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文革將使美國更强大

由黑人弗羅伊德之死引起的席捲美國波及世界的風暴,雖然經過20天暴力程度有所降低,但同時不斷深化和擴展,給美國社會造成的震盪令人吃驚。議長佩羅西帶領民主黨大佬們向示威者屈膝下跪,連26年前上映的《老友記》的導演都為當年沒有用黑人演員而道歉。現在美國不論是政治家、記者還是學者,只要對這場運動稍有微詞,就會被輿論踏上億萬只腳,不是辭職就是開除,大有讓你永世不得翻身的氣勢。難怪美國人驚呼:”這是一場文化大革命!”

然而,美國這場文革和中國六七十年代那場文革相比,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二个極端。

中國的文革造成二千萬人被殺(叶建英自己說的),無數家庭破碎,倖存者至今仍背負著精神創傷,經濟在十年內不進反退。然而這些損失和文革造成的中華民族的精神退化相比,卻是微不足道的。在民國時期,像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老舍、詹天祐、馮如、林微因、徐志摩、孫中山、張自忠之類的有良心、有脊梁、有底線、有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抱負,在自己專業領域精益求精的人才數不勝數,而文革後這類人再沒有出現一個,民族精神裏只剩下自私、虛偽、怯懦、狡詐、唯利是圖,不擇手段,還有對外面世界的無知与傲慢。

陳丹青的一段話非常精闢地總結了這個現象:

“这是一个弱智的民族,必然会有更深重的灾难。你看他们都在讨论些什么:文革这么反人类的暴行,还在争论正不正确;还在讨论民主与专制谁好谁坏;饿死几千万人,还在为毛好毛坏争得面红耳赤。这些都是常识,象分辩食物与屎一样容易。”

中國經歷了二十年的奇蹟般的經濟發展,影響力遠及全球各個角落,產生了一批像阿里巴巴這樣令西方企業家們都稱羨的優秀企業,然後居然能在沒有被異族攻陷的情況下,原班人馬在六年內完成向愚昧和自鎖的大倒退,成為被大多數國家聲討、追責和圍堵的對象,不能不說是人類5000年歷史上的奇蹟。這都要歸功於這場文革對中華民族的的精神閹割。

中國的這場文革不是老百姓發動的,而是毛澤東一人發動的。毛下面的高層幹部架空了他,甚至在他的專列臥室裡安裝竊聽器,於是他就發動底層愚昧無知的老百姓去炮打資產階級司令部。老百姓打倒了高層幹部,就去打基層幹部,打完了基層幹部就去打老師,打完了老師就互毆武斗,像邪魔附體一樣做了無數的傷人惡事,自己卻一點好處都沒撈到。只有一個人達到了目的撈到了好處,這個人就是毛,他的目的就是通過摧毀整個國家民族的物質和精神基礎來摧毀他的對手們,就好像為了除掉老鼠而燒掉故宮。

大陸人是世界上最種族歧視的。當年在墨爾本Monash大學上學時,有一天和一群華人同學一起坐火車,看見一個華人女同學和一個印度人並排坐在一起親昵。我們走過去想打招呼,她卻全程低頭,一言不發,避免被我們認出來,令那個印度男子非常尷尬,可見她為這個印度人男友所感到的羞愧。大陸人不僅蔑視印度人,也蔑視朝鮮人、印度人、越南人、阿拉伯人和黑人。所以在大陸人看來,美國白人自然是鄙視黑人的,美國現在進行的這場運動自然是黑人向美國白人的反抗和奪權,這是一場你輸我贏的“零和”的鬥爭。在這場鬥爭中,華人旗幟鮮明地站在白人一邊,站在川普一邊,又是恐懼又是氣憤。美國的精英階層基本上是白人,美國160年來的繁榮富足長治久安歸功於精英階層的領導。現在這些精英們似乎都被暴亂嚇倒了,紛紛低頭下跪。如果那些街頭的暴民成了美國的主人,美國還會是美國嗎?

答案是:你放心,這場運動對美國所造成的物質損失微不足道,而在精神上的後果,如果不是宣洩完了一切照舊,那就是讓美國更加強大。

和毛特勒一人發動的文革相比,美國的這場文革是老百姓自己發動的,目標非常清晰明確,那就是向美國社會根深蒂固的歧視黑人的種族主義思維宣戰。請注意,它不是黑人向白人宣戰,而是黑人和相當多的進步白人一道,向種族歧視的思維方式宣戰。你不明白這一點,你就會完全誤判美國這場運動。

美國歷史上的所有的黑人解放運動都是進步白人和黑人並肩作戰,甚至是進步白人領軍。規模最大的那場運動是美國內戰,是主張解放黑人的北方白人和主張維護奴隸制的南方白人之間的戰爭,黑人基本上是旁觀者。內戰後至今,美國社會總能夠一次次順應歷史潮流,遠遠趕在矛盾激化造成二个民族勢成水火之前就作出變革,不斷給與黑人更平等的地位,不斷釋放社會中積聚的破壞力。在世界上所有大國裡,只有美國由兩個涇渭分明、數目上勢均力敵的民族構成,然而美國經過二次世界大戰和美蘇冷戰,從來不需要通過再教育集中營之類的高壓手段等來維穩,外部環境不論如何險惡,民族問題從未掣肘,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蹟。這個奇蹟的根本原因,就是主導社會的進步白人總有超前時代的眼光。

中國人根深蒂固思維方法是:“如果你反對我,你就是我的敵人,我就幹你,我幹掉你我就做主,我輸了,我被殺被抓,就算你贏。” 西方民主社會的思維方法是:社會上絕大多數互相衝突的意見沒有對錯之分,不同人意見衝突是正常現象,民主體制終日在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各種互相衝突的勢力中尋找一個折衷方案,能讓盡量多的人都接受。因為只有這樣,整個社會才不會在內鬥中耗損精力,才能把最大的精力用來做對大家都有益的事情。

大陸人眼裡的偉人是幹死了其餘九个派系的強人,而民主社會裡面的偉人是找到了十个派系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案的那個人。

所以華人和他們崇拜的川普看著美國黑人在街上打砸搶,心裡想:”要是我,就派軍隊戒嚴,誰不聽話就開槍,三天我就平息了這場暴亂!”

而進步的白人們包括佩羅西這樣想:”這些人心裡積累了這麼多的的憤怒,可見他們遭受了多少不公平的待遇。現在美國的當務之急減少黑人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當黑人所受到的歧視減少了,他們的憤怒就減少了,他們發揮自己聰明才智的機會和積極性就多了,他們對社會的貢獻就多了,而這又會導致他們的社會地位的提高,從而形成一個良性循環,社會就更繁榮昌盛。”

不錯,現在這個運動中表現出一些非理性、不包容和非常激進的因素,比如打砸搶燒,破坏歷史雕像,攻擊任何有不同意見的人,呼籲取消警察機構,在西雅圖建立自治區,等等。正是因為這個運動是人民自發的,不是一個深思熟慮的個人或機構發起的,它就會有各種雜音和過激的地方,這是人民自發運動的固有特徵。美國人的智慧體現在他們不因這次運動中有打砸搶燒的行爲,就把這場運動整體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因爲那樣一下子就把全體黑人和支持他們運動的白人都推到了對立面上。美國人永遠不會這樣蠢。川普就是這樣給運動定性的,這就是爲什麽就連共和黨的許多大佬都指責他分裂美國。相反,美國人的智慧體現在:他們把示威的人分爲三類:

第一類:那些通過和平示威向社會不公的現象和思維做鬥爭的人。

第二類:那些痛恨不公現象,因激憤而做出偏激行爲的人。

第三類:偏激過頭了的人,比如槍擊警察的人。

在美國人看來,前二類人佔了絕大多數,都是民意的代表,政府和社會必須傾聽他們的聲音,順從他們改良的要求。《老友記》的導演出來道歉,不是被示威者的暴力嚇倒,而恰恰是在順從這個要求。

民主國家對個體暴力行爲(比如我和鄰居不睦就打他)和群體在要求社會變革的示威中的暴力行爲有著明確的區分,因爲人民的素質良莠不齊,難免在義憤填胸時做出過火的行爲,尤其是在反抗暴政時往往不得不訴諸暴力。所以美國在對待人民示威時的暴力行爲非常謹慎,只要不是造成人身傷害或者巨大物質損失(比如威脅到發電廠的安全),砸個車呀,搶個店呀,警察都是遠遠監控而不介入。

因爲示威者是人民,而人民是美國的主人。

所以,以佩羅西為首的美國精英們和那些抗議者不在對立面上。他們跪的不是暴力和脅迫,而是民意。人民不論想要什麼都是對的,政府永遠不可以說不。這個觀念華人永遠也不會懂。然而你看看,自從內戰後現代版的美國誕生至今160年,經歷二次世界大戰和与蘇聯的核對抗,美國在內亂中死去的所有人(當然不包括刑事案件),還趕不上中國在內戰、肅反、大躍進、文革中一天裡死去的人。這難道不能說明這個制度的優越性嗎?

這場這場美式文革如果能夠帶來社會的變革,其後果必然是民族矛盾的進一步緩和和社會效率的進一步提高,就像美國以往每一次大變革一樣,因為任何一個充分民主的社會都有良好的自癒功能。

而中國的吃瓜群眾們,你們不應該幸災樂禍,而應該反思。當你們看到美國从這場運動中以更強大的姿態勝出時,希望你們因此明白民主制度的優越性,明白專制體制才是你們的禍根。

這場文革將使美國更强大”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