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条路都是死路:中共屁股上的香港毒疮

2014年香港占中时,我预测到了今天香港的局势:《我2014年香港占中时对未来的预测,一字未改!》。

2018年11月,我预测到贸易战绝对不会达成协议:《贸易战绝不会达成协议,三个月后必定照打》。

现在我尝试一下预测香港局势以后的发展。

概括从香港占中起五年来局势的脉络

大陆人谈起香港人就窝火:“他们在英国统治下一百年不闹民主,现在回归祖国了就闹民主,这不是奴才吗?” 其实他们应该看看这个现象的另一面:香港人在英国统治下不闹民主,因为香港成为亚洲四小龙,香港人过得舒舒服服。人过得舒服就不闹,就好像中国老百姓,自改革开放以来日子过得越来越好,所以虽然他们没有选举权,他们也不闹。

道理很简单,是不是?

中共本来可以在香港回归五十年内完全不加干预,让香港一如既往地沿着它原来的康庄大道继续繁荣。五十年到了,香港和内地一样身份了,中共就是在香港翻着跟头折腾,香港人和国际社会也说不出个“不”字。

但恐惧驱使的人看不见明摆着的事实,古今中外强权共有的本质就是恐惧驱使。中共满心是自私恶念,终日疑神疑鬼担心自己非法政权受到威胁,不对香港这个东方明珠去做一些颠覆、渗透之类的他们唯一擅长的事情,他们就抓耳挠腮寝食难安。

于是,自1997年以来,中共就一刻不停、不遗余力地摧毁香港的基础,它过去几十年来的成功就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那就是独立的司法系统和公平的社会和商业环境。他们干涉香港的选举,把自己的哈巴狗们硬推上特首的岗位,塞进议会,渗透控制警察系统,收买招安各界名流政客和媒体,控制香港的经济命脉,把自己在内地搞的空手套白狼和割韭菜的手法在香港如法炮制,每年向香港移民五、六万人,希望有朝一日内地人的人口能够超过香港人,以此保证对香港的统治。这些移民绝大多数不上班,享受香港的英式的优厚的社会福利,令香港的财政不堪重负。

我的一个香港的朋友说,她家的住宅楼对面就是一栋政府福利楼,住的就是这些不上班吃福利的人。到了晚上天黑了,自己这栋楼漆黑一片,因为住户都还在辛苦上班,而对面这栋楼则灯火辉煌。

这是一个令我毛骨悚然的画面。

这个朋友和老公在香港是打工阶层里面的中上层。十五年前她来澳洲,给我们带来贵重的衣物礼品。八年前来看我们,给孩子带的玩具她还没走就坏了。去年来澳洲,约我去她选的一个深巷子里面的华人餐馆吃饭,真便宜,只点了饺子,味如嚼腊,我吃了几个就不吃了,剩下的她都打包了。所以当她告诉我香港物价飞涨,平民生活水平暴跌时,我知道她说的是真话。我真为她和其他的香港老百姓感到难过。

一条光彩炫目、价值连城的刺绣,到了泥腿子手里,就免不了用来擦灶台锅灰的命运。这就是香港五年以来动乱的根本原因。

上策:让步

香港二百万人游行的要求其实简单得不得了,就是撤回送中条例,调查滥用武力的警察。如果当初刚开始闹时中共撤回该条例,就不会有二百万人的游行;如果二百万人游行后撤回,就不会有下次。但因为满心恐惧,中共认为,对老百姓的抗争,不论自己有多错,都只能将错就错,寸步不让,因为内地的不公平的事情成千上万,一旦开了这个先例,老百姓一闹中共就让步了,那内地的老百姓还不闹翻天?

任何社会的老百姓都总会有很多不满,中国、西方都一样。每个不满的事情就好像一只烧水的锅。政府倾听民意解决了问题,这只锅下面的火就关了,水就凉了。就算政府无法解决问题,但只要它倾听民意,并采取善意的措施去缓解老百姓的疾苦,这只锅虽然水在滚,但盖子打开了,热气不停散发掉,也是一种不会无限恶化的平衡状态。你看美国,三天两头抗议,仇恨犯罪,持枪屠杀,建国二百年以来一直没消停过,但自从解放黑奴之后就没有发生过动乱和浩劫。

反观小学毕业的红卫兵新帝上台以后,一改邓小平、江泽民、胡温所采取的开放、人性、宽容、体贴民意的趋势,带领中共站到人民的对立面上,任何人与自己的意见稍有不同,就开动专政机器强力打压。这就是给每一只滚水的锅扣上一个钢盖子,然后焊死。所有的锅焊死以后,从外面看,风平浪静,波澜不兴,但每一台锅里面的水还在滚,压力越来越大,于是中共就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加固这些锅盖,这就是中共在维稳上花的钱比军费还高的原因。但这些钱的唯一效果就是让锅里的蒸汽压力越来越大,一旦最终高压压不住了,爆炸只能更加猛烈。

高压统治的优点是可以在问题严重的情况下保持表面上的风平浪静,使得每一个心怀不满的老百姓都以为自己是唯一一个不满的人,害怕自己一个人站出来会面对庞大残酷的专政机器,所以他忍着。但缺点是,一旦有几只高压锅因为内压高于钢盖的强度而爆炸了,无数忍了很久的老百姓趁乱起事,所有的高压锅一起爆炸,一定会把那个高压政权炸个粉身碎骨。中国历史上这个过程一次次重演,但由于中国人头脑的僵化,他们从来都无法明白这个英国人三百年前就明白了的道理。

于是新帝再次按下了“倒带”、“播放”键。

所以,虽然让步是平息香港动乱的唯一有效的措施,而且是成本最低的措施,但中共绝不会采用。

中策:按兵不动,香港人闹累了就歇了

这个对策没有解决问题,只是拖延问题的爆发。上次香港占中不了了之就是因为闹的人累了,不闹的人烦了。但因为积累下来的怨气没有宣泄出去,而是在慢慢发酵,这次在送中条例上连本带利地发作出来。

如果这次香港人再次因为闹累了收手,那么占中、送中积累下的双份的怨气就在等待下一次的更猛烈的爆发。而中共高度僵化了的头脑绝对不会认清问题的实质是自己对香港渗透干涉得太多;他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次局势失控是因为渗透得不够,干涉得不够。所以一旦事态表面上平息,中共必然会进一步加大对香港的渗透和干涉。这只会导致中共和香港人民在更多的问题上的更严重的冲突,第三次的爆发只会更加猛烈。事不过三,当香港第三次爆发时,可能就不会只停留在和平示威的层面上了,他们的抗争可能会向上拔高和向下深化:向上,增加对抗的烈度,在遭到难以避免的流血镇压后甚至有转入游击战的可能;向下,将对中共的对抗和不合作转入常态,深化到经济层面和日程生活中。

到时候,对于盲信专政机器威力的中共来说,就只有军管一条路了。

所以采用中策必然导致最终采用下策;它只推迟了采用下策的时间。

而且,最近中共一再在香港边境上展示武力,如果香港人不买账,中共又不出兵,就向全世界和自己的老百姓展示了自己外强中干的特性,将来国内闹起来,中共威胁武力镇压,老百姓都不理睬。所以这个中策被采用的几率也很小。

下策:军管

我在《南海: 新朝廷自加于身的诅咒》里面说,洗脑是一柄双刃剑。南海诸岛明明是西方人最先发现,最先登岛,最先命名,中国直到国民政府时才开始声称主权;但因为经过几代的彻底洗脑,连新帝都坚信南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老祖宗留下的遗产一寸不能丢”,结果把自己绑到了和西方列强冲突的战车上。现在西方不仅不承认中国对南海的主权,连原来承认的西沙主权现在也不承认了。一旦中国陷入内乱或在冲突中落败,越南、印尼、马来菲律宾等国可能会趁火打劫,西沙南海可能会丢失殆尽。

在香港问题上,洗脑的效果就是大陆老百姓都以为香港游行示威的目的是反华分裂,那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所以对他们充满仇恨。这就反过来束缚了中共的手脚,排除了任何妥协的可能性。

一旦出兵,如果中央下了“不论发生任何情况绝不许向百姓开枪”的死命令,那么香港人民很快就会得知。中共内部有那么多希望新帝陷入泥沼的人,很可能军队还未进入香港地界,这个消息就已经传遍香港。对付平民骚乱是一项专门的课题,要求既对骚乱人群起到强大的震慑作用,又不过度激起骚乱者的愤怒;既要保护好自己,又要把对骚乱人群的伤害降到最小。这需要长期的培训才能做到。香港的警察受到世界一流的训练尚且难以应付,中国军队和武警腐败盛行,缺乏训练,在国内习惯了横冲直撞的大爷方式,对上述技能一窍不通,如果被严令不准动用致命手段,香港示威群众有恃无恐,这些武警必定会手忙脚乱鼻青脸肿,成为国际舆论的笑柄。

所以一旦出兵,中共只可能给军队下达“尽量不要开枪,但必要时可以开枪”的命令。这样一来,那些头脑简单,对香港暴徒义愤填膺的共军士兵就不可能掌握“适可而止”的艺术了。一旦一个士兵出于极度的愤怒或恐慌扣动扳机,其他的士兵一齐开火,必然造成类似六四的大规模流血。

所以中共对香港不出兵则已,一旦出兵,比然以大规模流血告终。

一旦香港大规模流血,香港的本地警察目睹自己同胞被屠杀,他们会加入示威者一方,成为坚定的反共力量。一旦警察里面形成了地下组织,中共在香港的麻烦就会更大。

新帝上台后在国内迫害异己,迫害宗教,在国际上四处树敌,大肆从事颠覆干涉,已经是四面楚歌。但西方国家的老百姓和政治家里还是有很多天真的、自己善良就觉得别人肯定也善良的人,他们还没有放弃对中共的浪漫的幻想。这就是那些拥抱熊猫派。正是因为这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虽然西方国家的主流政治精英已经认清了中共对西方你死我活决不妥协的立场,明白了对中共只有彻底消灭的一条路,而且早已开始了军事上针对中国的布局,但他们表面上还不想彻底翻脸,还希望从中国市场上获利,所以在社会舆论上还很低调,嘴头上还是“接触”和“交流”。一旦中共在香港重演六四,西方国家里面的拥抱熊猫派就会彻底消失,西方的媒体舆论就会公开把中共当作纳粹来对待,反华派将主导话语权,以往中共的暴行,比如大规模谋杀自己的公民贩卖他们的器官,把一二百万维族人关进集中营,都会被公之于众,西方老百姓对中共的看法将迅速达到当年纳粹的水平。这将给新八国联军的组建盖上最后一个戳。

一旦美欧下决心放弃中国市场,将对中国的军事围堵和作战准备从秘密转向公开,现在就已经内忧外患拆了东墙补不上西墙的中共必定立即开始坍塌。

十年前我就觉得中共的倒台近了,但我绝对没想到,那些在每年六四都会为牺牲的学生点起蜡烛的善良平和的香港市民,会成为推倒这面邪恶的东方柏林墙的英雄。

谨以此文,向香港的英雄门致敬。我因你们是中华民族的成员而自豪。十四亿中国人因你们的勇气而收益匪浅。愿神保佑你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