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超音速武器對中國是福是禍?

1957年10月4日,蘇聯成功發射人類歷史上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斯普特尼克一號。此後美國舉全國之力投入太空技術研發。 1969年美國實現人類首次成功登月。

中國于2021年夏天進行了高超音速武器試射,該飛行器靈活改變軌道, 繞地球一周,最後降落在離目標34公里的地方。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 (Mark A. Milley) 将军表示,這对美国而言非常接近斯普特尼克时刻 (Sputnik moment)。就是說,美國感到了巨大的威脅。

這次試射對中國來說是福是禍?

只要看一看上次斯普特尼克时刻的後果就行了。本來美國無意在航天領域與蘇聯展開軍備競賽,斯普特尼克时刻之後,NASA技術總監告訴手下:“給你們的家人打電話,我們要加班了。” 結果美國在航天領域迅速把蘇聯遠遠拋在後面,在這個過程中開發出大量的蘇聯沒有的航天科技,到了里根總統,這些科技被用于“星球大戰”系統。蘇聯拼命追趕,結果破產崩潰。

有人說里根其實無意真的開發星球大戰系統,只是忽悠蘇聯而已。但蘇聯之所以恐慌,就是因為美國那時已經有了開發星球大戰系統的全套的技術儲備,蘇聯不是傻瓜,它知道這一點。如果北韓宣傳要開發星球大戰系統,會有人恐慌嗎?

斯普特尼克时刻開啟了美蘇冷戰和軍備競賽,以蘇聯崩潰結束。

這後面的道理很簡單。

好比美幫和蘇幫二撥黑社會勢不兩立。雙方各有三百人,美幫財力雄厚,蘇幫缺錢。本來雙方都是用刀棍,幾年來數次火併都打了個平手。蘇幫為了贏得最終勝利,勒緊褲腰帶買了幾把手槍,在下一場火併中佔了上風。美幫於是砸下一百萬美金升級裝備,三百人人手一支突擊步槍,結果下一次火併時三分鐘內把蘇幫三百人全部打成了篩子。

蘇聯在對手比自己的財力和科技能力強十倍的情況下發起極其燒錢的尖端軍備競賽,是自己最終崩潰的原因。

現在中國重蹈復㡇,結果也將重複。

美國不僅會迅速在高超音速武器上趕上並遠遠超越中國,幾年後,美國還會最終開發出能夠攔截這種武器的技術。屆時里根的星球大戰系統就真的實現了。

這種能力不是一種武器能做到的,它需要在航空、航天、激光以及我們還不知道的許多領域創新,並將這些技術整合起來。美國在這些領域尤其是整合多種尖端技術的能力上領先中國好幾十年,中國在這方面可以說還沒有入門。外行人以為中國建成了太空站並實現了太空行走就趕上了美國,其實太空站和太空行走裡面沒有任何當代前沿的技術含量,不過是如何進入和改變軌道的數學計算、火箭發動機的精確控制和空間站的材料選擇與製造而已。美蘇之後只有中國去玩空間站和太空行走,不是因為技術太難,而是因為其他國家不願意去花那個冤枉錢。把一磅重量送入軌道需要10000美元,國際空間站的建造、入軌和太空組裝花費了1500億美元,每年的維持費用就四十億美元。

這些技術美蘇50年前就過關了,五十年以來,美國沒閒著。

一旦美國成功開發出針對高超音速武器的攔截技術,中國所有的核武器和遠程投射技術都將變成廢鐵,美國常規武器上對中國有著摧枯拉朽一般的優勢(見《中國航母屢秀肌肉,美日決策者偸著樂》和《准确量化:中国综合军力是美国的百分之一!》),她對中國動武就不再有顧忌,中共會感到滅頂之災。中國的腐敗、低效的國防工業是一個吸金黑洞,再給它五十年它也找不到攔截美國高超音速武器的辦法,但它明知道毫無希望,也不得不勒緊褲腰帶把所有的錢砸進去,最終它不是被美軍擊潰,就是像蘇聯一樣破產。

或許有人會問:“美國既然有這些技術優勢,為什麼非要等中國在高超音速武器上領先了,才奮起直追呢?”

原因有二個:

第一,美國的國防預算需要國會批准,不像中國可以讓老百姓勒緊腰帶。因為經費有限,美國每年都有很多希望花錢的地方不得不砍掉。美國已經在所有領域領先對手,她最不希望去開闢新的競爭領域。

第二,創新領先的一方其實經濟上最不划算。你從無到有,花大量的時間金錢去創新,一旦成功,就算沒有洩密,對手也可以在大方向上跟進,省去一大段路,弄不好還會彎道超車,所以你不得不一直保持比對手大得多的資金輸入以一直保持領先。所以,能夠避免在一個全新領域開啟新的軍備競賽,是美國求之不得的。

然而,一旦美國的敵人在一個關鍵領域超越,一旦美國眾志成城,她的爆發力將是驚人的。

所以,中國高超音速武器試射成功的唯一效果,就是說服美國人民和國會投入足夠財力人力,把與中國在星球大戰領域的差距從50年拉大到100年,好讓中共死得更快。

所以美國的敵人如果聰明,一定不會去開發美國沒有的“煞手鐧”。

然而一個國家如果聰明,又怎麼會選擇去做美國的敵人?

在鄧小平訪美的轉機上,陪同出访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兼美国研究所所长李慎之问邓小平:“我们为什么要这么重视同美国的关系?”邓小平回答说:“回头看看这几十年来,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 (原文

中共既然有反美的智商,那麼再創斯普特尼克時刻,激勵美國再次進入眾志成城的狀態,也就順理成章了,是不是?

歷史正在重演。

大家記住我的預言。

中國航母屢秀肌肉,美日決策者偸著樂

2021年4月,遼寧號航母編隊進入太平洋演訓。12月16日,遼寧號航母編隊穿越宮古海峽進入太平洋進行演訓。19號,在沖繩縣北大東島東方300海里,日本偵測到遼寧號編隊正在進行戰鬥演習,威脅意味日趨濃厚。

中國人對自己航母艦隊屢次遠航秀肌肉感到自豪。但我想告訴他們,這是百分之百的白癡在行動。

幾年前中國空軍派王牌飛行員駕駛最先進的殲11戰機(仿製蘇27)去土耳其友好訪問,希望和土耳其的美制F16戰機進行模擬空戰,以摸清其性能,積累作戰經驗。F16是美軍現役四代戰機,正在逐步被隱形五代戰機F35取代。土耳其在美國壓力下拒絕展示F16,只出動F4鬼怪式戰機與殲11進行模擬空戰,結果是四比零,殲11被全部擊落。

F4是美軍在越戰中的主力戰機,25年前就已經被美軍淘汰。下一代的在海灣戰爭中大顯身手、從未被擊落的F15也已經被美軍淘汰。美軍現在部署到太平洋的主力戰機是五代隱形機F35,比F4先進整整三代。如果F4能夠全殲中國最先進的殲11,那麼中國空軍在太平洋遭遇F35會是一幅什麼樣的畫面,我們不需要很大的想像力去想像吧?如果一場大規模美中空戰以100比1結束,就是F35擊落共機100架,自己被擊落一架,美軍肯定會調查失敗原因。

中國人會說:“我們有隱形戰機殲20!” 首先,因為製造工藝、材料工藝不過關,殲20的大量零部件廢品率極高,導致殲20單機成本二億美元,比美軍的隱形戰機F35的單價八千萬美元貴一倍還多,而且每年只能生產幾架,到現在一共只裝備了二十多架。其次,印度空軍宣布其蘇30戰機的機載雷達捕捉殲20毫無困難,而蘇30在F35之前毫無還手之力。

不僅中國空軍落後美日三代,中國海軍也好不到哪裡去。4月遼寧號航母編隊進入太平洋,美日軍艦不僅貼身監視,美軍驅逐艦竟然突入中國編隊,把遼寧號和護航驅逐艦隔開。如果在戰時,美艦上的魚雷、砲彈、導彈、火箭彈早已經傾瀉到了遼寧艦身上,它已經沉沒了。

接著,遼寧號動力系統癱瘓,趴了一整天,附近的美軍驅逐艦馬斯廷號艦長居然離開艦長指揮位置,在船舷邊放把椅子,翹起雙腿,做了一回吃瓜群眾。這次丟人現眼的後果是幾天後已經退休二年的遼寧號研製過程中的的關鍵人物,海軍前副參謀長宋學被終止人大代表資格,追究刑事責任。馬斯廷艦長這張照片傳遍全球,成為揭示中國軍隊真相的一個縮影:吹牛及天,實際上就是個笑話。

中國海軍的反潛能力是中國海軍的最短板,是笑話中的笑話,而美軍潛艇恰恰是世界上最安靜、威力最大的潛艇。一艘美軍戰略核潛艇所攜帶的核彈可以摧毀中國所有省會及大城市,一艘攻擊核潛艇可以抹去一個大型航母艦隊。中國潛艇技術落後蘇俄一代,俄國潛艇技術落後美軍二代。蘇聯核潛艇一出海,後面就跟上一艘美軍攻擊核潛艇,蘇聯潛艇有戰鬥民族特有的方法來偵測後面有沒有美軍潛艇:艇身忽然橫過來,導致阻力瞬間增大幾十倍,潛艇瞬間停止,後面要是跟著一艘美軍潛艇,它無法迅速煞車,就會撞上去。美軍管這個同歸於盡的招數叫“瘋狂的伊萬”。

美軍最先進的隱身智能長程反艦飛彈AGM-158C射程接近1000公里,可以自行辨識威脅、價值最高的目標,改變飛行路徑來躲避對方防空火力,識破各種干擾、假目標,多枚導彈之間可以互相協調行動。

一旦開戰,中國航母編隊就好像是被關在捕捉籠裡面的野豬,獵人從容地把槍架在籠子邊上,一槍一個地擊斃。

  • 美軍可以在中國艦隊的雷達視界之外發射隱身智能長程反艦飛彈逐個擊沉。
  • 可以出動艦載機全殲中國艦載機,再發射中短程反艦飛彈將中國軍艦逐一擊沉。
  • 可以由潛艇發射重型魚雷,一枚擊沉一艘大驅,二枚擊沉一艘航母。
  • 甚至可以在艦載機全殲中國艦載機、摧毀各艦上火控設備後,把中國軍艦留給美軍軍艦做艦炮射擊的活靶子。

長期跟蹤美國軍事領域的人都知道,美軍一向居安思危,極度誇大對手實力和威脅,以便獲得更多預算,裝備更多、更先進的武器。能夠在自己付出慘重代價後徹底擊敗對手已經遠遠不能滿足現代美軍的需要,現在美軍的戰略目標是在自己付出極小代價的前提下徹底擊敗對手。就如我在《軍事專家爲你預料台海之戰全過程》一文中所預言的,台海之戰中國軍隊的陣亡將是六位數,而美軍傷亡將是二、三位數。

然而,雖然美軍一向極大誇大對手實力和威脅,但我們從來沒有聽美軍提過中國航母的威脅。

是不是很有意思?

因為美軍再誇大,在講究透明的民主體制下,也不能坐在M1A2艾布倫主戰坦克裡面,渲染揮舞長矛的對手的威脅。

中國航母對美日的威脅比長矛大不了多少。

不僅如此,美日澳等民主同盟希望中國的航母越多越好。

為什麼呢?

中國的武器設備因為落後,故障率、替換率比美軍高數倍甚至十多倍,運行成本實際上比美軍還高,這還不算貪污截流。中國的軍費開支對外公佈的數字是每年3000億美元,實際應該是5000億美元左右,其中60%用在軍人工資福利上,其餘40%裡面,至少一半被貪污截流,真正用在武器裝備上的只有1000億美元左右。美軍一個航母編隊每年的運行費用是20億美元,中國的如果也按20億美元來算,就是中國所有軍費的2%。中國現役、在建和即建的航母至少有五艘,這就是所有可用軍費的10%。而美軍維持11個航母艦隊所需要的200億美元,只佔美國8000億軍費的2.5%。所以中國的航母是中國的巨大負擔。所以美國希望中國的航母和海軍越多越好,直到國家財政枯竭,像蘇聯一樣不戰而潰。

中國航母頻秀肌肉還有另一個好處。美國和日本的精英階層都希望日本突破和平憲法重新武裝起來,但日本老百姓的反戰思維一直制約著日本的再武裝。普通老百姓不懂那麼多軍事技術,在他們看來,一個中國航母編隊和一個美國航母編隊差不多,所以當中國航母編隊一再抵進日本進行戰鬥演練時,他們感到切實的威脅。而迫切希望突破和平憲法的日本政府才不會傻到告訴日本老百姓這些艦隊是無用的鐵棺材,因為它們正在說服老百姓同意日本的再武裝。

難怪中國每下水一艘航母,美日的決策者都會偸著樂。

中國明知是陷阱,卻不得不跳進去

美軍為深度隱形、超高機動性、可無人駕駛的第六代戰鬥機研製的變循環引擎即將量產。渦輪風扇發動機耗油低,但在超音速尤其是超高音速表現不佳,渦輪噴氣發動機適合超音速,但耗油太大。美國的變循環發動機可隨時在二者之間無極切換,推力大為加強,同時還省油30到40%,航程加大40%。

中國的渦噴15防制1970年的法國發動機,與美軍F15戰鬥機所用發動機F100同代,至今不能過關。美軍現役的F22隱形戰機所用的發動機F119比F100至少先進一代,即將投產的變循環發動機比F119的先進一代。

F100的壽命是4000小時,F119的壽命14000小時,而中國現役戰鬥機的發動機包括所謂隱形戰機殲20的引擎壽命都不到1000小時。

噴氣機引擎是航空工業裡面最難開發的技術,是制約中國航空業的最短的短板,所以中國在戰鬥機引擎的研製上砸入幾百億美元的巨資,但到現在還趕不上美國正在淘汰的F100引擎,因為國家投資的絕大部分都被截流用在貪污和員工的福利上了,一個二千多人的研究所真正搞技術的只有一百多人。中國就好像一支有一百個孔的大木桶,要想灌滿這隻桶,它需要比美國多幾倍的水。

所以,中國要想趕上F119引擎的水平需要投資幾千億美元,要想趕上變循環引擎需要投資幾萬億美元。中國2021年軍費一共才3000億美元!

而引擎只是中國落後于美國的無數關鍵技術之一!

美國現在每年國防投入接近一萬億美元,中國低效、腐敗的國防工業每年需要三五萬億美元才能保證雙方差距不擴大,更不用說縮小了。中國現在連公務員都減薪了,它不要說每年投入三萬億美元,就是現在的三千億都困難。

但就是勒緊褲帶,中共也會持續加大國防預算,因為毛的傳人都堅信落後一定會挨打。

蘇聯解體前走的是一模一樣的過程。美國以自己高效的巨大的國防工業逼著蘇聯來競賽,逼得蘇聯破產倒閉。

現在美國正在如法泡製。

而中共明知道這是美國挖的一個大坑,掉下去必死無疑,但它也一定會跳下去。

我以往對中美政局的預測大多數應驗

  1. 在2014年香港第一次爆發占中運動,我在最開始發表在文學城的一篇文章中預測香港的抗爭將長期化、激烈化,中共會血腥鎮壓,導致民主世界的反華浪潮。應驗。
  2. 2018年,在《美國:中國人永遠也都不懂》一文中我預測美國這部龐大而笨重的機器動起來了,一旦它動起來,就不是中國買幾架波音飛機、請到故宮裏面吃頓飯就可以擺平的。無數小粉紅大笑。 應驗
  3. 2018年11月,川普祭出第一輪關稅之後,習近平承諾大舉購買美國產品,川普大肆誇耀“和習主席的友誼”,大家都預計美中關係會緩和,貿易戰會冥旗息鼓,我預測《贸易战绝不会达成协议,三个月后必定照打》。應驗
  4. 美國大選前川粉們說拜登親共,會和中共私下勾兌,會搞垮美國經濟,我預言拜登對中共會更狠,美國經濟會更好。應驗
  5. 大選揭曉后,川粉們堅信川普會翻盤,我預測川普的所有作弊指控都不會坐實,彭斯不會推翻選舉結果(《我為什麼對川普深惡痛絕》)。應驗
  6. 中國對澳洲多種產品實施關稅制裁後,我預測澳洲是一個驕傲的民族,她絕不會向脅迫低頭。應驗
  7. 2020年5月,疫情剛剛在爆發不久,美歐還在水深火熱之中,尚未達到最糟糕的時刻,而中國疫情已經清零,全球最先開始經濟復甦,我在《美國民主制度在抗疫中的功過》一文中預測一年後美國會走出疫情的陰霾,經濟報復性增長,而中國將一直在封城、解封、封城的週期中,經濟一蹶不振。應驗
  8. 拜習會前,歐美分析家紛紛預言習近平會邀請拜登參加北京冬奧會,拜登將很難拒絕。我預測拜登團隊肯定會私下告訴習近平團隊:“不要提出邀請,否則會讓習難堪。” 應驗
  9. 我預測川普不會參選2024,因為所有我執強大的人都是外表強大內心充滿恐懼,他害怕再次敗於拜登手下,他輸不起。共和黨現在的策略是盡量利用川普旗下的紅脖子們,到了最後關頭再拋棄他,所以到時候也不會推舉他參選。待驗
  10. 2020年9月15日美英澳公布AUKUS軍事同盟,30日我在《澳洲:中共的滑鐵盧》一文裡面說,此協議讓美國獲得了一個比關島面積大14000倍、工業能力雄厚的前進基地,將中國南下的道路徹底封死,是中國的太平洋雄心的終結。2022年1月,台灣議員爆料,中國極度擔心AUKUS同盟將把中國海軍阻于中國沿岸淺海,無法南下太平洋。部分應驗
  11. 中國試射高超音速武器後,我在《高超音速武器對中國是福是禍?》一文中預計,美國會迅速在高超音速武器上趕上並大大超越中國,數年後美國將研製出攔截該武器的技術,該技術不會是一二種武器,而是主要將建立在很多種技術的整合上,而這恰好是中國最不擅長的。屆時中國所有核武器和導彈將變成廢鐵一堆,中共會感到滅頂之災。待驗

歷史將普京推上了希特勒曾走的那條路

希特勒上臺前,德國有30%的失業率,大蕭條,政治動亂。1933年希特勒上臺后,德國一躍成爲歐洲最强大富有的國家。在希特勒開始軍事冒險之前,他是世界政壇的明星,包括英美在内的世界領導人紛紛來向他取經求教。

1936年3月,希特勒違反一戰停戰協定,下令德軍進入與法國和比利時接壤的萊茵地非軍事區。

1938年3月,德軍開進奧地利。奧地利并入德國版圖。

同年,希特勒以戰爭相威脅,對捷克斯洛伐克的多數居民是日耳曼人的蘇德台地區提出領土要求。英法在慕尼黑向希特勒屈服,施壓捷克斯洛伐克讓出該地區。

次年,1939年3月,希特勒撕毀慕尼黑協議,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並向波蘭提出領土要求。

英法忍無可忍,警告希特勒:“如果你入侵波蘭,我們就宣戰。”

同年9月,希特勒入侵波蘭。英法遂向德國宣戰。

從此希特勒再沒有回頭路,一條路走到黑。

希特勒不是不知道英法的後臺是美國,德國無論如何也打不過美國。那他爲什麽走上這條不歸路呢?

一方面,德國當時感覺迫切需要擴展第三帝國的生存空間,另一方面,一戰中英法損失慘重,元氣大傷,國民反戰情緒極强。希特勒每走一步,英法都提出嚴正抗議,但還是不願意為此一步就和强大的德國開戰。希特勒洞悉這一點,所以他就步步進逼。

那他爲什麽不在佔夠了便宜后,在英法即將宣戰之前停下來,然後安心消化被佔領土,再重建和英法的關係?

原因有三個:

第一,你一贏再贏,對手一讓再讓,你受到國内老百姓和周圍官員的崇拜歡呼,你的自信一定會盲目擴張,你對對手一定會越來越蔑視。英法宣戰后希特勒大吃一驚,陷入沮喪之中,因爲他完全沒有料到英法會爲了波蘭跟德國宣戰。

第二,你一贏再贏,周圍人對你的期望越來越高,爲了維持自己的這種聲望,你會不停地尋求新的勝利。試想如果希特勒在收到英法宣戰警告后就收手,周圍的幹部和德國老百姓會有多失望:

”波蘭已經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了,英法説大話而已,哪敢和德國開戰!想不到元首不禁嚇!“

你想想那時希特勒所面臨的壓力有多大。他除了繼續冒險幾乎沒有其他選項。

第三,英法一讓再讓,不等於他們讓得心甘情願。希特勒每得手一次,英法對他的敵意就更強,針對德國的軍事部署也越強。儅你面對一個充滿敵意的對手,你無法去專心設想和他在一起燒烤喝啤酒是什麽樣子,你會擔心他攻擊我怎麽辦,還不如我先發制人。

所以希特勒走上那條不歸路其實不是他自己的選擇 — 他自己幾乎沒有選擇。是歷史是大環境把他誘導甚至逼上了那條路。

現在歷史正在將普京逼上希特勒那條路。他和希特勒當時的處境出奇地相似:

  • 普京吞并了克里米亞,全世界同聲譴責,但沒人願意爲此和核大國俄羅斯開戰。
  • 普京爲此成了俄羅斯民族英雄,俄羅斯人民空前自信,期望滿滿。
  • 不僅美歐對普京吞并克里米亞無所作爲,現在普京在烏克蘭邊境部署了十多萬的部隊,各方面都預計他將在新年對烏克蘭發起全面入侵,美國卻明確表示軍事捍衛烏克蘭不在選項之中。這和當初英法的一讓再讓是不是一模一樣?普京已經認定帝國主義是紙老虎,絕對不敢和核大國開戰,所以還可以大大地撈一把。
  • 北約爲此與俄國成爲敵對關係,不斷幫助烏克蘭增强軍力,普京視此為俄國的心腹之患。

美歐一再警告:如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會給俄羅斯史無前例的經濟制裁。美歐設身處地地為俄羅斯考慮,相信俄羅斯一點受不了這些制裁,所以肯定不敢入侵。

但普京卻不這麽想。他認爲吞并烏克蘭是他重建俄羅斯大帝國的一個歷史性勝利,從此自己名垂史冊,爲此受這些制裁都值得。自己手中握有巨大的石油天然氣儲備,歐洲對此有很大依賴,又有中國的策應支持,俄國完全可以挺過那些制裁。況且沒有制裁能夠持續20年,憑藉自己的高超的外交手腕,對歐洲分化瓦解,幾年後緩解制裁是非常可能的事情。

所以在拜登與普京通話后,普京仍然繼續增加他在烏克蘭邊境的軍力。他入侵烏克蘭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一旦俄國入侵烏克蘭,普京就走上了希特勒的那條不歸路。普京一定會對美歐的制裁力度和給俄國造成的衝擊大吃一驚。那時俄國就處於當年日本帝國的一模一樣的處境:美國當時對日本的經濟制裁讓日本面臨崩潰,日本要麽吐出滿洲推出中國,要麽開戰攫取更多的生存空間。俄國到時候也會面臨一樣的處境。歷史告訴我們,希特勒、東條英機都沒有選擇後退,因爲獨裁者的心態和處境都注定他不會後退。所以普京也不會後退。那時他手裏的王牌只有軍隊,所以他只能通過軍事行動迫使美歐放棄制裁。

一旦普京在占領烏克蘭后進一步加大軍事冒險的力度,北約必然會以軍事手段應對,因爲北約的忍耐力已經到了極限。再不軍事反擊,普京的野心和冒險欲進一步膨脹,整個歐洲的安全就崩潰了,北約絕對無法容忍。俄國的常規軍事力量和核力量再大,大不過當初的蘇聯。北約有和蘇聯硬碰硬的膽量,又怎麽會容忍現在的俄國騎在脖子上拉屎?所以普京正在戰略上嚴重低估北約的決心。儅他面臨北約的開戰的最後通牒時,他會再次大吃一驚,就好像希特勒在英法宣戰后大吃一驚。但他會硬著頭皮不讓步。然後就是戰爭。

一旦俄國入侵烏克蘭,中俄(伊朗)軸心國就正式成型,中國藉機入侵台灣的可能性也大幅度增加。

不過這場世界大戰不會打六年,應該在一年内結束,而且不會以失敗國被軍事占領告終。美日歐同盟國只消將中俄的空軍、海軍消滅,中俄就會願意簽停戰協議。當然普京和中共肯定會下臺的。我在《軍事專家爲你預料台海之戰全過程》詳細預計了臺海之戰的全過程,應該八九不離十。準確預中共崩潰以後中國的政局走向比準確預計戰爭過程難,我所寫的版本最樂觀的版本。如果大家想看看不樂觀的版本,不妨留個言,我會為大家寫下來。

施壓德國車企封殺立陶宛:中共的末日狂奔

立陶宛允許台灣開設以“台灣”命名的代表處后,中國采取了一系列報復舉措,禁止進口立陶宛產品,將與立陶宛的外交關係降爲代辦級。這些舉措沒有讓立陶宛屈服,於是中國采取了更加瘋狂的舉措:施壓德國車企巨頭停止使用立陶宛生產的零部件

據説,此舉以及後續的類似的舉措會對立陶宛經濟造成更大的損害,有可能迫使立陶宛最後不得不屈服。

下面我告訴你中共此舉的後果。

我以往對中美政局的預測:

在2014年香港第一次爆發占中運動,我在最開始發表在文學城的一篇文章中預測香港的抗爭將長期化、激烈化,中共會血腥鎮壓,導致民主世界的反華浪潮。應驗。

2018年,在《美國:中國人永遠也都不懂》一文中我預測美國這部龐大而笨重的機器動起來了,一旦它動起來,就不是中國買幾架波音飛機、請到故宮裏面吃頓飯就可以擺平的。無數小粉紅大笑。 應驗。

2018年11月,川普祭出第一輪關稅之後,習近平承諾大舉購買美國產品,川普大肆誇耀“和習主席的友誼”,大家都預計美中關係會緩和,貿易戰會冥旗息鼓,我預測《贸易战绝不会达成协议,三个月后必定照打》。應驗。

美國大選揭曉后,川粉們堅信川普會翻盤,我預測川普的所有作弊指控都不會坐實,彭斯不會推翻選舉結果(《我為什麼對川普深惡痛絕》)。應驗。

中國對澳洲多種產品實施關稅制裁後,我預測澳洲是一個驕傲的民族,她絕不會向脅迫低頭。應驗。

2020年5月,疫情剛剛在爆發不久,美歐還在水深火熱之中,尚未達到最糟糕的時刻,而中國疫情已經清零,全球最先開始經濟復甦,我在《美國民主制度在抗疫中的功過》一文中預測一年後美國會走出疫情的陰霾,經濟報復性增長,而中國將一直在封城、解封、封城的週期中,經濟一蹶不振。應驗。

拜習會前,歐美分析家紛紛預言習近平會邀請拜登參加北京冬奧會,拜登將很難拒絕。我預測拜登團隊肯定會私下告訴習近平團隊:“不要提出邀請,否則會讓習難堪。” 應驗。

我預測川普不會參選2024,因為所有我執強大的人都是外表強大內心充滿恐懼,他害怕再次敗於拜登手下,他輸不起。共和黨現在的策略是盡量利用川普旗下的紅脖子們,到了最後關頭再拋棄他,所以到時候也不會推舉他參選。到時候大家看會不會應驗。

現在我告訴你:如果中共針對立陶宛的最新“懲罰”對立陶宛沒有造成太大影響,立陶宛沒有屈服,這將是中共的萬幸。

如果立陶宛屈服了,驅逐台灣辦事處,中共將等來世界上民主陣營(美、歐、澳、日等)的疾風驟雨般的反制措施,台灣人會從夢裏笑醒。

西方文化的根基是騎士精神和紳士風度,講究公平對戰,不乘人之危,不利用別人的弱點脅迫別人。這是一個正派人、體面人的最基本的素質。我在《澳洲:中共的滑鐵盧》一文裏面詳細討論了這個傳統。中國人對這個概念一竅不通,在他們看來,別人有把柄握在自己手裏,自己自然可以以此要挾別人,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中國自從放棄韜光養晦,開啓戰狼外交之後,它所有的外交行動,不是賄賂就是脅迫,沒有其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最最反感的,就是中國以經濟利益、市場准入來脅迫他國。

美國現在把中國當作死敵,迫切需要歐洲站到自己一邊,但歐洲一直在首鼠兩端,默克爾一直向習近平暗送秋波,馬克龍在和習近平通話時預祝北京冬奧會圓滿成功,拒絕任何抵制行動。

要知道:

  • 歐洲面對越來越咄咄逼人的俄羅斯完全依賴美國的軍事保護
  • 歐洲在科技上對美國的依賴程度極大,美國一旦停止授權歐洲使用美國專利和技術,整個歐洲的工業體系就會崩潰。
  • 2019年歐洲對美國的出口是對中國的二倍。

美國只消使出十分之一的手段來脅迫歐洲,歐洲會立即跪倒。

但你能看見美國有一絲一毫的逼迫歐洲選邊站的舉動嗎?美國唯一所做的就是去説服。他一遍遍主動向歐洲、亞洲的盟友們保證:“美國不要求你們選邊站。”

結果呢?日本不斷要求加强美日同盟,英國、澳洲主動要求建立AUKUS軍事同盟。印度和美國的關係不斷加强。

誰是體面人誰是流氓昭然若揭。

做體面人和做流氓的後果也昭然若揭。

現在中共的脅迫又上了一個新臺階。以前是甲囯得罪中共,中共去脅迫甲囯。現在是立陶宛得罪了中共,中共去脅迫德國。德國對中國一向謹小慎微的,居然也受到脅迫,要他們來傷害和自己同屬歐盟且同宗同文、理念相同的民主國家立陶宛。

中國這是在向世界宣示:“不論你在中國面前多麽隱忍,多麽低眉順眼,都逃脫不了被脅迫的命運!”

你覺得出過亞里士多德、牛頓、達爾文、愛因斯坦、莫扎特、米開朗基羅、梵高、畢加索、凱撒、拿破侖、丘吉爾的歐洲,從古希臘走到古羅馬、打過二次世界大戰的歐洲,會束手就擒嗎?

如果中共得逞了,那麽全世界每個國家都將不得不對中國俯首稱臣,因爲你敢說個“不”字,中國可以脅迫全世界所有國家和你斷絕經貿往來,那你不就死定了?

儅一個流氓擁有了幹掉全世界所有人的能力,結局一定是全世界所有人聯合起來幹掉這個流氓。絕不會有第二個可能性。

所以一旦立陶宛被打痛,尤其是如果立陶宛被迫屈服,美歐將啓動新一輪的反華和提升與台灣關係的行動。各國在這一輪行動中表現出來的決絕將是世人從來沒有看到的。

德國新政府雖然明顯不如默克爾親華,但一直不肯就是否抵制北京冬奧會表態,説明他們還在試探各種可能性。中共此舉一出,算是給德國新政府上了一課,讓他們真切體會到中共和自己有多麽不同,一旦中共得勢自己會有多凄慘。德國新政府的反華決心可能就在街角那邊。

你以爲中共過去十年來已經把所有能做的自毀、自傷、自宮的事情都做絕了?中共的想象力總能給我們驚喜!

大家記住我的預言。

此時此刻,唐鳳肯定正在做深刻檢討

在日前美國召開的民主峰會上,台灣駐美大使蕭美琴和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應邀出席。在唐鳳發言時所設定的背景地圖上,中國和台灣有不同的顔色,可以被解釋為台灣和中國是二個不同的國家。這導致美國將其畫面切除,並聲明其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美國政府觀點。

路透社報導,10日美國民主峰會上,唐鳳簡報上出現的地圖讓美國官員「驚慌失措」,因此卡掉他的視訊畫面。(圖/擷取自美國The Summit for Democracy直播影片)

美國政府此舉遭到多個共和黨議員抨擊,並引起台灣島内對美國駡聲一片。

我最欽佩的台灣政評專家明居正先生認爲這是美國政府犯下的錯誤,我不敢苟同。我認為時間倒回去,美國政府會做同樣的事情。錯在唐鳳。當初美國打算邀請台灣的消息透露后,胡錫進說:“美國膽敢邀請台灣,中國軍機必定飛躍台灣上空,台灣膽敢開火,就開啓武統台灣的序幕。” 美國頂著中共開戰的威脅邀請台灣,已經往挺台的方向邁了一大步。唐鳳的地圖要麼是在外交上極其幼稚,缺乏外交敏感性,要麼是故意給鼻子上臉,力求進一步突破美國的限制,二者都是非常不智的做法。

美國之所以二百多年來一直是美國,原因之一就是它非常尊重規則。它不會因為動機是高尚的就通融,因為每個想違反規則的人都認為自己動機是高尚的。它也不會在每次執行規則前考慮一下執行的後果,如果後果是好的就執行,不好就違反,因爲每個人因爲自己的立場不同他的判斷也不同。如果允許每個人只要相信自己動機高尚或效果好就可以違反規則,結果就是沒人遵守規則。

我在《儒家文化的評判式思維是中华民族千年愚昧的根源》一文中所舉的例子告訴你美國人對規則的態度:

内战爆发前,为了安抚南方防止他们分裂,联邦政府通过了《逃亡奴隶法》(fugitive slave law),规定如果南方的奴隶逃到没有奴隶制的北方,奴隶主有权到北方来抓捕,当地的司法系统及联邦军队必须提供协助。开战以后,北方就此法是否应该继续贯彻展开了辩论。支持继续实行该法的人认为南方的行动是一个国家的内部叛乱,所以联邦法律依然适用于南方。大家想想,内战的爆发就是因为北方要废除奴隶制,现在南北方都开战了,北方人还在讨论是否应该协助南方的奴隶主捉拿奴隶! 中国人听起来一定觉得美国人是神经病是不是? 这就是法律和规则在美国人眼里的地位。

1861年5月,弗吉尼亚州三个南方的黑奴从南军要塞逃到了北方控制的蒙罗要塞。第二天,奴隶的主人一位南军上校举着白旗来到蒙罗要塞,引用《逃亡奴隶法》,要求北军交还那三个奴隶。要塞司令官著名政治家巴特勒回答说,因为弗吉尼亚州宣称退出联邦,所以联邦法律不再适用于弗吉尼亚州。于是他礼貌地请这位上校回去了。从此北方都采用这个法律依据,这才给这场辩论画上了句号。

在中国会发生这样的事吗?你都是我的敌人了,和你还讲什么法律? 敌人一个上校自己送上门来,马上抓起来,上报“俘虏敌军上校一名。” 当然,如果在中国,这个上校自然做梦也要不会想到去敌人阵营去讨要财产。

在切斷唐鳳畫面一事上指責美國的華人說此舉會助長中共的威風,讓他們得出結論“美國怕中國、在乎中國”。 這個判斷是正確的, 中共肯定會得出這個結論。但規矩就是規矩,規矩必須得到遵守,如果這個規矩有害,議會可以廢除或修改,在議會這樣做之前,任何人無權自行曲解或違反。在某一個場合違法規矩可能確實比遵守的效果好,但作爲一個國家,從宏觀綜合效果上看,西方文明的遵守規則的鍥約精神肯定是比中國的“未達目的不擇手段”要好的。此事做決定的美國官員不一定是拜登或布林肯,有可能是一個低階的會議組織者,因為各級官員不需要像中國那樣在敏感問題上裹足不前層層上報等待一尊的指示。各級官員都知道白紙黑字的規則,遇事照規則行就行了。

這就是美國今天仍然是美國、沒有變成中國的原因。

美國現在的政策是“一個中國”。不論台灣和反共的華人喜歡不喜歡,這是美國深思熟慮的國策。美國確實是在有計劃地將此政策空心化,不斷衝擊中國的底綫,但什麽時候衝擊、如何衝擊是美國政府、議會深思熟慮后決定的,美國不會容忍自己被台灣牽著鼻子走。唐鳳此舉導致拜登政府遭到共和黨和台灣人的抨擊。這是一個典型的給盟友製造內部衝突的行為。這表現出二個問題:

1. 台灣人對美國人的上述思維邏輯還是不夠了解。

2. 台灣某些人在形勢一片大好情況下開始輕浮冒進。

此事可能會導致美國在做出下一步挺台舉措前三思而行。這是台灣近幾年來遭受的最大的外交挫敗。

此時此刻,唐鳳肯定正在向蔡總統檢討。如果此舉是他自己的決定,在最坏的情況下,他的政治生涯可能從此結束。

美潛艇受傷是中國水下無人機撞擊:狗屁!

國內小粉紅在流傳一篇意淫雄文,說美軍康涅狄格號潛艇水下受傷是中國先進水下無人機特意準確撞擊其艇首聲納的結果。

小粉紅的自擼高潮達到了新的境界。

我本來付之一笑,懶得理它,牆內這類毫無事實依據的胡編成千上萬,我有正事幹。但今天看到我一向尊重的台灣政評人吳基隆居然也信了。

所以我駁一駁它。

首先,就是美軍最先進的MK48魚雷,也只能擊中敵艦的大概部位,比如艦艇比較靠中部,深度在龍骨以上還是以下。能擊中就是大大的成功,還能挑擊中哪裡?水下伸手不見五指,潛艇高速行駛,準確擊中聲納那麼小的部位,那中國潛艇技術領先美國就不只二代了。真要是那樣,美國軍艦還敢隔三差五地闖進中共南海島礁12海里以內?那不是自殺?

美軍從一戰起什麼時候搞過自殺行為?

其次,美國潛艇載人潛艇所用的鋼至少不會比中國無人艇所用的軟吧?懂工程的人知道,不可能中國無人機把美挺撞壞了,自己表面連刮痕都沒有。有刮痕,就說明自己的一部分鐵屑刺入了對方並留在對方表面,對方的一部分鐵屑也刺入了自己並留在自己表面。同樣,美軍潛艇撞山,破損處金屬表面也會有大量嵌入的沙粒,而且岩石碎塊必然進入破口中。美艇回港後不需要切片在顯微鏡下看,專家肉眼一看撞擊破損處,到底是撞擊金屬還是撞擊岩石就毫無疑問了。

這就是為什麼該艇回關島後美軍可以立即宣布是撞山,原因是該艇速度過高且負責軍官玩忽職守。最高三名長官免職。如果潛艇損害是中國高超科技襲擊的結果,怎麼會把罪過三長官就地免職?古今中外的軍隊從來沒有部隊受到襲擊就把長官免職的。

再次,中國主動襲擊美軍艦艇,他敢嗎?

你看看過去幾年美艦無數次進入西沙南沙中國控制島礁12海里以內,慢吞吞的U2老爺機敢橫穿共軍軍演禁飛區,中國敢打一發警告彈嗎?換了俄羅斯早就打警告彈甚至實彈了。美軍實力是中共的很多倍,一旦雙方大打出手,三個月中國海空軍全軍覆沒。但如果雙方拼經濟,美方勝算小得多,耗時不知多少年。所以美國精英階層是最希望中共先發動珍珠港式的襲擊的,半年內中國不再是美國的任何威脅。

所以你看美國一再越過中國所劃下的的“紅線”,比如美台政府官員互訪,美國公布在台駐軍,中國只能一再後移紅線。我告訴你,就是美軍在台灣公然停靠艦隊戰機,中國也絕不敢對美軍發一彈。

中國潛艇落後蘇聯一代,蘇聯落後美國二代。中國導彈核潛艇潛艇一出海,後面就跟上一艘美國攻擊核潛艇。中國潛艇根本不知道後面有沒有美國潛艇,在哪裡。當初蘇聯潛艇最常使用的辦法就是忽然把自己橫過來。後面要是跟著美國潛艇,倒車不及就會撞上去。這是蘇聯潛艇看看後面有沒有美國潛艇的辦法。美國潛艇管這個戰術叫“瘋狂的伊凡”.

讓小粉紅們自嗨吧,越嗨越好,因為早晚有一天他們會逼著中共走向開戰的不歸路。

美國戰後的第二次騰飛開始了

終於!

拜登的1.25萬億美元的基建投資法案通過了。

你或許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戰後以來的歷史性的時刻。

第一:基建是美國最短的短板

中國二十年以來一直通過基建投資來刺激經濟,在前半段,這是中國經濟飛速發展的主要原因。就拿修一條公路爲例:

第一,修公路不僅帶來直接的建築工人的工作機會,而且拉動水泥、鋼鐵等一系列產業,這些產業又拉動更多的下游產業。

第二,一個村通了公路,這個村的農產品可以賣出去。通了5G, 有人就開始做網店,作網紅。大家賺了錢,就買車消費,又拉動村外其他地方的經濟。投資基建的這種對經濟的多重拉動作用比第一條大得多。

但到最近幾年,中國繼續試圖以基建投資來拉動經濟,但正面作用已經不明顯,負面效應越來越明顯。這是因為中國的基建水平已經遠遠領先其他行業的需要。比如一個村一共20戶人家,你給它通一條雙向單道的柏油路就足夠了。就算你把這條路擴建為八通道的高速,這個村的收入不會有顯著的提高。

又好比一個終年空著一半的餐館,你再擴建餐館面積,不可能增大營業額,只能增大你的債務。

而美國的基建是它的最短的短板,大量中小城市的基建落後的程度幾乎是第三世界。就這樣,美國仍然是世界上創新最多、生產力最發達的國家。

它就好像一個餐館,只有100座,卻賣出200座餐館的營業額,客人拼桌吃、站著吃、門外坐馬路邊吃,還排出一公里的隊。要是它把座位擴充為200座,營業額立馬就會翻翻甚至翻二翻。

第二:投資規模和效率

2008年,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中國出口急轉直下,出口轉為兩位數負增長。溫家寶投下4萬億人民幣的基建投資來刺激經濟。這四萬億人民幣一半先被各級政府以各種名目剋扣,剩下的二萬億發包給各個承包商。承包商先把一半放到腰包裏,把剩下的一半給下面的分包商,這樣一級級剋扣下去,真正用在工程材料上的錢只有10%甚至5%。這就是爲什麽中國有那麽多豆腐渣工程,剛建好的大橋就塌。但就這樣,這個投資仍然給中國經濟帶來了十年的二位數增長。

而美國的基建投資,除了各級承包商的合法利潤和人員工資,用到工程材料上的不會低於50%。就是説,美國這1.25萬億美元的投資,相當于中國的7.25萬億美元就是50萬億人民幣的投資。

就是説,美國這筆投資相當於溫家寶2008年投資的12倍

第三:投資的準確性

《中国过去和未来的二十年》一文中我寫道:

比如三峡水库。现在带来的种种恶果和危险,比如自然灾害,水质严重下降,泥沙堆积,溃坝风险,网络上已经有充分的讨论,我这里就不再复述了。各方得出的结论都一样,那就是它必须尽快炸掉,等二十年后泥沙堆积太多后,想拆都拆不了了,否则堆积的40亿吨泥沙会造成长江改道,淹没下游中国最富庶地区。感兴趣的人不妨看看BBC这篇中文报道《三峡大坝 – 早拆比晚拆好,晚拆就拆不了》。

再看看高铁。美国想建一条高铁线路,十几年来讨论来讨论去,一次次搁置。而中国说建一下子全国都普及了,看起来似乎又是一个专制体制的优势。但现在高铁负债达4.7万亿,达全国GDP的5%。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数字。高铁空载运行严重,运输收入连上述负债的利息的零头都还不上,所以这个负债注定了要越来越大。而且高铁只能运人不能运货,挤占了铁路资源,压缩了货运空间,对国民经济带来负面影响。所以高铁对老百姓是一个锦上添花的好事,但对国民经济来说却是一颗定时炸弹。

三峽工程至今已經花去至少2到3萬億人民幣。綜合經濟效果是負數。高鐵花了5萬億,綜合經濟效果幾乎是零。

在中國,投資的對象是外行領導拍板,而在美國,投資什麽是在各行各業的專家對大量數據的分析的基礎上,經過所有利益攸關的各方的協商決定的。它肯定會是好鋼用在刀刃上。

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這樣假設:同樣一美元的錢,在美國花在工程材料上,和在中國相比,收效會好一倍?應該不誇張吧?如果有一天數據出來了:一美元在美國投資的收效是在中國的10倍,我一點都不會吃驚。

總結

如果溫家寶這4萬億人民幣能夠給中國帶來十年的二位數增長,12倍的投資,被精準地用來提升美國最短的短板,以美國經濟現有的活力和潛力,會帶來多少經濟增長?

除此1.25萬億美元的基建投資,美國還將投入1.75萬億美元來改善低收入階層的收入。低收入階層收入增長對經濟的拉動效果最大。

就現在,美國已經在經歷二位數的經濟復蘇。這3萬億美元投下去,美國經濟會是什麽樣子,你不需要太多想象力就可以猜出來吧?

與此同時,中國正在快速回歸計劃經濟和國有經濟,和美國脫鈎,美國對中國進行高科技上的全面封殺,外企加速出逃。

疫情之中西方國家工廠企業大批停產,而中國最早撲滅疫情而復工,所以西方國家不得不向中國采購,這個趨勢中和了中國經濟的下行趨勢,導致中國經濟在2021年上半年出現短暫的上升,但這個趨勢曇花一現,2021年9月,中國官方制造业PMI跌破荣枯线创19个月低位。

現在西方國家疫苗普及率普遍達到80%左右,紛紛全面放開,各國經濟迅猛復蘇。而中國因爲自己疫苗的功效低於輝瑞、BNT疫苗,也因爲一尊過早將撲滅疫情的功勞歸爲“親自指揮”,現在下不來臺,所以堅守零感染政策,各地一邊不停地拉閘限電,一邊不停地封城,通關貨物阻滯。封城、重回計劃經濟、高科技封殺、脫鈎、外企出逃、人口不可避免地斷崖式下降,六管齊下,中國經濟在未來十年能夠避免負增長就已經是奇跡之中的奇跡。大幅度收縮幾乎是必然,崩潰也是可能。十年之後,中國GDP將重新落在日、德、英、法、印之後。

如果同時美國經濟保持十年的二位數增長,十年之後,美國的GDP將是中國的4到8倍。

中國人一覺醒來會發現,趕超美國的中國夢原來是黃粱一夢。

戴琪的講話標志著拜登政府中國政策的成型

全世界反共的人,包括台灣人,最近心裏都忐忑不安。

本來形式一片大好。美日印澳四國軍事同盟、美日軍事同盟之外,又多了一個美英澳AUKUS軍事同盟。澳洲死心塌地加入對華作戰對中國是個災難性的結局(見我的《澳洲:中國的滑鐵盧》一文)。多國多次在南海舉行針對中國的大規模軍演。法國發表600頁的反共檄文。台灣駐立陶宛代表處更名並得到全部歐洲國家的支持…

中共感到滅頂的威脅,於是不顧一切代價向戰時體制轉型,摧毀國内任何自己無法完全控制的實體,不管你是明星、飯圈還是企業。本來就已經外匯枯竭、債臺高築的中國經濟一下子又損失了几千億美元、多出了幾千萬失業的人。中國外匯緊張到了連煤都買不起的程度,入冬了全國反而大範圍拉閘限電,本來就在下滑的經濟雪上加霜,逼著最後一批不願意走的外商加速出逃。

給人的感覺是美國正在大獲全勝,中國正在加速崩潰。

此時美國不乘勝追擊,卻忽然對中共伸出了橄欖枝。

拜登越來越迫切地想和習近平見面,並最終約好了見面時間。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她的重要講話中不但沒有談脫鈎,反而想和中國再挂鈎。中國一連二天破紀錄地侵犯台灣的防空識別區后,美國發出警告,中國的反應是第三天派出的軍機再破紀錄,拜登不但沒有迎頭痛擊,反而向媒體提到了 “只有我和習主席才知道的協議”。不知怎麽,聽到這句話我忽然聯想到二句唐詩:“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這個關於台灣的密約是什麽内容,就連台灣的資深政治專家明居正都猜不出來。看起來似乎台灣只是拜、習這對默契哥們之間的一個交易籌碼。

明居正說,台灣應該加緊在美國和文明世界面前呼籲自己的重要性。

中國的鐵桿川粉們說:”早就告訴你了:拜登是中國收買了的,看,現在露餡了吧?“

中共的喉舌說:“美國終於認識到冷戰思維動搖不了厲害國,現在想求和了。”

中共歷史上運氣極好。當初被國軍圍剿到窮途末路,眼看就要團滅,忽然日本入侵,中共搖身一變,從山賊變成立拿中央政府糧餉的八路軍。到小布什時,蘇聯解體,美國本來要轉而對付中共,忽然中華民族的名譽民族英雄拉登攻陷紐約,美國轉而尋求與中國結盟。

要是現在再次給中共喘息的機會,再過十年,美國就真的無力應付了。

同時,非常奇怪的是,美國反共大轉向的始作俑者川普和他的共和黨對拜登的上述“親共”舉措不置一詞。很明顯,在拜登的上述做法上,美國二黨有著高度的默契。

太奇怪了,是不是?

美國肚子裏打的什麽算盤?

西方人和你對話,不意味著你不是敵人

愛爾蘭共和軍當年通過恐怖襲擊的手段試圖將北愛爾蘭從英國分裂出去,是英國的眼中釘、肉中刺。在1969至1997年的二十八年中,1700平民、1300英國軍人死於愛爾蘭共和軍的恐怖襲擊。最著名的布萊頓酒店爆炸案的目標是英國首相撒奇爾夫人,她完全凴僥幸錯過爆炸,保守黨包括在職參議員在内五人身亡,三十一人受傷。

假設疆獨分子策劃了一起針對習主席的爆炸案,習主席全憑僥幸錯過,栗戰書等五個中央領導被炸身亡,王岐山等三十一個中央領導受傷,下面會發生什麽?

就現在,中共就已經在新疆搞集中營,導致維吾爾人種數量大幅度減少,一個維吾爾人因爲留鬍子就會消失。要是疆獨搞出那麽大動靜,估計維吾爾民族就要步準噶爾民族後塵,從歷史中消失了吧?

然而在北愛爾蘭,愛爾蘭共和軍的政治組織新飛黨(Sinn Féin)卻一直是一個合法政黨!

對了,沒有“依法取締”,沒有“一網打盡”,相反,那些公開支持共和軍、私下資助恐怖襲擊的新飛黨政客們卻享受著英國政府的年薪幾十萬英鎊的待遇和各種議員特有的特權和尊敬。

英國決策者們是不是瘋了?

然而,這麽大的分歧,有這麽多血海深仇,僅僅二十多年后,愛爾蘭共和軍就刀槍入庫,自行解散,北愛爾蘭變成了和平之鄉。這個向和平的演變之所以成功,恰恰是因爲英國隨時都和新飛黨保持著通暢的溝通,他們知道希望獨立的北愛爾蘭老百姓的訴求,知道哪些地方對方絕對不會讓步,哪些對方可以在獲得足夠補償的情況下讓步,哪些對方可以輕易讓步。和平協議就是由英國政府和新飛黨締結的。

如果英國把該黨的所有政治家都幹掉了,她去和誰去討論和平共處的框架呢?

西方有一句話:“讓你的朋友離你近,讓你的敵人離你更近。” 在西方人眼裏,跟敵人溝通比跟朋友溝通還重要。

所以,西方人跟你對話,不意味著你不是他的敵人。他急切希望和你對話,不意味著他内心膽怯想求和了。相反,他很可能是想在大打出手之前最後試一次和平。

美國現在的根本戰略是什麽?

1。美國全民已成共識:中共是自由世界最大的威脅

這個威脅大於納粹德國的威脅。希特勒在國内是個不折不扣的上流社會的體面人,威望極高,隨時搞一次選舉肯定大比例當選,所以德國和盟國之間的競爭不是民主與專制之爭,而是相似體制、文化的國家之間的地緣政治之爭。納粹德國對盟國的威脅局限於軍事上。

而中國因爲前一段時間經濟取得高速發展,向全世界宣傳專制體制優於民主體制。在中國的扶植、鼓勵下,全世界發生了“民主退潮”現象,很多民主國家比如白俄羅斯、匈牙利、委内瑞拉甚至印度都發生不同程度的民主退化。這是現在世界除氣候變暖之外人類面臨的最大威脅。

這個全民共識絕對不會變。拜登自己想什麽不重要,美國人民想什麽才決定美國的走向。被皇上奴役了幾千年的中國人不論怎麽跟他們解釋,他們都很難明白這個道理:在美國,總統的使命不是高瞻遠矚,告訴老百姓前面的路該怎麽走。他的使命是統領政府,政府的使命是執行國會的法令,國會是由議員組成的,而議員自己怎麽想不重要,他們的使命是去通過老百姓希望通過的法令。

反共的中國人大多尊川普為祖宗聖賢,因爲他開啓了美國與中共爲敵的時代。事實上,川普并沒有對美國人民說:“我告訴你們,中共不是我們的朋友,我們需要不計一切代價對付他們。” 沒有一個美國總統有能力這樣做。川普只是針對美中貿易逆差的問題與中國談判,在中國堅決不買賬的情況下開始徵收關稅。這是一個非常技術性的非常細節的問題,是總統不需要全民共識就可以采取的措施。美國要不要和中國爲敵這個命題比貿易戰大一萬倍。

問題是患有嚴重迫害狂的中共把貿易戰當成美國開始對付自己的第一步,於是它的反應就是“攘外必先安内”,現在新疆、香港不穩,所以必須不惜一切代價鎮住這二個地方。中共在新疆的種族滅絕和毀掉東方明珠的舉動,還有隱瞞疫情導致全球傳播的這個臀部有洞洞的人類都幹不出的事,才是説服美國老百姓中共是最大威脅,導致美國對中戰略轉向對抗的真正原因。

而這個反共的全民共識一旦形成,要改變它,也需要曠日持久的外力。只有中共廢掉習皇,新領導拆掉新疆集中營,放出一二百萬囚禁的維吾爾人,撤掉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高壓軍管,在香港釋放政治犯,真正普選議員和特首,才能換取美國重新與中國交好。但這樣的後果就會導致新疆失控,恐怖襲擊深入内地,香港完全脫離中共控制。這些對中共來講完全不可接受。

美國意識到中共武統台灣的可能性越來越大,所以她和盟友們在踏踏實實地做戰爭準備。一旦開戰,台灣會首先試圖自己擊退共軍進攻。美日會源源不斷地向台灣運送武器裝備,台灣可以對共軍造成無法承受的巨大損失,很大幾率最後勝利。如果共軍試圖封鎖台灣阻斷外援,勢必和美日發生軍事衝突。如果台灣最後不敵,美日澳必然參戰。

2。美國對中共的定性還沒有到納粹德國的地步

雖然對自由世界的威脅大於納粹德國,但中共的邪惡程度卻沒有到納粹德國的程度。

中共在新疆的措施也是被逼無奈 — 它根本沒有能力學會像英國對待愛爾蘭共和軍那樣對待維吾爾人,它在新疆的所作所爲是它所知道的應對新疆愈演愈烈的民族矛盾的唯一對策。雖然中下層在新疆集中營的管理上有酷刑、性侵等暴行,但中共上層的新疆政策的目的不是消滅維吾爾人,而是把他們轉變為對政府友好的人。這個原始動機並不邪惡,和納粹對猶太人肉體消滅的目的有根本區別。中共在香港的做法也是中共應對香港政局不穩所知道的唯一對策,它的目的不是摧毀香港,而是穩定香港的局勢,它還是希望香港繁榮的。中共在國内其他地區的政策也是在不威脅自己統治的前提下提高老百姓生活水平。這和金家只顧自己享樂不顧老百姓死活的做法有本質區別。

所以不管反共的中國人喜歡不喜歡聼:中共的性質目前還不到納粹德國的性質(毛時代中共的性質比納粹還邪惡),美國目前還沒有把中共定性為納粹德國,還不打算不計一切代價消滅中共,還在一邊備戰一邊觀望。

站在美國的立場上,這個定性是適當的。

3。戴琪講話的意義不侷限於貿易,它標志著拜登政府中國政策的成型

美國打貿易戰老百姓是要受苦的,因為一部分加徵的關稅是由美國老百姓承擔的。美國這樣做的邏輯是:“我疼,但你比我疼得多,所以我希望它會迫使你就範。”

然而,中共最近對互聯網巨頭進行的震驚世界的自宮式的打擊讓美國明白:中共爲了自己的統治,就是讓中國經濟大縮水也不會眨一下眼睛,美國的關稅疼在中國企業身上,但中共一點都不疼。美國認識到,采用關稅、制裁等經濟手段迫使中共改變行爲是根本沒有效果的。

這樣一來,美國老百姓承受的痛苦就不划算了。

這就是戴琪考慮免除部分中國產品關稅的原因,她想讓美國損失最小化,利益最大化。

戴琪這個講話標志著拜登政府對華政策成型:美國不再隨中共起舞。美國不再試圖改變中共,不再試圖和中共達成協議,因爲中共簽字的協議價值不超過那張紙。美國不再根據中共的一舉一動來被動反應。

相反,美國會將目光從中國身上轉移到自己身上,將重點放在五條主綫上:

(1) 以强大的軍事實力和戰爭準備嚇阻中共的軍事冒險,盡力防止戰爭的爆發。

(2) 全力以赴發展自己的經濟和國力,增強民主體制的活力和感染力,以此在全世界的民主體制與專制體制之間爭取人心的公關戰役中獲得勝利。

(3) 采用合法的技術封鎖、市場封鎖等手段,拖延中國的技術和經濟發展。

(4) 隨著美國與中國在技術、經濟上的差距越拉越大,持續增大美國在軍事實力上對中國的領先程度。中共必然以把越來越多的民生資金挪用與軍備,這會進一步惡化中國的經濟狀況,從而導致中共重蹈蘇共的覆轍走向崩潰。美國這樣成功過一次,他們駕輕就熟。

(5) 在上述過程中,像英國與新飛黨保持溝通一樣,隨時隨地和中國進行最大程度的溝通和合作。這樣有三個好處:第一,美國會利用每一個機會讓美國人收益 — 比如中國的廉價優質的產品對美國老百姓的生活和企業競爭力都有好處,這就是戴琪打算部分解除關稅的動機。第二,避免因誤判而發生不必要的局勢激化、擦槍走火。第三,一旦中國更換領導,發生良性轉變,因爲美中沒有完全撕破臉,美國可以及時提供鼓勵和誘導。

反共的中國人和台灣人可能不喜歡這個政策,他們更希望美國不顧自己的利益和中國開戰,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但如果你站在美國的角度想一想,上述五條對策是讓美國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最佳選擇。美國從來沒有爲了別國的利益(除非這個利益和自己的利益一致)輕啓戰端犧牲自己年輕人的傳統。反共的中國人可以死了這條心。

你們應該明白,美國的强盛是世界對抗中共脅迫的唯一希望。

正因于此,美國的自私就是無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