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真相在这里!

最近在看英国历史,看见威廉姆-郝格斯(William Hogarth,1697-1764)的四幅充满诙谐幽默的油画,描绘十八世纪英国的议会选举。

第一幅叫做“选举娱乐中的幽默”(Humours of an Election Entertainment),描绘了由辉格党候选人组织的用来拉票的晚宴,保守党则在窗外抗议。两位候选人正在努力讨好支持者, 一个在亲吻一位丑陋的孕妇; 另一个则在听醉汉吹牛。 在桌子的另一端,市长因为吃了太多的牡蛎昏倒了,而选举公务员则被保守党暴民从窗户外扔进来的砖块击倒。其他支持者在向窗外的保守党投掷家具。

第二幅画叫“拉票”(Canvassing for Votes)。在画面中央,一个辉格党和一个保守党的支持者都试图贿赂一个旅店老板投票给他们。这三个人的左边,另一个人正在用珠宝和缎带贿赂选民们的妻子(女人没有选举权)。画面的左面一个妇女正在细看刚刚拿到的珠宝。

第三幅叫做“投票”(The Polling)。选民们在投票站说出他们是支持辉格党(橙色)还是保守党(蓝色)。 双方的支持者正在使用不道德的策略来增加选票或挑战反对的选民。 一个保守党支持者正试图阻止一个双手截肢带着钩子的辉格党选民选举,因为按照法律选民必须把手放在圣经上,而他只能把钩子放在圣经上。与此同时,保守党正在让一名智障人士投票。 在他后面,一个濒临死亡的男子被抬过来投票。

第四幅叫做“议员入座”(Chairing the Member)。按照传统,获胜的候选人坐在椅子上被抬着穿过街道。 这位保守党的获胜者即将从椅子上掉下来,因为一名保守党的支持者正在与一名辉格党的支持者(那个带着熊和猴子的老水手)鏖战,前者的二截棍意外打到了一个抬椅子的人的头。 辉格党领导人正在从附近的房子里观看。 在右边,两个年轻的烟囱工正在朝熊和猴子的身上小便。

这四幅画生动地展示了十八世纪英国民选制度刚建立不久时选举过程的荒唐和腐败。然而,经过200年,到了二战爆发时,英国的民主制度已经相当完善,选上来的各行各业的领导者都是精英。而对岸的纳粹德国则因为一战失败、战争赔款进入萧条和动荡,老百姓渴望有个强权政府能提供稳定和发展,于是希特勒和他的纳粹党上台,实施独裁。我在《灾难性后果:中国对美国的多重误判》一文中讲到,英国之所以能在“不列颠之战”中以少胜多击败德国,就是因为它的优秀的民主制度:

看过最近上映的电影《至暗时刻》的人都应该同意希特勒的判断。当德军庞大高效的战争机器正在搅碎英军的仅有的几十万远征军的时刻,英国议会竟然还在激烈辩论是战是和。这不是一般的软弱涣散呀!这简直就是荒唐愚蠢呀!然而,在随后的不列颠之战中,英国人独撑危局,誓死血战,挫败了德军摧毁英军舰队和设施后登陆英国的战略企图。英德双方战机性能接近,德军战机数量是英军的四倍,英军飞行员都是新手,而德军飞行员很多都是老兵,经历了不久前的西班牙内战和入侵波兰的战争。为什么英国会获胜?敦刻尔克之战中纳粹空军元帅格林为了给自己挣得荣耀,恳请元首停止德军装甲部队的闪电进攻,把最后的成果留给空军,结果本来可以一锅端的几十万英国远征军得以全身而退。这种个人错误导致战略性失败的例子,其后德军又犯了几十回,尤其是苏德战场上,希特勒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下战略失误。原因很简单,纳粹政权不论元首怎么聪明能干,他是靠一个人的精力和知识才干来指挥全局。独裁政权的掌权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不可能把一个有才但对自己不忠心的人放在关键岗位上。这就是为什么格林这样的蠢猪能当了德军空军元帅。而格林对岸的对手英军空军元帅道丁是个优秀的战略家。一个蠢猪和一个优秀的战略家对阵,是不列颠之战中德国空军以绝对优势败下阵来的重要原因。在独裁政权下,就算一个关键干部有才,他也不敢和皇上唱反调。德国陆军将领里面世界级的优秀职业军人比比皆是,比如古德里安和隆美尔,然而他们的才干无法弥补元帅的瞎指挥,没人敢对希特勒说不。

而在一个优秀的民主制度下,各个行业各个级别的每个岗位上都是本行业选出来的最优秀的人才,因为首相是民选的,他不担心政变,不需要把绝大多数精力花在权斗上,可以任人唯贤。我对二战历史有几十年的深入研究。在德军这一边我不断看到的就是希特勒一次次犯下战略错误,而在英军这边,从首相、统帅一级级往下,一直到前线指挥官和工程师,我到处看到的都是人才济济,各尽其才,每个人都能创造出力所能及的奇迹

当年德军合围敦刻尔克时英国议会里面还在吵吵嚷嚷争论不休的这段历史,充分体现了民主体制在中国眼里看来的最大弱点,就是它反应慢,难以形成合力。但这其实恰恰是它的优势。在这非常充分的讨论里,全社会每一个阶层每一个团体的代表都有机会充分表达自己的看法,反对任何自己不同意的提案。这样一来,一旦通过一项议案,全社会必定全力以赴地拥护和执行。当初那些投票反对的人也会全心全意地去执行,因为他们知道议案的通过是因为多数人支持,所以是一个公平的结果,这项决议自己是少数反对派,另一项决议自己就可能是多数支持者之一,作为民主社会的一员,最基本的责任就是去全力以赴地执行公平通过的决议。

所以一旦英国议会通过丘吉尔战斗到底的提案,英国人民就立即抱成一团,各尽其才,发出惊人的爆发力。

那么,英国是如何从18世纪威廉姆-郝格斯画中描绘的那种腐败进化到今天的优秀的民主体制?

虽然腐败,但毕竟有投票权的老百姓是被人追着哄着的,他们知道自己是主人,有通过选票左右当权者命运的能力,不像在中国那些被当权者吆来喝去的屁民。那些贿选的候选人能贿选,必定是因为他们有钱。人有钱了必定会追求品味层次。一个在街头黑社会中摸爬滚打挣了几亿家产,然后带着儿子孙子继续跟站街女、毒贩子们一块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过。他有钱了一定会试图洗白自己,努力融入上流社会,做善事,买名画,在自家宴会上请来艺术家科学家装点门面,把孩子送去名校读书。就算他素质太低,到死也无法做到满嘴莎士比亚,他的儿子孙子也多半会是知书达理心地善良的斯文人。在这种追捧斯文良心的风气下,上流社会的道德标准就会越来越好。那些贿选的富人里面也会有良心多少之分,老百姓同样得到贿赂,自然愿意投票给那个良心多一些的富人。一来二去,一代代下来,政府里面有良心的人越来越多,慢慢的就会立法去监督防范贿选的发生。比如在1696年的议会选举期间,有个叫Sykes和Rumbold的人,就因贿赂而被罚款和监禁。在1803年,达勒姆的一名选民被罚款500英镑。到了1840年,投票违规行为迫使当局宣布剑桥和勒德洛的选举无效。

就是通过这个循序渐进的社会进化过程,英国人民的良心和素质越来越好,他们的选举制度从十八世纪的乌烟瘴气进化到今天的接近完美:

这个过程中没有一位英明的皇上微服私访,严查贪官污吏,然后颁布一份完美的政令,让英国一夜之间步入优秀民主的殿堂。相反,这靠的完全是人民自己。在这一点上,被管了2000年的中国人脑子根本转不过弯来,因为绝大多数中国人相信,自己素质太低,需要一个明君来管自己,如果让老百姓自己当家作主,必定天下大乱。可是,中国人你们看看,你们现在的素质,应该不比威廉姆-郝格斯那四幅画中的英国人差多少吧?他们没有天下大乱,为什么你们就会?不错,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私欲恶念,给了他长期不受制约的权利,就是林肯、丘吉尔也会成为独裁的昏庸的君主。然而,当无数的有各种各样私欲恶念的人组成一个社会,大家互相牵制,彼此监督,他们每个人的分力汇合成的那个合力,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指向社会进步的方向。这就是民主体制必然导致社会进步的根本机理。这里的关键词就是“牵制”和“监督”,一个国家由二个道德水平70分的人分权管理,必定好过由一个道德水平100分的人独裁。这一点中国人最需要明白。

在中国,只要一有人提民主,就会有人引用苏共倒台后俄罗斯的经济崩溃来证明,中国实行民主必定重蹈俄罗斯的覆辙,将会是一场灾难。那么我就谈一谈俄罗斯1991年苏共解体后的民主进程。

俄罗斯历史上一直是沙皇专制,然后是布尔什维克更加血腥和残忍的专制,直到27年前,即1991年,苏共倒台后,才开始民主进程。所以,俄罗斯民主制度的不成熟比英国十八世纪时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我们也没听说俄罗斯的选举有和William Hogarth画中描述的那么荒唐和腐败。2012年普京第二次当选后含泪宣布胜利,说明了他在得知结果前紧张急迫的心情。如果他像中共一样可以完全操控选举结果,他自然不会有这种紧张。所以,一叶知秋,从普京的流泪上我们可以断定,在实施民主21年以后,俄罗斯的选举已经不再是一个当权者可以随意操控的过程了。这实际上是一个快得令人惊叹的民主化进程,比英国的民主进程快多了。这是因为英国的民主是人类的首创,无先例可循,而在1991年苏共倒台时,世界上已经有许多非常优秀的民主制度供俄罗斯效仿。

另一方面,虽然是民选上台,普京手里的权利和为所欲为的程度远远超过英国近代史上的历届首相,被人称为“普京大帝”。这是因为俄国老百姓觉得他是个能干的人,就支持他集权,支持他为所欲为。相比之下,丘吉尔在二战中英国最黑暗的时刻临危受命,带领英国人民度过难关;二战结束后第一次选举,丘吉尔就落选了,原因恰恰是因为他的功劳和威望太大,英国人民害怕诞生一位“丘吉尔大帝”。这说明,民主才21年的俄罗斯人民的民主觉悟,和有着200年民主底蕴的英国人民相比,还是有本质上的差距的。但是,我相信,普京之后俄罗斯的第三代总统上台时,俄国的民主就会再前进一大步;到第四代时,俄国和英美法德等国家之间就不会有太大区别了,到时候俄国的经济实力也会像英法德靠拢。

所以,中国民主后走俄罗斯的路,就一定是坏事吗?现在在中共的集权之下,中国比俄罗斯好吗?

中国现在外交上在全世界四面楚歌,几乎成了过街老鼠。经济上企业大规模倒闭,东莞很多以前打工仔熙熙攘攘的闹市区现在人去楼空,几成鬼城。政府债务达到30到60万亿美元,美国的债务也不过才22万亿美元。楼市在政府不得降价出售的死令下成为没人买也没人卖的僵尸,深圳无法还贷弃房不要的贷款数目在2018年12月一个月内就达到过去一年的总和。所以中国各方各面都是在死撑着,一旦撑不住,各种积累了很多年的矛盾一齐爆发出来,崩溃的程度可能超过俄罗斯当年的程度。到时候台湾必定借机宣布独立,并立即得到全世界承认,虎视眈眈的疆独、藏独可能会趁火打劫宣部独立,中国山河破碎的程度可能是触目惊心。

所以,中国实行民主就算是和俄罗斯一样乱一阵子,搞独裁也只能更糟。

何况中国现在和俄罗斯在1991年的情况完全不同。1991年苏共轰然倒塌时,全苏联从领导到百姓,没人对市场经济有任何经验。他们一夜之间把搞了几十年,已经非常稳定的计划经济爆破摧毁,然后实行彻底的市场经济,搞休克疗法,大家手忙脚乱,谁都不知道该干什么,所以才会有那么大的混乱。就好像大家都住在一个政府大楼里面,有一天忽然公告大家限三天内离开,大楼要爆破,以后每家自己去田野里面选地盖房子。这样一来,新房子建好之前,大家必然要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风餐露宿的苦日子。

而中国现在已经是市场经济,私营经济已经占了国家经济的主力,出了阿里这样世界级的私企巨头,就算是满脑子红卫兵的新帝打压私营经济,导致绝大多数私企倒闭,私营经济的理念和经验经过二代人已经深入到了中国人的文化理念里。一旦中共倒台,中国实现民主,中国的经济或许会有一年半载的混乱,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崩溃,货币贬值几百倍,家境富足的老百姓大批变赤贫的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很小。就好像那栋政府大楼里的各家都已经在外面盖好了自己的住房,楼里的房子只不过用来存些杂物,如果限三天搬出,没人会手忙脚乱。政治上,中国很可能也会有贿选的情况发生,也可能出现普京这样的在一定程度上集权、挟持民意的“大帝”。但是,有全世界那么多优秀民主体制可以借鉴,尤其是有同宗同文的亚洲最优秀的台湾民主可以学习,有互联网、微信、推特的实时监督,有中国人超人的智慧,有已经相当完善的市场经济和人才,中国的民主进程只可能比俄罗斯更快。俄罗斯的民主在20年后就进化到连普京大帝都无法操控左右的地步,中国的民主进程在20年内必定会与亚洲最优秀的台湾民主比肩齐背。

一旦进入民主的良性循环,中华民族被集权统治压抑了2000年的、在文化、艺术和科技上创造力必将如井喷般释放,中华民族必定会迅速步入一个在内安居乐业、繁荣富足,对外与邻相亲、刀兵不兴的万代盛世,对人类在经济、文化、科技上的发展做出重大的贡献。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