣又死撐了六個小時,直到坡下的諾曼底騎士們看見英軍的陣營出現了好大的一個間隙,衝突進來,哈羅被一箭從眼部射入大腦,當場殞命。他的兩個弟弟也都陣亡。英軍看到國王的旗幟倒了,知大勢已去,四散逃命。

至此古德溫所有的兒子都死了,只有他的女兒,就是那個愛德華從未碰過的王后,得以善終。

哈羅的尸體被砍得亂七八糟,最後是他的情婦在尸體上看見了一個私密的特徵才辨認出來。威廉命人將他的尸體埋在面對諾曼底的海灘上,上面壓上一塊大石,讓他永遠面對自己當初發假誓的地方。哈羅的母親向威廉提出用黃金來換回哈羅的尸體來妥善安葬,被威廉輕蔑地拒絕了。但幾年后,哈羅家的女眷秘密將其尸體掘出,安葬在沃森(Waltham)修道院。此後該修道院的修士們一直為國王的靈魂禱告。

威廉乘勝進軍倫敦,英國群龍無首,紛紛投降。同年聖誕節那天,威廉在維斯明斯特大教堂加冕英國國王。英國的央格魯-薩克森貴族階層經歷了有史以來最大的浩劫,威廉大肆沒收他們的土地來犒賞幫助自己打下江山的法國騎士們,幾千戶貴族流離失所甚至消失,英國開始了大約三百年被法國人及其後裔統治的時代,統治階層都說法語。

這或許就是上帝給支持哈羅的英國貴族階層的懲罰。

古人說說“無巧不成書”,反過來說也是對的。研究歷史的人都知道,真實的歷史從來不像評書小説那樣精彩,它從來都是慢慢地積纍量變,最後才會質變。就連一戰的爆發,奧匈帝國的王儲被刺都只不過是一個導火索,各種矛盾危機積聚了很多年,衝突的爆發是必然的。但這場抹去古德溫家族和完全改變英國歷史走向的黑斯汀之戰,則沒有任何必然的成分。央格魯-薩克森王國的管理系統是中世紀所有國家裏面最完善和高效的。英國在黑斯汀之戰前三十多年沒有經歷任何大規模動亂,愛德華和古德溫家族也沒有橫徵暴斂,所以英國的狀態非常好。哈羅是一個非常能幹、威望很高、根基牢固的國王。英吉利海峽的天塹就是到了1944年,擁有絕對海空軍優勢的盟軍面對它,都是提心吊膽。如果哈羅沒有坐船被風暴吹到諾曼底,那麽哈羅就是一個完美無缺的人,他會名正言順地繼任英國國王,威廉也不會因爲義憤而孤注一擲。

但即便有這個巧遇,如果以下事件沒有發生,或者說發生的次序甚至間隔時間變一變,哈羅都很可能不會戰敗:

  1. 英吉利海峽的風讓威廉一個月無法渡海,哈羅只好解散海軍和大部分陸軍;
  2. 挪威軍隊在遙遠的北方入侵,哈羅不得不急行軍趕去,用有限的兵力打一場惡戰;
  3. 就在英軍在英國的最北端,且損失慘重筋疲力盡時,風向變了,威廉得以從容渡海並有充足時間在英國站穩脚跟。

就算這些都發生了,如果哈羅沒有因爲違反誓言的心虛而倉促投入戰鬥,如果他在黑斯汀之戰的關鍵點發揮正常,他都不會落得這個結局。哈羅被一個比自己弱小的諾曼底公國渡過海峽幹死,很難不讓人懷疑這裏面有超自然的力量在運作。

現在把鏡頭拉回中國。

劉備、諸葛亮的發家就始於他們在赤壁之戰后在盟友背後捅刀奪取戰略要地荊州。但恰恰是因爲東吳被背後捅刀,耿耿於懷,此後一直沒有放棄過奪回荊州的努力。不怕人偷,就怕人惦記。最後呂子明白衣渡江,關羽被殺,劉備傾國之力討伐,被火燒連營七百裏,自赤壁之戰起積纍下來的老本喪失殆盡,蜀國龜縮入四川的窮山惡水之内,再也沒有緩過氣來。

天理昭彰,報應不爽。縱然中國人把這種背信棄義的做法當作智慧來崇拜,上帝不原諒。

鏡頭拉回現代的中國。抗戰中中共耍了一回和諸葛亮當年耍的一模一樣的聰明,拿著中央政府發的糧餉裝備,不抗日(据日本靖國神社準確記載,日軍死於中共軍隊851人,死於國民黨軍隊近32萬人),一門心思壯大自己,佔地盤;抗戰中國民黨軍隊付出四百萬陣亡的慘重代價,日本投降后中共立即開始搶奪地盤,觸發内戰,國民黨因爲抗戰傷亡慘重筋疲力盡,打不過蘇聯用日本關東軍裝備武裝起來的中共生力軍,結果敗走台灣。

中共的“智慧”讓他們大大贏了一局。

但冥冥之中,上帝不原諒。

過去二十多年,美國聽任中國每年賺取几千億美元的貿易逆差,期望中國富起來並因此而走向民主。我的被百萬中國人閲讀的《贸易战: 朝廷最不想让你知道的真相》一文深入討論了美國這個心態。但中共不僅絲毫不感激美國,反而極盡全力在美國背後捅刀,通過間諜、黑客大肆盜竊美國技術,用大外宣對美國人洗腦,收買華爾街和其他政客,直到美國最終醒過來。我在2018年就在另一篇被百萬中國人閲讀的《美国:中国人永远也读不懂(2018-04-24发表于文学城)》一文裏面預計,美國已經開始對中國的軍事圍堵,好戲還在後頭。現在美國幾乎每周甚至每天都有針對中共的措施出臺,“維吾爾人權法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禁止中共官員赴美並凍結財產,組建民主世界反共聯盟,宣佈中國在南海一切訴求和做法違法,多艘航母編隊常駐南海,軍機緊貼中國海岸綫偵察… 不僅美國和中共徹底翻臉。英國將華爲徹底掃地出門,並派唯一一艘航母赴南海與美軍合兵一處,澳大利亞的軍費開支陡增40%,加拿大衆多議員要求制裁中國… 越來越頻繁的壞消息讓中共喘不過氣來。但我今天還要說那句預言:“好戲還在後頭。” 中共能挺過這場冷戰的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就好像荊州是劉備、諸葛亮所面臨的永恆的詛咒,中共也面臨一個永恆的詛咒。這就是被背叛被戲耍了的蔣介石敗走的台灣。

和愛德華一樣,蔣介石夫婦也是虔誠的基督徒。

因爲台灣是一個民主政府,即使美國想和共產中國保持接觸並幫助它富起來,作爲世界上最珍視民主的民族,美國也無法容忍中共奪取台灣。我在《中国过去和未来的二十年》一文裏面充分討論了美國爲什麽會毫不猶豫地為台灣與中國打一場大戰甚至核戰。因爲美國的這個態度,在決心收回台灣的中共眼裏,美國永遠不會成爲朋友,只能是口蜜腹劍的中華民族的死敵。

正是因爲這個原因,中共才會在美國犧牲自己經濟利益幫助中國富起來的時候全力在美國背後捅刀。

也正是因爲這個背後捅刀,美國才會最終把中共當作恩將仇報的毒蛇,必慾置之死地而后快。

正是因爲當年的背信棄義,中共才得以竊國;但也正是因爲當年的背信棄義,才有民主的台灣,才有今天美中的交惡,和中共的走投無路,日暮西山。

天理昭彰。

上帝不原諒。

《香港國安法》會提高習近平在國内的威望

短期

中共强推《香港國安法》后引起全球幾十個個國家的譴責,美國制裁中共一些官員,終止了香港的特殊地位,中共無法再通過香港的空殼公司采購敏感技術設備,美國、英國都對香港居民的避難與移民敞開大門。這些短期後果都在中共的預料之内,正如我在《中共強推香港國安法的深遠影響》一文中講到,冷靜一段時間後,驚慌失措的香港人會發現香港的政治環境并沒有出現斷崖式的惡化,對那些只顧自己生計的企業和老百姓來説很可能是business as usual,所以香港不會出現大規模的移民潮。我個人估計,永久離開香港的人數不會超過百分之一,甚至不會超過千分之一。而美國和國際社會因爲要防止造成香港老百姓生活水平的嚴重惡化和自己的利益受到重損害,他們的制裁也將是雷聲大雨點小,做做樣子而已。

對中共來説,這些有限的後果與香港的動亂繼續下去並傳到國内,讓國内的不滿群衆競相效仿的後果相比,損害小得多。所以,在中共和國内大多數洗腦百姓看來,這個舉措的好處遠大於壞處,再次暴露了帝國主義“紙老虎”的本質,是新帝上任以來所做的第一件斬釘截鐵、力挽狂瀾的壯舉,和他以往優柔寡斷、首鼠兩端、出爾反爾的作風大相徑庭。這會改善他在國内、黨内的形象,鞏固他的領導地位。

我是非常樂見這個結果的。

新帝上任前,中國已經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西方國家的精英階層已經被中共高度滲透操控,大量西方人已經認同了中共所宣揚的“中國經濟發展的奇跡要歸功於集權式管理模式”的觀點。我所在澳大利亞公司的高層白人白領裏面沒有一個反共的,多數視中國的威權制度為解決澳洲現有問題的可能選項。如果李克强、汪洋之流的開明人士上臺,中國就不會迅速和西方翻臉,而是繼續加大滲透同化。到了今天,美國和西方其他國家在經濟上對中國的依賴程度和政治上被中國滲透操控的程度會如此之大,以至於他們已經無法覺醒,無法與中共脫鈎。再過十年,中國的經濟規模將超過美國,美國的科技人才和企業已經大部被中國雇傭控制,中國就達到稱霸世界的目的了。

但冥冥之中有一個高於人類的意志,不願意人類走向這個方向。2011年好萊塢的電影《The Adjustment Bureau (命運規劃局)》就展現了這樣一個高於人類智慧、可以左右人類走向的類人群體,推薦沒有看過的人看一看。於是李克强、汪洋等人都沒有上位,上位的是一個小學畢業、世界觀完全與現實脫節的農民。

四十年前,我的外地的一個堂姐嫁給一個北京遠郊的農民,我叫他“張哥”。張哥是一個忠厚老實的農民。那時候農民全靠種地,哪有錢呀,但他每次來我家都買好多點心。父親脾氣坏要打我,張哥攔著不讓打,雙方撕扯了好半天,父親對他大叫:“這是我的家,你管不着!” 但他就是不讓。我縂盼著他來串門。儅他談到當時社會上的問題時,他說都是因爲城裏工人太奸詐奸猾,“就應該在工廠門口架機關槍!”

新帝上臺后,我每每看見他,都覺得他的思維方式和表情姿勢都非常像張哥。新帝不明白中國在改革開放中出現的問題是因爲政治改革滯後于經濟發展,腐敗是因爲獨裁政府沒有監督,相反,他認爲這都是因爲黨和政府太慣著這些屁民了,架起機關槍他們就全都老實了。他不明白美國在過去的二十年裏抱著“中國富有了民主必定跟上去”的期待,一直在幫助中國富起來(我的《贸易战: 朝廷最不想让你知道的真相》一文詳細討論了這個話題,在中國廣爲流傳)。相反,他把西方民主制度視爲洪水猛獸,認定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必須迎頭痛擊。

於是,他上臺六年,將江胡盛世二十年積纍下來的財富揮霍殆盡,讓全世界都看清了中共對民主世界不共戴天的惡意。如果他繼續執政十年,中國必定會重回計劃經濟並蛻變為一個大號的北韓,對國際社會在意識形態上、安全上和經濟上不再構成威脅。這符合全世界的利益,對中國99%的腦殘粉紅來説也是恰如其分的結局。

所以,《香港國安法》導致新帝在中國國内、黨内威望提升、地位穩固,對全世界愛好和平和自由的人們來説,是一個非常好的結果。他的“縂加速師”的稱號名至實歸。

長期

1989年六四屠城之後,全世界譁然,對中共嚴厲譴責和制裁,但中共的困境只延續了一年,其後所有民主國家都忘掉了這件事,忙著和中國做生意去了。中共對强推《香港國安法》後長期局勢發展的判定,就是基於這個經驗和預期。

但他們的判斷完全失誤。

1989年動亂的原因和埃及、敘利亞等地的顔色革命的原因相似。在89年之前的十年,中國在鄧小平的領導下一直在慢慢地走向開放和人性化。儅一個高壓集權的社會開始向溫和、人性化的方向發展,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敢説話了,此時老百姓的反應肯定不是感激和滿足,相反,他們對不公平現象的敏感度會大幅度上升,包容度大幅度下降,他們肯定會變得更加不滿,更加憤怒。英國是世界民主制度的先驅鼻祖,在英國的皇權和民權此消彼長的幾百年的鬥爭過程中,這種“越慣著你你越閙”的現象導致了許多次民變、内戰和鎮壓。所以,1989年動亂的爆發并不是中共做錯什了麽,反而是因爲他們作對了什麽,就是開始改革開放。在動亂爆發之後沒人期待中共會自行下臺,鎮壓是唯一可能發生的事情。

現在美國朝野一致認爲美國過去二十年所犯的最大錯誤就是誤判中國、綏靖中國,但我個人認爲,在六四后老布什派密使來中國,保證美國會繼續和中國親善的做法是正確的。在六四之後,在西方國家對中共嚴厲譴責和制裁的大環境下,鄧小平沒有像普京那樣惱羞成怒破罐破摔與西方爲敵,反而加速了改革開放的步伐,就是基於這個美國的秘密保證的。而二年半后蘇聯的解體和中國投入西方懷抱有著直接的關係。如果當時西方對中國長期全力制裁圍堵,中國看不到任何改革開放的好處,很可能會重新向蘇聯靠攏,就像現在中共和普京抱團取暖一樣,那麽蘇聯的解體就可能遲后,共產鐵幕和冷戰可能會持續更長的時間。這個結局和現在的結局相比未必更好。

現在的國際大環境和1989年完全不同。當時有一個比中共大得多的惡魔蘇聯,西方陣營的對策是分化敵人的陣營,拉攏次惡來對付首惡。但現在中共就是首惡。美國回顧過去二十年放任中共對美國在貿易上占便宜,壓制摧毀美國自己的工業,在意識形態上和經濟上大肆滲透同化,感覺是從一場噩夢中驚醒,發誓絕不會重蹈覆轍。在新冠病毒在武漢爆發之後,中共刻意隱瞞真相,嚴禁武漢人去國内各地,卻聽任他們去全世界,47萬中國人去了美國,結果病毒沒有在中國湖北之外傳播,卻傳遍世界,導致上百萬人死亡和幾十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這讓美國和西方社會的所有人更加深刻地認識到中共的凶殘的本質:他們不會為百萬人的死亡眨一下眼。而此次中國撕毀中英聯合聲明的舉動,又再一次提醒西方人:“不論中共承諾什麽,都不過是廢紙一張。”

所以從長遠來看,中共重蹈六四之後覆轍的希望必定會落空。美國現在正在全力以赴應對瘟疫,不願同時展開一場大戰,但就這樣,美國還派了三個航母編隊到中國附近,軍機、軍艦穿過台灣海峽甚至台灣領空的頻率越來越大。一旦西方國家的疫苗在明年年初普及,瘟疫消散,美國經濟强勁復蘇,美國和西方對中國的圍堵必將陡然加强,這必然和中共通過對外挑起爭端來轉移國内矛盾的做法迎頭相撞。

我在2018年的《美国:中国人永远也读不懂(2018-04-24发表于文学城)》一文中預計“好戲還在後頭”,有一位自信滿滿的小粉紅留言說:“老子等好戲等了十幾年了,就是等不來!” 如果這位腦殘兄知道國外所發生的一切,那麽從那時至今所發生的“好戲”應該讓他目不暇接了。而我今天明白告訴你:過去三年來的好戲和未來相比,用北京話來説,“那都不叫個事兒。”

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頭。

 

這場文革將使美國更强大

由黑人弗羅伊德之死引起的席捲美國波及世界的風暴,雖然經過20天暴力程度有所降低,但同時不斷深化和擴展,給美國社會造成的震盪令人吃驚。議長佩羅西帶領民主黨大佬們向示威者屈膝下跪,連26年前上映的《老友記》的導演都為當年沒有用黑人演員而道歉。現在美國不論是政治家、記者還是學者,只要對這場運動稍有微詞,就會被輿論踏上億萬只腳,不是辭職就是開除,大有讓你永世不得翻身的氣勢。難怪美國人驚呼:”這是一場文化大革命!”

然而,美國這場文革和中國六七十年代那場文革相比,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二个極端。

中國的文革造成二千萬人被殺(叶建英自己說的),無數家庭破碎,倖存者至今仍背負著精神創傷,經濟在十年內不進反退。然而這些損失和文革造成的中華民族的精神退化相比,卻是微不足道的。在民國時期,像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老舍、詹天祐、馮如、林微因、徐志摩、孫中山、張自忠之類的有良心、有脊梁、有底線、有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抱負,在自己專業領域精益求精的人才數不勝數,而文革後這類人再沒有出現一個,民族精神裏只剩下自私、虛偽、怯懦、狡詐、唯利是圖,不擇手段,還有對外面世界的無知与傲慢。

陳丹青的一段話非常精闢地總結了這個現象:

“这是一个弱智的民族,必然会有更深重的灾难。你看他们都在讨论些什么:文革这么反人类的暴行,还在争论正不正确;还在讨论民主与专制谁好谁坏;饿死几千万人,还在为毛好毛坏争得面红耳赤。这些都是常识,象分辩食物与屎一样容易。”

中國經歷了二十年的奇蹟般的經濟發展,影響力遠及全球各個角落,產生了一批像阿里巴巴這樣令西方企業家們都稱羨的優秀企業,然後居然能在沒有被異族攻陷的情況下,原班人馬在六年內完成向愚昧和自鎖的大倒退,成為被大多數國家聲討、追責和圍堵的對象,不能不說是人類5000年歷史上的奇蹟。這都要歸功於這場文革對中華民族的的精神閹割。

中國的這場文革不是老百姓發動的,而是毛澤東一人發動的。毛下面的高層幹部架空了他,甚至在他的專列臥室裡安裝竊聽器,於是他就發動底層愚昧無知的老百姓去炮打資產階級司令部。老百姓打倒了高層幹部,就去打基層幹部,打完了基層幹部就去打老師,打完了老師就互毆武斗,像邪魔附體一樣做了無數的傷人惡事,自己卻一點好處都沒撈到。只有一個人達到了目的撈到了好處,這個人就是毛,他的目的就是通過摧毀整個國家民族的物質和精神基礎來摧毀他的對手們,就好像為了除掉老鼠而燒掉故宮。

大陸人是世界上最種族歧視的。當年在墨爾本Monash大學上學時,有一天和一群華人同學一起坐火車,看見一個華人女同學和一個印度人並排坐在一起親昵。我們走過去想打招呼,她卻全程低頭,一言不發,避免被我們認出來,令那個印度男子非常尷尬,可見她為這個印度人男友所感到的羞愧。大陸人不僅蔑視印度人,也蔑視朝鮮人、印度人、越南人、阿拉伯人和黑人。所以在大陸人看來,美國白人自然是鄙視黑人的,美國現在進行的這場運動自然是黑人向美國白人的反抗和奪權,這是一場你輸我贏的“零和”的鬥爭。在這場鬥爭中,華人旗幟鮮明地站在白人一邊,站在川普一邊,又是恐懼又是氣憤。美國的精英階層基本上是白人,美國160年來的繁榮富足長治久安歸功於精英階層的領導。現在這些精英們似乎都被暴亂嚇倒了,紛紛低頭下跪。如果那些街頭的暴民成了美國的主人,美國還會是美國嗎?

答案是:你放心,這場運動對美國所造成的物質損失微不足道,而在精神上的後果,如果不是宣洩完了一切照舊,那就是讓美國更加強大。

和毛特勒一人發動的文革相比,美國的這場文革是老百姓自己發動的,目標非常清晰明確,那就是向美國社會根深蒂固的歧視黑人的種族主義思維宣戰。請注意,它不是黑人向白人宣戰,而是黑人和相當多的進步白人一道,向種族歧視的思維方式宣戰。你不明白這一點,你就會完全誤判美國這場運動。

美國歷史上的所有的黑人解放運動都是進步白人和黑人並肩作戰,甚至是進步白人領軍。規模最大的那場運動是美國內戰,是主張解放黑人的北方白人和主張維護奴隸制的南方白人之間的戰爭,黑人基本上是旁觀者。內戰後至今,美國社會總能夠一次次順應歷史潮流,遠遠趕在矛盾激化造成二个民族勢成水火之前就作出變革,不斷給與黑人更平等的地位,不斷釋放社會中積聚的破壞力。在世界上所有大國裡,只有美國由兩個涇渭分明、數目上勢均力敵的民族構成,然而美國經過二次世界大戰和美蘇冷戰,從來不需要通過再教育集中營之類的高壓手段等來維穩,外部環境不論如何險惡,民族問題從未掣肘,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蹟。這個奇蹟的根本原因,就是主導社會的進步白人總有超前時代的眼光。

中國人根深蒂固思維方法是:“如果你反對我,你就是我的敵人,我就幹你,我幹掉你我就做主,我輸了,我被殺被抓,就算你贏。” 西方民主社會的思維方法是:社會上絕大多數互相衝突的意見沒有對錯之分,不同人意見衝突是正常現象,民主體制終日在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各種互相衝突的勢力中尋找一個折衷方案,能讓盡量多的人都接受。因為只有這樣,整個社會才不會在內鬥中耗損精力,才能把最大的精力用來做對大家都有益的事情。

大陸人眼裡的偉人是幹死了其餘九个派系的強人,而民主社會裡面的偉人是找到了十个派系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案的那個人。

所以華人和他們崇拜的川普看著美國黑人在街上打砸搶,心裡想:”要是我,就派軍隊戒嚴,誰不聽話就開槍,三天我就平息了這場暴亂!”

而進步的白人們包括佩羅西這樣想:”這些人心裡積累了這麼多的的憤怒,可見他們遭受了多少不公平的待遇。現在美國的當務之急減少黑人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當黑人所受到的歧視減少了,他們的憤怒就減少了,他們發揮自己聰明才智的機會和積極性就多了,他們對社會的貢獻就多了,而這又會導致他們的社會地位的提高,從而形成一個良性循環,社會就更繁榮昌盛。”

不錯,現在這個運動中表現出一些非理性、不包容和非常激進的因素,比如打砸搶燒,破坏歷史雕像,攻擊任何有不同意見的人,呼籲取消警察機構,在西雅圖建立自治區,等等。正是因為這個運動是人民自發的,不是一個深思熟慮的個人或機構發起的,它就會有各種雜音和過激的地方,這是人民自發運動的固有特徵。美國人的智慧體現在他們不因這次運動中有打砸搶燒的行爲,就把這場運動整體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因爲那樣一下子就把全體黑人和支持他們運動的白人都推到了對立面上。美國人永遠不會這樣蠢。川普就是這樣給運動定性的,這就是爲什麽就連共和黨的許多大佬都指責他分裂美國。相反,美國人的智慧體現在:他們把示威的人分爲三類:

第一類:那些通過和平示威向社會不公的現象和思維做鬥爭的人。

第二類:那些痛恨不公現象,因激憤而做出偏激行爲的人。

第三類:偏激過頭了的人,比如槍擊警察的人。

在美國人看來,前二類人佔了絕大多數,都是民意的代表,政府和社會必須傾聽他們的聲音,順從他們改良的要求。《老友記》的導演出來道歉,不是被示威者的暴力嚇倒,而恰恰是在順從這個要求。

民主國家對個體暴力行爲(比如我和鄰居不睦就打他)和群體在要求社會變革的示威中的暴力行爲有著明確的區分,因爲人民的素質良莠不齊,難免在義憤填胸時做出過火的行爲,尤其是在反抗暴政時往往不得不訴諸暴力。所以美國在對待人民示威時的暴力行爲非常謹慎,只要不是造成人身傷害或者巨大物質損失(比如威脅到發電廠的安全),砸個車呀,搶個店呀,警察都是遠遠監控而不介入。

因爲示威者是人民,而人民是美國的主人。

所以,以佩羅西為首的美國精英們和那些抗議者不在對立面上。他們跪的不是暴力和脅迫,而是民意。人民不論想要什麼都是對的,政府永遠不可以說不。這個觀念華人永遠也不會懂。然而你看看,自從內戰後現代版的美國誕生至今160年,經歷二次世界大戰和与蘇聯的核對抗,美國在內亂中死去的所有人(當然不包括刑事案件),還趕不上中國在內戰、肅反、大躍進、文革中一天裡死去的人。這難道不能說明這個制度的優越性嗎?

這場這場美式文革如果能夠帶來社會的變革,其後果必然是民族矛盾的進一步緩和和社會效率的進一步提高,就像美國以往每一次大變革一樣,因為任何一個充分民主的社會都有良好的自癒功能。

而中國的吃瓜群眾們,你們不應該幸災樂禍,而應該反思。當你們看到美國从這場運動中以更強大的姿態勝出時,希望你們因此明白民主制度的優越性,明白專制體制才是你們的禍根。

我們可能誇大了中共內鬥的程度

李克強在人大會上說中國有六億人月收入一千人民幣,打了習近平的臉。於是習近平親署文章強調中國已經脫貧。李想振興地攤經濟,中宣部、北京政府就反對。於是國外華人反共自媒體異口同聲地高喊:中共內鬥加劇了!


什麼叫內鬥?心懷不滿不叫內鬥,互相進攻才叫內鬥。中國肯定有很多當初从改革開放受益、現在因為中國与世界脫勾而受損的心懷不滿的人,但不大可能有手握實權的人在和習近平斗。

第一,就算中國的經濟縮到現在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隨著閉關鎖國、計畫經濟的深化,中共掌權者手裏控制的財富和權力不一定減少。而在高壓統治之下透明度越來越小,中共可以把越來越多的財富據為己有。越是閉關鎖國,他們的權力就越穩固,他們的利益反而越來越大。


第二,習近平已經把絕大多數重要崗位換上了自己人。極權政權從來都是一榮俱榮,一辱俱辱,一旦習近平下臺,現在身居要職的絕大多數官員都要丟官。所以他們肯定是要全力以赴去保習近平的。大家总說李克強是明眼人,看不慣習近平的倒行逆施,真要是這樣,他為什麼不辭職,或者提出反對意見?為什麼他對所有倒行逆施都投贊成票?因為他明白,不論自己多麼鄙視習,自己和他在一條船上。經過几代的逆向淘汰,想在中共的官員裡面找到一個有正義感、使命感,願意為國家民族犧牲自己利益的人,恐怕不比在性工作者裡面找到一個處女容易多少。我在《一个傻子带着几亿聪明人跳河:中国独有的奇观》一文裡面充分討論了這個現象。

第三,當初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的動機,是黨的高層幹部想改善民生,不想搞鬥爭,与他離心離德,把他架空,甚至在他專列的臥室裡面裝竊聽器。毛於是發動底層的無知且滿心憤怒的小粉紅們把各層幹部打倒。現在中國的情勢比當初還要糟糕,因為上層幹部裡面再也沒有一個拼了自己姓名也要上萬言書的彭德懷,而14億底層老百姓裡面起碼有13億是愛國愛黨的小粉紅,就連出了國、懂英語的年輕的留學生,也是到人家去作客,卻用打砸搶來回報張開雙臂歡迎自己、給自己提供世界一流教育的主人的狼。他們的無知、惡和恨比文革時恐怕有過之而無不及。習完全掌握宣傳機器,到目前為止他還基本沒有動用這個資源來對付他的內部敵人。一旦他開動這個資源,把這十多億義和團心裡的恨与惡導向他的對立面,給他們一個可以以革命的名義打砸搶燒的機會,他們所爆發出來的破壞力恐怕會令他們一百年前和五十年前的兩代前輩自愧弗如。

所以,我們很可能高估了中國國內的反習勢力。如果我非得把自己的身家性命賭到一個結局之上,這個結局就是中國逐步閉關鎖國,与世界脫勾,蛻變為一個北朝鮮。它的政權會越來越穩,而美國也不再想摧毀它,因為它對文明世界不再構成意識形態、經濟和軍事上的威脅。

除非他們打台灣。我在《中共強推香港國安法的深遠影響》一文裡面討論了這個選項對中共的強大誘惑。一旦走向這一步,中共必將土崩瓦解。

不論中共打不打台灣,从長遠來看,中共都將 不再對民主世界構成威脅。

所以我不希望習近平下臺。我不希望換上一個鄧小平、江澤民這樣的明君,中共緩過氣來,繼續為害世界。我希望習近平能夠再活40年,並且一直做中共的總書記,直到中共被民選的中國政府宣布為非法組織。

中共強推香港國安法的深遠影響

和中共在强推香港國安法的過程中表現出的破釜沉舟的決心相比,自由世界的表現非常軟弱。香港的前宗主國,香港基本法的締約國英國只是表示將放寬香港人來英國的限制,并未采取對中國的制裁措施。整個歐盟只有瑞典提出制裁,而德國總理默克爾大概是在共產政權下長大,習慣了獨裁政府的緣故吧,不但不譴責制裁,反而强調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與中國共事。而美國總統川普雖然周五發表了措辭强烈的反共演講,推出了一攬子六項制裁措施,包括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和制裁破壞香港自治地位的中港官員,但其後股市和人民幣都出現反彈,分析家們說“川普將子彈上膛,卻沒有扣動扳機”。

下面就給大家分析一下中共強推香港國安法的長遠影響。

對於川普推出的一攬子制裁措施,反共自媒體們同聲歡呼:美國吹響了新冷戰的號角。以往中國的外資投資有70%來自香港,香港是人民幣的出海口,中國可以通過在香港的空殼公司獲得它自己無法獲得的技術和設備。這些自媒體都堅信,隨著香港自治地位的喪失,中國將喪失這三個能力,這會給中國本來就疲軟的經濟壓上最後一根稻草,導致中國的崩潰。

實際上,美國在香港也有百億千億美元的利益,如果美國將香港徹底封閉,美國的利益也會受到重大損失。另外,如果香港喪失了所有從西方獲得利益的渠道,香港人民的利益也會受損,美國實際上是把香港人推入了中共的懷中。如果中共趁機對香港雙管齊下,一方面把香港人民的苦難歸罪于美國的封鎖,另一方面給他們小恩小惠的福利救濟,在一大批包括成龍在内的各界建制派的裏應外合之下,香港人中一部分人轉而向中共靠攏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美國不可能完全封鎖香港這個中國的“出海口”。它投鼠忌器。它對香港采取的一攬子制裁措施有相當一部分是做給美國的反華勢力看的。中國通過香港獲利的三個渠道在短期内不會出現質變,在長期内,由於中共采取各種迂迴措施,這些渠道收窄到一定程度后停止收窄,甚至一段時間后再次放寬的可能性都是有的。香港97年回收后就出現過恐慌性的移民潮,但冷靜一段時間后大家發現香港的環境沒有出現災難性的變化,很多人就放棄了移民,很多走了的人又回來了。這次將會是上次的一個重演。那些亢奮的反共自媒體所預計的香港居民和外企的大舉外遷肯定不會發生。三年后如果有20%的居民和企業外遷就不錯了。這些變化對中國經濟肯定會有影響。中國經濟因爲中共的各種倒行逆施會毫無疑問一路下行,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中國經濟離崩潰可能還遠著呢。

從長期來看,香港事件對中共的決策過機制的影響才是深遠而決定性的。

最近北京推出的一項政策引起了全球的關注。詆毀中醫中藥現在屬於違法行爲了。網友紛紛調侃:不如把詆毀傳統武術也列爲違法,太極騙子馬保國就再也不會被KO了。這類政策的荒誕不經的程度已經進入了文學創造的範疇,一個想象中的荒唐政府也不過如此。它對中共的執政沒有任何好處,只是招來全球的鄙視和反感。那爲什麽北京的官員要這麽做呢?因爲習近平喜歡中醫。他是小學畢業水平,見解基本上就是個農民。他周圍的人沒有一個關心國家和黨的利益,有的都是削尖了腦袋想糊弄這個傻主以求上位的小人。他們唯一關心的就是“我說什麽做什麽能最大程度討得他的歡心,能夠再升一級?”所以中共已經完全喪失了糾錯機制,不論習近平做了什麽錯事,周圍的人都只可能說:“您做的高明!大顯天朝宏威,老百姓歡欣鼓舞奔走相告!”這和秦末時的情況很相似。中共現在所做的所有蠢事,包括外交官破口大駡四處樹敵,都是因爲這個原因。上有好者 下必甚焉。

中共幾年以來在貿易談判上優柔寡斷出爾反爾,看盡了美國臉色,一邊被美國徵收關稅,一邊還不得不大賣美國產品。一向將西方視爲卑鄙小人洪水猛獸的聖主能不憋了一肚子火嗎?然而在香港問題上他破釜沉舟,毫不退讓,結果美帝國主義咆哮了半天,實際上中國沒有損失多少。這件事給小學畢業的習近平帶來的鷄血效應將會是巨大而深遠的。“毛主席不是說嗎?帝國主義就是紙老虎。有人一再跟我說現在不能跟美國硬碰硬,原來都是飯桶軟骨頭。看來還是毛主席紅寶書才對!” 想象一下他手下那些趙高童貫們,此時此刻肯定在順著主子的心意,夸他高瞻遠矚力挽狂瀾,讓美國這個紙老虎露出了原形。

所以香港事件之後,中共在和美國和其他國家地區的衝突中會更少顧忌,更加膽大妄爲。香港被收入囊中,志得意滿的中共會將目光轉向台灣。除了香港事件上的“成功”給他們打了鷄血以外,還有二個因素可能促成中共在台灣問題上鋌而走險:

第一,隨著中國經濟一路下行,中共和習近平自己面臨的執政合法性的壓力會越來越大,他們玩弄民族主義,將矛盾轉移到一個崇高的命題之上,轉移到與外部的衝突之上的意願會越來越強烈。

第二,在抗疫過程中,中共表現出的愚昧、狹隘、自私與台灣表現出的高效、人道、溫良之間的鮮明對比,讓台灣的國際聲望陡漲。民主世界意識到,這麽多年以來,台灣面對國際社會的噤聲疏遠和中共的文攻武嚇,不聲不響不動聲色地獨撐危局,實在是黑暗之中的一盞明燈。美英在幾年内帶頭與台灣建交已經是大概率事件。而一旦台灣作爲一個獨立國家得到世界的承認,中共必然被國人唾棄。所以,中共感到解決台灣問題的緊迫性,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不錯,中國的軍力現在已經達到頂峰,但仍然沒有任何拿下台灣的可能性。以後隨著中國經濟的長期下行和國際社會的技術封鎖,中國軍力將越來越弱,而隨著台美政治、軍事合作的迅速升溫和對臺軍售質量、數量的迅速提升,中共武統成功的可能性只會越來越少。但從習上臺后一直在專心致志地揮刀自傷這段歷史上看,我對中共能夠看清形勢不做出自殺式攻臺決定完全沒有信心。

在《中国过去和未来的二十年》一文裏,我系統全面地論述了爲什麽美國會在中共武力犯台時毫不猶豫地與中共打一場全面戰爭。不錯,在這場戰爭中,會有很多無辜的中國人、台灣人、美國人死去,但中共無力犯台的可能性就像一根絞索,幾十年來時時刻刻套在台灣的脖子上,嚴重地制約著台灣的發展。台灣的工資水平並不比新馬泰高,台灣有優秀的人口素質、舒適的環境和穩定的政治環境,如果把這柄達摩克里斯之劍拿走,台灣成爲一個全球接受的正常國家,它獲得的國際投資勢必幾倍增長,台灣的經濟會迎來空前的繁榮。

其實,這炳劍又豈止懸與台灣人民的頭上。全世界又有哪個民主國家能幸免于中共的意識形態同化、網絡攻擊、間諜滲透?很多國家包括印度、日本、韓國、越南、印尼、馬來、菲律賓還受到中共直接的軍事威脅和霸凌。但更重要的是,這柄滴血的劍和長鞭高懸與14億中國人的頭上。三反五反死了幾十萬,大躍進死了三千萬,文革殺了二千萬(葉劍英親口說),此時此刻有很多無辜的人還被關在中共的監獄裏,每當有人願意出錢移植器官,有人就會毫無懸念地病死。

所以,中共發起武力犯台,然後被自由世界打敗並垮臺,對台灣,對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來説,都未嘗不是一個絕好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