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推香港國安法的深遠影響

和中共在强推香港國安法的過程中表現出的破釜沉舟的決心相比,自由世界的表現非常軟弱。香港的前宗主國,香港基本法的締約國英國只是表示將放寬香港人來英國的限制,并未采取對中國的制裁措施。整個歐盟只有瑞典提出制裁,而德國總理默克爾大概是在共產政權下長大,習慣了獨裁政府的緣故吧,不但不譴責制裁,反而强調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與中國共事。而美國總統川普雖然周五發表了措辭强烈的反共演講,推出了一攬子六項制裁措施,包括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和制裁破壞香港自治地位的中港官員,但其後股市和人民幣都出現反彈,分析家們說“川普將子彈上膛,卻沒有扣動扳機”。

下面就給大家分析一下中共強推香港國安法的長遠影響。

對於川普推出的一攬子制裁措施,反共自媒體們同聲歡呼:美國吹響了新冷戰的號角。以往中國的外資投資有70%來自香港,香港是人民幣的出海口,中國可以通過在香港的空殼公司獲得它自己無法獲得的技術和設備。這些自媒體都堅信,隨著香港自治地位的喪失,中國將喪失這三個能力,這會給中國本來就疲軟的經濟壓上最後一根稻草,導致中國的崩潰。

實際上,美國在香港也有百億千億美元的利益,如果美國將香港徹底封閉,美國的利益也會受到重大損失。另外,如果香港喪失了所有從西方獲得利益的渠道,香港人民的利益也會受損,美國實際上是把香港人推入了中共的懷中。如果中共趁機對香港雙管齊下,一方面把香港人民的苦難歸罪于美國的封鎖,另一方面給他們小恩小惠的福利救濟,在一大批包括成龍在内的各界建制派的裏應外合之下,香港人中一部分人轉而向中共靠攏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美國不可能完全封鎖香港這個中國的“出海口”。它投鼠忌器。它對香港采取的一攬子制裁措施有相當一部分是做給美國的反華勢力看的。中國通過香港獲利的三個渠道在短期内不會出現質變,在長期内,由於中共采取各種迂迴措施,這些渠道收窄到一定程度后停止收窄,甚至一段時間后再次放寬的可能性都是有的。香港97年回收后就出現過恐慌性的移民潮,但冷靜一段時間后大家發現香港的環境沒有出現災難性的變化,很多人就放棄了移民,很多走了的人又回來了。這次將會是上次的一個重演。那些亢奮的反共自媒體所預計的香港居民和外企的大舉外遷肯定不會發生。三年后如果有20%的居民和企業外遷就不錯了。這些變化對中國經濟肯定會有影響。中國經濟因爲中共的各種倒行逆施會毫無疑問一路下行,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中國經濟離崩潰可能還遠著呢。

從長期來看,香港事件對中共的決策過機制的影響才是深遠而決定性的。

最近北京推出的一項政策引起了全球的關注。詆毀中醫中藥現在屬於違法行爲了。網友紛紛調侃:不如把詆毀傳統武術也列爲違法,太極騙子馬保國就再也不會被KO了。這類政策的荒誕不經的程度已經進入了文學創造的範疇,一個想象中的荒唐政府也不過如此。它對中共的執政沒有任何好處,只是招來全球的鄙視和反感。那爲什麽北京的官員要這麽做呢?因爲習近平喜歡中醫。他是小學畢業水平,見解基本上就是個農民。他周圍的人沒有一個關心國家和黨的利益,有的都是削尖了腦袋想糊弄這個傻主以求上位的小人。他們唯一關心的就是“我說什麽做什麽能最大程度討得他的歡心,能夠再升一級?”所以中共已經完全喪失了糾錯機制,不論習近平做了什麽錯事,周圍的人都只可能說:“您做的高明!大顯天朝宏威,老百姓歡欣鼓舞奔走相告!”這和秦末時的情況很相似。中共現在所做的所有蠢事,包括外交官破口大駡四處樹敵,都是因爲這個原因。上有好者 下必甚焉。

中共幾年以來在貿易談判上優柔寡斷出爾反爾,看盡了美國臉色,一邊被美國徵收關稅,一邊還不得不大賣美國產品。一向將西方視爲卑鄙小人洪水猛獸的聖主能不憋了一肚子火嗎?然而在香港問題上他破釜沉舟,毫不退讓,結果美帝國主義咆哮了半天,實際上中國沒有損失多少。這件事給小學畢業的習近平帶來的鷄血效應將會是巨大而深遠的。“毛主席不是說嗎?帝國主義就是紙老虎。有人一再跟我說現在不能跟美國硬碰硬,原來都是飯桶軟骨頭。看來還是毛主席紅寶書才對!” 想象一下他手下那些趙高童貫們,此時此刻肯定在順著主子的心意,夸他高瞻遠矚力挽狂瀾,讓美國這個紙老虎露出了原形。

所以香港事件之後,中共在和美國和其他國家地區的衝突中會更少顧忌,更加膽大妄爲。香港被收入囊中,志得意滿的中共會將目光轉向台灣。除了香港事件上的“成功”給他們打了鷄血以外,還有二個因素可能促成中共在台灣問題上鋌而走險:

第一,隨著中國經濟一路下行,中共和習近平自己面臨的執政合法性的壓力會越來越大,他們玩弄民族主義,將矛盾轉移到一個崇高的命題之上,轉移到與外部的衝突之上的意願會越來越強烈。

第二,在抗疫過程中,中共表現出的愚昧、狹隘、自私與台灣表現出的高效、人道、溫良之間的鮮明對比,讓台灣的國際聲望陡漲。民主世界意識到,這麽多年以來,台灣面對國際社會的噤聲疏遠和中共的文攻武嚇,不聲不響不動聲色地獨撐危局,實在是黑暗之中的一盞明燈。美英在幾年内帶頭與台灣建交已經是大概率事件。而一旦台灣作爲一個獨立國家得到世界的承認,中共必然被國人唾棄。所以,中共感到解決台灣問題的緊迫性,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不錯,中國的軍力現在已經達到頂峰,但仍然沒有任何拿下台灣的可能性。以後隨著中國經濟的長期下行和國際社會的技術封鎖,中國軍力將越來越弱,而隨著台美政治、軍事合作的迅速升溫和對臺軍售質量、數量的迅速提升,中共武統成功的可能性只會越來越少。但從習上臺后一直在專心致志地揮刀自傷這段歷史上看,我對中共能夠看清形勢不做出自殺式攻臺決定完全沒有信心。

在《中国过去和未来的二十年》一文裏,我系統全面地論述了爲什麽美國會在中共武力犯台時毫不猶豫地與中共打一場全面戰爭。不錯,在這場戰爭中,會有很多無辜的中國人、台灣人、美國人死去,但中共無力犯台的可能性就像一根絞索,幾十年來時時刻刻套在台灣的脖子上,嚴重地制約著台灣的發展。台灣的工資水平並不比新馬泰高,台灣有優秀的人口素質、舒適的環境和穩定的政治環境,如果把這柄達摩克里斯之劍拿走,台灣成爲一個全球接受的正常國家,它獲得的國際投資勢必幾倍增長,台灣的經濟會迎來空前的繁榮。

其實,這炳劍又豈止懸與台灣人民的頭上。全世界又有哪個民主國家能幸免于中共的意識形態同化、網絡攻擊、間諜滲透?很多國家包括印度、日本、韓國、越南、印尼、馬來、菲律賓還受到中共直接的軍事威脅和霸凌。但更重要的是,這柄滴血的劍和長鞭高懸與14億中國人的頭上。三反五反死了幾十萬,大躍進死了三千萬,文革殺了二千萬(葉劍英親口說),此時此刻有很多無辜的人還被關在中共的監獄裏,每當有人願意出錢移植器官,有人就會毫無懸念地病死。

所以,中共發起武力犯台,然後被自由世界打敗並垮臺,對台灣,對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來説,都未嘗不是一個絕好的結局。

 

 

 

中共強推香港國安法的深遠影響”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