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墻內的川粉看中國人的劣根性

1. 我的親身經歷

我很榮幸,在澳洲有一個忘年交,是當年國內德高望重的藝術家,作品和學生都遍佈中國。有一天,他說他被人介紹進了一個國内的精英微信群,裏面有很多非常有身份的人,藝術家,建築師,製片人,生意人,都和我們一樣沒有被洗腦。於是我央求他也拉我進去。

因爲自己的民主思想,我到處被華人罵、被拉黑、被踢出群,如喪家之犬,現在一下子進了這樣一個二三百人的群,都是和我一樣反共的,真有迷途的羊羔回到羊群的感覺。這個群當時叫“某某二十三”(頭二字隱去),因為它已經被封二十三次了。

我在群裡發了篇我的政論文章,《一个傻子带着几亿聪明人跳河:中国独有的奇观》,被群裏的包括孫老師在内的多人大加贊揚,有人拱手叫我“老師”。我和孫私下溝通,頗有英雄相惜之感。

孫廠長當年是國内某大型電影製片廠的副廠長,説話非常有水平,斬釘截鐵,擲地有聲,對獨裁暴政恨之入骨,在群裏是衆人尊敬的領袖人物。另一個大腕兒蘭導演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電視連續劇的製片人。孫、蘭和群裡的對他們眾星捧月的群眾都是狂熱的川粉,因爲川普開啟了美國對抗中共的時代,爲他們報仇,是他們心裏的除暴安良的大俠客。

在2020年美國選戰開始后,因爲我在國外,我就把西方主流媒體上與美國選舉有關的新聞發到這個群裏,但這些新聞被這些川粉們一律斥之爲“被中共收買了的左媒炮製出來的假新聞”和“對川爺的惡意詆毀”。他們只相信微信上的假新聞作坊專投他們喜好炮製出來的大量的神化川普、妖魔化拜登和民主黨的“新聞”。這些新聞連川普自己都不敢這麼編,可他們照單全收。所以他們堅信拜登已經被中共收買,是中共的走狗。他們對拜登對民主黨的刻骨銘心的仇恨讓我大惑不解。

“拜登總沒有日本鬼子和中共壞吧?” 我問他們。

他們斬釘截鐵地回答:“冒充你朋友的陰險小人比名面上的敵人還壞!”

美國大選前,由於相同的原因,我也是個川粉,只是沒有群裡人那麽鐵桿 —— 反共的人肯定喜歡川普的。選戰開始後,我決定看看反川普的民主黨的意見,我發覺他們反感川普也是有道理的。川普雖然做了比以前幾個總統加起來都多的大事,但他有極強的虛榮心,向往權力,對世界上所有獨裁者,金正恩、普京、習近平讚不絕口,對民主國家的盟友卻從來沒有好氣。深諳美國文化、政治的我明白,就如參孫(《圣经·旧约·士师记》)的力量來自他的頭髮,美國的力量來自她的民主(我的《美國民主制度在抗疫中的功過》一文中詳細解釋了這個題目)。千軍萬馬奈何不了參孫,一把剪刀就讓他束手就擒。同樣,日本帝國、納粹德國合力都撼動不了美國,一個不斷解僱部下、直到有人願意為他撒謊的的美國總統就是那隻剪刀。

兒子問我希望誰當選,我說:“拜登和川普誰都不是一個好的選項。這是美國的悲哀。”

當川普在大選投票日后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信誓旦旦地指控美國大選舞弊后,我瞬間對川普深惡痛絕。我把對他的反感仔細闡述在一篇文章裏:《我爲什麽對川普深惡痛絕?》,然後發到了群裏。

川粉們對我的忍耐瞬間到了極限。

孫廠長率先發難:“要是川爺翻盤了,你怎麼說?”

“那我認輸。我再也不信西方主流媒體,只看你們的信息來源。但要是最後川普沒有翻盤,也希望你們能明白,西方主流媒體是不會聯合起來撒謊的。”

蘭導演回答:“就是川普沒有連任,也肯定是被民主黨的卑鄙小人害的,什麽問題都不説明。”

接著他抛出一句話:

“我知道了。你就是別有用心。”

這是中國厤朝厤代統治者最愛使用的百試不爽的利器。你說了什麽做了什麽都不重要。你可以說“農民工辛苦一年了,應該給他們發工資。” 但你的別有用心是顛覆政府。於是就可以把你抓起來。這個詞從一個反共精英的嘴裏説出來,卻讓我大吃一驚。

孫下一句話不是跟我說的:“群主跟我聯繫!”

我感到後脊樑一陣發麻,趕緊在鍵盤上輸入:

“誤會呀!”

我按下“發送”鍵,卻收到一條系統信息。我已經被踢出群。

接著,群裡有自稱是IT專家的人對我進行了“技術鑒定”,證實我是身處中國、在中宣部工作的的高級五毛。

於是介紹我入群的那位老藝術家在群裡寫了一段話,先對孫老師的人品、威望和清風傲骨表達了真摯的仰慕之情,然後對二愣子(我在群裡的名字)說話太衝進行了嚴厲批評。最後他說:

“我在澳洲認識二愣子十多年了,彼此到家裡作客,他在澳洲從事IT工作,不是在中國工作的五毛。”

一個字都沒回,老藝術家被踢出了群。

因為藝術造詣高,為人善良、穩重、惜字如金,他在文革中都沒受過這種待遇。

我有一個小群,國外發生什麼大事,我就把西方主流媒體的新聞發進去。孫、蘭那個高知反共群裡很多人也在我這個群中。我被踢出之後,那個群裡的大部分人同步退了我的群,有些還是大罵詛咒之後退群的,那份仇恨足夠把我挫骨揚灰。有幾個生意上成功的人比較圓滑,雖然同是川粉,但知道從我這裡來的新聞更靠譜,就留下了。

2. 我的简单的邏輯鏈

時光飛逝。川普沒能翻盤。在以後的二年,拜登雖然沒有魄力和人格魅力,但在長線政策上和團結盟友上圍堵中共,做得比川普好得多,就是你戴上川普給你的有色眼鏡,至少你也不可能說拜登勾結中共。

最近美國國會二黨聯合調查一月六日國會山暴動的委員會爆出大量對川普極為不利證詞。如果你帶著川普給你的有色眼鏡,大多數你都可以解釋為對川普的栽贓陷害。但有二條,即使是川普死粉也無法駁斥,因為它們來自川普二個最親近和信賴的人。

川普的女兒伊萬卡在錄像證詞裡說:“司法部長巴爾說大選沒有舞弊,我一向很尊敬他,因此我相信他。”

班農在大選前在郭文貴的豪華遊艇上的講話被錄了音,最近被披露:

如果他(川普)敗選,他絕不會認輸走開。共和黨(因為選民大多去投票站投票)的選票會先計數,所以一開始他肯定在贏,而民主黨(因為多數選民郵寄選票)的選票會後來跟上。他會利用這個時間差搶先宣布勝利。

班農自己已經確認該錄音屬實。這說明川普在大選前就已經下了一旦敗選就不接受選舉結果的決心。

其實你不需要等到今天,等到川普的女兒和國師提出他有罪的證詞。大選揭曉二週後我就和孫、蘭群裡的人打賭,如果川普翻盤我賠每個人一千人民幣,加起來三四十萬。

為什麼我那麼有把握?

如果當時川普手下的官員(比如司法部長巴爾)徇情枉法,那麼他們是會為自己的主子徇情枉法,還是為自己主子的敵人徇情枉法?

如果他們幫助川普連任,他們自己就得以連任,而且川普一定會感激他們,提拔他們。巴爾堅持說大選沒有舞弊,結果川普一怒解僱了他,拜登上台後用自己的班子,也不用他。

他圖什麼?

所以,你不需要是個政治專家。你只要智力沒有巨大的缺陷,你都應該明白,川普當時身邊的包括巴爾在內所有政府官員都告訴他大選沒有舞弊,只有一個可能的解釋,就是他們在堅持真理。

還有任何其他可能的解釋嗎?

在最近美國的一項大型民調中,民主黨、共和黨選民大約各有四分之一認為到了拿起武器與對方戰鬥的時候了。川粉認為大選被民主黨舞弊,國家機器被民主黨把持,憲法遭到民主黨踐踏,只剩下武裝暴動一條路了。民主黨選民認為這些川粉對真相已經完全免疫,他們想暴動,只剩下以暴制暴一條路了。美國越來越多的歷史學家、政評人開始討論內戰的可能性,因為現在的許多標誌性社會現象和當年美國內戰爆發前驚人地吻合

如果2020年川普敗選後,像美國和歐洲民主國家歷史上的無數落選的領導人那樣大方認輸,今天川普仍然可以保有支持他的基本盤,但美國遠不會像現在這樣分裂。

川普美國造成的傷害超過以往所有美國總統的總和。尼克森雖然腐敗,但沒有造成美國如此深刻的分裂。槍斃他十次都不過分。

所以我的邏輯鏈非常簡單:

  1. 當年川普對付中共,不是自己操起一根棒球棍衝進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大打出手的,對不對?對付中共的是美國,美國強大了才有膽量對付越來越強大和咄咄逼人的中共。
  2. 歷史證明,外部敵人比如日本帝國和納粹無法削弱美國 —— 二次世界大戰都讓美國的國力和全球影響力更強。只有分裂內亂才會削弱美國。
  3. 川普大大地傷害了美國。
  4. 所以川普是中俄最好的盟友,一個人如果痛恨中共,就必然痛恨川普。

我就是因為這個邏輯鏈,才對川普深惡痛絕。

然而,在我多次把上述事實、分析與我群裡這些川粉分享後,他們對川普的熱愛絲毫沒有動搖。

我大惑不解,完全大惑不解:

  1. 他們痛恨中共。
  2. 中共在全世界懼怕的敵人只有美國。
  3. 川普對美國造成的傷害最大。
  4. 他們熱愛川普。

這是特麼什麼邏輯???

3. 中國川粉體現出的中國人的劣根性

我這個人就愛刨根問底。想了二個禮拜,我明白了。這些中國川粉對川普無條件支持的原因,和美國川粉對川普的無條件支持完全不同。

美國過去一二十年正在經歷從傳統製造業向信息化、國際化新經濟模式的轉型。每一次這樣的根本性的轉型都會造成很大一部分人的利益受到暫時的損害。20世紀初從馬車向汽車轉型時無數的馬車夫和養馬的產業都失業了,現在失業的則是鐵鏽地帶的工人。川普就是站出來代表了這部分美國人民的利益和呼聲,他退出泛太平洋貿易協定,講美國優先。他這樣做沒有錯,因為在一個民主社會裡每一個群體都應該在國會有自己的代表。他是唯一代表這些面臨被國際化大潮淘汰的美國人民的人,而且他不像其他政客那樣光喊口號,當選了就食言,他堅定地實現自己當初的競選承諾。所以那些感覺被美國精英階層拋棄了的美國人抓住川普如救命稻草,就是他殺了人也仍然支持他。

但川普代表美國鐵鏽地帶的人民提出的美國優先政策,和一萬多公里之外中國共產黨鐵幕之內的那幫中國人有一毛錢的關係嗎?

這些中國川粉對川普的支持發源於和鐵鏽地帶美國人完全不同的原因 —— 中國人的根深蒂固的劣根性。

(1)奴性

這些川普死粉歌頌川普時最愛說的,就是川爺是“純爺們”。

在他們看來,川普一舉一動都透出帝王氣,說一不二,看誰不順眼立即解僱。和他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其他所有西方民主國家的領導人,溫文爾雅,被人罵了也賠笑,因為他們不是皇上,而是僕人,老百姓不高興了可以解僱他們。中國幾千年的傳統一向是勝王敗寇,誰狠誰贏,誰贏我服誰,民主國家常見的領導人的一副奴才相最讓中國人瞧不起,而川爺的帝王氣和他們基因裡的奴性一拍即合,讓他們的膝蓋瞬間融化。

(2)痞性

關於川普這些中國川粉們最愛說的另一句話,就是“中共是流氓,治流氓就要用流氓的辦法。”

他們的意思是說,當李嘉誠的公子在街上遇到地痞挑釁時,應該擄胳膊挽袖子和地痞互毆。張子強敢綁架兒子,李嘉誠就應該亲率家丁持長短槍和他火併。至少,在張子強來李家談判時,李嘉誠應該把盒子槍往桌子上“啪”地一摔,“你敢動我兒子一根毫毛,我殺你全家”,甚至以刀刺臂或剁下自己無名指,來向張證明自己不好欺負。

李嘉誠沒有這樣做。相反,他的做法在這些中國人看來弱爆了。他不僅當即付款,並且像老朋友一樣勸張:“拿到錢後去投資做買賣,從此走上正道。”

然後,李嘉誠的好朋友江澤民就把張槍斃了。李家一個手指頭都沒有動。

這就是上層社會的體面人對付流氓的方式。

但流氓是不會懂這種方式的。所以光棍從不吃眼前虧。所以光棍娶不到媳婦。

北朝鮮發出核威脅後,所有民主國家的領導人都不搭理他,只有川普會回應:

“我的核按鈕比你的大得多,你幹放個屁我弄死你一百次!”

好一個江湖好漢,快意恩仇。

自毛開始被逆向淘汰了三代人的中國人已經沒有人懂李嘉誠之流的上流社會的方式。要不是中國戰狼外交官們動不動就把盒子槍“啪”地摔在桌子上,“你不聽話我特麼弄死你”,中國會有與國際社會格格不入的今天嗎?

一個人和比自己層次高的人在一起,一定沒有共鳴,反而會渾身不自在,所以毛把所有層次高於自己的人比如老舍、梁思成、傅雷、熊十力、田汉、翦伯赞、吴晗迫害致死。

而對毛的後人們來說,那些體面的西方領導人也像善待綁架自己愛子的李嘉誠一樣,是完全無法理解的異類。

只有碰到川普這個百年一遇的流氓總統,這些中國人才忽然覺得那麼心領神會,那麼知音。

這種流氓與流氓心心相印,但在君子面前渾身不舒服的情況不僅中國才有。

当年川普访问沙特,沙特众王子亲自为他操长刀起舞。国家领导人亲自为来宾跳舞,这在近代外交史上恐怕都是第一次。然而最近拜登访问沙特時時,沙特方竟然无人接机,拜登希望沙特增加石油产量,被断然拒绝。沙特对異見人士的做法是判刑、鞭打甚至碎尸,是比中共還下賤的流氓,所以他們與川普這個流氓總統心心相印,對典型的上流社會的拜登如異形般不適。

(3)惡臭的種族主義

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中國人,都有著說出來能讓西方人當場嘔吐不止的惡臭的種族歧視。中國人對黑人的深度蔑視不斷產生出轟動世界的新聞,比如中國人在非洲教黑人小孩說“我是黑鬼我智商低”,錄像放到網上去。中國人不僅蔑視黑人,也蔑視越南人、韓國人、印度人、東南亞人。同時,他們還暗暗地認為白種人比自己優越。你只要看看那些在自己的國家什麼都不是但在中國紅得一塌糊塗的白人就明白了。怎麼沒有一個中國人光因為說“美國真好”就在美國大紅大紫的?

我還沒有被踢出孫、蘭的群時,群裡有人發譴責黑人在中國定居和通婚的帖子,蘭導演說:

“一雞巴戳下去,子子孫孫都髒。”

我初來乍到,也知道孫、蘭是這個群的首腦,我還是忍不住要發言:

“不要種族歧視。我在國外二十多年,我接觸到黑人、印度人、斯里蘭卡人、越南人,我的感覺是,他們中大多數都是和我們一樣的勤勞、聰明、好心的體面人,而且往往活得沒有我們大陸人那麼累。”

民主黨致力於改善黑人權力,而川普明顯是個種族主義者,被諸多白人至上組織視為精神領袖。這是華人普遍反感民主黨、支持川普的主要原因之一。

(4)沒有誠信和公平觀念

我剛剛明白,這些中國川粉不是不知道川普的舞弊指控是無理取鬧。

他們知道。

但他們認為,大選落敗了黯然離去的人不是漢子。不擇手段堅持鬥爭的川普才是條不服輸的漢子,如果這條漢子通過“計謀”和脅迫最終打下了天下,那他就成了他們眼中的史詩和傳奇了。

看看他們的祖先,有幾個是靠誠信得天下?高祖劉邦和項羽簽了幾次協議?哪次他遵守了一星點?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在中國人看是經典智慧,在西方人看是可恥的背叛。在《儒家文化的評判式思維是中华民族千年愚昧的根源》裡我寫到:

赤壁之战时刘备的实力微不足道,长坂坡之战凸显出了赵云的英勇,但也说明刘备的那点队伍面对曹军,与其说是两军对垒,还不如说是官军追捕逃犯。最后诸葛亮打着“联合抗战”的旗号游说东吴,刘备才算有了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东吴没有蔑视刘备,相反,将其视为平等盟友,将诸葛亮待为座上宾。东吴独撑危局,与数倍于己的曹军反复鏖战,而刘备则抓紧时间休养生息,扩充力量。最后东吴在赤壁的决战中击败曹操,而刘备在坐收渔利之后不但不感恩,反而趁东吴在抗战中损失惨重精疲力尽,攫取了战略要地荆州。所罗门王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历史只不过是一次次地重演。诸君看完上述三国旧事,是不是觉得非常的耳熟? 只消将故事中的魏、蜀、吴换成日、共、蒋,不就是中国八年抗战的故事吗? 一模一样是不是?

要知道,不要说对盟友背信弃义背后捅刀子,就是对敌人不讲信用出尔反尔,如果发生在美国,领导人也会众叛亲离身败名裂。然而这种 对盟友背后捅刀的行径在中国,却被作为智慧的最高境界写入演义,脍炙人口,千古称颂。由此可见中国人道德标准有多么低。

所以,這些中國川粉支持川普不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川普在撒謊,而是因為他們還堅信: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才是英雄

(5)對民主理念如吃屎般排斥

我移民澳洲二十多年,深入學習西方文化和歷史。我過去八年來關於中美政壇的的預言幾乎全部應驗。我知道,在西方對立政黨之間雖然在政見上水火不容,但彼此都知道對方是民主體制的必要的一部分。反對黨的神聖使命就是反對政府的一切做法。就算你心裏同意政府的某項政策,只要這個社會裏還有人反對這項政策,你作爲反對黨就要去代表這一部分人來反對。正是因爲政府的每一項政策都經過反對黨的全力反對,所以任何一條通過表決的政策都肯定經過了深思熟慮,最大程度地考慮到了各個階層的利益。

所以,雖然對立政黨在議會唇槍舌劍,但心裏都知道對方和自己在同一條船上,在為完全相同的一個目標奮鬥。這就是爲什麽退休之後,當年的對手常常會變成好朋友。共和黨的小布什在老布什的葬禮上給低血糖的米歇爾(民主黨奧巴馬的妻子)遞去一塊糖的溫馨一幕,就完美地詮釋了這個西方民主社會的理念:

布什遞給米歇爾一塊糖

然而,對于毛的後裔來說,包括自以為超脫了中共地痞流氓境界的孫、蘭來說,和政敵和平相處和吃屎一樣是完全不可思議的。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中,政治上的敵人從來都是不共戴天的死敵,不光要殺掉他們,而且為了斬草除根,還要株連九族,因為你不這樣做,對方肯定會這樣做,所以一定要先下手為強,不可有片刻的猶豫和慈悲。

所以不論我如何跟他們解釋,民主國家敵對的政黨之間的鬥爭不是你們以為的肉體上不共戴天的仇恨,他們都斥為無稽之談,就好像我在信誓旦旦地對他們說,“把自己剛拉出來的屎趁熱吃了,口感鮮美無比。”

所以他們能夠對一群一萬多公里之外、自己一無所知、從來沒有加害過自己的金髮碧眼的鬼佬恨得如此的咬牙切齒,僅僅因為他們是川爺的反對黨。

所以一旦他們發現我竟然反對他們的川爺,就把那深刻仇恨推而及我,認為再無和我繼續爭論的任何必要性。

所以他們對川普的大選舞弊的謊言和煽動衝擊國會山的暴亂毫無異議,因為根據中國文化,對不共戴天的仇敵不必遵守任何規則,謊言、脅迫、背叛、暴力都是天經地義的。

結語

恰恰是因為中國人的這些劣根性,中國現在還是中國,而美國現在是美國。

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先生說:“中華民族唯一的希望是被西方殖民三百年”。

我沒有劉先生的資歷,所以我不敢妄加評論。 我只想問問我的讀者:

都不用說中國的十三億小粉紅。就看看這群中國的超高級精英,而且是超反共的精英,您還有什麼別的好主意嗎?

從墻內的川粉看中國人的劣根性”的一个响应

  1. 还是中国的舆论控制洗脑太厉害了。说实话很惭愧,美国大选看的我眼花缭乱,假消息众多,我也识别不出来哪个是真是假。最后还是认同了傅志彬老师的说法,他说中国的消息都是经过宣传部有意筛选的,能看到的都是中共想让你看到的,对他们有利的信息。
    然后他说川普的消息在大陆一路绿灯,而拜登只有负面消息,正面消息根本看不到。那说明川普上台对中共一定是有利的。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逻辑,迅速说服了我。哈哈!
    也由于洗脑,所以现在大部分人都变成了中共想塑造的性格:缺乏开放心态,愚昧且固执。更何况老年人性格已经定型,更难包容不同的说法,所以中国人有这种不正常的现象也很正常。
    下面是傅志彬老师提到的中共洗脑术,我觉得很经典,非常适合目前中国人的状态,分享如下:
    洗脑的技术归纳成7个方面,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排他性,也就是利用一切可能的方法将不同于自己的理论或观点说成是错误的,而自己的观点是无比正确的,任何反对自己观点的观点都是坏的。这个做法的衍生物就是极端化。另一个技术就是简单化。
    唯有这样洗脑的理论才好传播。简单化的特点就是只有观点没有论证,最为典型的就是口号,我们熟悉的广告词也是这一类型。这种思想模式可以概括为:服从权威,而权威是由年龄,地位决定的。不允许自由思想,不需要理性推理,也就是不需要理由。

    Liked by 1 person

  2. 对此我倒是有些奇妙的经历。
    出国之前我对于国内发生的事情只是有所反感,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如此的丛林法则,不应该是冷冰冰的毫无人间的温暖,也不愿去奉承迎合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哪怕出国了,也只是有比较了,也不明白哪里出错了。也谈不上对中共的痛恨。
    真的是直到信了主,才对中共这个邪灵痛恨直至,才反思,知道自己虽然没有直接的收到过任何的迫害,但是从祖辈开始,到父辈,到我辈,到我们的孩子这个年代,我们被剥夺了自由,思想的自由和灵魂的自由。
    (真的是信主的开始就是智慧的开端。哈利路亚!感谢主)
    每个人反共都有不同的目的,之余我而言,就是这个邪教其实才真正的是撒旦邪灵,我们信靠主和它争战,但凡是主的门徒,就无法接受中共的作为。
    所谓存在即是合理,当我俯看的历史,每一个骄傲自满的民族都要跪在上帝面前忏悔,今天的中华民族(如果有的话)也该深深的忏悔,早日回到主家。
    回到川普这件事情的本身,我本来也是川粉,对于大选之事失望至极。但是反思之后觉得,其一,任何把希望寄托在人身上的事情,都是我们的软弱;其二,正如您所说的,美国之强大,不在乎个人;是其基督教新教立国之本,在此价值观上建立起来的政治体系,体系一旦失去民众信任,必然崩塌;其三,川普本人,包括现在的白等,共和民主党,无论个人还是党派,都远离这个价值观,那他们也都会为神所抛弃,就像扫罗。
    现在的世界,当我们把希望寄托在政客身上,不是枉然么!我应当单单注视耶和华。
    个人愚见,还望包涵。

    Liked by 1 person

  3. “有个名叫西门的术士,向来妄自尊大,曾用邪术使撒玛利亚人惊奇不已。无论贵贱,众人都听从他,称他为‘上帝的大能者’。他们听从他,因为他长期用邪术迷惑他们。后来,他们相信了腓利传的有关上帝的国度和耶稣基督的福音,男男女女都接受了洗礼。西门本人也信了基督,接受了洗礼,并常常追随腓利左右。腓利所行的神迹奇事令他非常惊奇。”使徒行传8
    “传上帝的国度和耶稣基督的福音”能克制邪教巫术,唤醒其受众

  4. 感谢博主的分享。我在特朗普当选之初也是很支持他的,认为其意外的当选是一个神迹。自从他18年去跪舔金正恩后,我才慢慢看清了他真实的面目。大选后更看清楚了 – 他的确是上帝派来的 。。。但不是为了拯救美国,而是为了审判美国。
    全世界川粉都有一样的特征,罔顾事实、无可救药。这和被邪教洗脑的教众是同样的特征。川普和李洪志一样,是一个邪教领袖,用其邪术来操控其追随者。可悲的是美国有很多以基督徒自诩的人也甘愿受他操控而不自知。我甚至曾听到一个“基督徒”川粉说:“就算耶稣亲自向我显现,说川普不好,我也不会信祂”。
    “有个名叫西门的术士,向来妄自尊大,曾用邪术使撒玛利亚人惊奇不已。 无论贵贱,众人都听从他,称他为“上帝的大能者”。他们听从他,因为他长期用邪术迷惑他们。” – 使徒行传8:9-11

    Liked by 1 person

  5. 2020年我投了川普的票,不是因为他好,而是对民主党在大疫的局势下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这种运动的反感,对美国健保集团和机构和中国一起瞒天过海试图掩饰冠毒真相的气愤。 川普这个人,我也很反感,大疫之下, 还在大搞拉力。 两边都不喜欢, 看政策, 政策上,是川普的稍微好一些。后来拜登当选了, 川普不认输,就说拜登做假。 在美国,做假有可能吗?肯定有。 美国人很好欺骗。 但是大选这事情,大规模做假到颠覆结果, 我不信。 尤其是川普编造的那些借口, 很荒谬。说明这个人的人格缺陷很明显, 外强中干, 不敢承担失败, 不敢承担责任,只是个bully,不是个战士。 美国的民主制度几百年了, 政治很繁杂,甚至很冗杂,川普看到的事情, 美国的政客不可能没看到, 川普把话挑明了, 这是他的功劳, 咱们不能抹杀,但是川普并没有什么解决方法。 川普和班农这些草莽英雄,在现代社会里是玩不转的,他们的个人经历离政治权力的中心太远, 也没有受过什么正式的训练,所以对政治的理解很肤浅,也没有政治资源,他们最好的结果就是离开政治, 接着搞自媒体,脱口秀,给政客们添堵,顺便抓抓把柄,对社会的贡献才是最大的。 主流的政界也不会怎么欺负他们, 比如班农的两项轻罪,相对于他闯的祸, 很好了, 主流政客也就是把他赶出不属于他的空间, 并没有害他的意思。现在川普不依不饶,一点不妥协, 那他就真的只能去吃牢饭了, 不然太碍事。
    普京川普塔利班习近平都是一伙儿的。他们都是极端的保守派,虽然他们自己的生活可能都很腐化,不比任何一个自由派的乱来更清白,但是他们对新的可能对他们的传统优势产生威胁和稀释的都很敌视,有时候华人的利益和他们的态度吻合,有时候就不吻合。
    川普为我独尊,自尊自大, 能够很大程度上让海外华人的心理得到安全感, 所以他们喜欢川普,甚至很天真的以为川普三下五除二就可以压制住他们的对立面。其实都是很天真的。

    Liked by 1 perso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